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五十九章 破滅的願望…與力鎖解放(二)  
   
第五十九章 破滅的願望…與力鎖解放(二)

第六集涅槃第五十九章破滅的願望…與力鎖解放(二) 我感覺全身如同置身于烈焰洪爐之中,仿佛身體快燃燒起來一般。 當東京塔頂那強而有力的邪惡波動發出之時,我雙眼為之一暗,然後在那漆黑無光的世界中,亮起了兩點金黃,那似乎是整個世界的焦點,以那兩點金黃為中心,千萬道金光突然為之綻放,黑暗被吞沒,但那金光,卻仿佛要把我的靈魂也點燃一般,散發著讓人難以忍受的熱度。 我以手護住雙眼,在手縫中望出去,另一個我,擁有黃金雙眸的我正緩步走來,我和他之間是一片金黃的虛空,他徒步而走,每一步,皆在腳下產生一圈圈淡淡的漣漪,我突然知道,當他走到我面前的時候,便是我消失的時候。 恐慌,一時充斥在我的胸頭。 “不要過來!”我大吼一聲,聲音里夾雜著恐懼和憤怒。 為什麼,為什麼要抺殺我的存在? 他似乎聽到我的聲音,只聽如機械般冰冷無情的聲音在這片黃金般耀眼的世界中響了起來。 事情已經到了無可挽回的時候,如果我再不蘇醒,那這個世界,便會顛覆在魔王手下,阻止,並再次擊殺它是我,也是你無可推卸的責任,難道你連這一點,到現在還想不通嗎,當你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就已經預示著這一天遲早到會到來,我們,千萬年的輪回,為的便是全力阻止這一天的到來啊。 我拼命搖著頭:“我,你,或者說,我們,到底是誰?我難道不是這具身體的靈魂麼,為什麼,一定要抺殺我的存在,就算是沒有你的力量,我也會,全力阻止魔王的啊,而且我一直也在這麼做,不是嗎!” 那是…沒用的。 另一個我輕輕一歎,聲音中竟出現一絲惆悵。 凡人的力量,即使讓你掌握軒轅鎖第二重的力量,也無法阻止魔王滅世的腳步,大魔神王蚩尤由混沌而生,它的力量是毀滅與破壞,如果不趁這個時候它還沒有完全蘇醒的時候擊殺它,那麼當它完全覺醒,連我也沒有把握將它再次斬于劍下啊。 說完,擁有黃金雙眸的另一個我繼續走來,他像是一個太陽,每接近我一步,我的靈魂便像是燃燒得更快一般,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痛苦。 在每一個輪回中,我都選擇沉睡,從而讓另一個意識掌握這具身體,除了因為我的靈魂過于強大,強大到會對人間造成影響,所以我盡量回避這種情況的發生,但這只是其一,其二,則是盡量在魔王複蘇這一天沒到來之前,給你,和千百世輪回中那每一個意識的一點補償。但是,現在時間已經臨近,這雖非我所願,可也只有讓你,消失了! 那幾乎對我下了死亡宣告的話讓我不由仰天大吼一聲:“為什麼!” 金黃的世界里,那最璀璨而致命的光芒,離我越來越近了。 現實空間中。 東京塔上的巨大肉廇從內部發出千萬道紅光,天空像是被活活撕開了一道道口子,風在呻吟,大地在顫抖,整個日本島,都在震動! 冥王的眼睛里充滿不可抑止的興奮,他帶著身後的幾人緩緩退後,只見天空地面上的千萬根肉莖開始發出紅光,整個死地籠罩在一片紅得滴血的光芒中,那紅光又漸漸形成了紅色的光點,當數以萬計的紅點緩緩升空之時,所有的肉莖在一瞬間枯萎,最後化為飛灰。 東京塔在瞬間現出了真面目,那紅白相間的塔身上,不斷有肉莖化為的飛灰飄落,而死地之上的千萬紅光,則呼嘯著朝塔頂的巨大肉瘤襲卷而去,紅色的光點旋轉如巨龍,那狂旋的紅光讓整個東京亮如白晝。 當萬千光點隱入肉瘤之後,一道粗大的紅色光柱沖天而起,高空的云呈旋渦壯一圈圈的拋開,被紅光所映亮的云圈布滿了整個天際,像是天空要被這道光柱撕開一般。 紅光由強而弱,最後消失在夜空里。 同時消失的,還有東京塔頂那巨大肉廇,當東京塔的塔尖再次出現在夜空中的時候,冥王感到了愕然。 魔王呢? 這是他第一個想到的問題,剛才那情景聲勢浩大,完全是一付魔王出世的格局,但現在,東京塔頂只有清風明月,而魔王則連影子也見不著,難道花費了這麼多功夫後,魔王竟然召喚失敗? 心域之中,那團光芒已經離我越來越近,那來自靈魂深處的灼燒讓我已經無力再站著,但突然,那燃燒的熱度卻稍微一減,然後身前的光芒漸漸暗淡下去,現出另一個我的身影。 他仰起頭,臉帶一絲疑惑。 “不完全蘇醒狀態?”擁有黃金雙瞳的他輕輕說道。 我喘息著,不明白他為什麼停了下來,但也暗暗慶幸,事情恐怕有了新的轉機。 果然,只看他低下頭,平視著我說道:“你還有一個機會……” 我像捉住一條救命稻草般叫道:“機會,什麼機會?” “魔王似乎沒有完全的蘇醒,也就是說,它現在的力量是不完全的,不完全蘇醒的它,提供給你們這些凡人一個擊敗它的機會!”