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半夜的彈珠聲  
   
半夜的彈珠聲

外傳半夜的彈珠聲 滴噠滴噠—— “又來了。”小王猛然從床上坐起來,把妻子小葉嚇了一跳。 “你干嘛,這麼一驚一乍的。” 小葉翻了個身,攬過被子准備再睡。 “你沒聽到嗎,一到十二點,上面就不知道弄什麼東西,滴滴噠噠的吵得人心煩,這讓人怎麼睡啊。”小王抱怨道。 小葉迷迷糊糊地說道:“你耳朵有毛病吧,這哪來的聲音,快睡吧,明天還要上班呢。” “真是的,我說這房東怎麼那麼便宜租給我們,要知道那樓上每天晚上都吵,我死也不搬進來。” 小王嘀咕一聲,便躺下身去,抱著妻子睡了起來,就在睡意方起之時,一把細細的聲音在他耳邊說道:“掉了,要掉了……” 第二天,天泛起了魚肚白,床櫃上的鬧鍾便響了起來,叮呤呤地一直響個不停,小葉從被窩里伸出一手,一巴掌把鬧鍾拍到了地上,鬧鍾仍在吵著,她“啊”的一聲,打了個呵欠,不情不願地從被窩里探出一個頭來。 她和老公小王剛到A市打工,這人生地不熟的,有份工作不容易,小葉不想第一天上班就遲到,雖然眼睛還是有點睜不開,但她還是掙紮著起床。 從被窩里出來的時候,她感覺後頸涼涼的,像是什麼液體流過她的脖子,小葉不禁一陣好笑,別不是小王的口水都泛濫成災到這程度吧。 她隨手往後脖子一摸,入手粘乎乎的,小葉不由感到惡心,心想還是快快洗個澡好了,誰知她把手伸到眼前一看,差點沒暈了過去。 那手掌上,全是血,暗紅色的血! 于是,一聲尖叫打碎了清晨的甯靜。 我揉著後脖子,也不知道是排水一行給累的,還是怎麼著,這早上醒過來便感到全身酸痛得要命,好像有千百只小針在刺著我的後椎骨一般,但小夏交待今天一定要回公司去走一趟,免得幾天沒回來,都不知道變啥樣了。 喝了一碗老媽煮的稀粥,我匆匆忙忙地出了門,開了車便往公司跑,心想打個電話看看趙大小姐現在在干什麼,但最後還是放棄了,現在還九點不到,她大小姐准還在被窩里賴著,雖說今天她要到銀行把張忠國那巨額支票給轉帳進去,但以小夏的性格,不睡到十點鍾是不會起床的。 到了公司,秘書小然便向我報告這段時間以來公司接到的業務,我把日程表拿過來一看,乖乖的不得了,幾乎每一天都排滿了工作,但我瀏覽了一番這些委托的內容,大多是一些小案件,其中有不少應該是顧主自身疑神疑鬼造成的。 我喝了杯咖啡,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研究這些委托的時候,一陣嘈雜的聲音從接待處傳了進來。 “對不起,小姐,沒有預約,我們老板是不會見你的。”這聲音甜美清亮,是秘書小然的聲音。 “預約什麼,我現在就要見你老板,我們真的有急事,真的,麻煩你通融一下。” 另一把女聲卻顯得焦急,我聽出其中並無做假的成份,便開門朝小然說道:“小然,讓客人進來吧,正好我現在有空。” 于是數分鍾後,一男一女出現在我的辦公室里。 女的雖不是絕色,但長得也算清麗;男的大概在二十五歲左右,卻一臉的萎頓,而且,他的臉上還隱隱罩著一股黑氣。 “兩位,有什麼可以幫忙的。”我直入正題。 那女的連忙說道:“這位先生,求你救救我老公,即使花多少錢我也無所謂。” 我讓小然給他們送來兩杯咖啡,讓他們定了定神。 “小姐,請你慢點說,別著急,你先生並非短命之相,不會有事的。”我隨口安慰道,觀這男子臉帶黑氣,但額心處尚有一點紅光,主凶中帶吉,所以我大膽地給了女子一顆定心丸。 那女子見我如是說道,便稍安下心來,喝了口咖啡定了定心神,便說了起來:“是這樣的,我叫小葉,這位是我先生小王,我們是這幾天才搬來A市的,在和平路那里找了套廉價的房子租下,但這幾天晚上,我先生總說聽到樓上有動靜,吵得他睡不著,可我聽不見啊,也就沒在意,可,可是……” “可是什麼?”我問道。 “可是今天醒來,我覺得後脖子濕濕的,一摸之下全是血。”小葉說到此處,已經低泣起來,我連忙拿了張紙巾給她,她擦了擦眼才繼續說道:“我當時嚇壞了,然後從被子里把他揪出來,誰知道他眼睛全是血,血都流濕了被子和床單,我以為他眼睛瞎了,但他醒來時卻沒有一點事情,只是精神很差,我聽房子附近的人說,我們那樓上有不乾淨的東西,我怕它會害我先生,所以就找到這來了。” 我看向她先生小王,這青年果真沒精神得緊,兩眼發呆,嘴唇干白,像吸白面似的,我讓小葉把他的手牽放在桌上,我像老中醫一般以指切他手腕命門,渡入一絲道力進入他的體內查看,發覺這個青年的血氣竟然消失了十之五六。 