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四章 准備…那最後之戰(二)  
   
第四十四章 准備…那最後之戰(二)

第六集涅槃第四十四章准備…那最後之戰(二) “什麼可能,莫非念鎖除了能夠看穿世界萬物的本質之外,還有其它什麼能力不成?” 我撓著頭,實在想不出還可以利用念鎖做些什麼。 小夏看著我這帶有一絲孩子氣的動作,不由莞爾一笑,她伸出一手彈了彈我的大頭。 “有時看你挺聰明的,但有時候你真是笨得可以了。” 她清了清喉嚨,說:“你想想,念鎖開啟之後,你除了能夠看到世界萬物的本質,但是同時,你也能夠利用念鎖進行短距離內的空間跳躍,你想想看,自己是如何做到的?” “如何做到的?” 我仰起頭,努力思索每一次在念鎖狀態下進行空間跳躍的感覺,那種感覺似乎近于本能,只是腦海中一個電光火石的念頭,但應該不是某種力量運行下的結果,于是我說道。 “進行空間跳躍,似乎是在念鎖解放下被釋放的本能,我只是想到了,然後就做到了,一切就這知自然。” “不錯。”小夏雙眼綻放出異樣的光彩,當她用這樣的眼神上下打量著我的時候,我便不由抑止地打了一連串的冷顫。 “你…不要這麼看著我,有什麼話你就說吧。”我連忙說道,她現在這個樣子就像某個狂熱的科學家看到了一個絕好的試驗體一樣,看得我心里發毛。 小夏自然不知道我的感覺,她依舊帶著些許興奮的說道:“就是你剛才那句話,已經完全表達出念鎖所擁有的神力特性啊。” “哪句話?”我有點摸不著頭腦。 “笨蛋,就是那一句,想到了,就做到了啊!”小夏忍不住扣了我的腦袋一下。 我不敢相信小夏這個結論:“你是說,只要我想的,就能實現?” 小夏搖了搖頭,她的眼睛里逐漸收起狂熱的神情,她說:“那自然是不可能的,軒轅鎖又不是許願機,自然不可能你想什麼就能實現什麼,我的意思是指,軒轅鎖第一重念鎖的神力,有可能是通過意念控制自身、空間或者其它物質的能力,比如說,你可能通過意念控制空間出現了短距離內的裂隙,所以你才能進行空間跳躍,這是一種能力;還有,我不知道你記不記得,在天狐那一戰中,你曾經使出八道焰劍,雖然妲已閃了開去,但你卻可以改變焰劍的方向和軌道,再一次擊中她,也就是說,你還可以通過意念改變靈力外放式的改擊角度和軌跡,單只一點,你以後的攻擊便會呈現許多的可能性,完全讓敵人摸不著你真正的攻擊路線啊。” 我張大了嘴巴,如果不是現在聽小夏說起,我還真不知道念鎖還具備這樣的能力,而小夏則越說越興奮了。 “那麼,既然你可以通過意念控制空間,也可以控制招式的角度,那麼,如果把意念作用在自己身上,又會產生怎樣的變化呢,例如你可以嘗試以意念控制自己的肌肉強度,那麼使出來的力量是否比平常要強,如果加強自己的腿部肌肉,是否能夠比平常跳得更高更遠,天,如果意念控制這種神力真的存在,那它便是相當強悍的一種神力,而創造出這種神力的神靈,又會是強到什麼樣子的神呢?”小夏說到最後,已經俏臉發紅,看得出她現在已經是相當興奮,興奮到差點就要叫我當場進行一次實驗了。 “如果說軒轅鎖是某個神靈的產物,那麼和軒轅二字有關系的,我想來想去似乎只有一個黃帝。”我喃喃自語。 卻不想小夏突然跳了起來說道:“有可能,大有可能,連我和女媧大神也有關系,你為什麼不能和上古的黃帝扯上關系呢,你快解放念鎖試試剛才我們所說的那些可能,我想,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你還能夠像紫依那樣運用意念進行攻擊,又或者束縛對手的動作之類的呢。” 果然…… 我些無奈地跟著站了起來,小夏果然還是要我試驗一番,不過也好,如果這些可能成為現實的話,我的戰力確實會連番幾番。 于是,我很配合地閉上眼睛,再睜開聲,眼睛內已經銘符閃爍。 念鎖,解放! 在我的雙眼中,萬事萬物呈現出它們的本質,放眼看過去,山石中流動的是渾厚的土氣,聖池內翻滾的是輕靈的水力,而樹木則是旺盛的木氣,再看小夏,她的全身籠罩著一股淡淡的藍色光氣,光氣不斷地按著某一種規則流動著,那是小夏的靈力,但在小夏的靈力深處,卻有一團濃得化不開的藍光,竟連我也看不穿那藍光是何特性,如此想來,應該是女媧的神力吧,只有同為神力者,才能隔絕我念鎖解放下的意念竊探吧。 