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第七十章 初雪之時!我們的婚禮  
   
第七十章 初雪之時!我們的婚禮

第六集涅槃第七十章初雪之時!我們的婚禮 距離東京決戰的兩個月後。 時值秋季,A市中山路百誼大廈的對面街道上,一株楓樹的樹葉都紅得似火一般,這一棵楓樹和路邊的一排垂葉榕顯得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原因無它,只因為這株楓樹是為了映照它旁邊的一家咖啡店而存在。 咖啡店的名字,便叫做“楓”。 現在是下午四點,咖啡店里客人稀少,服務生林凡站在櫃台邊和同事小聲說著笑話打發時間,但這個二十五六歲的俊郎男生卻不時把眼光瞄向窗口。 在近一個月來,每天下午的四點左右,會有一個漂亮的女人來咖啡店,她會坐在監窗的位置,點上一杯咖啡,然後打開自己的手提電腦,安靜地敲打著鍵盤,林凡初時並沒有怎麼留意這個女客人,但後來人家來得久了,又是一個美麗的女性,林凡便多留心了一些。 他發現這個女子用筆記本電腦應該是寫著日記什麼的,因為她在用的時候,神情特別的專注,而且臉上會不自覺的浮現起緬懷往事的表情,有時,還會露出一種很傷心的感覺,看得林凡也跟著心痛不已,不知道什麼樣的事情令這個美女如此傷心。 林凡的舉動被其它同事看在眼里,所以有的人已經開始笑他是看上了這個美麗的女顧客,林凡也不否定,他沒少泡過MM,但不知為何,對于這個女子,林凡卻一直鼓不起勇氣和她說一句話,好像在她面前,他便像矮了一截似的。 因此到現在,林凡和這位客人之間的對話,也只不過停留在詢問對方需要什麼的話上。 大門的風鈴響了起來,那位美麗的客人再次出現了。 她穿著初秋的素雅長裙,如一陣清風般飄進了咖啡廳里,她一出現,林凡的心跳馬上加速。 旁邊的同事捅了捅林凡,然後賊笑著看著他朝那名女客人走去。 “小姐,你需要什麼?”林凡盡量保持著平靜說道。 “一杯黑咖啡,不加糖,謝謝。” 小夏淺笑說道,然後看著這個臉微微發紅的小男生走了下去。 在東京那最後的一場戰役中,魔王在軒轅劍一斬之威下完全被消滅了,這一次是干乾淨淨的徹底毀滅,那不完全的肉體無法像遠古時一般,保護魔王的靈魂不損分毫,而要讓黃帝不得不采取封印的辦法來約束它,肉體還沒有補完的蚩尤,完全無法抵擋軒轅劍的力量,連同肉體和靈魂,在東京塔原址的巨大深坑里變成一堆肉粉。 但小夏也同時失去了生命中那最重要的男人。 當戰斗結束之後,她頭腦一片混亂,甚至連自己是怎麼回到中國的,她還不甚清楚,在隱者村小住了半個月後,她突然想回到A市,想回到這個和他初次相遇的城市。 于是,二長老帶著村中的一小部分年輕人隨著他們的神女來到A市隱居。 在這座城市里,有著太多他們兩人回憶的碎片,小夏一天到晚什麼也不干,就穿得漂漂亮亮地在這座城市里閑逛,仿佛這樣子,她便能感受到,那個男人還是和從前一樣,牽著她的小手,行走于大街小巷之中。 而到了下午,她還會回到與那個男人一起創辦的靈異咨詢公司“靈”的辦公室里,處理一些日常的事務,這是她和他一起創辦的事業,小夏發誓無論如何,都要把這公司經營下去,因為這里面,同樣也有著他們的回憶。 處理完事務之後,下午四點鍾,她就會到公司樓下對面街道的這間咖啡廳來小坐片刻,然後在喝著咖啡的同時,也會用新買的筆記本電腦寫下日記。 小夏以前是不會寫日記的,但為了記住他,她學會了。 打開筆記本電腦,點開日記的文檔,小夏雙手輕輕觸上鍵盤,緩緩打出了一行行字。 失去阿強後第58天晴 秋天已經快過去了,冬天也快來臨了,阿強,你在那邊會冷嗎? 