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六十四章 構造破壞…與決死的冥王(三)  
   
第六十四章 構造破壞…與決死的冥王(三)

第六集涅槃第六十四章構造破壞…與決死的冥王(三) 沒有劇烈的爆炸聲,只見以蚩尤為原點,一條黑色的火流如同導火線般向前方燒去,下一刻,熾烈的地獄之火呈扇形地燒了開來,那黑色火焰所蔓延的地方,大地在瞬間被燒融,地面塌下,從石隙中噴發出更加熾熱的火焰,把附近的高樓大廈也籠罩在一片火海之中。 經不起黑炎的焚燒,火焰中的大樓發出一聲聲哀號聲倒了下去,震耳欲聾的聲響中,魔王前方一公里內的建築被夷為平地,甚至在黑炎的高熱下,地面被燒裂燒斷,竟然出現了深不見底的斷層。 連蚩尤身後的東京塔,也在產生斷層的劇烈震動中,不斷地傾斜了身體。 小夏茫然地看著前方,那帶著焦熱的風吹拂過來,似乎連她的秀發也被微微烤焦,蚩尤的攻擊來得太快太猛,當小夏反應過來之時,身前已經是一片火海,所幸她和幽若二人沒有處于魔王的攻擊范圍內,如若不然,她相信在這一擊之下,三人已經被燒成了灰,即使小夏擁有女媧之力,但在絕對的力量面前,結果是不會有一丁點的改變。 處于烈焰范圍外尚感覺到皮膚像是燒著般的炎熱,那麼在火海之中的他,又會怎樣? 一想到這里,小夏突然感到害怕起來,害怕就些看不到那個男人的身影。 便在她想放聲大叫的時候,火海之中響起了一聲長嘯,接著,一道紅光自火海中沖天而起,紅光帶著糾纏的黑炎,一直升向了高高的夜空中,一個轉折後,便朝著蚩尤射來。 蚩尤感到一絲意外,它剛舉起手中兵刃,下一刻,臉上已經挨上一記重拳,轟的一聲,魔王被擊飛出去,身體一下子穿過了東京塔,落到了後方的黑暗之中。 紅光沖下地面,又是一聲大響,一大蓬石雨裹著灰煙沖上了半空,片刻之後,一個人影搖搖晃晃地走了出來。 我走不到兩步,忍不住跪倒在地面,現在的我完全能夠以體無完膚來形容,盡管在魔王這滅絕式的大型殺招擊出後,我及時制造了一個真空領域隔絕了黑炎,但蚩尤的力量實在太恐怖了,真空領域堅持不了兩秒鍾,就為黑炎所侵蝕,要不是我尚處于力鎖解放的狀態,單這一擊,便足夠讓我死上一百次不止。 “阿強!” 小夏的聲音讓我疲憊不堪的精神稍為清醒了一些,視線之中,小夏快步跑進,我看到她臉上帶著一串淚水,這丫頭一貫堅強,很少見到她落淚的樣子,但現在她卻哭了,是看到我這付慘狀嗎。 我勉強笑了笑,想讓小夏別太擔心,但我知道,我現在的笑容一定比哭還難看,果然,小夏一見我的笑容,哭得更厲害了,她也沒說什麼,一跑到我的身邊,一手便往我虛按一掌,傾刻間,浩瀚的水之力流進我的體內,迅速而有速的滋補著我的身體。 如同干枯的土地初逢甘露一般,我的身體迅速吸收著這充滿了生機的水力,蚩尤所造成的傷害頓時減輕了一兩分。 稍向恢複了力氣之後,小夏扶著我站了起來,在一片火光中,我看向東京塔後的黑暗,在那里,傳來魔王一聲不甘的吼聲,我默默說道:“小夏,你先走吧,有多遠走多遠。” “不要!” 小夏大叫一聲:“我不准你呈英雄,打不掉就跑啊,硬拼不過我們可以智取啊,我們一向不是這麼干的嗎,為什麼在這個時候,你卻只想著硬拼。” 我臉上露出苦笑,蚩尤的力量,已經達到以力破巧的程度,在壓倒性的絕對力量面前,智取只是一個笑話,那就像螞蟻再怎麼使計,也無法打得嬴人類的道理一樣,彼此間的力量過于懸殊的時候,一切的智謀就只是蒼白的擺設。 “沒用的,小夏。”我不敢去看小夏,害怕看到她的樣子,會讓我想退縮,想拋下一次帶著小夏浪跡天涯,憑我們的力量,只要不直接面對蚩尤,我們便沒有性命之憂。但是,我無法這樣做,或許以前的我能夠這樣想,但經曆了心域中的那一切後,我知道就算自己願意逃避,但另一個我,絕對會在我選擇逃避的一瞬間全面蘇醒,然後我的意識將會被抹去。 當然,小夏不知道這一切,而我,現在也沒時間和她說明。 “小夏,我只剩下最後一個機會了,還記得我對你說過的構造破壞嗎?”我繼續說道:“那是無視力量的攻擊技巧,如果能夠擊中蚩尤的魂線,即使它是大魔神王,也會在一瞬間崩潰,就算無法擊中魂線,但只要能夠破壞它的構線,也可以對它造成很大的傷害,然後以此來拖延它補完自己肉體的時間,在這段時間里,我們還可以卷土重來,對它時行第二次的攻擊,這才是我的目的,明白嗎小夏!” 