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四十八章 東京…大逃亡(二)  
   
第四十八章 東京…大逃亡(二)

第六集涅槃第四十八章東京…大逃亡(二) 我們一行十六人在東京國際機場下了飛機,我走在最前面,不時回頭看著二長老和其它村民打扮成觀光旅團的樣子暗暗好笑,二長老菩茹從一開始穿上一身的運動服便皺起了眉頭,其它隱者村的村民也和菩茹長老作差不多的打扮,而這一系列運動造型,卻是小夏陪他們逛了一晚上夜市的結果。 七位男性村民身後都背著羽毛球拍或者高爾夫球杆的運動器材袋套,但其實,里面放的皆是他們慣用的兵刃,只是這些兵刃上都被小夏貼著一張符錄,通過這些符錄,在登機的安檢時,這些禁帶物品才沒有被查了出來。 或許二長老他們不知道,在不知不覺中,他們已經做了一次“恐怖分子”。 “這里的氣息,好混亂啊。” 抬頭望向天空,男性村民中,一位身材高大,滿臉胳腮胡的大漢說道。 在隱者村中,分別有菩、龍、苗、素四支姓氏,其中菩姓和龍姓為兩大支,在百年前的分裂事件中,在男性村民中占據了最大多數的龍苗二姓隨著那霸之父離開了村子,而在前幾天晚上,這兩支姓氏的族人方自回歸。 現在說話的這漢子,名為龍空,是龍姓一支中的第一高手,其武力只在那霸之下,龍姓秘傳的真武九式威力不凡,為了挑選合適的護衛人選,施展道術的人選由大長老親自把關,而武技方面,則由我負責挑選。 那天晚上,這龍空便是第一個站出來表示要護衛小夏的人,我和他切磋了一陣,當他使出真武九式時,到第三式便逼得我不得不進入念鎖解放的狀態,由此可見其武技之強橫。 因此,這七個男性村民中,便由龍空擔任護衛小隊的隊長,而被大長老挑選出來的道術高手中,赫然便有之前服侍小夏的少女素晴在里面,這個年方雙十的少女,卻表現出與她年齡不符的強勁實力,因此也被大長老賦予帶領其它四名少女的責任。 聽龍空這麼一說,長年與道術接觸,天生便對各類氣息異常敏感的素晴亦皺了皺眉頭,附合著龍空說道:“龍大哥說得沒錯,這城市的氣息當真討厭得緊呢,像是隨時會有什麼妖魔鬼怪撲出來一般。” 素晴年紀小,又長年呆在隱者村中,因此性格還是一付天真浪漫的樣子,龍空見她說話神情俏皮可愛,當下哈哈一笑:“小晴放心,要是真有什麼妖魔鬼怪出來,我和幾位兄弟當會保護著神女和你們的。” 走在龍空身後的幾位村民亦高聲附合著他的話,引得下機的其它乘客頻頻向我們這一行行注目禮。 我抬頭望天,亦輕歎一聲。 以前只是普通人一個的時候,曾有一次因公出差來過東京一趟,那時候只覺得這城市人口密集了一點,空氣混濁了一些,倒還沒覺察出些什麼來,現在靈力注入雙眼,便可看到東京上空緩緩流淌著一大片灰色的云渦,這層云渦普通人是看不到的,但凡是有一定修為的人,都看得到,東京的上空籠罩著一層長年不去的瘴氣云。 那是由這座城市中的罪與惡長年積累下所產生的戾氣,本來,天地正氣循環不息,即使是由人心產生的戾氣,也會為天地正氣的流動引導下緩緩消散于天地間,但不知為何,東京上空的這一層瘴氣云卻停駐不去,而且從其厚度看來,也不是一兩天內所積攢起來的,似乎其存在已經擁有一定的歲月了。 “別看了,還是快些找到暗影,盡快解決這件事情後趕快離開好了。”小夏在我身旁拉了拉我的袖口說道:“東京這座城市當真討厭得緊,也不知道是島國的人是怎麼弄的,把好端端的一個城市搞得烏煙瘴氣,這瘴氣云形成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以前由于工作的關系也來過東京幾次,每一次來,便覺得頭頂上的瘴氣云濃了幾分,好像下一秒天就快要塌下來一樣,走啦走啦,有什麼好看的。” 看著小夏使勁拖著我走的表情,我不由覺得好笑,卻在此時,心髒猛的一縮,頭腦中轟的一聲,像是有人在我的腦海里使足了力氣擂了一鼓似的,雙耳嗡嗡直響,良久才平複了下來。 我看向其它人,除了小夏的臉色還正常一些之外,包括姬冰心在內的其它人都臉色蒼白,體質較差些的,像素晴那幾個少女已經兩腿發軟,要不是龍空幾人扶著,怕不摔在了地面。 反倒我們身邊的其它游客沒什麼異常,也就是說,剛才的那股莫名的波動,只對我們這些有修為的人產生了反應。 “剛才那是什麼,我突然感到好害怕的樣子,像是下一秒就會被猛獸吐掉了一般。”少女素晴驚魂未定地說道,有高大的龍空扶著,她感到安全了一些,身體也慢慢的恢複了力氣。 “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而且還是相當不好的事情。”空虛白著臉說道:“在剛才的那股波動里,我感覺到龐大的凶與惡之意,這股絕凶之意突然間爆發,才會讓我們差點陷入入魔的狀態。” 我點點頭,確實受那莫名波動一激,體內的靈力血氣頓時亂成了一團,要不是那波動來得快去得快,怕是除了少數幾人外,其它人都會陷入走火入魔的危險。 那究竟是什麼,單是一股波動便如此厲害,那本體又會強橫到什麼程度。 莫非是… “蚩尤?” 我和小夏同時驚呼出聲,也只有那絕代魔神,才有可能出現如此強勁的波動。 “不可能。” 否定我們的卻是姬冰心,這上清宮的出色弟子已經恢複如常,她解釋說道:“師尊曾經說過,蚩尤是曠古爍金的絕世魔神,即使君夜月集齊了蚩尤石,但如果沒有達成一定的條件,蚩尤是不可能複蘇的,不過……” 她略一停頓,隨後苦笑說道:“不過蚩尤雖未複蘇,但很明顯的,君夜月已經開始行動了。” “難道他打算在東京市里召喚魔神蚩尤不成?”我說道,如果蚩尤真在東京市內登場,那這個城市算是毀定了,但不知為何,我心里湧起一絲慶幸的心情,至于慶幸的內容自是不言而喻了。 “不是沒有這個可能。”小夏看向天空的瘴氣云說:“姬小姐所謂的條件,應該是指上方的瘴氣云吧,這個便是君夜月選擇在東京召喚蚩尤的原因吧。” “此為其一。”姬冰心說道:“第二個原因是,東京的人口夠多,而魔王複蘇時,還需要大量的血食!” 姬冰心一說完,我們腳下便傳來了大地的震動,一時間,機場內尖叫四起,多數人以為東京發生了地震,他們一邊大叫著,一邊在原地蹲了下來。 我們雖被搖得身體亂晃,卻不至于摔倒,這場“地震”來得突兀,便去的同樣突然,前一秒還在震動,下一秒卻已經完全靜止了,我們眾人面面相覷,都覺得這場震動同樣的不尋常。 趴在地上的人們感覺到地震已經停止,便試著站起了身來,接著,有人似乎發現了什麼似的,指著天空哇哇亂叫起來,跟著,更多的人望向了天空,這其中,自是包括了我們一行。 從停機場內的天空望上去,在遠處的天空上出現一個黑色的旋渦,那旋渦中,一絲黑色的氣流緩緩自其中流淌而下,似是要垂往地面,看著那從旋渦中流淌而下的黑流,我們心中皆浮起不祥的預感。 “快走,機場外已經安排好車輛負責接送我們!”姬冰心喊道:“我們必須盡快趕去那里,君夜月已經開始著手召喚魔神,再不阻止他就來不及了!” 姬冰心的話讓我們悚然一驚,我們馬上朝著機場外跑去,希望趕得及在冥王得逞之前阻止他。 東京塔下。 那在遠處我們看起來只是相當細微的黑色氣流,在這近處看時,卻像一道巨大的黑色河流流往地面,地上的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那黑河中流露的氣息讓他們在本能上覺得害怕。 于是許多人尖叫著逃離東京塔,但是,東京塔附近的人群實在太密集了,這換在平時,人群還可以通過緩慢的流動來疏散,可當人群著急了起來,不但一點也疏散不開,反而制造了更多的意外。 混亂,在東京塔下漸漸地蔓延著。 便在漸漸擴散的混亂中,天上的黑河分成了五道細流,向某種生物的觸角一般,五道細流紮入了東京塔地面上,被黑流紮入的地方,漆黑的顏色像墨水一般的浸染開來,以東京塔為中心,一片黑色呈圓形地不斷擴散,黑潮悄無聲息地淌過人們的腳下…… 君夜月在空間裂隙里冷冷看著下方的黑潮在不斷的擴大,當那片黑土擴大到一定范圍後,冥王探手入懷,把五顆蚩尤石拿了出來,然後伸出手掌到空間裂隙的外頭。 “土壤已經准備好了,現在只剩下播下種子,再等候那結果的時刻……” 他喃喃自語,並松開了手掌,五顆閃爍著不同顏色的蚩尤石便這麼從高空墮下。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七章 東京…大逃亡(一)     下篇:第四十九章 東京…大逃亡(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