或許,你已經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吧,以我現在的力量,如果你的魂魄還存在于另外的世界,沒理由我會找不到的,但上青冥、下九幽,我竟然找不到一絲你的信息,難道你就這樣,徹底的消失了嗎? 軒轅劍靈,這樣的身份確實夠拉風的,但我甯願你還是那個在地鐵里看到我和惡鬼半法時,臉都會變綠的膽小男人,因為那樣,至少我還能和你在一起。 能夠春天的時候和你一起去種樹、夏天的時候和你一起去游泳、秋天,那是放風箏的好季節、至于冬天,我想打件毛衣給你,你一定會很開心,對吧。 但現在,我什麼也做不了…除了,在我們去過的每一個地方,我都去走上一遍、兩遍,不為其它,只為記住我們曾經擁有過的東西,只為了,能夠呼吸到一點點,一點點你的味道。 阿強,我好想你,有時候,會因為想你而忘了呼吸,原來愛上一個人,是這麼辛苦的事情,而失去一個人,卻只能用痛苦來形容。 你這個混蛋,拋下自己的未婚妻一走了之,我告訴你,你不用指望這樣不負責任的走了,擁有了全部女媧神力的我,一定要把這份力量修煉到更強,然後憑借這股力量,我要上太古神庭找黃帝要人,所以,你別指望能夠扔下我,然後在別的地方泡MM。 一天你是我的未婚夫,我就要把你追回來,好完成你答應過我的婚禮! 寫到這里,小夏點下了“保存”鍵,然後關上電腦,這時她才發現,咖啡不知什麼時候放在她的桌上,而電腦的一角,已經被眼淚所打濕。 小夏連忙把眼淚擦干,一邊擦一邊說道:“要命,千萬別進水短路了才好。” 喝完了咖啡,買了單,小夏走出了咖啡廳,為她收拾桌子的林凡看到,桌上的台布,已經濕了…… 打著提倡環保的口號,小夏最近都沒開過自己的跑車,她下了班,喝完咖啡就往地鐵站跑,其目的自然也是為了緬懷和他相遇的那段時光。 晚上回家,然後到超市買上好的牛肉,嗯,他喜歡黑椒的,還要多買一些,點上三根蠟燭,表示他會愛我一生一世,然後再准備兩付銀質的刀叉,這樣的一個燭光晚餐,他會喜歡吧。 傻傻的想著,小夏買了票走近地鐵站里,不知為什麼,今天的地鐵很冷清,除了小夏,就只有一對母女和一個穿著黑衣的男子在等車。 列車開來,帶起一陣涼風,正考慮著要把牛扒做成幾成熟他才會喜歡的小夏,突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那一雙想事情想得發呆的眼睛突然一亮。 有鬼氣! 小夏敏銳地察覺到了。 這時,列車停站,門開,里面的一節車廂里只有一個男人坐在最里面的座位上,他低著頭,讓小夏看不清他的模樣,只是他身上散發著人類的氣息,讓小夏打消了懷疑他的念頭。 上了車,那對母女和黑衣男子同樣也上車。 小夏找了一個地方坐下。 鬼氣跟著在車廂里彌漫開來,看來,這三人中必有一個是鬼。 小夏如此想道,隨後合上眼睛打起盹來,鬼也有分好壞,如果這上來的鬼只是路過,那她就不准備多管閑事,要是那孽障要生事,她趙小夏也不是紙糊的。 列車前進,一路都很平靜,除了那對母女在竊竊私語之外。 普通人是聽不清楚她們在說什麼的,但小夏卻聽得清清楚楚,那是相當恐怖的對話。 “媽,我餓了。” “好了,寶貝,這里有三人,難道還不夠你填肚子嗎?” “是哦,那我們吃誰好?” 母親似乎有些為難:“對面的女人看起來不錯,但她一身煞氣,還是不要惹的好,就挑那兩個男的吧。” 女兒高興了:“好,不過坐在最尾座椅上的男人,陽氣太重了,我恐怕吃不了,就吃那個穿著黑色衣服的男人吧。” 聽到這里,小夏再也忍不住了,她猛然睜開雙眼,隨後給了頭尾兩個男人分別一個暈睡符,好保證他們不知道接下來的事情。 “孽障,好膽,竟然當著我的面大談吃人之事!” 小夏一聲低喝把這對鬼母女嚇了一跳,但它們馬上作出了反應,二鬼現出猙獰的鬼臉,張牙舞爪就要往小夏撲來,但現在的小夏已經今非昔比,連召喚都用不上,小夏隨手甩出兩發天火,頓時把這兩頭惡鬼燒得哇哇怪叫。 