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戰役(三)  
   
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戰役(三)

第六集涅槃第六十九章最後的戰役(三) 連接著天和海的巨大龍卷,把日本海面上的海水,不斷地抽離了起來,從高空鳥瞰,五道巨大的水龍卷呼嘯著狂旋,把日本海域攪得波濤洶湧,場面好不壯觀。 小夏緩緩地升上半空,她高舉著淨水戟,神器向天空騰上一道湛藍的水光,水光沒入了天上的云氣中,那情景,仿佛小夏的那道藍光,成為了支撐著天空的支柱一般,一股難以言喻的壓力,自然而然的由她身上散發出來。 蚩尤不見動作,身為魔王,以它的見識,自然知道小夏接下來的攻擊,必定是以神力引動天地威能的絕殺,如果是普通的道術,即使是禁術,蚩尤也不會放在眼中,但由神力發動的攻擊便不一樣了,神力支配著世間的力量,在神力支配下發動的攻擊,等于術者和天地威能一起發威,其威力是不可想象的。 但蚩尤現在處于肉體補完期,現在的它,攻擊力比靈魂狀態下更加不堪,唯一的依憑,便是這具尚未完成的肉身,那強大的修複能力,只是這樣的能力,在女媧血裔接下來的攻擊里,能不能夠起到作用,魔王心中也沒底。 于是,它只得拼命加快肉體補完的速度,期待在天上那一絕殺臨身前,能夠多一些對抗的籌碼。 五道吸取著海水的龍卷,漸漸的朝云層上空的藍色光柱選拔,龍卷呼嘯著扯動著云層,高空之上,云氣變幻莫測,云翻云湧中,龍卷全數集中于藍光之上,轟一聲,爆發出一股強勁的旋風,刮得附近的云層紛紛散了開去。 只見小夏壯若天人地浮于半空之上,而那道水藍光氣則像道標一般,讓抽取著海水的龍卷相互盤旋在了一起,五道水龍卷在不斷地互相擰結、旋轉之下,漸漸地形成一道最為巨大的龍卷,遠遠看去,如同一條天龍自天而降,正揮舞著利爪就欲撲向自己的死敵一般。 整個東京上空風云不斷地變幻著,小夏頭頂上所形成的這一道直徑足有一個藍球場寬度的水龍卷,幾乎把日本海域的海平面狠狠地削掉了一公分的水量,那被龍卷風吸上來的魚蝦,還不時地從高空掉下去,形成另一種奇觀。 小夏面容肅穆,她以強大的神力控制著日本海域上的水力,才形成這麼一道誇張的水龍卷,也幸好日本島四面環水,要不然還真找不到如此充沛的水力。當五道龍卷最終融合完成之後,小夏知道,攻擊的時機也跟著來臨了。 “消失吧,蚩尤。”小夏淡淡說道,跟著,那持著淨水戟的手跟著往下一劃,帶得狂旋的龍卷也傾泄了下來。 洛水?沖擊! 以神力控制天地水力形成的巨大水沖擊,以巨大龍卷的外形,卷動著巨量的水力,扯下高空的云氣,像一條怒龍般咆哮著沖向了蚩尤,龍卷未到,那狂亂的風壓把魔王尚示補完的肉身狠狠地貼在坑壁上動彈不得,而隨著龍卷高度的下降,風壓如萬均之物一般,壓得較為上層的地面已經紛紛裂開。 被風壓擠裂的地面,一道道小臂粗的裂痕不斷出現,碎石被卷上了半空,被冥王重創後所形成的巨大坑洞,在風壓的肆虐之下,其外沿再次粉碎,蛛網般的裂痕在坑的邊沿蔓延著,緊接著,坑洞的表層結構在無以倫比的壓力下紛紛粉碎,地面被壓下了一層。 壓力作用下,深坑的坑壁上也跟著出現了裂痕,隨著裂痕越來越多,大地開始顫抖起來,當水龍卷的一端接近深坑的時候,大地像發生了八級地震一般,劇烈的顫抖著。 但詭異的是,這劇烈的顫抖,竟然在延伸到深坑外一兩公里左右的距離便消失了,于是,一圈裂痕出現在了邊緣地帶,像是和其它地方劃開了界限一般,東京市的其它地區竟然感覺不到半丁點震動。 