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五十章 東京…大逃亡(四)  
   
第五十章 東京…大逃亡(四)

第六集涅槃第五十章東京…大逃亡(四) “惡心,沒品味……” 說這句話的是趙大小姐,至于其它人,面對如此血腥的場面,已經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現在我們正在離東京塔尚有數百米處距離的街道上,但我們的腳下,卻由黑色大地劃分出明顯的邊界線,在我們的前方,豎立著數不清的矛狀植物,這些植物上正掛著尚存一絲的人,但這些人,在數秒鍾之後,便成為了一具干尸,干尸跌落地面的時候,一朵朵妖花也隨著綻放,而在通往東京塔的街道上,布滿了數以千計的暗紅妖花。 黑色的領域,正緩慢而堅定的擴張著,像是由千百萬只黑色的蟲子不斷蠕動著身體一般,那帶著邪氣的黑地,正一點一點地朝我們腳下蔓延著它的領地。 此時,繁榮的街道呈現出一付末日般的場景,被黑色土壤侵襲的地方,不但地表上長滿了暗紅妖花,連一些摩天大樓上亦纏滿了黑色的、巨大的植物根莖,這些不知名的根莖像是要榨干黑色領域內的每一滴能量一般,它們伸出相對較細的觸角,穿進了大樓內,然後大樓內尚工作的所有電器都停頓了下來,而電能則源源不斷地被吸收,然後流過巨大根莖的表體,彙聚到東京塔的底部,從而讓蔓延著東京塔身而上的五根肉芽生長得更快了。 我們的身邊已經沒有一個普通人存在,能逃的都逃了,逃不了的則成為妖花下的一具具尸體,暫時來說,此地充滿了異常的靜諡氣氛,仿佛此刻我們正身處深山老林之中,而不是在日本那最繁華的城市里面。 從見到這地獄般的場景開始,包括素晴在內的五名少女便干嘔不止,就連龍空這等粗豪的大漢亦看得皺起了眉頭,我的臉色也不好過,空虛則閉上眼睛嘴里念起了往生經文,只有小夏和姬冰心這兩個女人只皺了皺眉頭,卻開始對黑色的土壤研究了起來。 也不知道該說膽子大呢,還是該說她們神經大條,總之這兩個女人只是朝黑色領域中看了一眼,便大步而進,小夏蹲在地上,用手拔起街道被腐化後的黑土聞了聞,而姬冰心則干脆走到一侏妖花下方打量了起來。 我們連忙跟在兩個女人後頭走近這片黑色的區域里,負責保護神女的龍空等人亦是急忙來到小夏身前,生怕這些妖異的土壤會傷害到他們的神女。 “帶著血腥味。”小夏放下手中的黑土說道:“大概是這些妖物吸收了人的精血後,成為了這片土地肥料的緣故吧,而且…” 她略一停頓,左手伸出一根指頭,指頭上凝聚起一絲靈力,突然,靈力像是被什麼吸引了一般,掠起一道幽光就投入了下方的黑土中去。 小夏站了起來繼續說道:“你們也看到了,這片土壤還具有吸靈的作用,不,應該說,這片土壤會吸光在它上面的所有能量,就像那邊的妖莖一樣。” 指向幾幢大樓上不斷吸取著樓內電能的妖莖,小夏說道:“所以,等下若是和冥王一方開戰,各位要小心運用自己的力量,最好盡量減小靈力外放式的攻擊,而把靈力凝而不散,這樣可以最大限度減少被這片黑土吸取靈力的分量。” “至于道術。”小夏看向素晴在內的五名少女:“你們切記不要胡亂攻擊,按照目前的情況看來,即使以靈力變化為五行之力,依舊會有被吸取的可能,也就是說你們的攻力,最多只能發揮一半的威力,還不如把這些道力節省下來,一旦我們的人員受傷或中毒什麼的,你們便使用恢複性的道術好了。” 素晴等幾名少女連連點頭,那一邊,姬冰心輕歎一聲說:“真是歹毒啊。” 我們不明就里的望向她,只見她幻出仙劍冰泉朝著身前妖花的根莖一劃而過,妖花“吱”一聲攔腰而斷,而從那斷開的根莖出不斷流出了暗紅的血液,更有一縷白色的煙氣飛了起來,漸漸飄散在上空。 “那是…魂魄?不對,靈體並不完整啊。”我訝然說道,那縷白煙是新死者的魂魄,但這魂魄卻是不完整的,因此沒有顯現出靈體的形貌。 姬冰心點頭說道:“你沒有看錯,那確是新死者的魂魄,這些妖花除了吸人血肉之外,還會吸取死者的魂魄,然後將之轉化為某種能量,看來魔神所需要的食糧,非常龐大啊。” 突然,小夏揚起了頭,望向了前方的高空,片刻之後,她淡淡說道:“我們走吧,沒時間理會這些妖物了,冥王他們正在塔那邊等著我們呢。” “你看到他了?”