這時,車快到站了,小夏站了起來,也不去看已經快燒成灰的兩頭惡鬼,但她背過身體,卻沒看到兩頭惡鬼竟然在火焰中糾纏在一起,然後形成一頭更強的猛鬼。 鬼氣狂漲,把小夏施于身上的天火彈了開去,小夏回身,有些意外,她剛想用白電直接把這變異的惡鬼劈死,卻不想一片紫色的火光突然在這頭惡鬼身上出現,散發著煌煌正力的紫炎把惡鬼頓時燒成了青煙。 紫炎雖厲,但更讓小夏吃驚的是,這紫色的火焰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到她忍不住叫道:“紫天之炎?” 這時,那坐在後排座位的男子動了,他像睡醒了一般,漸漸抬起了頭,然後看向小夏,跟著,露出一個小夏熟悉非常的笑容。 “趙丫頭,你這種大馬哈的不良習慣什麼時候能夠改得掉啊,看你這個樣子,害我連走也走得不安心,最後連黃帝也看不過,只能把我又送回來了。” “啪”一聲,筆記本電腦從小夏的手中滑落,宣告了它的退役。 小夏掩住了嘴巴,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男人,那溫柔到讓自己心碎的眼神,還和在東京要離自己而去時一模一樣。 男人張開了手,笑道:“我回來了,小夏,被黃帝大人一巴掌從太古神庭上拍下來,不過現在的我,可不是軒轅劍靈的另一個意識,而是完全的,屬于王強的意識!” 車到站,門開,正在外邊等候著上車的乘客,看到車中的一個漂亮女人突然大叫一聲,一下子撲往車中的一個男人,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了一起,乘客們不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事,看兩人又哭又笑的樣子,還當他們只是一對鬧了情緒又和好的小情侶,又有誰知道,他們差點就天人永隔了。 “黑椒牛肉七成熟,喜歡不喜歡?” “喜歡!” “1982年的紅酒,喜歡不喜歡?” “喜歡!” “三根大紅蠟燭,代表你一生一世的愛我,反不反悔?” “不反悔!” 桃園小區中,小夏的屋子里不斷傳來類似的對話,看著她笑顏逐開的樣子,我頗有點再世為人的感覺,這一次,真的得感謝黃帝,要不是他,我大概沒辦法再和小夏相聚。 在解放了本體之後,我的意識漸漸為軒轅劍靈所沖散,斬殺了蚩尤之後,屬于神器的軒轅劍不得再留在人間,因而它回到了太古神庭,也不知道是否小夏握過軒轅劍之故,她的氣息讓我的一絲思念還繚繞在軒轅劍上。 黃帝察覺到了這股思念,他一時動了側隱之心,于是以我所殘留下來的這具思念為核,為我重塑三魂七魄,又以建木枝葉為軀,為我重造肉身,于是,我重生在了太古神庭。 “但是,現在的我已經擁有獨立的靈魂,也因為不再是軒轅劍靈的緣故,所以軒轅鎖的力量已經消失了,黃帝大人只為我保留了紫炎之力。”吃完晚餐,我抱著還有些不相信我複生了的小夏輕輕說道:“所以啊,以後小夏你可不能欺負我,你可是女媧神力的支配者,萬一哪天吵起架來,我大概只能躲上上清宮去了。” “你敢!”小夏馬上睜大漂亮的眼睛說道:“你都不知道,東京一戰後,明白了事情始未後的姬冰心,一個勁地歎著怎麼就沒遇上你這種男人,要是你跑上上清宮,冰丫頭還不生吃了你!” 說完,小夏的臉上浮上溫柔的神色,把她的一臉凶悍漸漸的瓦解。 “阿強,你不會又來騙我一次吧,會不會明天早上起來,你又消失了。” 我心疼地抱緊了她,把她的臉埋在我的胸口說道:“你聽聽,那里是有心跳的,放心,我不會再離開你了,小夏,即使你給不長眼的男人騙走,我也會把那男人先干掉再把你找回來的,你想甩也甩不掉呢。” 小夏喜極而泣,頓時在我懷里抬起頭來,她伸出纖纖五指對著我。 “干嘛?”我問道。 “笨蛋!”