那是因為小夏把全部力量都集中在了魔王身上的緣故,這高度的集中力作用下,才產生了如此詭異的現象,魔王也知道這一點,但龍卷的風壓卻把它按在坑壁上不能移動一分,連補完的速度也給拉慢了下來,它想大吼,卻別說張嘴了,竟然連抬起頭這樣簡單的事情也做不到,于是蚩尤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巨大的水龍卷不斷地接近。 最終,水龍卷撞上了蚩尤。 世界,突然變得安靜了下來,風和水狂舞著,以蚩尤所處的那一點開始,深坑和地面不斷地崩裂開來,巨大的石塊被擠上了半空,而更多地卻陷落了下去,地面呈現不規則的震動,那尖銳的石柱如巨獸的獠牙一般,瘋狂地從地面冒了起來,但在下一刻,卻為狂風和水龍所擠碎。 到了數秒之後,巨大的、雜亂的響聲方自出現,在那其間,還夾雜著魔王的怒吼。 最後,沙石裹著煙塵沖天而起,在半空形成一朵蘑菇的形狀。 小夏放下舉著淨水戟的手,現在,她的手正不斷地顫抖著,一陣泛力浮上她的心頭,雖然不甘,但她不得不緩緩讓身體降回地面,剛才的那一擊,已經耗用了她絕大部分的神力,而剩下的神力,已經不足以支持她繼續浮空之用。 說到底,她是水力的支配者,而不是風的控制者。 地面上,煙塵不斷翻滾著,讓人看不清下方的情景,而且由于風和水的沖擊,地面上的氣息極為混亂,水、風和土三力攪拌在了一起,混亂的氣場也小夏無法感知蚩尤是否還生存著。 但在那種滅絕式的攻擊之下,盡管蚩尤身為魔王,不死也得重傷才是。 可小夏心中沒底,畢竟,蚩尤是連上古黃帝也覺得棘手的對手啊。 這時,地面煙塵尚在翻滾著,突然,煙塵中,有一處地方翻滾得特別厲害。 小夏心頭掠過警兆。 可警兆方起,小夏突覺左邊身體一涼,跟著劇痛襲來,噴灑出來的鮮紅血液讓她不由睜大了眼睛,她不可置信地看向自己左肩處,十幾根肉刺不知何時自下方的煙塵里刺了出來,現在正紮在她的肩頭和手臂中。 吼—— 如野獸受傷般的怒吼聲響了起來,下方的煙塵被吼聲的音波震得散開,現出了魔王的身體。 此刻,蚩尤身上的大肉團幾乎被水龍卷絞殺了一大半,那本來呈圓壯的肉團現在變成一個小半圓形,黃色的液體不斷從蚩尤斷開的身體處流出,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蚩尤繼頭部之後,在那上邊的肉團里,又長出了兩條手臂,而現在,這兩條手臂上的十根手指正變成尖且細的肉刺,遠遠地刺中小夏的身體。 糟糕! 小夏念頭方起,蚩尤便大吼一聲,雙手往下一甩,被肉刺紮入身體的小夏不由自主地被拖了下來,跟著一頭撞在了已經粉碎不堪的坑壁之上,頓時,小夏陷進了石壁中。 若換成普通人,只是這一撞便足夠要人的命,所幸小夏現在是半神之軀,這種程度的沖擊也只讓她噴出一小口血,可紮入她體內的肉刺竟開始吸食起小夏的血以及血中的神力來。 “來吧,把你的血和力量都給我吧!” 蚩尤大喝著,雙手不斷舞動,又把小夏砸向了另一邊,劇烈的撞擊中,小夏手一震,淨水戟帶著一抹藍光掉入了深不見底的坑中去,小夏感到一陣虛弱,在剛才運用絕殺之後,現在又為蚩尤吸食著血與神力,她知道自己再堅持不了多久了。 還是,得同歸于盡嗎? 看著下方因為得到神力而迅速恢複的蚩尤,小夏露出一抹苦笑,如非情不得已,誰會願意斷送自己的生命,可現下看來,除了引爆體內的神力外,小夏發現自己已經沒有辦法擊殺蚩尤了,而且被它吸食越多的精血,能夠殺掉它的機率便越低。 想到這里,小夏雙眼閃過精芒,一手捉住身上的肉刺,就欲拔掉向引爆體內神力,這時,一縷金光刺痛了她的眼睛。 同時被刺痛的,還有蚩尤。 下一刻,巨大的金光如天神的劍一般自天而降,瞬間,蚩尤紮在小夏身上的肉刺被盡皆斬斷,而且那金光像是帶著腐蝕性一般,魔王的肉體一觸之下,便融化成了黃水,嚇得蚩尤連忙收回自己的肉刺。 小夏一陣恍惚,這時,她只覺得背後一暖,一雙有力的手扶往了她的身體。 