另一個我淡淡說道:“但這個機會很短暫,身為魔王,即使是不完全的蘇醒,它也會找到方法來補全自己的缺陷,如果你可以在它尚沒掌握完全力量的時候擊敗它,那我將繼續沉睡,否則,當我判斷魔王的力量將快要達到全盛期的話,我會全面蘇醒,趕在那之前斬殺它!” 我忙不迭的點頭,老實說,我一點也不想死,我甚至還沒來得及和小夏說一聲再見,怎麼會甘心就這樣消失,既然現在還有一個可以擊敗魔王的機會,我自然要把握,于是我大聲說道:“沒問題,我肯定會在它補完自己之前擊殺它的!” 另一個我笑了笑:“話不要說得太滿了,即使是不完全的魔王,也不是現在的你所能夠擊殺得了的,那麼,為了增加你多一些的籌碼,就讓我給你打開軒轅鎖的第二重,力之鎖吧!” 我一聽,呆了,心中頓生百般滋味,這由必死到尚余一線生機,再到現在還有增加力量的機會,這其中的起伏,當真是外人不足道也。 且說我留在心域中,等待另一個我為我打開力之鎖,而現實世界之一邊,冥王陷入了迷茫之中,而小夏則掙紮著從地上站起,她體內神力也被抽去了十之七八,但和別人不一樣的是,她還擁有神器淨水戟,淨水戟中龐大的純正水力能夠迅速地補充剛才失去的神力。 召喚出淨水戟,小夏將心靈沉浸,感受著淨水戟中澎湃的水力,然後以意識導引著水力注入自己體內,等到她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小夏的神力已經恢複了大半。 她松了一口氣,然後看到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正側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小夏急忙奔了過去,一把扶起了他。 手掌方碰到他的身體,便感覺到熱燙,小夏微微縮了縮手,然後又按了下去,充滿了生機的水力注入他的身體中,不過小夏感覺得出來,他的身體雖燙,但那種熱度卻在慢慢消失,只是不知道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讓小夏心頭還是充滿了擔憂。 在水力的滋補下,懷中這具軀體的溫度已經降到了正常人的水平,而且他的呼吸也很正常,盡管一時還沒有醒來,但應該沒有生命危險,小夏這才微微放心,再看四周,沒有了那些巨大丑惡的肉莖後,黑色的死地之上躺滿了人類的尸體,這其中只有少數的一些人還有呼吸。 而冥王,這個一手促成眼下局面的男人則在不遠處大聲吼著什麼。 君夜月覺得自己快要瘋了,一向以來,他都能保持最冷靜的心態去面對敵人或者自己,但當他發現自己耗費了無數心力之後,魔王竟然沒有出現,這種情況讓他有如百爪撓心。 “為什麼,大魔神王,你在哪里,為什麼沒有出現,難道我還少做了什麼?”君夜月近乎瘋狂的叫道:“不對,該做的我已經都做了,為什麼你還沒有出現,這是為什麼!” 看著壯若瘋魔的冥王,幽若的雙眼為之一紅,她的養父為了複活其妻,這麼多年來吃了多少苦頭,甚至不惜與天下正道為敵,這其中的痛苦,她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看著自己的養父在願望即將達成的時候,卻發現原來只是竹籃打水一場空,那種失落和痛苦,大概足夠讓他的精神也為之崩潰吧。 想到這里,幽若輕輕推開扶著她的操偶師,她想上前去扶住冥王,卻于此時,一聲清咤響了起來。 “冥王,受死吧!” 一道黑影憑空出現在冥王身側,還未死去的菩芯以僅余的力量,以自己的潛行之術毫無先兆的出現在冥王左近,然後一指插向冥王咽喉。 冥王此刻心情激蕩,竟對菩芯的偷襲視若無睹,而幽若看到了,但菩芯的速度太快,少女還沒來得及叫一聲,菩芯的手指已經挨近冥王的喉嚨之處。 眼看冥王即將穿喉而死,菩芯的臉上露出了笑意,但這笑意卻突然凝固,同樣是沒有先兆,菩芯的腰肢處爆起一大蓬血雨,那血雨之中,夾雜著人體的血肉與內髒。 連叫也沒來得及叫上一聲,菩芯在瞬間便斷了氣,而那一蓬血雨中,一道透明的影子漸漸出現。 “擁有蚩尤碑的人類啊,快把吾的軀體還來!” 低沉、如悶雷般的聲音響了起來,那影子一陣扭曲後現出了原形,那是一個兩米多高,牛頭人身的半透明身影。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五十八章 破滅的願望…與力鎖解放(一)     下篇:第六十章 破滅的願望…與力鎖解放(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