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五章 准備…那最後之戰(三)  
   
第四十五章 准備…那最後之戰(三)

第六集涅槃第四十五章准備…那最後之戰(三) 再次看向前方的那株大樹,但在我的眼中,它依然是流動著旺盛的木力,而剛才的那些銀線卻消失了,這是怎麼回事? 我雙手環抱于胸前,略一思索便察覺到問題所在,方才我是以意念之劍去攻擊那樹中的木力,也就是說,在攻擊的一瞬,我的意念和樹的木力結合了起來,所以才看到了構成大樹的構造銀線,讓意念和對象的本質結合,或者說讓意念的觸角探入對象的本質中去,這樣的事情我以前倒是一點也沒嘗試過,現在看來,卻大有可能因此而發掘出念鎖的最強功用。 帶著興奮,這一次,我不再讓意念形成凌厲的劍,而是想像著意念的線不斷旋轉擰結起來,于是,我用自己的雙眼,看到一道小指粗的銀線在我的身前生成,然後我控制著這道銀線探往大樹的木力中去,頓時,大樹的表體上再次呈現出銀色的線狀構造圖。 成功了! 我心中泛起喜意,卻不想這一意念不集中,那銀線狀的構造圖便模糊了起來,我連忙集中精神,它才又變得清晰。 接下來,便是要怎樣破壞這構造出物體的銀線了。 顯然的,物理類甚至道術應該對這種本源中的本源物質起不到一丁點的作用,如無意外,應該還是要用意念來進行破壞了。 只是我現在已經用意念探入樹的木力中,此時要再分出一股意念來形成攻擊,確實讓我有些吃力,我眉頭擰到了一塊,再成功的形成意念之劍,由于精神從所未有的高度集中,我突然在那些銀色的構造線中,竟然看到了一縷金絲,那縷金絲比銀線細得很多,它就深藏在銀線之中,我想也沒想,便讓意念之劍刺入銀線中的金絲。 錚—— 如同琴弦崩斷的聲音響了起來,那縷金絲從中斷開,接著,銀色的構造線也不斷的崩解,一道接一道的銀線斷開後,我看到樹中的木力迅速的消散,不到一秒的時間內,啪一聲輕響,整棵大樹爆成了一堆木粉,被晚風這麼一吹,木粉帶著樹木的清香,遙遙地飄了開去。 我和小夏愣愣地站在原地,沒想到一棵大樹便這麼散成了粉,連一點殘渣也沒有剩下。 “你…你是怎麼做到的?”小夏指著原來樹木存在的地方問道,在那里,我們還可以看到土地上一片坑坑窪窪,那曾是樹木紮根的地方,但現在整棵樹在瞬間崩解,卻連紮根的土地一點也沒有牽連到,當真奇怪得緊。 我用手指頭按著太陽穴,現在腦袋兩邊的太陽穴正隱隱作痛,仿佛剛才那番作為實在很損精力:“怎麼做到?大概我破壞了那樹的構造吧,不,不只構造,是破壞了比構造更接近本源的東西。” “怎麼說?”小夏見我揉著腦袋,她善解人意地走到我的身旁,讓我坐下,再為我輕輕按著兩邊的太陽穴。 小夏的手指散發出陣陣熱力,讓我吃痛的腦袋好過了一些,我尋思了一會要如何表達剛才所做的事情後,才說道。 “小夏,我想我發現了念鎖的最大功用了,我稱它為構造破壞。” “構造破壞?” “是的。”我閉著眼睛,一邊享受著小夏的按摩,一邊說道:“在剛才,我試圖以意念攻擊物體的本質時,無意的發現,當我的意念探入其本質的時候,會讓物體呈現出最原始的構造,那是由銀色的線形成立體的構造圖,我姑且稱之為構線吧,不過在我以意念攻擊這些構線的瞬間,由于精神力的高度集中,我在這些構線中又看到了一縷金色的絲線,這縷金絲比構線要細得多,在看到它的一瞬間,我的直覺告訴我,那是比構線更加接近于本源的東西,于是,我以意念攻擊了那縷金線,接下來,樹的構線全面崩壞,然後便出現了你我剛才所見的情景,一棵十幾米高的樹木,啪一聲全成了粉,連一點塊狀的殘渣也沒有剩下。” “哇,直接對本源物質進行攻擊,這種能力也太強悍了吧。” 小夏一興奮,兩邊的手指便突然加大了力度,我被按得一痛,她連忙放開我,我搖了搖頭,感覺腦袋比剛才好了一些,方接著說道。 “只可惜,這種能力大概不能經常使用,而且命中率也不會太高。” “為什麼?” 小夏沒有我剛才的那種體驗,自不明白我剛才耗用了多少精神,才看到那縷金線,而且還要在那種狀態下去攻擊它,這事說得容易,可做起來就難得很了。 “那縷金絲,我稱它為魂線吧,打個比方,要攻擊構線,成功率在百分之八十的話,那麼攻擊魂線的成功率大概只有百分之十左右,而且這個概率還是以最大量來計算了。” “怎麼會差得這麼遠?”小夏搖著頭說道,兩者之前的落差未免太大了一些。 