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五十二章 東京…大逃亡(六)  
   
第五十二章 東京…大逃亡(六)

第六集涅槃第五十二章東京…大逃亡(六) 如一條條黑龍繞著東京塔的上空盤旋一般,那黑色的云渦正不斷地擴大著,一圈圈外散的黑色云圈緩慢而堅定地吞噬著藍色的天幕,血紅的電蛇在黑云中掠現,充滿著妖異的味道。 東京塔上,暗紅色的巨大花蕾開始有綻放的趨勢,外沿的花葉卷了起來,一片又一片地垂下,那片花葉之中,深埋著千萬條如同血管般的紅線,花葉一經落下,紅線便迅速地變得灰枯,像是其中的養分都被吸進了花蕾中去了一般。 花葉漸漸地脫落,那花蕾中便隱約出現了陣陣規律的鼓動,像是一個巨大的心髒在跳動著一般…… 塔下的我們並沒有留意到塔頂妖花的變化,此時我們的注意力全部被不斷朝我們湧來的骨怪所吸引,那些猙獰的怪物,冒著藍色幽火的妖瞳緊緊地盯著我們,之前它們冒然攻擊的同伴被我們迅速地斬殺,似乎讓它們感到意外,于是,它們沒再發動攻勢,只是一步步朝我們圍過來。 我感到一陣不妥,如果它們不斷朝我們發動攻擊,我還覺得正常一些,但現在,看它們對我們這一方只圍不攻,竟隱約有著章法的味道,莫非它們具有某種程度的智慧,要是這樣,那這些骨怪就太可怕了。 而趁著骨怪們只圍不攻的機會,小夏雙手結印,開始召喚幫手。 一聲鳳鳴,一片紅光刺痛了我們的眼睛,而紅光中那聖潔的氣息讓骨怪們紛紛發出咆哮,站在最前的怪物像是畏懼光中的事物一般,不斷地向後退開,不知不覺中,骨怪的包圍圈拉寬了不少。 一道火紅的影子自紅光中疾飛而上,似乎它飛過的地方,連空氣也燃燒了起來,紅影在天空一個盤繞之後,徐徐降下,卻是青眼火翼的畢方。 只是現在的畢方,卻不是一只鳳雛般的模樣,而是完全的成長了起來,那雙翼盡展後,竟長達五米的寬度,巨大的火鳥盯著下方密密麻麻的骨怪連聲清鳴,鳴叫聲中挾帶的聖潔氣息讓骨怪們腳步再退。 相比于畢方出場的威風,利仞天便比較低調了,修羅被小夏召喚出來後,便安靜地呆在小夏身後,只是修羅的一雙眼睛,卻不斷打量著前方的骨怪,那眼神,怎麼看怎麼像是一個正在挑選著食物的家伙。 連續召喚出修羅神鳥後,小夏竟然手決又變,當她結成印記之後,一股龐大的威壓無端地浮現,這威壓中充斥著凶悍的味道,連空氣,似乎也泛起了血腥味。 “刑天,降臨!” 小夏一聲清咤後,在我們的前方出現一片扭曲的光影,凶神刑天似是從虛空走出來一般,高大的身軀完全擋在了我們的向前,沒有頭的刑天發出一聲巨吼,震得大地似乎也搖晃了起來。 我們皆被這聲巨吼震得微一搖晃,連畢方也狼狽地拍打了幾下翅膀,才沒有被震下地來,只有利仞天若無其事地用手指摳了摳耳朵,修羅低聲說道:“真吵……難道這家伙是靠大嗓門打架的?” 暫不去說修羅的抱怨,但有了它們這三個強力幫手登場之後,在場眾人的心底安穩了不少,卻說包圍著我們的骨怪們,在畢方它們接二連三的登場所給予的震撼過去之後,雖然知道我們並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生物,可清除所有可能對魔神蘇醒造成威脅的本能壓過了一切,當第一只骨怪發出嘶啞的吼叫後,萬千只骨怪發出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接著,它們開始進攻了。 以自己的爪牙為武器,骨怪們如潮水般朝我們湧來,從空中看下來,一片暗紅的海洋朝我們迅速聚攏。 刑天一聲怒吼,魔斧一掃,便把撲上前來的十幾只骨怪拍得連渣也找不到,凶神手持黑斧左右狂掃,手下根本沒有一回之敵,比起刑天的體型來,鬼怪不僅矮小得緊,而且亦顯單薄,被刑天輕輕一掃後,紛紛骸骨紛飛,但它們根本就悍不畏死,一批一批不要命地朝刑天進攻,刑天再厲害,一把巨斧也不可能做到滴水不進的程度,于是越來越多的骨怪爬上刑天的身體,用它們的爪牙和利尾,在刑天身上不斷制造著傷口。 有刑天這個超級肉盾在,在它身後的我們壓力少了不少,小夏命令著刑天朝前推進,這凶神現在身上雖然掛著幾十只骨怪,但它卻毫不理會,依舊揮舞著斧頭帶領著我們沖殺進怪物群中,刑天殺得性起,不時撲進怪物群中一陣猛砍,然後再退了回來,骨怪那足以斷金裂鐵的爪牙只能夠在凶神的身體上留下淡淡的痕跡,不過也只有像刑天這種攻防之力堪稱變態的生物,才敢這樣放手施為,如果換作是我們,怕早被骨怪們撕爛了。 