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六十七章 最後的戰役(一)  
   
第六十七章 最後的戰役(一)

第六集涅槃第六十七章最後的戰役(一) 激情過後。 在霧靄晨光中,我醒了,剛好看到小夏的臉。 淡金色的陽光下,小夏的小臉紅撲撲的異常可愛,而初試云雨後,她的眼角眉梢都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媚意,那光潔圓潤的瓊鼻之下,是兩片紅潤的朱唇,如同嬌豔欲滴的花朵一般誘人,讓我忍不住輕輕吻了她一下。 唇分,小夏醒來,看到我的時候,臉一紅,人便往被子里縮去,這丫頭一付害羞的樣子可惹人憐愛,我望向窗外,突然想要不就這麼帶著小夏遠走高飛好了。 隨好搖了搖頭,就算我肯,小夏也肯定不干。 在心底歎了一口氣,我只希望今日一戰,小夏能夠活下來,她還那麼年輕,又那麼漂亮可愛,上天一定不忍心讓她死的。 看著被子里小夏蜷起身體的樣子,她竟然在被子里又睡著了,我不禁莞爾,突然想到,她就這樣把身體給了我,但我卻還沒辦法給她一個名分,不行,要做點什麼才好。 于是我輕輕拍了拍小夏,小夏動了動,卻沒有理我,我也不知道她是醒著還是睡著,只得輕輕說道:“小夏,我現在沒辦法給你一場婚禮,但一顆結婚戒指還是辦得到的,你等等我,我現在就去買一顆來。” 說完,我下了床,梳洗一番後穿好衣服就出了門,接著一溜煙地跑出了酒店,就算首飾店沒有開門,我也可以用瞬移跑進去,最後記得把錢留下給人家就好。 我興致勃勃老早跑出去買結婚戒指,但房間里,小夏卻沒有像我想像般睡著的。 我一走,她便起床,床單從她赤裸的身體上滑落,小夏站了起來,回過身,窗外的陽光照在她不著一縷的身體上,她看向床上,床上那潔白的床單上染著一片殷紅。 下一刻她笑了,笑容如同清晨中綻放的百合花,那麼的美麗,那麼的聖潔,但在那笑容中,卻帶著一點點的哀傷。 “阿強,你一定要好好活著,帶著對我的思念,好好的活下去啊……” 輕呤聲中,小夏走向了浴室,她沖了一個溫水澡,又一番梳洗後,穿上了衣服,並留上一張紙條後,小夏走向了門邊,出門前,她又望了一眼那張兩人抵死纏綿的大床,然後帶著一絲決絕,她毅然走出門外。 大門關上,徹底地,把小夏的身影合上。 房間里,只有小夏淡淡的體香仍舊存在,只有白色的灰塵仍然在飛舞著,但是,人去,樓空。 當我買到一顆美麗的鑽戒回來之後,看到的便是一個空蕩蕩的房間,我心髒大力的一跳,手一抖便把戒指掉到了地上。 “小夏!”我大叫一聲,隨後跑到她的房間。 敲門按鈴,里面沒有一絲聲音,我一腳踹在門上,直接把門鎖給震飛了出去,房間內還是一付同樣的情景,床上的被褥折得整整齊齊,小夏分明沒有回來過。 那麼,她去哪了? 一時間,我腦袋亂成了一團,失魂落魄地走回自己的房間,然後抱著頭坐在了地板上,忽然,我看到櫃子上用煙灰盅壓著一張白色的便簽紙。 我馬上撲過去,一把抓過便簽紙,紙上,是小夏清秀的字跡。 “阿強,原諒我,沒來得及和你道別,我就離開了。我不敢和你說再見,因為我知道,你一定會阻止我的,對吧。” 仿佛小夏的聲音在我的腦海里響了起來,從紙上的字里行間中,我看到小夏淡然,而帶著一絲哀傷的臉。 突然之間,我覺得心好痛,我不想再看下去,怕心髒承受不了,但我還是逼著自己看下去,看著這張充滿了不祥味道的白紙。 “我走了,昨天冥王近乎自殺式的攻擊給了我一點啟示,如果犧牲我一個人,能夠救得到全世界的話,我願意,我很傻對吧,如果換作以前的我,這種賠本的生意打死我也不會做的,但是,自從神力在我體內覺醒之後,不知怎的,我突然有了這種悲天憫人的情懷,也不知道是我的天性,還是女媧大神的神性在作怪,但是我,無法違背這種來自本心的意願,更何況,如果能夠看著你活下去,那我死了,也算是值了。” 看到這里,我的淚水再控制不住,大顆大顆的往下滴,把白色的紙張打得濕透。 小夏你這個笨女人,以為這樣做我會很感激你嗎,不會,我會恨你,恨你那麼自私,恨你那麼絕情,竟打算把我孤零零地扔在這個世界上,然後在無數個黑夜里想著你嗎! 我在心底大聲呼喊著,感覺心像是在滴血一樣,但忍著心痛,我還是繼續看了下去。 “……你知道嗎,當你的力鎖解放之後,我有一種很不安心的感覺,好像你隨時都要離我而去,我很害怕,也不知道為何會生出這種感覺,但當我決定為世人犧牲我的那一刻,我領悟到全部的神力了,女媧大神曾經在喚醒我神力的時候問過我,我為了什麼而要得到力量,我說為了守護重要的東西,但這個答案是不完全的,因此我獲得了只是一半的神力,現在我知道,那個答案是犧牲,因為人類是女媧大神創造的,當人類的危險來臨之時,必須有一個人站出來,犧牲自己而挽救他們,這便是我們神女真正的責任,當我領悟到這一點,我已經擁有全部的神力,同時,我也知道為什麼會出現你隨時會離開我這種感覺了,那是因為軒轅鎖的第三重,對吧?雖然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可直覺告訴我,一旦你解開了,你就會消失,是吧,而且,你決定一旦我有危險,你就會解放第三道鎖,是吧,你不用否定了,當你看我的時候,我就知道了,那種帶著決別味道的溫柔,讓我心如刀割,既然你可以為我犧牲,為什麼我不可以呢,所以,答應我,別追來,只要帶著對我的思念,活下去,可以嗎?” “不可以!”我一聲大吼,隨手把這一頁便簽紙揉成了團,再狠狠地扔到了一邊。 “小夏你這個笨蛋,難道你不知道,沒有你的世界,我根本沒辦法去面對,何況,毀滅蚩尤本來便是我的天責,你這算是怎麼回事,在搶飯碗嗎,所以我絕對不會答應你的!”我放聲大叫,聲音足以吵醒尚在夢鄉里的其它人。 但我已經顧不了那麼多,現在已經快八點了,也就是說小夏已經走了整整快一個半鍾頭了,撲到了窗沿,我突然笑了。 “或許,我們兩個都是笨蛋吧。” 猛一擰頭,我望向旁邊的鏡子,鏡中浮現出另一個我的樣子,他輕輕說道。 “有決定了?” 我狠狠地點了點頭:“身為男人,怎麼可以讓自己的女人替自己去死,這讓我這大老爺們的臉以後往哪擱啊!” “那麼…” “那麼…”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大聲說道:“解放吧,軒轅鎖第三重——本命之鎖!就算是死,我也要小夏活著,因為…” “因為,她是我的女人!” 猛然間,整個帝國酒店為之一震,緊接著,一道比太陽更加耀眼的金色光芒沖天而起,它直上九宵,然後在高空轉了一個彎,朝著東京塔的方向飛馳而起,光芒中,我全身像是鍍上了一層金光一般,而我的手中,更握著一把劍,金光閃爍的長劍。 那是,黃帝的配劍! “小夏,等我!” 一聲大喝響徹了整個東京的上空。 也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一輛車,小夏正開著它往東京塔方向開去,現在還沒到七點,她要趕在上清宮那一票人八點的戰斗開始之前搞定這件事情,如此一來,才能把傷亡降到最低,同時,也能夠把中土正道大部分的力量保存下來。 更重要的是,她的男人可以繼續活著。 想到了他,小夏的嘴色便不自覺地逸出了一絲笑容,想起昨天那個瘋狂的夜晚,在痛苦與快樂的頂峰,她釋放了自己,把全身心和靈魂都獻給他後,在沒有一絲遺憾之後,她才選擇了離開。 而這一離開,便是永別。 但小夏沒有後悔,她只希望,能夠活下去的他,平時沒事的時候多想想她,清明節的時候再為自己上柱香,然後快快樂樂的活著,這樣就足夠了。 一邊開著車,小夏一邊胡思亂想著。 也不知道他的戒指買到了沒有,不知道他買的戒指合不合自己的品味,只可惜沒辦法看上一眼;不知道他看了自己的留言後會有什麼反應,是暴跳如雷還是痛哭流涕,應該是後者居多吧,男人有時候就像是小孩子一樣不可理喻,一邊說著男兒有淚不輕彈,一邊卻又會一些事情抱頭大哭,何況自己做的還是如此偉大的事情,他不哭也太沒良心了吧。 就在這樣的胡思亂想中,小夏來到了東京塔的附近,車子停了下來,小夏下了車,看了一眼眼前的景象,倒抽了一口冷氣。 在她的身前,一付戰爭過後一般的場景呈現在她的眼中,殘磚斷瓦比比皆是,以往聳立的高樓如今卻東倒西歪,在戰場一般的街道上,戰車飛機的殘骸隱沒在倒塌的牆磚之下,烈焰把建築和大地熏成了黑色,空氣里,還透著硫磺的味道。 小夏握緊了拳頭,然後頭也不回地朝前面走去。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六十六章 纏綿     下篇:第六十八章 最後的戰役(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