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六十五章 魔王補完  
   
第六十五章 魔王補完

第六集涅槃第六十五章魔王補完 我面無表情地望著天花板。 此刻已經是魔王複蘇第二天的凌晨,朝陽的陽光有氣無力地從窗簾後透了進來,在那僅有的幾縷光線中,無數的白塵在飛舞著,如同生命的無數浮沉一般。 冥王已經完蛋了。 他為我輸入的靈力讓我恢複一些行動的力氣後,這個已經站在凡人境界頂點的男人便背著我走向暴怒的蚩尤,在那一刻,我很想拉住他,但伸出去的手卻收了回來,然後我頭也不回地往相反的方向跑,最終和小夏一人一個,把幽若和小操偶師帶離了現場。 冥王雖強,卻終究只是個人類,可以說擁有半神之力後的小夏已經能夠穩吃他,而解開了力之鎖後的我,甚至可以把他秒殺,但這個男人,卻依舊走向了蚩尤,如同夏夜那撲火的飛蛾一般,走向那最華麗的死亡。 是的,非常華麗的死亡啊。 當我們才離開死境之地沒多久,東京塔的方向便騰起一道電蛇交集的巨大光柱,那道光柱中,我感受到了來自冥府的氣息,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那是冥王以自殺的方式全數引發碧落黃泉這柄魔槍之中那龐大的死亡力量。 而結果,作為只是凡人的冥王確實已經足夠自傲了。 因為他拉了東京塔方圓五公里內的事物作為陪葬,而東京塔的原址上出現了一個直徑寬達五百米的巨大深坑,那場景就像是給隕石給撞到了一般,這付畫面在早晨的新聞給播放出來之後,相信整個日本都沸騰了。 可惜,魔王還是沒有死。 我不知道在那種近乎滅絕式的沖擊之下,它是怎麼活下來的,但東京上空還飄浮著蚩尤的氣息,證明魔王還活著,只是,在那種攻擊之下,只是靈魂狀態的蚩尤應該也不會太好過。 活動了一下左臂,感覺還是刺痛無比。 在回到酒店之後,小夏二話沒說就把淨水戟中的水力源源不斷地輸入我的體內,把我這付差點就要崩潰的軀體一點一滴地修補起來。 龐大的神力激蕩引起了姬冰心等人的注意,當空虛和其它的人擠進我的房間內時,我已經沉沉睡去,而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卻見到小夏還在輸入水力,可見整個過程的辛苦與漫長。 結果所有人都留在房間里看著我,看著我這付殘敗的軀體在吸取了淨水戟近八成的水力後,漸漸恢複過來的樣子,到了凌晨五六點的時候,這修補工作方告結束,這其間,竟然耗去了四五個小時。 但即使如此,被嚴重燒傷的左臂還是無法如常的活動,我自己保守地估計了一下,最快也要三天才能完全康複,而要再一次打開力之鎖,則要在五天之後,但我們,可能沒有這個時間了。 幽若在知道自己的養父戰死之後,曾不止一次想要沖出房間去,只是她的身體太虛弱了,因此被其它人很快地攔了下來,小夏勒令讓素晴幾個女孩子看著幽若,她可不想冥王的努力就此白費。 反倒是操偶師安靜了不少,這個小男孩也不知道是怎麼被冥王發掘出來的,但得知冥王死後,他沒有像幽若一樣的沖動,只是那深黑的眼瞳里,不時閃過銳利的光芒。 早上八點鍾,呼吸著郁悶的空氣,我從床上下來,並招呼大家下樓去吃早餐,然後再決定接下來的行動。 東京在進行了一次軍事行動後,整個城市幾乎已經處于封閉的狀態,即使是東京的帝國酒店,也不複以前的繁華,盡管這里離東京塔還是蠻遠的,可經過一夜的折騰,已經沒有多少人願意呆在東京市里。 如果不是日本軍方實行了空中管制的話,相信會有許多人拼命要逃離日本了,可就算如此,現在東京的國際機場里還是擠滿了要離開的人,要不是出動了自衛隊去維持秩序,怕是已經鬧出人命來了。 簡單的吃完早餐後,眾人回到了我的房間里,電視還開著,正播放著一則新聞,昨天的那個男記者再次乘坐在一架直升機上前往東京塔,東京塔的原址上還是現出一個巨大的黑色深坑,如同遠古巨獸的大嘴一般,張大了血盆大口朝向天空。 大家也沒說話,便各自找了地方坐下來,還好帝國酒店的房間夠大,十幾號人勉強還擠得下去,于是每一雙眼睛都瞧向電視,多了解一下現場的情況,對我們接下來的行動會有幫助的。 電視畫面上,日本記者以日語迅速地說著什麼,這時,機倉內“咦”的一聲,然後也不知誰的手臂伸了出來,朝著下方指去,還急急用日語說著什麼。 攝像機的畫面一陣搖晃,很快的,攝影師把攝像機對准了下方,然後焦距在不斷地拉近,于是我們從電視畫面中看到,那黑色的巨坑中,有一個白色的點在蠕動著。 