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五十四章 東京…大逃亡(八)  
   
第五十四章 東京…大逃亡(八)

第六集涅槃第五十四章東京…大逃亡(八) 一聲哀鳴自漆黑的天空上傳來。 我百忙中朝天上看去,畢方的身影漸漸消失在高空上,耗盡了能量的神鳥無法在人間維持實體的存在,因而回山海神界去了。 而天空之上,還有十幾只飛天惡魔在盤旋。 可惜,我們現在無暇理會這些家伙,當刑天被五頭巨大怪魔阻下腳步的同時,我們的圓陣亦被迫停頓了下來,四周的那些黑色骨怪們趁此良機向我們發起猛烈的攻擊,此刻的我們,就如同那怒海中挺立的礁石,每時每刻都有被海潮淹沒的危險。 在骨怪們的怪叫聲中,每個人已經快要接近極限,揮舞著兵刃的手已經沒有了初時的靈活,不斷的揮擊讓手臂已經酸麻不堪,但我們卻無法停下來稍作休息,因為一個細微的破綻,就會讓我們這個已經岌岌可危的圓陣全線崩潰。 被阻擋下來,刑天也亦常惱火,因為小夏的神力,它雖為凶神,卻空有一身武力無處使喚,因此不得不臣服,但現在面對五只和它差不多高大的骨怪時,它又再次感受到了阻力。 黑色死地上爆起璀璨的火芒,那是重兵器互相磕碰的結果,刑天一斧把當先一頭巨怪劈得向後退開,但它自己亦小退了半步,由此可知,巨怪的力量雖然沒有凶神大,卻也相去不遠。 而且人家還有五只之多,刑天一退,尚未來得及調整,兩頭巨怪大步流星地撲上來,手中的重兵器發出狂烈的破空之聲砸下,刑天大吼一聲,舉起左手的巨盾,兩聲巨響頓時發出,刑天那巨盾之下出現了兩道頭發絲細小的裂痕,刑天惱怒的一叫,這是它開戰以來第一次用上了守勢,巨怪的強橫激起凶神的戾氣,刑天那肚臍上的大嘴一吼,它架起巨盾,硬是以蠻力推開兩只巨怪,接著巨盾一揮,掃得兩頭巨怪紛紛跌向一邊,順帶砸碎了數十只小骨怪。 但刑天還來不及得意,其它兩只巨怪已經殺到,兩把重型兵器一上一下分別擊向刑天,刑天左盾右斧,分別接下這兩道攻擊,雙方巨大的力道相碰,整個死地也為之一震。 對上五只巨怪,刑天一時雖無落敗之勢,而我們便沒有那麼幸運了。 天上怪鳴聲起,擊敗畢方後還剩下的十幾只飛天惡魔在空中一陣盤旋之後,便紛紛朝我們飛來,我們忙天應付地上無窮無盡的骨怪們,竟一時沒有多余的力氣去招呼天上的怪物,只有處于圓陣中心的隱者村諸女份份手結法印,以道術去攻擊它們。 但這些怪物相當靈活,一只只在間不容發之間閃避著火流激電,只有其中一兩只被擊中,但相對于畢方的攻擊,諸女的道術並不足以讓這些惡魔們出現致命的傷害,因此被擊中的飛天惡魔很快的跟了上來。 如一片烏云在我們頭上掠過,這些惡魔非常狡猾,它們不來招惹我們這些圓陣外圍的人,反而總挑圓陣中體質最弱的諸女下手,一個不小心,站在素晴旁邊的一個少女被一頭惡骨的骨尾當胸插入,然後在慘叫聲中被飛天惡魔帶到了半空,其它惡魔紛紛飛上高空,然後在我們的眼皮底下活生生的把少女撕成了碎片。 看著當空那漫天的血雨,素晴悲叫一聲,差點暈倒,小夏銀牙暗咬,顧不得神力的大力消耗,一下子自神器中抽取了近乎一半的水力,小夏朝自身前方劃出一個晶藍色的半月弧光逼開身前的骨怪,然後迅速朝天空劃出一個符號。 晶藍色的符號幽幽隱去,而天空之上,云團迅速地翻騰起來,在下一刻,無數由水氣所凝結的淺藍色水箭漫天落下,那些水箭異常尖銳,即使是經過進化的怪物們也無法阻擋水箭的穿透,于是,在這華麗的攻擊之下,無數骨怪像推骨牌一般,紛紛被以千萬計的水箭射爆了開去。 頓時,死地之上倒下了一大片骨怪。 空間裂隙中,冥王握緊自己的拳頭,其力之大,竟握得拳頭微微的發顫。 “趙小夏…什麼時候,已經變得如此厲害……” 君夜月喃喃自語,那霸眼中卻異彩大放:“那是神器的力量,絕對是!” 蠢人! 君夜月在心中暗暗說道,所謂神器,如果沒有神力為引導,是發揮不出其最大的威力,而能夠發揮出神器力量的趙小夏,明顯已經身負女媧神力,那霸這蠢人連這點也看不穿,還一味地貪圖神器的力量,莫要因此給他壞了事才好。 深思片刻後,冥王已經有所計較,他看著那霸,眼睛里流露出冰冷的光芒,這讓旁邊的菩芯看得暗自心驚。 且不說空間裂隙之中冥王眾人心中的百般心思,再說鐵塔之下,雖說骨怪倒下了一大片,空中那十幾只飛天惡魔更是在這一波攻擊之下全數擊毀,連刑天前面的五只巨怪亦被擊殺了兩頭,但發出這一波強大無比的攻擊後,小夏臉上血色全無,顯是她力量大耗。 