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三十九章 半神(一)  
   
第三十九章 半神(一)

第六集涅槃第三十九章半神(一) 絕峰之上,楓林之中,四道人影上下飛騰,交戰正織。 打開軒轅鎖之後,那霸對我無法造成太大的威脅,他走的是剛猛的路子,一把厚背刀舞動起來凌厲非常,但再有力的刀,也要砍到人才有用,而我在念鎖解放的狀態下,卻能夠進行小范圍的空間移動,因此那霸的刀再快再厲,也只是斬到了空氣和樹石而已。 反之,我的斬魂紅鋒卻招招朝他的要害招呼,還時不時發出空間切割,要不是那霸功夫了得,換作次一級的人,早就敗下陣來了。 但是空虛那邊就沒那麼好過了,和尚幾乎是完全采取了守勢,但即使這樣,在冥王的魔槍之下,業已多處掛彩,黑色的槍影把和尚身體三丈之內的空間完全填滿,空虛雙眼所見盡是縱橫交錯的槍影,如果不是他的心志早已修到處變不驚的程度,單是被冥王那幾乎分不清虛實的槍影所籠罩,只怕連斗志也提不起來了。 但空虛心里也清楚,再這樣打下去,自己一定輸多嬴少,卻在緊要關頭,冥王突然虛晃一槍,然後迅速地退後,他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然後嘴角牽出了一道笑容。 我正對那霸進行著搶攻,眼看就要拿下他之時,一道黑色閃電突然架住了我的紅鋒,定晴一看,卻是冥王橫里插上了一腳,君夜月的速度奇快,竟然連空虛也反應不及,眼見君夜月架住我的攻擊,和尚擔心冥王想來個二打一,連忙也返身朝我的方向撲來。 卻說冥王架住我的攻擊後,微微一笑,便退到那霸身旁說道:“事情已經辦成了,我們快走。” 我一聽他這話,心中一急,擔心他們要對小夏不利,便不由沖口而出道:“你們不能走!” 一邊說,紅鋒爆出無數光雨,把冥王二人罩于其中。 君夜月淡淡說道:“就憑你就想攔住我?” 他一挽槍花,那魔槍槍尖一顫,幻出點點黑芒迎上了我的紅色光雨,叮叮之聲不斷響起,紅與黑的光點不斷朝自己的前方推進,但終究卻是誰也吃不下誰。 如煙花般的瞬間璀璨,兩種不同顏色的光雨來得快去得也快,我和冥王在瞬間交手數百記後,體內道力運行為之一窒,光雨便暗淡了下來,冥王似乎對這種攻擊技巧也無法持久,紅芒一斂,黑光也散了開去,但黑色光雨散開後的君夜月,卻一付游刃有余的樣子,全不似我胸膛劇烈的起伏。 光雨一散,冥王朝撲上來的空虛刺出一槍,如有實質的槍勁朝空虛射去,和尚手化金剛手印,然後一指點上槍勁,呯的一聲,和尚身前爆起一朵淡淡的黑色焰火,空虛身體微微一震,槍勁不僅抵消了金剛印,還侵入他的體內,逼得他不得不暫時放過冥王,往後退開以化去入體的槍勁。 連續逼開我們二人後,冥王帶著那霸迅速退走,我們回過氣來,已經追之不及,只有冥王的聲音遙遙傳來。 “奉勸二位快些趕回村子吧,要不然,刑天斧下,怕是橫尸遍野啊。” 我和空虛面面相覷,也顧不得再去理會冥王,運起身法,全力朝來路趕了回去。 後山之上,聖池邊,幽若被小夏步步緊逼,雖然小夏現在還沒有摸清淨水戟的用法,但單憑這神器的鋒利,已經穩穩吃死了幽若,幽若第一次遇到這種兵器硬拼不得,連空間切割也會被人家親易切碎的神兵,當真是有力無處使,只能拼命地采取守勢,可一會不到,虛無之鐮上已經布滿了細密的缺口,如果不是這魔兵還擁有隱入虛空的特質,讓小夏得留神幾分,不也全力搶攻,要不然,幽若早被小夏拿了下來。 但小夏心中也焦急得不行,眼見蚩尤石為幽若收入懷內,如果無法擒下她,便會失去這最後的奇石,現在雖有淨水戟在手,以神器之利,確實逼得幽若無還手之力,但這少女至今卻還不呈敗勢,只是守得辛苦而已,而另一邊,耳中不斷傳來菩菁婆婆的怒喝,聽起來情況不太妙,如此一來,小夏手中的攻勢便加緊了幾分。 操偶師操縱著魔方人偶逼得大長老不斷退後,他這人偶為不知名的金屬所制,人偶身上亦寫滿了各種符號,其功用各異,其中繪于胸中的巨大符文更是有防禦五行術法的作用,因此大長老的各種道術對人偶的傷害極其有限,反而人偶那巨大的拳頭可不是大長老所能挨得起的,因此,大長老雖然不願,卻無奈地不斷退後,以保持和人偶之間的緩沖空間。 