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我的天師女友 極速人生  
   
極速人生

外傳極速人生 A市的外環三路是出了名的鬧鬼公路,傳聞有的司機在深夜經過這里時,經常會看到紅色的影子在公路上飛馳,它會突然出現在某只車輛的後邊,這時候,你只能加大油門,沒命地狂奔,如果不能在它追上你之前離開外環三路,那麼第二天,或者更久之後,報紙上便會出現你的尋人啟事了。 對于這個傳聞,阿鐵一笑置之。 阿鐵是一個飛車黨,追求的是那極限速度所帶來的快感,他是出了名的亡命之徒,為了嬴,再危險的動作他也敢嘗試,在鄰近幾個城市再沒人敢找他飆車之後,他自己又宣布了一項挑戰項目。 那就是,在深夜12點,于鬧鬼的外環三路上飆一回車子。 對于他這個瘋狂的決定,很多朋友都極力勸阻,但他是鐵了心要挑戰一回,于是,阿鐵要在鬧鬼公路上飆車的消息很快地傳了開來,並還有人以此開設了地下賭局。 夜晚降臨,深夜時分,公路上已經沒有其它車輛在行駛,但數十輛各有特色的機車卻分別占據了外環三路的首尾,阿鐵人在公路的入口處,一幫朋友正為他呐喊助威。 從沒有一天,外環三路在年夜後還如此熱鬧。 阿鐵戴上了安全頭盔,朝兩邊的人群擺了擺手,便啟動了機車,把油門踩到極限後,阿鐵放開離合,機車像怒龍一般咆哮起來,擦出一路火芒駛上了外環三路。 人群逐漸被拋在了腦後,呐喊聲漸漸與風聲融合在了一起,阿鐵開始進入一種境界,一種只有車手才會進入的境界,那種境界中,沒有聲音,沒有風,只有純粹的速度,阿鐵的精神進入了一種高度集中的狀態,他以純熟的技術,在公路上和風追逐著,然後將風也甩到了後面。 用不了多久,阿鐵已經飆了將近一半的路程,眼看著距離越來越短了,那傳說的紅色魔鬼卻沒有出現,阿鐵心中又是慶幸又是失落,卻在他這種矛盾心情剛浮上心頭時,身後紅光大作。 阿鐵看向後視鏡,在他的身後,一輛全身都是紅色的機車憑空出現了,燈是紅的,車是紅的,連機車之上的騎士也是紅的,紅色魔鬼出現了! 心髒馬上狂跳了一下,然後一種近乎瘋狂的興奮湧上了大腦,阿鐵無聲地大吼一聲,把油門踩到了極限,機車怒吼一聲,以從沒有過的速度飛飆起來。 阿鐵快,紅色魔鬼也不慢,一紅一白兩輛機車在公路上追逐起來,阿鐵使開了渾身解數,不斷地做出各種動作,但無論阿鐵怎麼做,紅色魔鬼總能緊跟在他的身後,眼看公路的出口將近時,紅色魔鬼在一個急彎中瞬間拉近了和阿鐵的距離,變成和他並排而馳。 紅影在眼角飛動,阿鐵忍不住朝紅色魔鬼看了一眼,只見那紅色騎士的頭盔里,一個腐爛了半邊腦袋的頭也朝他轉過來,那已經看不到眼瞳的眼睛里只有一朵淺藍色的火焰在跳躍。 突然,阿鐵從這朵火焰中讀出了輕蔑的味道。 外環三路出口的地方,人們看到一道光柱從公路的遠處射來,接著,機車的聲音漸漸接近,不出數秒,一輛白色的機車飛馳而至,人群歡呼起來,為阿鐵又刷新了自己的一項新記錄而歡呼。 但下一秒,人們開始覺得不對了,那輛機車並不是沿著公路直線駛來,而是搖晃著打斜馳至,待得機車近了,人們不禁尖叫起來,那機車之上,竟然沒有了阿鐵的身影! 機車駛出了公路,最後磕上了路肩,在地上擦出一道數米的火芒黑痕,發出尖銳的摩擦聲後,終于在離人們不遠的地方停了下來,機車的車輪猶在旋轉,但阿鐵,卻永遠的消失在外環三路之中。 我把紙巾遞給眼前這個哭個不停的年輕女子,然後讓小然再拿一盒紙巾進來。 