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六十六章 纏綿  
   
第六十六章 纏綿

第六集涅槃第六十六章纏綿 毫無懸念的,日本軍方的軍事行動再次以失敗告終,他們除了把東京塔原址破壞得更加厲害一些外,基本上沒有任何建樹,反而在那里留下了戰車飛機的殘骸,以及數以千計的人類尸體,而這些尸體,則成為魔王補完肉體的最佳原料。 通過上清宮的人脈,我們依舊住在帝國酒店里,相信現在東京市內只有我們十幾個人還呆在此地了,電視也沒有再轉播現場的畫面,但拉開窗簾朝外看,東京塔的上空正糾纏著一大片黑色的云。 那透著極強、極惡的瘴氣云,把末日般的氣息在高空上不斷地蔓延著。 所有的人都一片死氣沉沉的樣子,即使在下午的時候,由上清宮的宮主帶隊,一行共三四十人的兩宗好手與我們彙合,這種氣氛也未見好轉一些。 事實上,大魔神王的力量已經不是凡俗所能克制得了,所幸的是上清宮可謂是出盡了血本,那還穿著夏威夷短褲的老頭幾乎把上清宮中珍藏的寶貝都拿了出來,按他的話說,如果人間化解不了這一劫,那留著這些寶貝也沒什麼用了。 可盡管如此,我們還是看不到一點希望。 沒有所謂的作戰計劃,在上清宮宮主拍板決定之後,集合了中土最強力量的戰斗,被定在了明天八點的清晨。 雖然西藏布達拉宮,以及世界的能人隱士已經紛紛有了行動,但是在時間上而言,他們的援助是極其有限的,一旦給魔王擁有了肉體,那再多的人也只是送死而已,而經過我們的估量,最多還有三天,魔王的肉體就能夠補完。 所以,明天的一戰事關重大。 在決定了此事之後,所有的人都回到各自的房間,進行最後的准備。 我和小夏是唯一的例外。 “小夏,我們出去逛街吧。”看著窗外的夕陽,我突然說道。 說實在,我和小夏的情形比較特殊,即使現在和別人一樣靜修,也不會有太大的幫助,而明天,則是關系重大的一天,這里的人,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將把性命永遠地留在東京塔那巨大的深坑中,甚至,我和小夏也會是那些人中的其中一個。 不,只有我。 是的,我已經決定了,當小夏出現危險,我就再顧不得許多,絕對會打開第三道軒轅鎖,讓另一個我全面蘇醒,如此一來,即使我永遠消失了,但我最愛的人,最珍惜的寶貝,卻不會有事,這樣的買賣,我覺得值了。 所以,從這一刻開始,到明天早上的八點,都是我們最珍貴的時間,我要用剩下的時間,每一分每一秒,都用盡力氣去愛小夏,只有這樣,當那一個時刻來臨的時候,我才不會留下一點遺憾。 對于“逛街”這樣的提議,小夏欣欣然的接受了,她像一個戀愛中的小女人一樣,哼著歌跑回自己的房間去換衣服,用她的話說,既然要約會,就要打扮得最漂亮。 于是,當小夏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出現在我的身前時,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鍾頭。 街道上靜悄悄的,夕陽已經快落到地平線的另一邊,紅色如血的天空上,一大團黑色的瘴氣云煞風景的堆積在東京塔的上空,時而有偵察機在頭頂上呼嘯而過,在這個曾經繁華,如今卻有如死域的城市中,我和小夏手拉著手,沒有目的的游蕩著。 如果不是魔王現世,可以說現在的氣氛是非常愉快的,我們就像兩個超級富豪一般,把名為東京的游樂場整個包了下來,在這個游樂場里,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們甚至關掉了手機,如此一來,就再也沒有什麼人,什麼事來打擾我們的二人世界。 至少在明天八點之前,我們的時間都是屬于自己的。 我們逛著街,許多商店的大門還開著,這時,小夏會像一個小孩子一樣拉著我興奮的跑進去,然後看到自己喜歡的,就會吵著讓我買給她,在這一刻,她不再是那個斬妖除魔的趙小夏,也不再是隱者村高高在上的神女,可不是女媧大神的後裔。 此刻的小夏,只是一個熱戀中的女人,是我王強的女人,如此而已。 我看著小夏滿心高興地淘出自己喜歡的東西,然後在離開的時候,我把錢放在了櫃台上,至于這些錢以後的人有沒有收到,那就不關我的事了。 漸漸的,夜幕降臨了,我和小夏在一家超市里拿走了許多吃的喝的,然後我解放了念鎖,帶著她一個瞬移來到一幢大廈的天台,在解放了力鎖之後,似乎連念鎖的能力也得到了增強,現在不只瞬移的距離拉大了,而且還能同時帶著一個人穿越空間,當然,這種奇妙的旅程,我只會跟小夏共享。 我們拿著一大堆食物便在大廈的天台上席地而走,這幢大廈極高,事實上,東京的高樓大廈都動輒在幾十層以上,從天台看下去,整個東京被一層黑暗包裹著,連風吹過來,都帶著一絲壓抑。 