小夏嗔道:“戒指,快把戒指給我帶上,你不是說有買了嗎,幫我戴上後,明天我們就結婚。” 我為之莞爾:“那戒指我丟在日本的帝國酒店里,說不定現在已經被某個幸運的家伙撿到,那鑽戒可花了我不少錢啊,早知道那時候多拿幾只出來。” “跑題了!”小夏馬上制止了我繼續往題外話跑的趨勢。 我握上小夏手掌,柔聲說道:“好啦,我明天一大早就去買個戒指來求婚,你看現在秋天快過去了,要不然,我們等冬天下起第一場雪的時候才結婚,那時候,准浪漫得讓全世界都嫉妒死。” 對于我這個提議,小夏忙不迭的點頭,臉上笑得比向日葵還燦爛。 于是,在這一年的冬季,當天空降下第一場雪的時候,我和小夏在A市舉辦了一次盛大的婚禮,所有我們的朋友都被請了來,雖然不少人在得知我死而複生的時候,都大呼見鬼,特別是空虛那臭和尚,竟然第一時間從普世襅院撲過來,說著要超渡我以免累了小夏,當時我還沒動手,小夏直接就是一氣水彈亂轟,小小地教訓了這和尚一番。 婚禮舉辦的當天,我們的寶貝徒弟胡靚和他的小女朋友周茹靜風塵仆仆的趕到,自然,他們一個做伴郞、一個做伴娘剛好。 至于男女雙方來的朋友則各有差異,我這一邊來的大多數是自家的親戚朋友,他們都是普通人,但小夏那一邊就不一樣了,除開隱者村眾人不說,上清宮和普世禪院都派人前來觀禮,特別是上清宮,他們的宮主和姬冰心都親自到場,甚至上清宮的宮主為了和小夏爺爺的至交何老頭爭做小夏的長輩,喝那一杯小夏親自端上來的熱茶差點大打出手。 最後,這兩個老頑童雙雙被小夏請上座,他們這才罷休。 于是在教堂的鍾聲中,我們這一場龐大的、甚至有些凌亂的婚禮,終于如期的舉行了! 三年之後的一個夏天,我和小夏帶著兩個孩子,一家四口來到南方的一個小鎮旅游。 我們的大兒子出生在我們結婚後的一年,我為他取名小剛,再怎麼說,我們這一家子終究不是普通人,要是這兒子不爭氣,不能撐起這個家那怎麼行,所以我給他取名小剛,意喻自立剛強之意。 而小女兒則在一年前哇哇來到這個世界上,當時小夏生完寶寶,一個勁地要我發誓不再生小孩了,我忍著笑答應了,也知道身為女人的小夏,這生寶寶的過程還是蠻辛苦的,而且現在有了一男一女兩個小孩,我也知足了。 小女兒的名字是小夏取的,她取的是小晶,意指我們兩人愛情結晶的意思,小剛小晶便是給我們捧在手心里,精心呵護下長大的,特別是小晶,作為未來神女接班人的她,從一出世,便為二長老菩茹所特別訓練的武士保護起來,一律接近小晶五米范圍內的靈類妖怪都會被第一時間的肅清,其保護的程度,大概大國的總統也不過如此了。 也不知道是否我和小夏兩人的血統比較特別的緣故,小剛小晶分別在一歲的時候,便出現了令人咋舌的靈力,而由于女媧血裔的關系,小晶的靈力比她哥哥還要厲害,這讓我們緊張得不得了。 要知道這兩個小孩現在年紀還小,雖然隱者村的武士暗中保護,平時又有我和小夏兩公婆在身邊,但小夏還是不放心,不但暫時封印了他們兩人的靈力,還變幻成半神之體,以全部神力為兩個小寶寶設下三重強力結界,其結界的堅韌程度已經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我暗自估摸著,即使是上古的妖魔,大概也破不了神力全開下小夏所布下的結界。 但兩個小鬼對于母親珍而重之的舉動沒有感到什麼,卻對小夏變幻成半人半蛇的模樣大感有趣,以至于後來為了哄這兩個小鬼,小夏頻繁的變幻著半神之體,害我也跟著神經衰弱起來。 要知道當小夏變幻成半神之軀時,來自女媧神力的威壓,除了小剛小晶這兩個小鬼頭因為和小夏存在著血緣關系之故而不感到半分壓力外,就算是我在這種威壓下也會覺得很辛苦,那就更別說生活在我們身邊的普通人了。 于是小夏每一次為了哄兩小鬼而要實行她的變身戰略時,我總得提醒她在自己家里頭設下結界,以免影響了其它人的生活。 