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六十一章 破滅的願望…與力鎖解放(四)  
   
第六十一章 破滅的願望…與力鎖解放(四)

第六集涅槃第六十一章破滅的願望…與力鎖解放(四) 當魔王放聲怒吼之聲,大地似乎在懼怕,它在顫抖著。 死境之地上,無數黑色的火流自地底噴了出來,如同魔王的憤怒一般,焚燒著這個世界。 蚩尤碑的消失,意味著魔王在短時間內無法以完全複蘇的姿態出現在人間,雖然以蚩尤之能,它還有其它的方法補全自己的肉身,但那需要時間,和大量的能量。 蚩尤很憤怒,那唾手以得的肉身便這麼被一個人類毀去,狂怒的魔王,決定殺光眼前所有的人類。 那些已經半死不活的日軍士兵,他們微弱的生命能量自然無法引起魔王的注意,就如同人類不會刻意去踩死一只螞蟻的道理一樣。 而操偶師和幽若在魔王威壓的連番折磨下,也變得非常虛弱,在魔王看來,他們比螞蟻也就是強了那麼一點,能夠引起魔王注意的,是小夏! 小夏身上純正的女媧神力把蚩尤的心神全都吸引了過來,對于蚩尤來說,小夏身上的神力不只說明她是當年封印自己肉體之人,而且,那純正的神力,正是魔王補全自己肉身所需要的力量。 于是,蚩尤回過身來,揚起那六件半透明的兵刃,朝小夏狂吼一聲,便殺將過來。 勁風撲面,明明是沒有實體的魔王,卻猶如一列高速列車當面撞來一般,只是帶起的勁風,便讓小夏呼吸為之一窒,但小夏終為女媧神力繼承者,在剛才的休息中,體內的神力又恢複了兩成,這時候魔王一發難,小夏已經全力催動體內神力。 蘭色的菱形晶點出現在小夏的眉心之上,瞬間而已,藍袍銀甲迅速地形成,小夏清咤一聲,一道冰藍的氣旋狂舞而上,小夏一手虛引,大氣中無數的水氣形成一堵水牆,硬是把蚩尤的身形撞得向旁邊一偏。 小夏輕輕放下懷中的男人,在他的額前吻了一口:“我要是死了,請別為我難過……” 她低聲一歎,身形一陣模糊,便消失在了原地。 蚩尤雖為魔王,但在靈魂的狀態下,力量還不完全,也無法發揮出全部的實力,才會被突然出現的水牆撞得一偏,那水牆中靈力的排列竟然密集無比,讓蚩尤無法利用靈魂的虛無本質穿透過去。 被撞了一個踉蹌的蚩尤一聲怒吼,它回過頭來,一點晶藍出現在它的眼睛里。 小夏以淨水戟那刺刃的一端朝魔王的右眼刺去,其速之快,但見黑地之上掠過一絲藍光,刃尖已經去到蚩尤的眼皮底下,這蘊含著神力的兵刃,若給刺中,即使是身為靈體狀態的蚩尤也絕對不會好受。 但蚩尤卻閉上了眼睛。 叮! 一聲清響響起,小夏的淨水戟只停在蚩尤的眼皮外,便再無法寸進。 蚩尤一聲狂吼,以持盾之手推開小夏的淨水戟,跟著另一邊的三條手臂,以三種不同的兵器同時向小夏身上招呼。 小夏眼中藍芒一閃,三道水環毫無先兆地套在了蚩尤的手臂之上,雖然瞬間便為蚩尤所扯斷,但小夏卻嬴得這片刻的時間,利用這一刹那的時間,小夏屈腿一彈,向後倒退了數米,與蚩尤之間保持著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 “看起來還不弱嘛,人類,能夠把微弱的神力運用到這種程度,你已經足夠自豪的了,可惜……”蚩尤又露出那似笑非笑的臉容。“用來對付我還稍嫌不夠吧!” 話畢,黑色的火旋風自蚩尤那無形的腳下出現,那來自地獄深處的烈焰,其掠過之地馬上覆蓋上一層黑色的結晶,而火旋風的范圍正在擴大著,一米、兩米、三米…… 逐漸朝著小夏,和她身後的人擴展著。 小夏皺緊了眉頭,知道蚩尤要和她硬撼了,這黑色的火焰完全是范圍性質的攻擊,就如同她日間以神力制造萬千水箭一般,這種性質的攻擊是沒有閃避的可能,有的,只有全力的防禦,或者逃跑。 看向那仍然暈迷的男人,小夏咬了咬嘴唇,她在瞬間決定全力防守,因為她自問沒辦法帶著一個男人能夠在蚩尤的眼皮底下逃得掉,要知道它現在可是靈魂狀態,在這種狀態中,空間根本就無法束縛得了它,所以,此刻的蚩尤雖然沒有完全的力量,卻得到沒有空間束縛的絕大優勢。 一念至此,小夏橫架淨水戟于胸前,神器中的水力被她不斷的抽取出來,形成不斷繞著她的身體旋轉的藍光。 自古以來水火不容,蚩尤的地獄黑炎其勢雖猛雖烈,但小夏的神力在于對水力的控制,在某種程度上,正好是蚩尤黑炎的克星,于是小夏以意念導引神力,又以神力控制水氣,她制造出一個半圓的晶藍光罩,把身後的男人和幽若二人全數保護在其中。 