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五十七章 冥王暗襲  
   
第五十七章 冥王暗襲

第六集涅槃第五十七章冥王暗襲 眼看人類軍方被怪物們所淹沒,我們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拒絕的理由,即使未來三方的配合會出現默契不夠的情況,但總比各自為戰要好些,考慮到這里,我們也就答應了劉東旭代表陰陽宗的結盟邀請,自然,在此之前,作為中間人的我們,還是要求劉東旭帶我們去見陰陽宗的負責人,既然要結盟,當然還是要先談好一些合作事項的好。 對于我們的要求,劉東旭答應得很痛快,他拿出手機打了一通電話,便邀請我們前往。 夜已深,我們不想打擾空虛他們,再說在今天的戰斗里,他們也都累了,于是我們決定先見了陰陽宗的負責人,回來後再把詳細的情況說給空虛和姬冰心這兩大宗派的弟子知道。 出了酒店,街道上一個人也沒有,事實上,現在東京市已經進入半戒嚴的狀態,在東京塔附近的街道已經全面戒嚴,而周邊地區的居民也進行了疏散,只是東京的人口實在太密集了,一時半會也不可能把整個城市的人都撤掉,可就算是這樣,那以往燈火璀璨的城市,現在卻像蒙上了一層黑紗,透著讓人壓抑的氣氛。 空氣里傳來彈藥的硫磺味,東京塔那邊的動靜漸漸的變得微弱,不時看到幾架直升機狼狽地從天空上掠過,不難想像那一邊的戰事,一定是人類處在了劣勢,如果不出意外,明天一早,東京必定會進行全面封鎖,日本軍方絕對會組織精銳力量進行攻擊。 但是,如果無法對東京塔附近的異物進行致命的攻擊,那麼,敗的還會是人類,因為它們,會通過受到的攻擊而調整進化的方向,這樣的怪物,無疑是很可怕的。 只希望今晚和陰陽宗達成協議後,再配合即將來到的上清宮兩宗的精銳,一舉攻下東京塔,否則,時間拖得越久,天知道那些怪物們又會進化出什麼樣的新品種來。 劉東旭開著車,帶著我們穿梭在東京市區的街道中,寂靜的街道,只有風在呼嘯著,小夏以手支著下巴,趴在窗邊不知在想些什麼事情,我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只能握緊她的手,力圖給她多一些安慰。 車子在城市里跑了近半個鍾頭後,終于停了下來。 下了車,在我們眼前的是一幢樓房,樓房不高,這在東京市區里是非常少見的,我們看著有些疑惑,這幢樓看著不像酒店旅館之類的,反而像辦公樓多一些。 劉東旭笑著說道:“這是我們陰陽宗的產業,平時是租給一家小公司作辦公用的,但里面,卻是我宗在東京的秘密據點。” 他說完,便領著我們朝大門走去,大門緊鎖,劉東旭也不開門,反而帶著我們繞了一圈走到這幢樓的消防通道。 我們心想大概是為了要掩人耳目之用,也就沒多問,劉東旭打開消防通道的門,徑自走了進去,我們緊跟其後,通道里一片漆黑,劉東旭沒有開燈,只是拿出手機來照明。 “兩位莫怪,這一片的電力供應已經全面停止了,所以沒有照明,你們上樓梯的時候小心些,可別磕著了。” 我和小夏微微一笑,隨之釋然,還好我們兩人視力比普通人來得要強,即使沒有劉東旭現在拿著手機在照明,我們也不至于會磕碰或者摔倒,但人家一片好意,我們自不會拒絕,于是,我們三人便這樣一前兩後的走上樓梯。 不知是否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得這棟樓房空曠曠的,雖然我們現在是在消防通道里走著,但從剛才到現在卻沒有聽到一聲其它的聲音,按理說如果陰陽宗的高手都駐紮在這里,即使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也應該能夠感應到他們的存在才對,但此刻,卻只有我們的腳步聲在樓道里回響著。 帶著疑惑,我們隨劉東旭走上了第八層,也是最頂的一層,他輕輕說道:“到了。” 劉東旭推開樓道的消防門,門里一片漆黑,他毫不猶豫的走了進去,看著他像是被黑暗吞沒了般的身影,我無來由地感到一股不安,但小夏已經先我一步跟著劉東旭走了進去,我只得連忙跟在她的後面。 門關上,我們的眼前一片漆黑,劉東旭不知什麼時候把手機也關上了,這室內一絲照明也沒有,我們站了片刻,方習慣了這片黑暗。 眼前,微弱的光芒自窗戶之類的地方透了進來,那窗戶上必定掛著厚厚的窗簾,才致使街道上的照明無法滲透進來,我們看到劉東旭呆站在一邊,像是被人施了定身術一般一動不動,同一時間,我和小夏心中皆泛起不妥的感覺。 