現在,小剛小晶已經過了要我們抱在懷里的時期,所以我帶著一家人來到這小鎮旅游,說起來,自從有了這兩個小鬼後,我和小夏已經很少出來旅行了。 這個小鎮位于海邊,風景自是沒得說,我們在這里租了一間房子,一住就是大半個月,每天帶著小夏母子三人滿鎮子亂跑,半個月過得即舒心又快樂。 今天我們要回A市了,于是小夏提議帶些特產回去,我想想也不錯,可以把一些海產帶給一些朋友。 所以現在,我們正在一家小超市里。 最後我擠不過一些師奶級的人物從超市里敗退了出來,跟著我出來的還有大兒子小剛。 這小子剛從妹妹那里搶到一根棒棒糖,正吃得津津有味,而被哥哥搶了糖果的小晶,哭得差點讓我崩潰,還是小夏有辦法,馬上買了一瓶酸奶給小晶喝上,小丫頭現在正咬著吸管吮著酸奶,漂亮的大眼睛上還掛著惹人憐的眼珠子。 現在小夏正還著小晶在一堆師奶里拼殺著,我和小剛正百無聊賴地站在超市門口等著她。 這時,一個青年走了過來,他身上帶著開朗的陽剛之氣讓我不由對他有些好感。 青年在超市旁邊買了一包煙,然後走過我們的身邊,突然他停了下來,蹲下來笑嘻嘻地看著小剛說道:“這小鬼不錯,先生,這是你的孩子?” 青年笑起來很好看,很陽光,一排潔白的牙齒光可鑒人,黑白分明的眼珠子顯得靈動,他整個人散發著一種懶洋洋的氣息,混合著身上淡淡的煙草味,構成一種相當特別的氣質。 “是啊,小剛,叫叔叔!”我笑著對小剛說道。 小鬼奶聲奶氣地對著青年喊了一聲叔叔,高興得他差點沒翻一個跟斗,只見青年又跑回了士多店,不多時便提著一袋子的糖果走了過來,在小剛的身前打開袋子,青年笑道:“喜歡什麼盡管拿,這小鬼真乖。” 我連忙制止,我可不想小剛那剛長好的小牙齒變成了小蛀牙,要不然,准得給小夏一陣數落。 對于我的婉拒,青年並不感到氣憤,他只是笑了笑,拍了拍雙手站了起來:“很高興認識你們,先生,我也是來這個小鎮旅游的,希望以後還會碰到。” 說完,他又捏了捏小剛胖嘟嘟的臉:“再見了,小鬼,以後可要長成像叔叔我一樣迷死MM不償命的帥哥哦。” 讓我奇怪的是,小剛這小鬼平時凶得很,除了我和小夏,誰要捏他的臉,他就像小狗一樣一口咬過去,但青年卻沒有受到這一待遇,小剛只是樂呵呵的笑著,然後咯咯的說了聲“拜拜”。 青年走開後,小剛轉過身抱住我的雙腿叫道:“爸爸,叔叔,很喜歡。” 我為之莞爾,該不會人家一袋糖果就把你這小鬼給收買了吧,真是一個小貪吃鬼。 “那人是誰?”小夏的聲音在我身後響了起來。 我看她拿著大袋小袋,還要牽著小晶,連忙跑過去幫忙。 “一個過路的,蠻不錯的一個青年。” “哦。” 小夏轉頭望去,剛好捕捉到青年拐過一個彎的身影,這時,小夏的雙眼突然變得深遂了起來。 “怎麼了?”我有些擔心的問道,別不會那個青年是某只強大的妖怪,想要來貪圖我家兩個小鬼身上的靈力吧。 “他身上背負破軍星象,七殺、貪狼與破軍合稱為三凶星,背負此三凶之一的星象,本身應該帶著絕殺之氣,但在他的身上,我卻感覺不到任何凶戾。”小夏眨了眨眼睛,對我笑道:“或許,他和你一樣,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吧。” 我摸了摸鼻子笑道:“就算有,那也是另一個故事了,走吧,晚了就搭不上飛機了。” 說完,我幫小夏提著一些東西,另一手則抱著小剛走在前面,而小夏則牽著小晶跟在我的身後,我們這一家四口,便迎著下午的陽光,走上回家的路上。 而那背負著破軍星象的青年,則和我們走向完全相反的道路! (全文完)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六十九章 最後的戰役(三)     下篇:半夜的彈珠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