即使有刑天這個肉盾開路,但隨著不斷深入怪物群中,我們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小夏讓體質最弱的隱者村諸女走在最中間,她和姬冰心居于刑天左側,空虛則和已經用上鬼神憑依的菩茹長老居于右側,我和利仞天則負責斷後,而龍空帶領的男村民們便分插在我們其中,讓我們整體形成一個實力平均的圓陣,再加上天上有畢方為我們作掩護,因此在初時,我們前進得並不吃力。 可怪物卻似無盡般朝我們湧來,于是圓陣的壓力便與時俱增。 畢方一聲清鳴,這神鳥每拍動一次雙翼,便有百幾十道炎流朝圓陣的外圍落下,燒得撲上來的骨怪瞬息間便成了飛灰,畢方這種全方位的攻擊減少了我們不少威力,但看得出來,維持這種攻擊讓畢方很吃力,它剛出場時,身體紅得滴血,但現在,身上的火焰已經暗了許多,身體也不再呈烈烈燃燒的火焰狀態,而隱約看得到它的實體了。 在畢方的援攻下,我們守得吃力,但總算沒有讓圓陣崩潰,可每個人心里都清楚,情況繼續下去的話,我們不可能支持得那麼久,因為這段推進,只不過進行了一半的距離,但每個人隱約已經快達到了極限,要在每一分每一秒應付無數的攻擊,靈力的輸出比之平時不知要快上多少倍,即使是開啟了念鎖的我,把每一分力量都運用到了極點,也依然生起了力泛之感,就更別說其它人了。 在我們當中,尚有余力的可能只有小夏一人,畢竟她已經掌握了神力,每一個攻擊配合神力使出,小夏攻擊的凌厲一點也不遜色于刑天,而且還有過之而無不及,再加上她手中還有淨水戟中水力的不斷支援,一時間,小夏的戰力最為強盛。 而我們當中最為薄弱的可以說是空虛和菩茹長老這一邊,菩茹長老由于早前受傷在先,左邊的身體活動不靈便,但她勝在鬼神憑依之後,力量招工異常凶猛,那骨刃紛飛之下,凡是接近的骨怪通通給絞個粉碎。 空虛的招式雖不及菩茹長老凶猛,但和尚長于防守,且一招一式中皆蘊含莫大佛力,有他配合菩茹長老,本來應是不弱的一環,但菩茹畢竟有傷在身,起先還好,這一打久了,左肩斷骨處已經開始滲出了血水,一旦菩茹這擅攻的人出現破綻,那單靠空虛的守勢,怕也支撐不了多少時候。 幸好在最初的驚慌過後,被我們保護在中間的隱者村諸女,在素晴的帶領下,不斷以攻擊型的道術支援眾人,亦使用具有療傷效果的術為自己延長戰斗的時間,便在這種緊密無間的配合下,我們走過了近一大半的路程。 “這幫家伙,配合得還真不錯,看來魔神所謂的防禦機制也不過如此,我看他們只傷不死便能夠挺到死地邊緣,如果我猜得沒錯,一旦出了死地,這些怪物便不會再攻擊了,對吧,君兄弟。” 那霸看著下方戰斗的情景,那翻騰的殺機亦激起他的戰意,這鐵塔般高大的巨漢不斷捏緊著自己的拳頭,如果不是自己一方處于絕對的優勢,根本就不用他出手,說不定他一早撲下去厮殺一番了。 典型的戰斗狂人。 在心中給予那霸簡短的評語之後,君夜月淡淡說道:“你現在下這樣的評語還為時過早,我們要召喚的,是遠古的大魔神王啊,你以為它所布下的防禦機制,會是這麼小兒科的玩意嗎,那些怪物對付普通人,甚至是修行者還可以,可絕對對付不了下方的那一群人的,但是,你別忘了,即使是普通的生物,為了適應環境還會作出某些自主的進化,而大魔神王,難道還不會根據侵入者的強弱而進行調整嗎?” 那霸聽得一愣,不可置信地說道:“你不會是想告訴我,那些小怪物還會進化不成?” “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君夜月冷冷說道。 冥王的話仿佛是某種預兆一般,下方的戰場上,我們突然感到壓力一減,骨怪們竟然不再源源不絕地湧上來,相反,它們退開了一些,我們趁機也停下來休息一下,剛才不斷的推進中,我們身上或多或少地受了傷,雖然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喪命在這些怪物手下,但龍空手下的一個村民,卻被骨怪撕下了一只手臂,他算是我們當中傷得最重的人,因此趁這個難道的機會,圓陣中間的素晴幾個少女連忙對這名村民進行簡單的止血包紮。 但是,莫名的氣氛卻出現在戰場上。 “有古怪…”小夏皺著眉頭說道,然後,在下一秒,我們看到了恐怖莫名的畫面。 戰場上的骨怪們,竟然互相撕咬了起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五十一章 東京…大逃亡(五)     下篇:第五十三章 東京…大逃亡(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