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五十一章 東京…大逃亡(五)  
   
第五十一章 東京…大逃亡(五)

第六集涅槃第五十一章東京…大逃亡(五) “那…那是什麼玩意……” 一架直升機飛臨東京塔的上空,飛機的尾翼上標示著一個電視台的台徽,在十分鍾之前,該台的報料熱線差點沒被打到爆機,總台馬上派出一架直升機和一線記者趕赴現場,但在看到東京塔頂長出一朵巨大的花蕾時,平時能說會道的記者頓時變啞巴了。 我們也發現了頭頂上那懸空的直升機,頓時臉色一變。 “那幫蠢貨,這麼接近塔頂,都不要命了嗎?”我沖口說道。 然而,我的聲音卻為更嘈雜的聲音所掩蓋。 在我們的身後,遠方的天際飄來幾朵烏云,那是戰斗武裝直升機,其機翼上標示著日本自衛隊的標記,看來,東京塔的異變已經驚動了軍方。 “大家朝我靠攏過來。”小夏叫道:“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等下我會制造一個結界把我們的存在給屏障起來。” 聽小夏一說,我們連忙朝她靠攏,要是給直升機上的士兵發現我們的存在,不知道會如何對待我們,畢竟我們現在可是身處妖物的領域之中,日本軍方要是把我們當成此事的始作湧者對待,那我們怕就有得受了。 武裝直升機迅速地接近了,小夏也捉緊時間,把淨水戟幻化了出來,然後抽調神器中的一絲水力造出一個淺藍色的圓形水幕,當這層水幕把我們十幾人都包圍在其中的時候,從外界看,普通人已經無法發現我們的存在了。 同樣的,身處高空的空間裂隙里,冥王同樣以術掩蓋了他們的存在,身為修行者,雖然個休比普通強大,亦游走于國家和政體之外,但還沒有一個修行者自大到敢以一人之力挑戰軍方的力量,即使是擁有半神之力的小夏,亦不敢輕言嘗試,于是我們兩方才似存在某種默契一般,各自以術把自己遮蔽了起來。 “目標已接近,重複,目標已接近!” 武裝直升機上,士兵開始聯絡總部,以獲悉下一步的行動,同時,他們亦通過直升機的攝像頭把現場的畫面傳回了總部,于是,士兵們在聯絡器上聽到了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 確實,任誰看到東京塔上結出一朵巨大的黑色花蕾,誰都會感到震驚,何況,從儀器上顯示,那花蕾中竟然漸漸出現了生命的跡象,于是日方總部馬上下達了攻擊的命令。 電視台的直升機在自衛隊出現的時候便已經飛離了現場,如今東京塔的上空只有五架戰斗直升機盤懸著,我們抬頭看著天上的黑色鐵塊,緊張地等待下一刻的到來。 “想要攻擊嗎?”冥王人在空間裂隙之內,仿似自言自語地說道:“冒然攻擊的話,只會讓護衛們提早蘇醒,如此說來的話,拜日本人所賜,你們可真是抽到一手很臭的牌呢。” 冥王看向了下方,那妖花群中,一個淺藍色的圓形水幕正緩緩朝著東京塔底移動著。 要大家朝著東京塔底移動是小夏的意思。 “日本人太鹵莽了,那塔頂的東西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惹的東西,胡亂攻擊的話,可能會引來反擊的,不,不是可能,而是絕對,看這陣勢冥王已經開始召喚魔神,而上面的巨大花蕾,應該便是魔神複蘇的溫床,要是蚩尤沒有防禦的手段,打死我也不相信!” 小夏這樣說著,幸好她已經擁有了女媧血脈的一半神力,要不然,還真不能邊說邊跑,還要維持結界的動作,大概懷著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這樣的想法,小夏帶領著我們腳步不停地朝東京塔底跑去,眼看就要到達東京塔的觀光大門時,天上出現了異響。 幾道火蛇同時在天空出現,直升機朝塔頂上的火蕾發射了導彈,我們只來得及仰起頭,便看到劇烈的爆炸出現在花蕾之上,與此同時,一陣如利爪刮過玻璃般的尖銳音波自花蕾中傳了出來,只見高空之上,空間不斷地出現扭動的跡象,然後戰斗直升機便像是喝醉了酒似的搖搖晃晃地往下墮去。 但事情還沒完,那聲讓人好不難受的音波,似乎喚醒了某一些東西,在黑色大地上的所有妖花,開始出現了反應,那些妖花的花葉不斷地蠕動了起來,好像花葉的底下有千萬只小蟲一起在運動似的,然後,我們驚懼地看到,那些花葉表面竟然裂了開來,從其中淌下紅色的,粘稠的膏狀物,這些如肉泥般的惡心物質自妖花的花葉之中分解了開來,然後在地面上緩緩地凝聚著。 