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六十三章 構造破壞…與決死的冥王(二)  
   
第六十三章 構造破壞…與決死的冥王(二)

第六集涅槃第六十三章構造破壞…與決死的冥王(二) 死境之地上,包裹著炎與熱的風在吹拂著。 風吹動君夜月的一頭黑發,冥王半跪在黑地之上,看著身前尚在燃燒的火團,他突然覺得,風,從來沒有像這一刻那麼冷過。 在蚩尤的焰風之下,冥王妻子的遺體已經燒成了灰燼,在那一刹那,君夜月覺得整個世界都崩潰了,一直以來,他所做的每一件事,為的全是自己的妻子,要把年輕的她,重新喚醒回到這個人間。 但現在,一切都結束了,那火焰不只燒毀了他妻子的遺體,還把君夜月所有的希望付諸一炬。 突然,君夜月笑了起來,帶著溫柔,而又決絕的笑容。 “莞清,你再等一會,很快,我就會到那邊去陪你了,但在那之前……”冥王站了起來,緩緩轉過身體,手中的魔槍在嗡嗡地鳴叫著,君夜月看向了東京塔底的方向,此時,那里紅色與黑色的火光正糾纏個不休。“但在那之前,我要讓那毀去你身體的家伙付出代價,哪怕,它是魔王!” 力量是什麼? 這是一個非常抽象的問題,它看似簡單,卻沒有一個人能夠完美的回答這個問題。 例如,一個人能夠舉起三百公斤的物體,那麼他可能是一個大力士,擁有很大的力氣,但力氣只是力量的一部分,卻不是力量的全部。 而力之鎖,卻是讓我掌握了世間的所有力量,它可以是物理性質的破壞力,也可以精神層面的念動力,甚至可以控制重力或者引力,總而言之,只要是這世間能夠存在的力量,在力之鎖的狀態下我便能夠使用。 而在我的胸前與手臂上出現的符號,每一個銘符代表的便是世間的一種力量,擁有諸多力量控制權的我,已經是世間難尋敵手。 只是,得到的越多,付出的代價也就更多。 而我付出的代價,便是時間。 這付身體能夠承受諸多力量的時間,極限只有一分鍾! 所以,每一秒對我來說,都是寶貴的。 我挾著周身的紅光,朝著蚩尤揮出了一拳,刹那間,拉扯、擠推,各種不盡相同的力量從四面八方朝魔王襲至,一時間,蚩尤發現自己竟然連一絲閃避的空間都沒有,它大吼一聲,六件兵器分從不同方向掃出去。 瞬間,我全身銘符一閃,蚩尤周圍的力量消失得干乾淨淨,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讓它揮出去的兵刃撲了一個空,然而那所有的力量,都被我集中在了一拳之上,而蚩尤只抬起一塊半透明的盾牌來抵擋。 這幾下變化之快,完全出乎蚩尤的意料,于是那幾乎集中了全力的一拳,重重轟在蚩尤盾牌上的時候,紅光爆漲中,那面半透明的盾牌瞬間粉碎,散成諸多無形的靈能粒子。 沒有了阻礙,我一拳重重擊在了蚩尤的胸膛之上,那半透明的身體馬上凹了進去,魔王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吼聲,然後被我一拳擊得飛了出去,它掠過的地方,風壓刮起了一道溝壑。 還沒完! 我雙眼茫然地看向魔王所在的方向,雙腿一屈一蹬,地面被我踩得盡皆塌下,在眨眼之間,我來到蚩尤的上方。 “斬魂!”我大喝一聲,那道界異寶來到我的手上,但這一次,“斬魂”所綻放的不只是三尺紅鋒,而是如怒泉噴湧般迸射出一大片紅光,那一大片紅光不斷扭曲著,我舉起斬魂,向蚩尤揮下,斬下的仿佛不是一劍,而是一大片空間。 蚩尤那雙牛眼突然為之一縮,它突然一聲長嘯,自它的體內爆發出一大蓬黑色的火焰,黑炎具有難以想像的侵蝕力,一和斬魂之上的紅光接觸,那片紅色的空間便迅速地收縮。 但最終,紅色的空間還是掠出了黑炎朝魔王斬下。 魔王猛的以一兵刃插入地面,讓疾馳的身體略微一頓,跟著改變了方向,那紅色空間擦著它的身體斬落到地面上,地面像豆腐一般被無聲無息地切開了一道裂痕,我手持“斬魂”往向一拖,地面被削出了一大片,石粉紛飛中,我再次揮舞著這一片紅色空間切向魔王。 魔王怒目圓睜,剩下的五件兵刃在同一時間擊中紅色空間同一個點,咔嚓一聲,這片紅色空間便粉碎了開去,而同時粉碎的,還有我手中的“斬魂”! 沒有時間去惋惜這件陪伴了我這麼久的兵器,我一手放開斬魂的殘渣,複又一握,接著,無數紅色的拳影瞬間轟出,沒有一絲聲響,魔王的靈體上便出現了數以百計的拳印,接著,密集的爆擊聲才響了起來。 