頓時,眾人心里格登一聲,難道那是還沒有死透的蚩尤? 電視里,記者激動的叫了一句,然後我們便看到畫面的距離不斷的拉近,應該是直升機往下降的緣故吧,隨著直升機高度的下降,那坑中的東西越來越清晰了,當直升機保持一個適中的距離後,我們終于看清楚那白點的樣子。 說起來,那不能稱之為白點,而是一堆粉紅色的,不斷在蠕動的肉團! 傾刻間,房間里便響起了翻江倒海的嘔吐聲,小夏還好一些,素晴那幾個女孩已經忍不住跑到廁所里大嘔特嘔起來了。 相信看到這付場景的人,沒有幾個能夠面不改色的,因為那畫面實在有夠惡心的,那不知名的肉團像巨大的蟲蛹似的粘在深坑的一角,然後肉團往里面不斷地在蠕動,像是千百條肥蟲一起往里面擠一般。 就在這個時候,更恐怖的畫面出現了。 那肉團似乎感覺到直升機正在向它靠近,突然,肉團里抽出十幾道肉筋,那些肉筋揮舞著射上了半空,從電視的畫面看,下方的肉團白光一閃,然後畫面便劇烈的搖晃了起來,接著,竟然還有數條白色的肉筋抽進了機倉中,把畫面上的記者纏住了脖子,接著拖下了飛機。 再接下來,劇烈的搖晃之後,一聲聲慘叫中,電視畫面便變成了雪花點的模樣,過了一分鍾後,畫面才要轉回到了電視台的室內畫面。 “剛才,那是什麼?”問這話的是姬冰心。 這個冰美人剛才雖沒有像素晴幾人一樣跑到廁所去嘔吐,但臉上表情卻也非常難看,特別看到那大肉團之後,臉都變青了。 “不要告訴我,那東西是蚩尤?”隨後,她又補了一句。 一下子,房間內所有的眼睛都看向了我,我低聲歎了一口氣,沉重地點頭說道:“不錯,那應該是蚩尤,而且,它已經開始進行補完自己的行動了。” “補完?” 近乎一半的人叫了出來,他們明顯不知道魔王補完是個怎樣的概念。 于是,我只得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大概地說了一遍,當然,我隱去了在心域中發生的事情,也沒有交待我是如何突然領悟力鎖解放的,只有小夏饒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 看得我心虛無比。 “所以,靈魂狀態下的魔王是不完整的,非要打個比喻的話,只能說現在靈魂狀態的它,這個容器對于它的力量來說相對小了些,一旦它使用全力,那麼這個容器就有破碎的危險。”我盡量揀簡單的說:“而它的肉體是被封印在蚩尤碑當中,只是石碑已經被冥王破壞掉,所以蚩尤得不到自己的肉體,但它是大魔神王,因此,為自己制造一個肉身這樣的事情是難不倒它的,所以,這就是它的補完計劃,一旦讓它擁有了肉身,那麼,除非遠古的諸神複出,否則,人間無人能制。” “你也不行嗎?” 問這話的是素晴,小姑娘睜著大眼睛一撲一閃地朝我看來。 在昨晚,我和蚩尤戰斗的靈力激蕩,只要是稍具靈能的人都能夠感應得出來,只是素晴等人不知道是什麼人能夠進行那種級別的戰斗,昨晚,紅色的光照亮了整個東京上空,即使是普通人也知道那里發生了不同尋常的事情,何況是空虛這些高手。 在我和小夏回來後,又經過我的解釋,他們才知道昨晚正面硬撼魔王的人是我,但現在,當素晴這樣問的時候,雖然我很想拍胸口跟她說沒問題,但我還是選擇了沉默。 事實上,如果我願意,只要解開第三重的軒轅鎖,這種狀態下的蚩尤,我完全可以瞬間秒殺,但是,那代價卻是自我意識的永遠消失,那就意味著要和小夏永遠天人永隔,不,這比天人永隔更痛苦,如果我只是死了,那麼我還可以通過輪回和小夏見面,但問題是,解開了第三重軒轅鎖的我,將會徹底的消失,天上人間,永遠再沒有我的痕跡,連靈魂的碎片也沒有! 所以,我不敢回答素晴的這個問題,房間內頓時陷入了沉默之中。 卻于此時,電視里再度爆出一個相當震撼的消息。 “日本軍方,將會在今天中午12點整,對東京塔的原址進行無差別轟炸行動,請尚停留在東京市內的人員馬上離開,十點後,東京市將進入全面戒嚴的狀態!” 小夏把日語一字一句的翻譯了出來,日本軍方,繼昨天的軍事行動之後,更加大型的行動,終于還是展開了。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六十四章 構造破壞…與決死的冥王(三)     下篇:第六十六章 纏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