我們瞪大了眼睛,訝然地看著這些如血泥般的東西,如同無形的手把它們從中間抽起一般,先是一道血泥拔空而起,然後它們飛快地旋轉著,接著,那旋轉不休的血泥長出了如四肢般的東西,接著,頭顱也冒了出來,這一個個如同用泥巴捏出來的怪物,身上的血泥還在不停地蠕動,但我們看得出來,它們正在漸漸凝結成型。 用不了幾秒鍾,剛才還流動著的血泥,已經凝結成暗紅色的骨狀物,于是,一只只一個半人高,全身由骨骼組成的暗紅色怪物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這些怪物,頭部與人類有幾分相似,只是在額間冒出長長的骨刺,它們四肢極長,彎屢著身體的它們,手臂幾乎垂到了地面,那腰椎骨至盆骨時,卻長出了一條細長的,有著密密骨刺的長尾,讓它們看起來即有幾分人類的感覺,又似是某種動物的骨骼。 邪異的怪物剛形成的時候,一只只尚靜止不動,突然,那暗紅色的頭顱里,兩朵幽藍色的火焰在其眼眶的部位騰起,頓時,怪物抬頭便是發出一聲長嘶,聽著像烏鴉在叫,讓我們皆感到背後發涼。 一只,兩只,千萬只骨骼怪物朝著天空嘶叫,它們的頭,皆看向直升機的方向。 接著,由妖花生成的骨怪們紛紛扯下妖花的根莖,這些如矛狀般的根莖被它們高舉了起來,下一刻,萬千道黑紅色的長矛爆射向上空,天空為矛影所說遮蓋,暗紅長矛瘋狂地朝五架直升機落下,幾乎是在瞬間,五架直升機同時爆炸了開來,成為幾團火光墮往地面。 “它們…它們是什麼東西?”我已經把“斬魂”拿了出來,這些怪物讓我感覺到了危險,或者一兩只還不可怕,但在我們面前的,何止千只之多。 小夏咬著下,臉色有些蒼白:“應該錯不了了,這就是蚩尤的防禦手段,以萬千生命的血肉為食,以此蘊養這片邪地,再反過來以生靈殘余的血肉,制造出自己的護衛軍團,我說君夜月怎麼任由我們接近而不加阻止,原來還有這般手段啊。” “……大意了!”小夏輕歎道。 在擊落直升機之後,骨怪們便在原地徘徊起來,其中幾只離我們較近的,緩緩朝著我們的方向走來,雖然小夏已經以術屏蔽了我們的存在,但無論什麼術,都無法完全地遮掩氣息,而在這幾只骨怪的眼睛里,便清晰地看到我們的生命之火。 于是,其中一只朝著我們一聲尖嘶,便跳了起來,在空中呈拋物線朝我們落來。 “被發現了,准備戰斗!” 我一聲大吼,“斬魂”頓時綻放熾豔紅鋒,我跟著一躍而起,搶在骨怪落地之前,將其一劈為二。 水幕收起,我們的身影暴露在骨怪的視線中,對于能夠感應到生命氣息的骨怪面前,水幕的屏蔽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頓時,幾只離我們最近的骨怪怪叫著朝我們撲上來。 “殺!” 龍空在內的七名男性村民越眾而出,他們一扯背後的各種運動套袋,袋子紛紛破裂,從里面滑出了他們的拿手兵刃,手持利刃,龍空等人緊守在小夏面前,長刀破空劈出,一道刀牆便把幾只撲上來的骨怪攔下,灌注了靈力的刀劍把骨怪劈得粉碎。 但此時,更多的骨怪已經注意到我們的存在,它們存在的唯一使命,便是把可能威脅到魔神複蘇的一切存在全部消滅,于是,這些骨怪低吼著,漸漸把我們圍了起來。 “滅邪!” 空虛虛空畫出一個符號,金光萬道的卻邪經符落往骨怪群中,炸得怪物們骸骨四飛,但很快的,被炸出來的空缺又為骨怪們所填補。 空虛臉上一陣泛紅,隨之又消失,他搖了搖頭:“不行,這些怪物數量太多,我們不適宜呆在這里。” 小夏看了看身後,東京塔內雖可抵擋這些怪物一段時間,但這里空間畢竟有限,當怪物們填補塔內空間之後,自己這一方能夠回旋的余地就沒有了,那時候,大概除了少數幾個人,其它的都會戰死于此。 看著前面臉容堅定的龍空,又看了看身旁感到害怕,卻又拼命鼓起勇氣面對這些怪物的素晴,小夏歎了一口氣。 “准備突圍!”小夏大聲說道:“我們不能再繼續呆在這個地方,否則,這里便是我們的葬身之地,這些怪物的數量不是我們這幾人能夠抵擋得了的,所以,大家先離開,然後再從長計議。” 看著令人發麻的怪物數量,沒有一個人會反對小夏的決定,包括倔強的姬冰心在內,于是,在小夏淨水戟朝前一揮的那一刻起,兩位數對四位、甚至五位以上數量的懸殊戰斗開始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五十章 東京…大逃亡(四)     下篇:第五十二章 東京…大逃亡(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