熟悉的感覺襲上心頭,小夏艱難地往後望,看到了一張熟悉而又陌生的臉。 熟悉,是因為那是自己把身體徹底地給了他的男人,而陌生,則是因為這個男人竟然有著金色的眼瞳。 “小夏,我來晚了……” 一道金光帶著小夏的身體落到了深坑外沿的地面上,蚩尤因為害怕金光的關系而不敢加以阻攔,于是,當金光帶著小夏落地之後,魔王看到小夏的身前,突然多了一把散發著尊貴氣息的黃金長劍。 一看到它,魔王頓時緊張了起來,那是因為,在遠古的時候,它曾經被這把劍給斬殺了一回。 地面上,小夏亦張大了嘴巴看著這把突然出現的黃金長劍,劍上散發的氣息告訴她,這把劍不是凡品,可能和她的淨水戟一樣同屬神器,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小夏,拿起它。” 那包裹在金光中的男人對她說道,小夏回過頭看著他說:“阿強,你怎麼了,怎麼全身散發著金光。” 她想去碰他,卻在接觸到那金光時被輕輕地彈了開去。 金光中的男人笑道:“我變得更強了而已,好啦,快拿上這把劍,只要有了它,蚩尤也只不過是揮劍一擊而已。” “為什麼你自己不拿?”小夏疑惑地問道。 男人眼中閃過一絲悲哀的神色:“我拿你拿還不是一樣。” 半開玩笑的話也無法解開小夏心中的疑惑,她還想再問,男人卻嚴肅地搖了搖頭:“小夏,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還是盡快擊殺魔王吧,來,拿起劍,我會和你合力殺了它,然後,我們就去結婚,結婚戒指我可是准備好了的哦。” 聽到這里,小夏不由逸出一絲微笑,心中瞬間被甜蜜所灌滿,她點點頭,然後手按在了黃金長劍的劍柄之上,金光中的男人也笑了,他也伸出了一手,按在了小夏的手上。 “對不起,小夏,我騙了你,以後,可別輕易被男人騙了哦。” “你說什麼?” 小夏馬上反應過來,接著,她看到一付不可思議的景象,那曾經溫暖的手,那自己心愛的男人的手,竟然像影子一樣穿過了自己的手。 “為什麼會這樣,阿強,你怎麼了?”這時,她再不能保持自己的鎮定,眼淚像斷線的珍珠般滴了下來。 男人心疼地看著她,緩緩說道:“別哭,小夏,我已經打開軒轅鎖第三重,所謂的本命鎖,便是解放我自己的真正形態,我不是人類,小夏,直到軒轅力鎖解放的時候,我才知道,我原是黃帝配劍軒轅劍的劍靈,而為了把這足夠擊殺蚩尤的軒轅劍帶到你的身邊,我沒有完全的解放,還保留了一魂,所以,當你拿起劍的時候,我的這一魂才會完全地解放,然後,你會知道一切的答案……” 說話間,男人的身影漸漸地消失,帶著心疼、愛意、不舍和最後的溫柔,消失在了小夏的眼中。 眼淚,在決堤。 小夏張大了嘴巴,只來得及大叫一聲:“不要啊!” 下一刻,一片金光包裹了她,那是軒轅劍的光芒,完全解放後的軒轅劍! 小夏,聽到我的聲音嗎? 熟悉的,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 回過神來,小夏發現自己處于一片金光之中,眼前沒有軒轅劍,沒有蚩尤,就像是一場夢一樣,但小夏知道,那不是夢,她已經失去了生命中最寶貴的東西。 不要哭,小夏,用你的眼睛,靜靜的看,我用最後的力量,把我所知道的,看到的再次展現在你的眼前,你就會知道,回複本體,斬殺蚩尤,本是我無可推卸的責任,所以,別為我傷心。 聲音落下,如同舞台拉開了帷幕一般,一付畫面緩緩出現在小夏的眼前。 那是一片綠色的,看不到邊際的草原,一株巨大的樹木連接著天和地,那是建木,是支撐著天地的神樹,聲音在小夏的腦海中響起,盡職的為她解說著。 一個身披帝甲的美貌男子出現在建木之下,他緩緩地拔出了金色的軒轅劍,然後再將之插進了樹下的土地中。 男人緩緩開口說道,聲音悅耳好聽。 “軒轅劍啊,吾之愛劍,隨吾征戰千年後的你,終于也擁有了自己的靈魂,本來,吾想把你一同帶往太古神庭,和吾一同永遠離開人間,但吾終究還是放心不下啊。” 男人輕歎聲中,軒轅劍一陣搖晃,然後一個虛影在劍的後面形成,那亦是一個男子,有著黃金雙瞳的男人,更重要的是,那是小夏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小夏啊的一聲,腦海中又響起那個男人的聲音,他要她不要激動,繼續看下去。 “吾主,是什麼事情讓您如此放心不下。”半跪在地上的金瞳男子說道。 作為軒轅劍的主人,黃帝輕輕歎道:“雖然吾輩已經斬殺了魔神蚩尤,而且把它的靈魂與肉體分別封印,但不知為何,我總感覺在遙遠的未來,它還會再次出現在人間,到時,沒有了吾輩守護的人間,又如何能夠對抗得了有熊?蚩尤這個大魔神王。” “那就讓我留在人間吧,一旦魔王複活,我便再斬殺它一次。”金瞳男子靜靜的說道。 “軒轅劍靈啊,我又何嘗沒有這個想法,只是人間紅塵漫漫,猶以情障難破,若到時你為情而不願蘇醒,可是另一個不小的災劫啊。” “不,吾主,我會創造另一個意識,而自我的意識則陷入沉睡,若是蚩尤複出,我那另一個意識又不肯蘇醒的話,那麼我這個主意識還可以抹掉他的存在,然後全面蘇醒,絕對不會出現您所說的那一種情況。” 金瞳男子的話一出,小夏頓時心中一痛,瞬間,她知道自己的男人,一直在害怕些什麼,原來,他只是劍靈所創造出來的一個意識,而作為主意識的劍靈,則能夠在隨時抹殺他的存在。 這樣的事情,對他來說太殘酷了。小夏心中一陣難受。 不要緊的,小夏。 腦海中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為了你,我願意,只要你好好的活著。 小夏拼命點著頭,如果這是你的願望,那麼為了你,我會好好活著的。 像是得到小夏的承諾,小夏的臉上浮上了一陣溫暖的感覺,像是曾經的他,用手輕輕撫過她的臉龐一樣,但是,這樣的情景卻不會再出現了,想到這,小夏眼中又是珠淚欲滴。 此情不在,情何以堪啊…… 而另一邊,黃帝對著軒轅劍默默說道:“如此最好,但卻難為了你,還有你所創造的意思,這樣吧,我為你施以軒轅三鎖,分別封印你的識、力與命,讓你在全面蘇醒之前,另一個意識不會受到一絲困擾,而能夠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好好生活吧。” 于是,隨著黃帝把手放到軒轅劍上,黃金長劍連續閃過三道異芒,然後化為紛飛的金色光點,消失在了建木之下。 “軒轅鎖,鎖千年,去吧,去吧,但願千年之後,我們不用再次見面吧……” 在黃帝的感歎聲中,畫面漸漸消失了,而小夏的身前,軒轅劍安靜地被握在她的手中,遠處,蚩尤正努力地想從深坑中出來。 斬殺它吧,小夏,記住,即使我消失了,但我會永遠陪伴在你左右的,所以,小夏,不要猶豫了! 那聲音在小夏眼中響了起來,小夏看著手中的長劍,似乎自己握著的,還是那個男人的手,或許,只要記住這種感覺,你就會永遠活在我的心中吧。 小夏閉上了眼睛,身後有一種溫暖的感覺,像是他從後面抱住了自己。 “沖吧,小夏!” 猛睜開眼睛,小夏淚如泉湧。 “蚩尤!” 一聲憤怒中夾雜著悲傷的聲音在東京上空大聲響了起來,隨後,一道金光自小夏手中射出,它如怒龍,如烈火,在魔王蚩尤的身上一掃而過。 那一劍,終于還是斬了出去。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六十八章 最後的戰役(二)     下篇:第七十章 初雪之時!我們的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