龍空見狀,不由分說地把小夏拖到圓陣中心休息,由素晴她們幾位少女扶住小夏這個腳步踉蹌的神女,而我們的圓陣,則更加緊縮了。 “不行,再這樣下去,我們是走不出這片鬼地方的。”看著剩余的骨怪又紛紛圍了上來,修羅用低沉的聲音說道。 剩余的骨怪數量已經大減,也不再複剛才那怪物如潮般的可怕場景,但這剩下的幾百頭骨怪還有可以留下我們的力量,利仞天的話不無道理,我望了一眼前方刑天拼殺的情景,少了兩頭巨怪之後,凶神的優勢漸漸的表現出來,但要擊殺這幾頭怪物,刑天還需要時間。 而我們,缺少的適適便是時間! “利仞天,請你代替刑天的位置!”我沉聲說道:“從剛才開始,你便沒有用盡全力吧,那麼,現在請把你保存下來的力量全部發揮出來吧,而這斷後的工作,便交給我吧!” 利仞天瞄了我一眼:“除了那小女孩之外,你是第二個用命令口吻和我說話的人類,為了不讓小女孩死在這里,我可以聽你一回,但是,你還有力量斷後嗎,那連我的份也一並撐起來的力量?” 我深吸了一口氣,默默說道:“肌肉,強化!” 在念鎖的作用下,我向自己全身的肌肉發出了命令,頓時,仿佛一條條松散的鋼纜,在這一刻都紛紛的擰緊了起來,我長嘯一聲,向著逼近的骨怪們劈出一劍,“斬魂”發出一聲歡悅的叫聲,焰紋比平時更加激烈的震蕩開去,撕出一道淡淡紅焰掠過已經撲上來的骨怪。 下一刻,十幾只骨怪紛紛散成了細砂,看得利仞天雙眼為之一縮。 “哦,看來我有點小瞧你了,這份力量,大概即使面對著我,也有一拼之力吧。” “那就快去前面啊!” 我憤極大吼,現在我的力量雖強,但以念鎖催眠自己所得到的這份力量卻不能持久,而且一旦力量消失,我可能連一絲反抗之力也沒有。 利仞天嘿嘿一笑,也不再多話,馬上長身而起,修羅發出一聲尖嘯,聲音蓋過了全場。 壓抑已久的惡鬼,終于到了全力發揮的時候了! 一個空翻來到圓陣之前,刑天之後,修羅吼道:“不想死的就跟我走!” 它一說完,馬上帶著圓陣繞開刑天,繼續朝前推進,剩余的數百只骨怪瘋狂地圍攏了上來,而在前方的修羅,所受到的阻力是最大的。 幾乎半數的骨怪不要命地攻向修羅,想要把我們的腳步阻擋下來,但自小夏把它、畢方和刑天召喚出來後,利仞天卻沒有在一開始就用上了全力,而保存著絕大部分力量的它,現在終到了全數發揮的時候。 兩把半月型的巨大輪鋸由一道黑色鐵鏈相聯接,利仞天一手持月輪,以鋒利的鋸齒讓撲上來的骨怪變成一具具殘尸,幾乎每一只敢撲上來的骨怪都被利仞天攔腰鋸斷,而惡鬼的另一只手,卻不是抓著月輪,而是執著那聯結著月輪的黑鏈。 手執黑鏈,利仞天不斷把另一頭的月輪拋射出去,它以鐵鏈控制著月輪的方向,橫削豎劈下,月輪發出恐怖的破空聲,把遠處的骨怪紛紛絞殺。 在利仞天一近一遠的攻擊下,我們前進的速度異常迅速,圓陣左右和後方雖然也有骨怪在不斷撲擊,但比起剛才來,壓力明顯小得多,而負責斷後的我,也只是麻木的重複著同樣的動作,把撲上來的骨怪斬碎,就在我感覺到念鎖對我身體的催眠力量漸漸消失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已經一步踏出了死地,骨怪們似乎不敢踏出死地,它們只停留在黑色的區域內連聲怪叫著。 帶著不甘。 看著那黑白分明的生死界線,我雙腿一軟,跪倒在地,感到心身皆疲,複看身上,抓痕無數,明顯是骨怪的傑作,有的傷痕已經變成一道包黑的痂,但有的還在不斷冒出紅色的液體,還來不及為自己止血,身後便傳來龍空的悲叫聲,嚇得我連忙回頭望,生怕小夏有個不測。 卻看到,龍空抱著兩個男村民痛哭流涕,這兩位村民雖然是站著的,但生機已經離他們而去,在剛才的奮戰著,每人都無暇它顧,此刻走出了那死境,我們才看到,這兩人身上已經受了致命的傷害,一人下腹處一片模糊,那是被骨怪那銳利的手抓爛的結果,而另一個,則整個胸骨塌了下去,這兩人所受的傷能讓普通人在瞬間死去,但他們竟硬是憑著一股信念,堅持保護著整個圓陣的安危走了出來,而當他們意識到已方已經安全之後,卻在瞬間斷氣。 小夏雙眼一紅,再也止不住自己的哭聲,掩著嘴抽泣了起來,就連我,看著他們雖死猶站的錚錚鐵骨,我亦雙眼一熱,一滴滾燙的液體滴落到灰白的地面之上,激起一朵小小的塵花。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五十三章 東京…大逃亡(七)     下篇:第五十五章 稀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