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章 半神(二)  
   
第四十章 半神(二)

第六集涅槃第四十章半神(二) 刑天一斧掃出,如一堵黑牆撞向了菩茹,二長老只來得及用骨刃擋在身前,黑斧臨身,菩茹只覺全身一震,似乎骨頭都快要散架了一般,接著人已經被這股巨力掀出了廟堂,人在半空,她喉嚨一甜,一口鮮血便噴了出來。 她左肩鎖骨斷了接,接了又斷,本來身體已經受傷嚴重,如果不是憑著一股意念撐著,現在早暈死過去,如今被刑天一斧頭掃過,更是受了嚴重的內傷,臥在地上的二長老只覺得體內氣血翻滾,難過萬分。 刑天剛剛複蘇,它的神志還停留在被某一代的神女封印的瞬間,蘇醒過來後的它,生出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殺了那個讓它陷入千百年沉睡的人,而廟堂之中,長年供奉豐女媧大神和初代神女,在這里面,神女的味道幾乎無所不在,刑天雖以乳為眼,但一雙怒目卻不能視物,只能看到各種能量的光譜,在它眼中,似乎它的仇人無處不在,于是,刑天怒吼一聲,一把黑斧舞出一片黑色的浪潮,把廟堂中的東西砸了個稀爛。 最後,更是攔腰斬斷廟堂前方的兩根支柱,支柱一倒,廟堂跟著塌下了一角,刑天卻像個沒事人一樣跨出了廟堂之外。 月色下,凶神發出連連吼聲,震得村子內的其它靈獸皆不由自主地伏低了身體,即使是最凶悍的獨角馬獸,也只是勉強站著而已,整個村子,在這一刻,全都籠罩在凶神刑天龐大而凶戾的威壓之下。 “很強…那個刑天……”小夏喃喃說道,她看向山壁之下,廟堂之外的巨大身影,握著淨水戟的手竟然微微的顫抖著。 刑天的氣息像正掀起滔天巨浪的大海一般,給她帶來近乎無盡的壓迫感,這是小夏從來沒有感受過的強烈氣息,那氣息強烈到讓小夏生出一挨近便會被撕裂的可怕感覺,此時,淨水戟中生出一道水力,透過小夏的手臂流入她的泥丸處,小夏打了一個激靈,刑天的威壓仍在,但她卻感到不似剛才那般不可戰勝和可怕了。 看向其它人,包括大長老菩菁在內,每個人為刑天的氣息所影響,均露出恐懼的神情。 “菩菁婆婆。”小夏來到大長老身旁說道:“請你組織起村民吧,我們不能任由刑天在村子里肆虐。” 遠遠看去,刑天正怒舞巨斧,把它所看到的一切毀去,房舍、勞田都不能幸免,大長老渾身一抖,終于清醒過來。 看著雙眼恢複清明的大長老,小夏淡淡說道:“由我先去牽制刑天,你們隨後趕來吧。” 丟下這一句話,小夏身法運起,便向著山下馳去,她知道刑天有多可怕,這凶神比之她之前所遇到過的敵人都可怕,包括冥王在內,畢竟對方是遠古時便存在的強大存在啊,真不知道當年的神女是如何收伏刑天的,小夏只知道,單憑她現在的力量,比之刑天還遠遠不如。 可她是隱者村的神女,保護村子是她所不能脫卸的責任。 小夏迎難而上,激起了村民的勇氣,他們本是神女的侍衛,如今神女迎戰刑天,他們豈能隔岸觀火,于是在大長老的帶領下,村民們盡皆朝山下湧去。 村子里現在只能用混亂來形容,刑天見物便毀,已經不知道多少房舍毀在它的斧下,村中還有不少村民留在家中,刑天出來作亂時,他們也跑出了屋子,因此並沒有太多的人被塌陷的房屋所傷,但還點著燈火的房子,卻因為倒塌而使得燈火引燃了干燥的物品,至使現在村中烈火處處。 隱者村的村民畢竟不是普通人,看著刑天破壞著村子,即使驚懼于刑天的威壓,但家被毀的憤怒壓過了一切,三三兩兩的村民自主地對刑天開始攻擊,火焰和激電不時劃破夜空,打在了這凶神身上。 村民的道術激起刑天的戾氣,凶神揮舞著黑色的魔斧朝各種道術的源頭進行攻擊,而它自己則舉起那面厚厚的盾牌,把焰火和閃電全擋了下來,可村民們便沒有刑天那麼從容了,被刑天的魔斧掃到,無不骨裂肉綻的,且村中女性居多,不多的男村民為了保護女人孩子,紛紛不顧性命地對刑天攻去,只可惜雙方實力過于懸殊,刑天斧下竟沒有一合之敵。 當小夏趕到山下時,看到的是遍地傷員,其中幾個村民更是慘死在刑天斧下,怒吼聲和悲鳴聲交織在一起,小夏看向刑天逐漸向村口移動的巨大身影,胸中騰起無名的怒氣。 小夏發出一聲清嘯,嘯聲讓刑天一呆,它捕捉到一絲熟悉的味道,雖然那絲味道非常薄弱,但它不會記錯的,那是將它封印的那個人的味道。 