看著燈火已經沿著石階向聖池上邊而來,操偶師知道已經不能再呆在這里了,他讓魔方人偶一個重拳轟到地上,地面吃不住人偶的巨力,紛紛裂了開去,由于現在是在山壁邊緣,地面這麼一裂,大長老所處的邊緣地帶全數跟著崩裂,菩菁婆婆一個站立不穩,便跌向了邊緣的裂隙,還好她及時捉住了突出來的一塊大石,總算沒有跌下山去。 暫時擺脫了大長老,操偶師馬上操縱著魔方人偶沖向小夏,一個巨拳朝著小夏背後擊去。 而這時,小夏剛以淨水戟蕩開了幽若的虛無之鐮,少女一時間中門大開,小夏方想趁機拿下,便立覺身風劇風大作,隱隱的拳壓集中在她的後背之上,她略一猶豫,便決定拼著受傷也要拿下幽若,于是她身形不變,一手朝幽若抓去。 操偶師嚇了一跳,想不到小夏竟然如此決斷,拼著自己受人偶一拳也要拿下幽若,而且若是人偶一拳擊實,小夏更可利用這一拳的力道加速貼近幽若,于是操偶師連忙讓魔方人偶張開手掌,變擊為抓。 小夏可料不到魔方人偶還有這一著,一下大意便被這大家伙抓了起來,她冷哼一聲,手中淨水戟朝魔方人偶的手腕一環一繞,剛才大長老怎麼打也沒出現多大傷害的人偶,現在卻被小夏齊腕切斷。 操偶師趁著小夏被抓來到幽若身旁,見人偶手腕被小夏切斷,他露出心痛的神色,但現在已經顧不了那麼多,操偶師轉動魔方,一個空間隙縫出現在他和幽若身後。 見兩人要跑,小夏清嘯一聲,手一抖,人在半空,淨水戟像一道藍色激電般射向幽若,但最終,淨水戟刺中的只有空氣,隱入空間裂隙中的兩人,便這麼消失在小夏眼前。 一時間,小夏呆住了,不敢相信暗影拿著蚩尤石就這麼消失在自己眼前,連最後一塊蚩尤石也被暗影搶了,小夏心中頓感頗不是滋味,她癡癡地拿起地上的淨水戟,心中沒有了主意。 直到大長老的呼聲傳入耳中,小夏才回過神來,看到菩菁婆婆的身體正掛在斷壁邊上,這才馬上奔了過去,費力地把大長老弄了上來。 村民們隨後趕到,看到變得一片狼籍的聖池,一個個呆住了,在村子里生活了這麼久,他們從沒想過,有人會在聖池之上大打出手,還毀成現在這個樣子。 大長老緩過氣之後,懷著傷痛的心情,向大家宣布了三長老乃是內應的事情,村民的震驚可想而知,但小夏現在的心沒有放在這一邊,她更擔心的是拿到全部蚩尤石後的暗影。 就在聖池上,村民為三長老的事情憤憤而言的時候,山下的廟堂突然轟的一聲,在眾人驚訝的雙眼中,廟堂塌下了一角,灰煙四冒中,一個巨大的身影從廟堂中走了出來,便在月色之下,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這巨大的身影竟然沒有頭顱,只是一手持盾,一手持斧朝著夜空怒吼連連。 吼聲中,隱隱傳出來的凶戾威壓讓小夏和菩菁婆婆臉色一變,當看清這無頭怪物的樣子後,菩菁婆婆失聲叫道:“凶神刑天?” 消失在聖池邊上的操偶師二人並未就此離去,他們出現在了廟堂之內,三長老菩芯以鮮血和咒語解開凶神刑天的封印之後,操偶師再次利用空間裂隙和其它二人從容離開,當二長老菩茹為幽若的空間切割逼回地面之後,留給她的,便是不斷震動的刑天石像。 刑天魔斧上不斷流淌出黑色的光芒,這些黑色的光流順著石像的手臂流遍了全身,就像刑天的血液正在流動一般,過不了多久,一塊塊巴掌大的石片不斷脫落,而這石像,便振動得更加厲害了。 菩茹長老以劍支地,好不容易站了起來,誰知刑天石像中突然傳出一聲巨吼,吼聲如雷,震得菩茹長老有如喝醉了酒一般,身子搖搖晃晃了起來,鬼面具下的她臉色蒼白,更有一滴滴血自面具下淌出,可見這聲巨吼對她已經造成一定的傷害。 巨吼聲後,菩茹驚恐地看到,那千百年一直屹立在廟堂內的刑天石像竟活動了起來,它如一個剛睡醒的人一般活動著肢體,外表的石灰落下後,露出了刑天的軀體,近五米高的巨大軀體自供奉的石台上下來,刑天以乳為眼,以臍為口,左手舞盾,右手持斧,一下石台,又是一聲怒吼,接著黑斧掃出,如一堵黑牆般壓向了菩茹長老……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八章 引蛇出洞…和解放刑天(六)     下篇:第四十章 半神(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