二長老菩茹緊張地問道:“菩芯有沒有和他在一起?” “他們正在東京塔上空的空間裂隙里,雖然不只冥王一個人,但具體還有哪些人,只能去到才知道了。”小夏說完,當先便往東京塔的方向走去。 菩茹長老默然不語,只是捏緊了拳頭,緊緊跟在小夏身後。 看著一行人漸漸深入到黑色區域之中,冥王卻一點動手的意思也沒有,但他耐得住性子,那霸卻耐不住了,特別是他在看到神女出現的時候,那對淨水戟欲得之而後快的心情赤裸裸的表現了出來。 指著下方,那霸說道:“君兄弟,我們難道就這樣任由他們進來?” 冥王冷冷看了他一眼,君夜月哪會不清楚那霸的心思。 真是蠢貨,難道他看不出來,趙小夏已經今非昔比了嗎,連我也看不穿現在的她已經達到哪一種境界,這就說明了趙小夏已經和淨水戟相融無間,這樣的對手,別說一個那霸,即使是十個也未必是人家的對手…要不是看在他還有棋子的作用,或者讓他去試探趙小夏,然後死在下面的一地妖花里也算是一個不錯的結果,只可惜,他的妹妹一定會阻止的…… 腦海里心念電轉,冥王有意無意地看了菩芯一眼,菩芯也是聰明人,知道冥王不急于出手一定留有後頭,或者是他們所有人都不清楚的布置,比起冥王來,自己的兄長除了一身武力外,簡直一無是處,趙小夏取得淨水戟的事情她已經親口告訴自己的兄長,但自己這個兄長非但沒有斷去奪取神器的心思,反而那欲望越來越強烈了,難道他不明白,神器在趙小夏手里多一天,她便會強一些,現在的趙小夏,或許已經不是自己或兄長能夠對抗得了的。 但那霸始終是菩茹的兄長,她可不想因為兄長的鹵莽而妄送了他的性命,剛才冥王眼中異芒連閃,讓菩茹看得心跳不已,擔心君夜月來個順水推舟,把那霸推出去送死,于是她連忙拉住那霸說道。 “大哥,你別心急,冥王自有他的布置。” 那霸疑惑地看了冥王一眼:“是這樣嗎?” 君夜月一聲冷笑:“如果你懷疑我的能力,大可自己下去和趙小夏一行會會。” 那霸想再說什麼,卻被菩芯拖了下去。 不錯啊,有個聰明的妹妹,總算救回你這莽漢一命。 心中如是想道,冥王才指著下面一地妖花說道:“你們認為那些植物有什麼用?為魔神提供血食、魂魄以作能量之用,不錯,那是它們的一個功能,但它們還有另一個最重要的作用,那就是,護衛!” “護衛?” 冥王身後的人皆露出疑惑之色,莫非這些妖花還會暴起咬人不成? “當邪魂莖在東京塔底結成魔胎的時候,為了防止魔王的複蘇被打斷,這些妖花便會以死者的血肉和殘魂制造出守護魔王的護衛來,這就像昆蟲的某種習性一般,一個王,會有千萬名士兵守護一樣,所以,完全不用我們勞心去對付趙小夏一行,自有魔王的護衛會招待他們!” 君夜月把眼光望向不斷朝著塔頂蔓延的黑色芽莖,這種被稱為邪魂莖的妖物,它們的能量完全以黑色土壤所供應,而它們,則會在塔底結成魔胎,一旦魔胎形成,它們根部的蚩尤石中便會開始釋放魔王的殘魂,五縷殘魂會在魔胎中重新凝聚,形成蚩尤完整的靈魂,只要蚩尤的靈魂再次形成,那麼自己只要再打破蚩尤碑的封印,讓魔王的肉體重臨人間,擁有了完整的靈魂和肉體的蚩尤,這才算是真正的複蘇。 而現在,離第一步魔胎形成,還差少許的時間而已。 我們當然不知道這些情況,但越往里面走,我們便越感到壓迫感在不斷地增強,這些妖花每一株都會釋放出淡淡的妖氣,在外圍的時候我們還不怎麼察覺到,但來到妖花的深處,千萬妖花所形成的妖氣,便轉化為實實在在的壓迫感,似乎我們正從無數的惡魔凶魂中走過一般,無形無質的凶意殺氣總在我們身邊纏繞不去。 快到東京塔底的時候,素晴那幾名隱者村的少女已經須由龍空幾人扶著才能夠前行了,讓我不由覺得,或者一開始就不能讓她們進入這片區域會好一些。 這時。 “快看!”姬冰心指向東京塔的上方。 我們皆抬起了頭,只見如墨的天空之下,五根黑色的巨大根莖已經到達了塔尖,它們緩緩扭曲在了一起,像是五條巨蛇互相纏繞著身體一般,場面說不出的惡心,但當黑色根莖停止了扭動之後,在它們的頂端,竟開始生出一朵巨大的黑紅妖花……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四十九章 東京…大逃亡(三)     下篇:第五十一章 東京…大逃亡(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