這面寬達十米的晶藍光罩純由零度的水力形成,當蚩尤的黑炎拂到光罩上面的時候,兩力互抵,竟騰起了絲絲白煙,蚩尤大吼著,不斷催發著黑炎向藍冰光罩狂襲。 冰與火各自固守著自己的陣地,黑炎雖猛,卻在一時之間無法沖破小夏布下的這層藍冰光罩,但小夏的臉上卻逐漸出現了汗珠,那撲面而來的熊熊烈焰在不斷侵蝕著光罩的厚度,而已經稍微變得薄起來的冰罩已經無法阻止黑炎傳遞過來的熱力。 可盡管如此,小夏還是咬著牙,不斷以神力控制著水氣填補著冰罩,只是在地獄黑炎的吹拂之下,大氣中的水氣含量越來越少,小夏心中也無底,不知道還能夠支撐得了多久。 見久攻無功,蚩尤一聲大喝,一邊催動著黑炎,一邊卻舍身撲來。 小夏看得大駭,她現在要維持冰罩的存在,根本無法移動半步,眼看蚩尤撲至,小夏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舉起數種兵刃,然後全數砸在了冰罩之外。 咔嚓數聲,冰罩上出現了數條頭發絲般大小的裂隙,小夏尚還來不及以更多的水力把裂隙填補上去,只見蚩尤又是一聲大吼,六條手臂齊舞,不斷以那半透明的兵刃揮擊而下,在冰罩上制造更多、更密的裂隙。 不行了,已經快到極限了! 小夏恨恨地想道,她體內的神力,包括淨水戟中那本該是深不見底的水力,現在都已經快有枯竭的跡象,魔王的力量是難以想像的,特別是它催發的地獄黑炎,這不應該在人間存在的烈焰,能夠迅速地吞噬大氣中的水氣,而仰賴水力而存在的冰罩,在此消彼長之下,已經完全依靠小夏的神力與淨水戟中的水力而存在,但現在,在蚩尤揮舞各種兵刃狂擊之下,能夠存在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當冰罩消失,大概除了小夏能夠依靠自身的神力不受黑炎之害外,其余的人會在瞬間被燒為飛灰。 一想到這,小夏更加不要命般的催動所能夠運用的所有力量,為的無非是拖延多一點時間而已。 只可惜,擁有半神之力的小夏,所能夠拖延的時間實在有限。 在蚩尤不斷的攻擊下,冰罩迅速地崩裂,但見魔王再次發出一聲咆哮,那六臂齊齊揮下,轟然一聲爆響,小夏驚懼地看著身前的冰罩碎裂成無數的冰塊,然後迅速為黑炎所燒融,在這一刻,小夏頭腦中一片空白,連魔王一手持刃朝她斬來也沒有反應。 “小夏!” 一聲熟悉的聲音在小夏耳邊響了起來,她有些茫然的回過頭去,只見一片紅光映紅了她的雙眼,在那片紅光中,一條手臂自她身旁伸了出來,那條堅強而有力的手臂迎向魔王劈下的巨刃,五指一攏,便舉重若輕的接下那足以將她斬道的巨刃。 紅光漸漸散開,出現一個男人的身影,他如同從火焰中涅槃的鳳凰,身體的表面上覆蓋著如同火焰一般的紅光,只是不同于蚩尤的黑炎,他的這層火光給人以溫暖的感覺。 男人的雙眼,呈現出一銀一紅的奇異狀態,那烏黑的發絲中,似乎每一根發絲也透出了紅光,讓他的頭發看起來像是火焰在燃燒一般。 我看著愕然的小夏,淡淡一笑道:“我回來了,小夏,帶著更強的力量回來了。” 五指一縮一彈,魔王帶著不可置信的眼神飛退,似乎它不敢相信,區區一個人類竟然擁有正面彈飛它的力量。 但是,我有,解開了力之鎖後的我,已經擁有與魔王一戰的力量。 我走到小夏身前,張開了手臂,一聲長嘯中,狂暴的氣流自我腳下掀起,我的上衣一陣猛拂之後,便紛紛如同飛舞的蝴蝶般碎裂而開,被向上狂沖的氣流卷上了半空。 在我赤裸的背上,一個古寫體的“力”字漸漸成型,那似乎代表著力之鎖的全面解放,怒放的紅光如初升的太陽一般,照亮了黑夜之下的東京塔。 被紅光之氣一沖,蚩尤的黑炎也為之一低,無複方才的威勢。 一個個繁複的符號出現在我的胸前、雙臂,那代表著天下萬千力量的符文一現,比之魔王毫不遜色的威壓自我身上爆發,那龐大無比的力量竟托得我微微浮空而起。 看著臉上浮起錯愕神色的蚩尤,我那紅光大盛的眼睛里浮起無數銘符,最終,這些符號不斷重疊,形成後背那同樣的一個力字。 下一刻,我挾帶著萬均之力朝魔王揮出了一拳。 “戰吧,蚩尤!”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六十章 破滅的願望…與力鎖解放(三)     下篇:第六十二章 構造破壞…與決死的冥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