那麼,先試試改變攻擊角度好了。 我這樣想時,隨手朝著附近一株大樹劈出了一掌,掌風在我眼里形成一股淡白色的氣流朝大樹擊去。 轉彎! 我望著那掌風在腦海里喊道,接著,我便看到白色氣流在行進的時候出現了一陣扭動,然後直行的掌風轉了一個彎,打在了樹木的側面。 啪一聲,大樹側面的樹皮被我的掌風掃了下來。 “真的可以?”我驚奇地舉起自己的手。 “快,接著試。”小夏在旁邊叫道,不過給我的感覺卻像是一個孩子看到了好玩的玩具一般。 我帶著一點無奈笑了笑。 再下來,試試強化自己的身體吧。 我看向自己的雙手,想像手臂的肌肉是一道道象纜繩,而現在,我則要把這些纜繩擰得更緊,于是,我漸漸的感覺到,雙手的皮膚下,出現了細不可知的輕微蠕動,而眼中,本來雙手間存在著空隙的血氣,正不斷地凝結,最後形成了沒有一絲空隙的血氣紅光。 我輕吸了一口氣,接著一拳朝我的腳下轟去。 沒有發出一聲聲響,腳下的土石如同被無形的力量侵蝕一般,迅速地陷了下去,石粉紛飛而上,我的腳下則多了一個五米寬度的石坑,最後斷崖經不住這樣的侵蝕,邊上的一些碎石紛紛裂了開來跌下了山下。 我和小夏跳到了一邊,看著斷崖上出現一個呈45度角的大豁口,半晌沒有說一句話。 “力量…大概提高了十至十五倍左右。”我低聲說道:“但是改變肌肉強度需要時間,這是一個缺點。” 小夏卻不以為甚,她的眼睛里已經開始閃爍著星星了。 “這也算不上什麼缺點啦,要得到什麼,總要付出什麼,用時間來換取力量,我覺得並沒有什麼不妥,最重要的是,軒轅鎖念鎖確實具備了能夠以意念控制其它事物的神力,來,再讓我們試試其它幾樣。” 于是,我又連試了幾種以意念影響現實世界的可能,包括了以意念移動物體,甚至束縛對手的動作之類的,果然,念鎖都能夠辦得到,只是束縛對手動作不是那麼容易辦得到,好比小夏,我雖然以意念催眠了她的身體,但小夏體內那濃郁的藍光一閃,我的意念催眠便消失得干乾淨淨,可這束縛也不是完全沒有作用,大概從小夏察覺到化解,這中間需要差不多一秒的時間,而很多時候,一秒鍾可以發生許多事情。 今晚確實是大有斬獲,在小夏的提示下,我發掘出念鎖的諸多功用,讓我高興的同時,不由對以往不懂得善加利用而惋惜,小夏看起來似乎比我還要高興,一張臉興奮得浮上了紅暈,讓我覺得可愛之極。 而且小夏提出的諸多可能性,亦讓我生出一個大膽的假設。 軒轅念鎖能夠讓我看到萬物的本質,那麼,假設我可以破壞這物體乃至生物的本質的話,那麼是否便能從根本上抹殺了它的存在,如果這個假設成立的話,那麼這念鎖的能力強得也太變態了一點。 既然有假設,便需要實踐。 于是我懷著滿心的興奮,把注意力集中到身前的一棵大樹上。 雙眼所見,依舊是旺盛的木力,這是樹的本質,但我要如何著手去破壞它? 用物理性的破壞,即使是滲合著靈力的攻擊,也只能破壞物體的表面,這一點顯然是行不通的,那麼,我是否能夠以意念去破壞它的本質呢? 我半眯著眼,想像自己的意念是一把鋒利的劍,然後狠狠朝大樹那團旺盛的木力刺了過去,當意念之劍刺入大樹的木力中時,突然,我的眼中,大樹的體表出現無數的銀線,這些銀線縱橫交錯,立體地表現出樹的體貌。 念劍刺中木力,只讓木力晃了一晃,卻沒有多大變化,我知道這樣的攻擊或可讓對手受傷,卻絕不致命,而隨著念劍散去,大樹體表的銀線也消失了。 剛才那些銀線又是怎麼一回事? 我托著下巴想著,小夏見我一付若有所思的樣子,也沒有打擾我,我隱隱感到,那些銀線或許比物體本質更趨向于本源的存在。 那些銀線勾劃出樹的體貌,而且呈立體的形狀,那會不會表示,銀線是樹的構成,如果我破壞了這些銀線,那樹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一想到這里,這下輪到我的眼里射出狂熱的光芒了。 如果按我猜想的那樣,那麼,我算是找到了念鎖最強大的功能了。 那就是,破壞構造!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三章 准備…那最後之戰(一)     下篇:第四十五章 准備…那最後之戰(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