這種感覺方一泛起,突然,室內光芒大作,我們的頭頂上,身體四周,無數的燈光毫無先兆的亮了起來,忽然而至的光明讓我們眼睛下意識的為之閉上,在不能目視的強光中,一道凌厲的虛影朝小夏掠至。 我們聽到了破空之聲,雖目不能視,但小夏還是迅速作出了反應,她的中指上藍光大作,淨水戟來到手中,小夏憑著感覺橫戟架住那破空而來的虛影。 叮—— 一聲清鳴響起,同時響起的還有一聲渾濁的悶呼聲,在小夏體內暗藏的神力激蕩下,偷襲者受了一點不輕不重的內傷。 這時候,我的眼睛已經漸漸習慣了這片強光,只見在小夏的身前,出現一道模糊的黑影,我剛要上去助小夏禦敵,這個時候,一絲冰涼的殺意如針般刺痛了我的皮膚。 如刀鋒般銳利的殺意讓我全身汗毛豎起,雖然在我的眼中並沒有看到有形有質的攻擊,但我清楚,危險已經臨近,這前後不及一秒的時間里,我和小夏同時受襲,這分明是劉東旭布下的陷阱,在憤怒和危險的雙重刺激下,軒轅鎖自動解放,在我那變得一片銀白的雙眼中,一道淡淡的波動像刀一般切向我的胸前。 那是,空間切割! 我不及細想,向著身後便是一仰,無形無質的空間切割波貼著我的鼻端掠過,把幾縷閃避不及的毛發給切了下來,在半空中散落。 腰身一擺,我朝前一傾,在我的身前,跨空而至的幽若一鐮當頭斬至,我迅速撤出“斬魂”,怒放的熾熱紅鋒蕩起道道焰紋迎向那不斷在虛實間變幻著的黑色魔鐮。 我雙眼突然為之一縮,以念鎖的特性,我發出一道束縛的念波,幽若的身形突然為之一窒,但匆促間發出的念力不足以鎖住幽若這種級數的對手,因此少女只不過身形一頓,複又恢複了行動力。 但我要的,也就是這一瞬間。 紅鋒先一步點上幽若的虛無之鐮,在這把鐮刀于虛空變幻之間的空隙中,“斬魂”硬是插上一腳,頓時,一聲清響,幽若之前的空間一陣扭曲,然後漸漸往她的胸前塌下,少女臉色潮紅,她清喝一聲,往下塌陷的空間複又彈起,一陣如玻璃粉碎般的聲音響了起來,幽若檀口一張,噴出一股鮮血,人便往後飛跌。 我暗自松了一口氣,在虛無之鐮時行虛實變幻的時候,在這個過程中會出現微不可查的空間裂隙,我方才捕捉到那一掠而過的時機,以“斬魂”破入其空間裂隙之中,從而崩解幽若身前的空間,空間崩解產生的巨大能量瞬間便讓這個女孩受了重傷,看她飛跌出去的樣子,應該一時半會不能再戰,趁這個機會,我便可以幫小夏制服那偷襲她的人。 卻不想我這心神一松之下,在幽若的身後突然射出一道黑色的激電,其勢之快,讓我還來不及反應,胸口便為之一熱,再看時,一把幽黑的槍柄點在我胸前大穴之上,酥麻無力的感覺迅速掠過了全身,我只覺得體內的力量似乎在瞬間被抽離了一般,眼前一黑,便撲倒在地上。 在快要暈過去的那一刻,我看到君夜月出現在幽若身後,冥王黑發飛揚,他收回自己的魔槍,而擊中我的,卻是魔槍的槍尾。 為什麼他用的不是槍尖,而是槍尾? 懷著這個疑問,我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再說小夏這一邊,她架住偷襲者的一擊後,雙眼中亦見到一個飛退的黑影,但那黑影很快地複又撲上,尖銳的撕空聲響了起來,一道虛線又朝著小夏當頭劈下。 那是銳物迅速破空才會出現這樣的線狀物,對方完全是欲置小夏于死地,小夏冷哼一聲,她雖還無法視物,但擁有神力的她,又豈會如此輕易受制于人。 神器中龐大的水力開始回應小夏的召喚,頓時,無數晶藍色的光點憑空出現,紛紛往那破空而至的虛線與偷襲者的身上包裹而去,那是由小夏控制水力使其溫度下降到零點的水氣,被這些零度水氣包裹在一起,那黑影的速度驟降,凌厲的一擊來到小夏額前拂然而止。 晶藍的結晶體中,那霸睜大了眼睛,像是不相信自己如此輕易的落敗,但事實上,他已經沒有了呼吸,小夏剛才的一擊,不只控制了空氣中的水氣,連那霸體內的血液也被小夏結晶化,這欲霸神器為已有的天外村村長,終喪命在小夏的神力之下。 看著離自己額前不到一厘米的厚背大刀,小夏不由松了一口氣,突然,腰際卻為之一麻,她“呀”的一聲,兩腳一軟便倒住地上,正好看到冥王那似笑非笑的臉。 “即使身為神力擁有者,但你還不能擺脫人類這付軀體的限制,趙小夏,我們再次見面了……” 冥王說完,不等小夏回答,一道黑影點上小夏額頭,小夏全身一震,也跟著暈倒了過去……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五十六章 來自陰陽宗的邀請     下篇:第五十七章 冥王暗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