我從口袋里摸出幾根蠟燭,然後再找了個背風的地方坐下,以火術把蠟燭點上,笑呵呵地對小夏說道:“看,這就是我們的燭光晚餐。” 小夏沒好氣地對我翻了一下白眼:“切,沒見過這麼小家子氣的燭光晚餐。” 但她還是配合地把從超市帶來的食物擺了出來,一下子,地面上放滿了吃的東西,有罐頭魚、干制雞翅、壽司以及日本的清酒,數了數,還有十幾樣之多,也算是頗為豐富了。 把清酒倒在一次性酒杯之中,我和小夏一人一杯,然後輕輕地碰了碰。 “干杯!” 嘻笑一聲,我們都把杯中的清酒喝了個乾淨,接著又吃起了其它的東西,像是存在著某種默契一般,我和小夏都把明天的事情避而不談,只聊一下以前的趣事,當聊到我們第一次在地鐵中相遇的時候,小夏這丫頭直接捧著肚子倒在我懷里大笑,說是從沒遇到一個這麼膽小的男人。 我曬道,如果看到一個在自己眼前從容召喚出惡鬼,然後還能保持微笑的男人,那他根本就不是一個正常人,而是一個神經病。 話畢,小夏再笑,笑得眼淚都出來了,但不知怎的,我在她的笑聲中,竟然聽到一聲哭泣。 我們玩得很晚,當回到酒店的時候,已經十一點多了,小夏一付意猶未盡地說道:“我先去洗個澡,然後再過來聊天。” 我笑著打發她走了,然後自己沖了一個涼水澡,在擦著滿身的水珠時,感覺到身後有人在凝望著我,我旋風般轉過身體,看到鏡子中的自己。 不,那是另一個我。 “已經決定了?”他輕輕地問我。 我點頭:“決定了,如果有那個必要,我會解開第三重軒轅鎖。” 鏡子中的我也跟著點頭:“是為了那個女孩?” 我沉默,良久說道:“不錯,我還沒那麼偉大,會為了全世界犧牲自己,但為了她,我會!” 鏡子中的我也跟著沉默,最後說道:“她是一個好女孩。” 我的嘴角逸出了笑意,她當然是,在我心里,她便是我的一切,她就是,我的世界! 鏡子恢複如初,我穿上睡袍,打開了浴室的門,門外,極其昏暗,只有床頭那黃色的小燈泡發出蒙蒙的燈光,充滿了誘惑。 小夏在房里,是的,我嗅到了她淡淡的香味,走出浴室,小夏穿著寬大的睡袍,一段羊脂白玉般的小腿從睡袍下伸了出來,看得我口水直流。 “啪!” 床頭的燈也給小夏關掉了,窗外的月光從她的背後投了進來,顯出了一個完美的輪廓,小夏輕輕柔柔的聲音在房間里響了起來。 “呆子,還站在那干嘛,快過來。” 我暗叫一聲要命,現在才知道這丫頭嫵媚起來時,真是要人的命。 走近床邊,我笑著說道:“怎麼,趙大小姐該不會想色誘本人吧。” 小夏卻不說話,突然她伸出一手勾住我的脖子,就把我往床上拉,頓時,我壓在了她的身上,香風撲面,懷中一片柔軟,讓我丹田小腹之中騰起了熊熊的熱火,只見小夏媚眼如絲地看著我,帶著一分哀傷,又帶著九分嬌媚的說道。 “色誘你又如何,明天將是未知的一天,即使以你我之能,也不敢保證能夠活著下來,既然這樣,有一些東西,我本來想著結婚後再給你的,現在看來,不給你恐怕以後就沒機會了,這樣說你明白了沒有,呆子。” 最後一句話,她的聲音已經細得跟蚊子似的,我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只能用力抱緊懷內這具火熱的軀體。 “吻我。”小夏閉上眼睛,輕輕說道。 奉著這道聖喻,我狠狠吻上小夏的香唇,丁香之舌馬上滑入我的嘴中,一付任君品嘗的模樣,我也不可氣,細細地體味著小夏這初吻起來。 漸漸的,我們兩人都模糊了,忘記了明天將要到來的災厄,忘記了恐懼,只記得這一刻的香甜,如果這是一個夢,我但願永遠都不會醒來。 身體的不斷摩擦,已經讓我感到血脈賁張,小夏的唇如甘泉般甜美,如最致命的毒藥,即使一吻之後我會死去,我卻無怨無悔,相比起那種靈魂也會消失的死亡,能夠死在小夏懷中,也是一種幸福。 但這一刻,冰冷和死亡這種字眼明顯離我們相當的遙遠,此刻,我們剩下的,只有瘋狂和激情。 月亮悄悄的閉上了眼睛,房間里,大被掀起,僅有的兩件睡袍被拋了出來,兩具火熱的身體終于貼在了一起,在這一刻,無論前方是天堂還是地獄,我們都願意共同面對。 纏綿繾綣… 在痛苦和狂喜的顫抖中解放,我們氣喘籲籲的緊擁著,用盡自己的力氣和生命,去把對方抱緊,告訴對方,在這個黑夜中,他不再是孤獨的一人。 淚水,在小夏的臉上滑落,是幸福,亦或痛苦,但這一切,已經不再重要,因為,她,已經是他的人了,從今往後,她的靈魂,將永遠和對方糾纏在一起,至死方休。 “我愛你,小夏。”我呢喃著:“無論今世還是來世,我要你,做我的妻子……”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六十五章 魔王補完     下篇:第六十七章 最後的戰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