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七章 東京…大逃亡(一)  
   
第四十七章 東京…大逃亡(一)

第六集涅槃第四十七章東京…大逃亡(一) 當天下午,讓天外村回歸的事情異常的順利,小夏只是在天外村的村口,解放發女媧神力後,輕輕伸手虛空一按,便把天外村的防禦工事推倒了大半,看著銀甲藍袍的小夏,天外村的村民大呼神女,並盡皆伏下。 于是,兩村在當天晚上便于隱者村內舉行了一次大型的宴會,並由小夏宣布兩村分裂的情況將在今晚劃上了一個句號。 其實天外村的村民一早已經察覺到異常,先是自己的村長頗頗獨自出村,最後更是無故離去,對于這個疑問,當大長老把那霸及其妹兩人所做之事說出,天外村的村民無不感到憤慨,當年他們會離開,無非是因為神女不在,他們感到隱者村沒有存在的必要,方隨那霸之父從隱者村中分裂開來。 如今神女回歸,那霸不但把這個消息壓下,還意圖擊殺神女,村民如何不怒,當那霸的親信,信使苗隼被大長老帶出來時,天外村村民的口水差點沒把他給淹沒了,最後還是小夏站了出來,讓沒讓這個苗隼被憤怒的村民撕裂。 控制住天外村後,小夏當著所有人的面前,說出第二天將啟程去往日本,以阻止蚩尤複活一事,無論隱者村還是天外村的村民皆表示要隨同神女前往,作為神女護衛的後代,他們有保護神女的責任。 村民們的表現完全符號小夏所願,當然,她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帶了去,最後,在大長老和二長老親自挑選下,選出了七個男性村民和五個女性村民成為小夏的護衛一同前往日本,大長老要留守隱者村,兩村剛合並,還有許多的事情等待她處理,而二長老則堅持隨小夏前往,小夏見二長老傷重未愈,便極力的反對,但菩茹長老出奇地堅持,最後,小夏只有答應下來。 只是不知為何,眾人對二長老的堅持,在心中均感到隱隱的不妥。 當第二天的朝陽升起之時,連同小夏在內一行十六人在廟堂里拜祭完女媧大神後,便啟程出村,他們會在山下換過一些服飾,要不然二長老和村民們的服裝實在過于有些引人注目了,而且還要靠姬冰心師門的龐大人脈網絡為二長老他們弄到護照,要不然,小夏還真不知道要如何把他們帶到日本去。 上清宮的實力果然雄厚,只用了一天不到的時間,便為二長老在內的十三名隱者村的村民弄到了護照,還為小夏一行預訂了明天一早前往日本東京的機票,既然一切都已經准備妥當,當天晚上,小夏便帶著隱者村的村民們逛了一晚上的夜市,她繪聲繪色地把城市的諸般好處介紹他們聽,盡力為自己將來帶著隱者村的村民們融入都市生活而早作准備。 而我和姬冰心幾人則留在酒店里,為即將到來的惡戰養精蓄銳。 東京,日本的首都,全稱東京都,是日本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及海陸空交通的樞紐,亦是現代化國際都市和世界著名旅游城市之一。 東京有許多名勝古跡和著名國際活動場所,東京銀行最集中的地方是市中心的丸之內;而劇場和游樂場則集中在游樂町,如果你要購物消費的話,那就非銀座商業區莫屬了,這三個地區是繁華東京的縮影,當然,除了它們,像新宿、涉谷、池袋等地亦是繁華的商業區。 這個充斥著奢華氣息的城市,在那璀璨光華的背後,亦存在著連光也無法穿越的黑暗與罪惡,但在日間,東京總是表現出朝氣蓬勃的樣子,這一點是無容置疑的。 矗立于東京都港區芝公園西側的東京鐵塔,如同以往一般在朝陽升起之時又迎來它新的一天。 東京鐵塔號稱日本第一塔,被視為東京市區的象征性建築,其紅白相間的身軀在陽光下顯得十分醒目,而一到夜間,更是燈火通明,一派輝煌的景象。東京塔設有展望台,從展望台的落地玻璃可以看到整個東京市區,甚至西方的富士山和橫濱地區,塔下的鐵塔大樓亦有不同的設施可供瀏覽,因此,一到假日期間,東京塔便熱鬧非凡,無論是本國國民還是外國的游客,皆會到這東京象征性的建築來游玩一番。 但今天的東京塔,卻迎來不一樣的一天。 時間是早上十點鍾,東京塔已經熱鬧了起來,三三兩兩的人在東京塔巨大的身軀中進出,在十點半左右的時間,一輛輛黑色的轎車朝著鐵塔開來,在第一輛車子的開道下,第二輛車子上正點綴著諸多彩花,那分明是一輛婚車。 