蚩尤先是一愣,隨後發出聲聲憤怒的吼聲,仿佛是渲泄著它的憤怒一般,無窮無盡的黑炎狂旋如龍自它體內飆發了出來,那地獄的黑炎可不是我這種肉體凡胎所能消受得了的,我連忙腳一點,人向後退開。 魔王卻突然望向了我,手上的五件兵刃朝我一揮,頓時,黑炎爆沖,幾乎在瞬間便燒上我的身體,我眼中銀芒一閃,人已經消失在一片火海之中,但複又出現的時候,我的一條左臂正冒著黑煙,雖然方才我以念鎖那瞬移之力及時脫出黑炎的范圍,但左臂還是被燒傷了,那黑炎異常恐怖,只是被灼燒了一下,我的整條手臂便已經從里到內都熟透了,基本上,里面的神經已經壞死,連肌肉也被燒得有些收縮。 我強忍劇痛,眼睛中銀芒又是一閃,身形遁入虛空,再出現時,已經來到魔王左近,就著它那包裹在黑炎中的身體,我伸出僅存的右手,五指一張,轟的一聲,魔王的黑炎以更熾烈的狀態燃燒了起來,但在瞬間,卻消失得無影無蹤。 蚩尤為之一愣,我卻沒有心思去跟它解釋,即使它使用的是恐怖的黑色火焰,但只要我制造出一片真空的區域,便能夠把它的火焰抽離,失去黑炎掩護的蚩尤,馬上成為我暴虐的對象,剩余的一手勾起無數的拳影,讓重力在我身上暫時失效之後,我揮拳的速度去到一個恐怖的境界,幾乎是一個照面,蚩尤便硬吃了我不下百記的重擊。 于是,魔王的靈體,已經布滿無數的拳印。 但蚩尤始終是古往今來,最為強大的大魔神王,又哪會任我百般暴打,而我從剛才開始便呈現出壓倒性的攻擊,終于激起了它的戾氣。 于是,當一陣壓抑的,有如吟唱一般的低語響了起來的時候,魔王身體周圍突然出現了無數的黑色光點,當這些黑色光點出現的時候,我本能的感覺到危險,瞬間而已,我馬上作出了判斷,迅速地朝後急掠。 “吼!!” 魔王一聲暴喝,那些黑色光點閃了幾閃,便消失在它的身旁,我還沒有反應過來,這些小東西已經出現在我四周,密密麻麻的數量根本不存在任何一絲閃避的空間,眼看它們呼嘯著朝我聚攏,我只來得及作出一次瞬移。 轟轟轟—— 劇烈的爆炸聲響了起來,死地之上,不斷有黑色的火龍沖天而起,震得大地搖晃不已。 當爆炸的余灰落下時,我搖搖晃晃地從一片黑煙中走了出來,即使及時地使用瞬移,但我無法全部抵禦黑色光彈的轟擊,現在的我全身沒有一塊好肉,不少皮肉被炸了開來,鮮血流滿了全身。 要不是有擊殺魔王的意念支撐著,恐怕我現在已經暈死了過去。 我搖了搖頭,讓被轟炸得暈暈沉沉的頭腦稍微清醒了一些,默默計算了一下,我還只剩下三十秒不到的時間,不能再浪費下去,必須集中全力,把魔王徹底消滅才行。 握緊了拳頭,我轉向身後的黑煙,突然,煙中風聲大作,呼的一聲,魔王一臉猙獰的出現在我的身前,那高大的身軀完全把我淹沒在它的陰影之下。 大喝一聲,聲震全場,我揮出紅光大熾的一拳,試圖逼開魔王,和它拉開一個安全的距離。 但我沒想到的是,魔王竟然不閃不避,硬接了我的一拳。 轟雷般的聲音響了起來,魔王身後的大地被我的拳壓掀起了一大片,碎石漫天飛舞,蚩尤卻像是個沒事人般看著我,用它那低沉的聲音說道:“天真啊,人類,吾承認你擁有凡人所難以企及的力量,但是,莫非你認為這樣的力量便足以擊敗吾,甚至,擊殺嗎?那是不可能的,即使沒有擁有完整的力量,但吾身為戰爭與毀滅之王,又豈只是這麼一丁點力量,只不過吾一直避免使用過強的力量而已,和你一樣,沒有肉體的支撐,過強的力量會讓吾的靈魂受到一定程度的損害……” 它說到此處,卻停了下來,只是默默舉高了它剩余的五件兵刃,不知為何,當蚩尤舉起那五件兵刃的時候,我感覺到,整個世界都在顫抖,那是在大毀滅來臨之前的恐懼! “可你已經擁有威脅到吾的實力,那麼,就讓你看清楚吾力量全開的情景,然後,人類啊,帶著最深沉的恐懼死去吧!” 說完,蚩尤五兵劃下,我的雙眼中,所有的顏色被屏棄,剩下的,只有最深沉的黑色。 那是,唯一的顏色!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六十二章 構造破壞…與決死的冥王(一)     下篇:第六十四章 構造破壞…與決死的冥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