莫非是小鬼吸血? 我如此想道,小葉急忙問道:“先生,小王他沒事吧。” “沒事。”我微笑道,不想傳遞給小葉不吉的信息:“我隨你們走一趟吧,看看是什麼東西作怪。” 半個鍾頭後,我和小葉夫婦出現在和平路一套樓房之下,這棟七層高的樓房屬于二十年前的城鄉合建房,樓體老舊,采光陰暗,這樣的房子最易招惹邪魅。 小葉夫婦租的房間在六樓,也就是說,小王半夜聽到的聲音是從七樓傳來的,我讓他們在自己房間里休息,自個朝七樓走去,這陰暗的樓道里,只有我一人的腳步聲響起,響得驚心動魄,上得七樓,兩邊四間房子的大門緊鎖著,但我感覺得到,那扇扇緊鎖的大門里,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窺探。 在和小夏經曆了這麼多事情之後,我已經對這種事見怪不怪了,小王夫婦所在的房間是603,那麼與之相對應的便只會是703了,于是我敲響了703的大門。 良久,大門打開了一條縫,縫里一只蒼老的眼睛瞪向了我,老實說,我被嚇了一大跳,但臉上還是保持鎮定地說道:“老人家,能開開門麼?” “我為什麼要給你開門,你誰啊你。”聽聲音,卻是一位老婆婆。 “阿婆,有人投訴你家每天晚上都弄出不小的聲音,不知道你那麼晚了還不睡在干嘛呢,哦,對不起,我是這附近居委會的,人家都投訴到我們那兒去了。”為了調查方便,我便撒了一個小謊。 一聽我是居委會的,阿婆打開了門,卻還是沒有讓我進去的打算,她只是說道:“那是我孫子在玩彈珠,他最喜歡玩這個了,既然吵到人,我就讓他別玩那麼晚吧。” 說完這句話,她也不理我,便又關上了門,在門快合上的瞬間,我看到門縫里一個小男孩正趴在地上打著彈珠,他突然回到頭朝我笑了,那臉上,兩個眼眶漆黑空洞,一雙紅線自他沒有眼珠的眼眶里流了下來。 大門合上! 對面的大門卻打開了,一個大嬸朝我說道:“你別信她,她那孫子早死了,早死了,什麼玩彈珠,那小鬼玩的是他自己的眼珠!” “回來,別亂說。”一個中年男人從屋子里竄出來,把大嬸拖回了屋內,然後“呯”一聲關上了大門,大門內隱約傳來兩夫妻的爭吵聲。 “叫你搬你偏不搬,還要和那鬼屋對著面,遲早我們會被那小鬼害死的……” “你不要亂說……” 我搖了搖頭,下了七樓,回到小葉夫婦的房間。 小葉連忙給我倒了杯水問道:“先生,怎麼樣,事情能解決麼?” 我想了想說道:“你們最好搬走,那房間里還住了人,我沒辦法進屋作法,而就算在你們房里布上法陣,但這始終不是長久之計。” “那我先生呢,他沒事吧。” “小王倒沒什麼大礙,只要休養一段時間,他會恢複的。”我如實說道。 “只要他沒事就好,搬就搬吧,換房子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小葉笑道,聽聞自己的先生沒事,她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 一個星期後,小葉夫婦搬走的那房間來了個奇怪的客人,他用一個月的房租卻只租上一天,對于這個便宜,房東自是笑不攏嘴,自然也就不過問這奇怪的客人所為何事。 12點正。 滴噠滴噠—— 東西掉落地面的聲音響了起來,但這個客人正蒙頭大睡,完全沒有醒過來的意思。 風突然在房間里吹起,一股冷氣來到那床頭,細細尖利的聲音又再響起。 “掉了,掉了……” 被子突然掀了起來,一只手從被子里探出,電閃間捉住了那股冷氣,冷氣漸漸變成了白霧,又扭曲成一個沒有眼睛的男孩形象。 我的頭也從被子里伸了出來:“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死的,但吸人精血便是你的不是,看在你還沒弄出人命的份上,我也不打散你的魂魄,就此下黃泉去吧,也別總呆在你奶奶身邊,那會害了她的。” 那男孩還待掙紮,我把一早從小夏那里討來的“往生符”向小鬼的額頭上一貼,頓時,黃泉冥光自下而起,把小鬼引下了地府。 我拍拍雙手,大字型往床上躺去。 “這一個月睡一晚的巨額租金啊,白睡白不睡!”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第七十章 初雪之時!我們的婚禮     下篇:月下修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