這時,狂風再起,魔王的氣息迅速逼近,小夏忙點了點頭,我拍了拍她的手,然後一聲清嘯,身上紅光再起,我迎上了魔王。 剛才的話里,我只說出了目的,卻不敢對小夏保證我會活下來,因為我心中,實在沒有一絲把握,如果不能擊崩魔王,那時力量全失的我,絕對會在暴怒的魔王手下喪命,而最好的結果,便是在喪命的前一刻,另一個我全面蘇醒,而我要賭的,便是以構造破壞的技巧將魔王擊殺。 不成功,便成仁! 被我一拳轟退的蚩尤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反而它心頭的戾氣更盛了,大老遠便可看到它那一雙腥紅的眼睛,我再一次長嘯,迅速拉近與它的距離。 機會只有一瞬,而我的時間,只余下十幾秒了! 當紅光黑氣即將相會的時候,我猛的一停,背後的巨大古符紅光大作,伸出右手,我向關蚩尤虛按。 突然間,蚩尤飛撲的身形在半空定了下來,在魔王的身體四周,空間產生了不斷的扭曲,魔王的靈體狀態本來無視重力的作用,但我以力之鎖下制造的重力束縛,卻是連靈體也逃脫不了的技巧,于是蚩尤只能在離我五米處的跨度大聲吼叫,卻移動不了分毫。 束縛魔王的時間有限,我不敢浪費一分一秒,一見定住了它,我另一只眼睛里銀芒大盛,念鎖之力全面解放! 銀色的瞳孔中,魔王的身體表面漸漸出現了銀色的構線,構線越來越多,把魔王的身體全部表現了出來,那縱橫交錯的銀色絲線代表著蚩尤的構造,果然,連神魔也存在著構線。 但單有構線還不夠,我還必須找出任何存在構成的本源之物,魂線! 我平舉起右臂,拇指豎起,食指伸出,手掌成手槍的開狀,食指便是槍口,拇指便是瞄准器,我虛擬著手槍的模樣指向魔王,閉上一只眼睛,集中自己的全部心神,想像通過拇指這個瞄准器觀察著魔王。 下一刻,一道若有若無的金色絲線出現在那眾多銀線之中,魂線出現了! 我還來不及高興,那金色的絲線又突然消失了,我知道是自己的注意力不集中的緣故。 這時,離力鎖消失還有五秒鍾的時間。 深吸一口氣,我再次凝視著蚩尤,額頭上不斷地淌下汗珠,時間又過去了一秒。 再一秒…… 魂線像是一個羞澀的姑娘,在我凝神注視之下,它漸漸又顯露出那飄渺的身影。 就是現在! 我在心中大喝一聲,中指作出扣動板機的動作,意念之力以食指為引,集中成一束射向了魔王。 卻在這個要命的時刻,魔王比我預料中早了一步擺脫重力的束縛,它微微偏了偏身體,于是我的念力子彈擦過了魂線,只擊中了幾道構線。 功虧一簣! 轟一聲,我的腦海中一片空白,只余下“失敗”兩個大字。 被擊中了構線的蚩尤,左邊的半邊身體,手臂連同著肩膀在刹那間崩解為無數紛飛的靈能粒子,魔王痛吼一聲,隨後看向了我,眼睛里射出要把我撕爛的凶芒,而我在擊出這一擊後,背後的符文終于消失了。 力鎖解放的時間在這一刻到達了極限。 沒有了力鎖的支撐,我全身沒有了力氣,身體像快散架的機器一般,我無力地坐倒在地上,頓時萬念俱灰。 而蚩尤劇吼一聲,身形沖向了我,勁風撲面中,魔王那剩下的三條手臂揮舞著兵刃朝我當頭落下。 死亡已經臨近,我苦笑一聲,默默說道:“解放吧,軒轅鎖第三重,命…” 在最後一個字快要念出來的時候,一柄黑色的長槍突然自天而降,魔槍洞穿了魔王的身體,並把它釘在了地面上。 這突然的變故讓我最終還是沒有念出最後一個字,眼前黑影一閃,面無表情的冥王出現在我的身前,他看向我,然後一掌按在我的額頭之下,一股強大的靈力源源不絕自冥王手掌中輸入我的體內,讓我已經枯竭的力量又重新滋生開來。 “王先生,我知道自己做出了天大的錯事,現在來說這些可能有些遲了,但我還是要盡自己的一點心力,我自己惹下的麻煩,我會自己解決,雖然我知道一定無法消滅蚩尤這個魔王,但我還是有辦法讓它傷上加傷,那麼,在這段時間里,你們還有第二次擊殺它的機會,這算是我對自己做的錯事的一些補償吧。” 君夜月說到這里,露出罕有的溫柔神情:“最後,請你把幽若他們也帶走,那兩個還只是孩子,他們隨著我走上錯誤的軌道,希望你們能夠把他們帶回正確的人生軌跡里去吧,那麼,永別了!” 說完,他抽回了手掌,淡然地走往魔王,看著冥王,我感受到了,他那決死的心!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六十三章 構造破壞…與決死的冥王(二)     下篇:第六十五章 魔王補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