我解釋說道:“第一,構線的數量比魂線為多,即使是體積比較小的物體,至少也有百千根左右,而且分布的范圍也較緊密,因此成功率不低;第二,比起構線來,魂線卻只有一條,而且比構線要細小得多,還深藏在構線之內,更重要的是,要看到魂線需要花費更多的精力,即使是看到了,要准確的命中它也十分困難。” 小夏點了點頭說:“我明白了,如果是死物的話還好說,但如果是活物,而且是冥王那種級數的對手,他的移動速度一定不在你之下,那麼你要在對手高速移動的情況下看到魂線且命中它,確實比登天還難,除非你有辦法禁錮他的動作。” “不錯,就是這樣。” 我低歎了一聲,果然要得到什麼,就要付出什麼,這是千古不變的真理。 破壞魂線這樣的技巧固然強悍,無論是什麼,即使是神魔,一旦命中的話,絕對是靈肉崩壞的下場,當然,前提是神魔也擁有構線和魂線,但要做到這一點卻非常困難,先不說看到魂線的機率問題,單是要在看到魂線的基礎下再攻擊它,便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剛才我只是攻擊死物,已經讓自己的腦袋隱隱作痛,我懷疑如果是攻擊活物的話,會否讓我當場暈迷休克。 總之,這技巧強則強矣,卻必須慎用。 可退一步來講,看到構線並進行攻擊,消耗的精神力便相對要小上許多,雖然效果應該沒有攻擊魂線那麼變態,但構線也是物體的本源構造之一,即使不能夠瞬間讓其崩壞,也肯定能夠造成巨大的傷害。 而且,構線的數量如此之多,我甚至不必去挑斷其中一根,只要讓意念形成振蕩波,輕輕“吹”動一下那些構線,想必也會對物體造成一定的影響,比如冥王,若是與他交戰中影響他的構線,即使強如冥王,想來也無法壓下來自本源構成物質的影響,那麼他勢必會因此出現破綻,此時我只要再補上一劍,也能夠達到擊殺他的效果,有時候,不一定要讓人分解成粒子才算擊殺,在他喉嚨的地方開一個洞也能起到同樣的作用,不是嗎? 想通了這一點,我總算摸到了一些構造破壞的攻擊手段,至此之後,即使再面對冥王,我也不會再處于被動的局面了。 從地上站起,腦袋的隱痛感已經消失,我深吸了一口晚上山間的清新空氣,深感今晚獲頗豐,念鎖的諸多功用被我和小夏發掘了出來,在接下來那與暗影的最後對決中,增加了不少籌碼。 月上中天,我們見夜已深了,便下了山去,回到各自的房舍消息,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用過早餐後,相關的人都到大長老的房舍內集中,本來村中有重大事情的話,一般在廟堂中商討,但廟堂昨晚為刑天毀壞了小半,今天村民們正著手修膳,自無法再廟堂內議事,因此大長老的房舍便成為了第二個選擇。 房舍中,隱者村大長老和二長老都在場,再加上我們這邊三人,五人便圍著房中客廳的大圓桌子而坐。 二長老神情萎頓,身上纏著厚厚的繃布,散發著濃重的藥草味道,顯是傷勢比昨天還要沉重,不過想想也是,斷開的鎖骨本來給大長老給接上,但昨晚又為三長老擰斷,後來又被刑天掃了一斧,要不是菩茹長老當時處于鬼神憑依的狀態,說不定今天她得躺在床上而不能坐在這里了。 大長老的臉色還好一些,她沒有受什麼傷,只是因為三長老的事情而心情有些低落,但見到小夏,還是勉強在臉上堆起笑容,以免神女為她操心。 小夏心細如發,又如何不知道這些,她見大長老不願提起三長老之事,小夏也就提都不提,待眾人坐下,她便直奔主題,提出要到天外村走一趟,讓那邊的村民知道自己這個神女已經回來了,從而讓兩村再次合並。 對于小夏的提議,眾人自是不會有什麼意見,幾番商討後,便定在下午由大長老陪同小夏前往天外村一趟,當然,我肯定是要一起去的,天知道那邊的村民會不會在外邊呆得久了不願回來,從而做出傷害小夏的事情,雖然現在已經鮮有人能夠傷害得到小夏,但我還是不放心她一人前往。 卻在眾人商議著事情的時候,房舍外響起了扣門聲,只聽一名村民來報。 “大長老,村外有一女子未見神女,她姓姬名冰心,說是只要說出她的名字,神女一定會見她的。” “姬冰心?” 我們為之一愣,還是小夏反應最快,她連忙說道:“快請!”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四章 准備…那最後之戰(二)     下篇:第四十六章 准備…那最後之戰(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