車列在東京塔附近停下,車上的乘客全部下車後,轎車很快地開走,這附近可是不允許長時間停車的,一對分明是新人的青年男女大聲招呼著他們的朋友親人一起朝鐵塔走去,他們要在鐵塔前面拍照留影,以紀念他們神聖的愛情。 但如果他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的話,這對新人決對不會願意呆在一個即將淪為地獄的地方,可供紀念之用的地方有很多,他們實在犯不著讓自己的一場婚禮變成了喪禮。 只可惜,世上沒有人能夠預知未來會發生的事情,命運的長河是沒有人能夠看得透的。 在東京塔的上空,那肉眼所看不到的高空之上,一陣若有若無的空間波動出現之後,萬里無云的碧藍長空之上,悄悄裂開一道黑色的細縫,細縫緩緩向兩旁裂開,露出一眾人影。 早上的陽光讓操偶師微微眯上了眼睛,他半眯著眼朝下文打量,整個東京盡收眼底,操偶師發出幾聲“咯咯”的笑聲,說道:“東京…全日本最繁華的城市,果然有資格成為魔神上場的舞台呢,你說是吧,首領。” 操偶師的身後走上來一道人影,在陽光下,君夜月皺了皺眉頭朝下方看去:“別的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東京是全日本人口最密集的地方,蚩尤一旦複蘇,大概需要大量的血食,還有哪里比這里,擁有更多的‘糧食’呢?” 說到此處,冥王露出了冷笑,看著底下那些即將成為魔神糧食的人們。 “君兄弟,我不明白,為何我們要大老遠跑到這個地方來召喚魔王,要召喚的話,其實你集齊蚩尤石的時候不就可以召喚了,而且還能順便以隱者村的那些家伙為血食,我想神女的血肉,更合魔王的胃口吧。” 君夜月的身邊走出來一道人影,赫然便是鐵塔般的那霸,他到現在還念念不忘小夏手中的淨水戟,對于冥王不在隱者村附近召喚魔王一事大感遺憾。 “大哥。”菩芯拉了拉自己兄長的手臂說道:“君兄弟惦記著自己的妻子,自然想在第一時間複活她,你沒見我們一到這個國家,君兄弟便取出自己妻子的遺體麼,而至于為何選擇在此處,我感覺這城市充斥著龐大的戾氣,好像是由這城市的居民心中的負面情緒而生,又受到這個城市的地理位置所影響而無法揮發,所以,君兄弟才會選擇在這里召喚魔王吧,畢竟除了血食外,龐大的戾氣更是魔王之所需吧。” 對于菩芯的話,君夜月笑而不答,對于菩芯這個女人,冥王多留了幾分心思,她不僅心思比之其兄要慎密了不少,而且武技亦不弱,更是懂得討價還價,冥王本來不願意讓他們兄妹二人跟來,但菩芯卻以蚩尤碑為由,在情理兩方面下手,半軟半硬地要冥王答應下來。 菩芯猜得沒有錯,但卻沒有完全猜中冥王的心思。君夜月看中東京作為召喚魔王的舞台,固然由于此地長年積累的戾氣,東京作為全世界最大的城市之一,在其繁華的背後亦充斥著常人難以想像的罪惡,而由這些罪惡所誘發的戾氣,經過長時間的積累之後,便形成了一股龐大的負能量,這負能量是剛複蘇的魔王所需要的東西,但更重要的是,這里是日本,而不是在中國本土,冥王只是想複活自己的妻子,卻沒有要把世界弄得腥風血雨的意思,所以冥王盡量選擇不在中國本土上複活魔王,至于日本,它國人的生死可沒有放在君夜月的身上。 冥王可以為了複活妻子而不惜與中原正道為戰,而又不願因為魔王複蘇而讓自己的國家生靈塗炭,這個充滿了矛盾的男人,走到了空間裂隙的邊緣,緩緩說道:“開始吧,讓我們,複活蚩尤吧!” 當冥王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東京塔下的那對青年夫婦正擺出各種姿勢,以讓攝影師拍出一張張充滿了幸福的相片,卻在這個時候,他們聽到了許多人在叫喊,青年夫婦停了下來,只見許多人都抬頭看向天空,指著鐵塔上空正叫喊著。 夫婦兩人亦抬起了頭,只見在東京鐵塔的高空之上,一個黑色的旋渦緩緩的旋轉著,那里面,攪拌著絕對的黑暗。 同一時間,大地突然震動了起來,作為地震多發國的日本,人們對于這種感覺並不陌生,在絕多數人尖叫著“地震”的時候,他們並沒有留意到,這次的震動,只集中在東京塔附近。 魔王的腳步,接近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六章 准備…那最後之戰(四)     下篇:第四十八章 東京…大逃亡(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