于是凶神一聲怒吼,猛然回過身來,一點深遂的冰藍朝它的凶口射來,那冰藍中蘊含的巨大靈力讓刑天不敢小瞧,它舉起黑斧,對著藍光便是一斬。 叮—— 小夏朝刑天射出去的淨水戟吃凶神一斧後,打著旋倒飛了回來,小夏沖向刑天,速度不減,但她的右手和淨水戟之間存在著一絲靈力的聯系,小夏五指往回一抓,淨水戟如受到無形的牽引般,半空改變了軌道落回了小夏掌中。 小夏躍起,手握淨水戟平削而出,神器掠起一道美麗至極的藍色月弧,散發著優異且致命的氣息,朝刑天攔腰掠去。 刑天對于淨水戟的記憶猶新,這神器上散發的水力讓它生出了忌憚之心,但卻還不足讓它感到驚怕,眼前這個和仇人有著同樣氣息的人,明顯還不能完全發揮這件神器的威力,刑天低吼一聲,魔斧自下往上揮起,磕在了藍色月弧之上。 黑藍二色撞在了一起,藍光頓時暴漲,刑天的魔斧上馬上缺了一個小口,可凶神的怪力卻震得小夏虎口迸裂而開,巨大的力量更是掀得她倒飛了出去。 小夏撞在一處房舍的屋頂之下,那房子吃不住刑天的力道,被小夏一撞後便塌了下去,隨著沙石跌落地面的小夏,不由噴出一小口鮮血,刑天力量強橫,只是一擊,便讓小夏受了內傷。 抹了抹嘴角的血絲,小夏剛站起來,心中警兆突生,她不及細想,便向著旁邊滾去,轟的一聲,房子外牆被刑天揮著巨斧斬了開來,沙石飛濺,巨斧斬在了小夏剛才所站的位置上,一道巨大的裂隙自斧下延伸,一直到了房子的後牆上。 刑天一擊不中,它不甘的一吼,魔斧便這麼刮著地面朝小夏拍去,小夏被勁風吹得臉上隱隱作痛,她說什麼也不敢硬接刑天一斧,還好現在她人在窗邊,她騰身而起,靈活地穿過正打開著的窗戶來到房子外面,人還沒站穩,身後一聲巨響,房子一面牆壁被刑天一斧掃塌,失去一邊的支撐,這房舍也跟著轟然倒塌。 小夏驚魂未定地看著身後倒塌的房屋,不敢想像要是自己跑慢一點,後果將會如何,刑天抽回廢墟中的魔斧,高舉過頭,便要對小夏再來上一斧,但凶神身後頓時爆起無數焰火和電蛇,雖然這要不了它的命,但終究還是讓它吃了一點苦頭。 “神女,你不要緊吧。”刑天的身後,大長老高呼道。 原來她已經帶著聖池上的大批村民及時趕到,她有條不紊地指揮著擅長道術的女村民分成幾批,不斷朝凶神進行攻擊,不間斷的密集攻擊,即使只是普通的道術,也讓刑天吃痛不已,它轉過身用巨盾進行防禦,卻在撲天蓋地的道術轟擊下連連退後,一時間,強悍如刑天,也只能舉著盾牌防守。 而隨行的男性村民則以矯健的身手越過刑天,紛紛來到小夏的旁邊,眼見小夏受傷,一個個對刑天怒目以視。 看著村民把自己保護在了中心,小夏心中又是感激,又是著急。 感激的是村民如此厚愛,著急的卻是刑天如此強橫,只怕再多的人也制不住它。 想到這里,小夏不由看向手中的淨水戟,如果知道淨水戟真正的用法,或許便不會被刑天逼得如此狼狽了。 這時,驚呼聲四起,讓小夏回過神來,刑天被打得生起了凶性,這凶神只用盾牌擋住要害部位,卻一手揮舞著巨斧朝不斷發出各系道術的女村民大步奔了過去,大長老見狀,只得命令村民先先回避,但刑天看似笨拙,可一步十米,速度卻不慢,沒用上幾步,便朝著村民們斬出一斧,地面一陣搖晃,塵土飛揚了起來,幾個奔走不及的村民便橫死在刑天斧下。 護著小夏的男村民們一聲悲嘯,當下便有十幾人手持刀劍朝刑天攻去,小夏看著眼前這副如蟻圍象般的情景,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是多麼的渺小,刑天的強悍,恐怕即使加上修羅利仞天也扳不回局面。 卻在這個失落的時候,一只溫暖的手輕輕撫上小夏握著淨水戟的手掌。 小夏訝然後望,只見守護神使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了她的身後。 世界好像變得安靜了起來,眼前的村民和刑天仿佛變成另一個世界的存在一般,小夏又進入了那種似夢非夢般的境界。 “想變得更強嗎?”守護神使輕輕問道。 幾乎沒有一絲的猶豫,小夏肯定地說:“想!” “那麼,便去喚醒那血之本源,以及,屬于你的真正力量吧……”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三十九章 半神(一)     下篇:第四十一章 半神(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