今天是星期六,本來我是打算睡到日上三杆才起床的,但九點多的時候,便被小然的一通電話吵醒,說是一個顧主在這里又哭又鬧,看樣子非得見上我一面不可。 沒辦法,我只能匆忙地刷洗一遍後,便趕到了公司。 但讓我意外的是,這個女子一見到我就哭了起來,這一哭,便把我一整盒的紙巾用了個精光,好不容易等到顧主的情緒抱定下來後,我才輕聲問道。 “小姐,請你別激動,有什麼事慢慢說,能夠幫得上忙的,我們‘靈’絕對不會推托。” 女子抽噎著說:“求求你們,一定要幫我找到我老公。” 找老公? 我搖了搖頭,說道:“小姐,要是你先生失蹤了的話,你應該去找警察幫忙,我們並沒有尋人這項業務。” “不!”女子叫了起來,一下子捉住我的手說道:“我老公不是失蹤了,他是被鬼捉走的,昨夜里,他還給我報夢來著,說是魂魄被鬼捉走了,現在連投胎也不行啊!” “那你給我說說具體的情況吧。”我聽女子這樣說,那還比較靠譜一點。 “是這樣的。”女子點點頭,然後不好意思地指著自己說道:“我姓劉,我的先生阿鐵是一個飛車手,一個星期前,他要到素有鬧鬼傳聞的外環三路上飆車,我和其它朋友都有勸過他,但他那人就是一付牛脾氣,說要干就要干,最後他還是去了,卻永遠沒有回來了,他的朋友只看到機車從公路上出來,但他的人卻失蹤了,最終警察在公路中段找到他的尸體,他,他整個人都摔得不成樣子,警察說是從車上摔下來所至,但人摔下來了,為什麼機車還能自己開出公路啊,而且,就在昨晚,他的頭七之後,我夢到他了,他滿身是血,說自己現在好冷,又說有什麼東西不肯讓他走,這樣下去,他不能投胎轉世,阿鐵要我救他,所以我只能來找你們了,你們不是幫過鑫海酒店除過靈嗎,我知道你們很大本事,只要你們能幫我,要多少錢也沒所謂。” 說著說著,這姓劉的女子又哭了起來,我看她哭得可憐,而且對她先生也非常好,不然也不會說出付出再大代價也在所不惜的話來,看她的樣子並不像是有錢人,但還說得出這樣的話來,算是難能可貴的了。 “你放心,劉小姐,這項委托我們接下了,不過我們還要再談得詳細一些。” “沒問題,是說酬金嗎,你放心,就算是去賣血,我也會還清的。” 我搖了搖頭:“劉小姐,酬金方面你不用擔心,我們並不是無良的商人,你量力而為便是了,我要問的是,關于阿鐵以及他生平的詳細情況。” 用了一個下午,我和劉小姐討論了許多他先生生前的事跡,發現這個叫阿鐵的男人最愛的便是飆車,莫非他的喪命,和這飆車有關。 到了傍晚,我送走了劉小姐,並應諾晚上會到外環三路查看一番,這可憐的女子走後,我想叫上小夏一起去,卻發現她的手機一直打不通,也不知道干什麼去了,最後也只能作罷。 到了晚上,我開著車子在市里亂晃,按劉小姐的說法,她的先生阿鐵是在年夜12點後才在公路上飆車的,因此我猜測,那鬼怪大概得這個時間才會出現,亂晃了好一陣子,終于把時間捱到了午夜,我便驅車前往較為偏僻的外環路。 外環三路不愧是聲名在外的鬧鬼公路,一到深夜,公路上便靜得可怕,只有兩排的路燈孤寂地點綴著公路,我開車到達公路入口時,公路空蕩蕩的,連一輛車也沒有。 誰知道我一路驅車逛了處環三路一圈,卻連一只鬼影也沒見到,我不甘心,便來回在公路上逛著,但一直逛到了午夜三點鍾,依然一無所獲,無奈,我只能把車開回家去。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去敲小夏的門,趙大小姐兩眼惺松地給我開了門,我看她頭發蓬松,顯是剛從床上起來,但昨天一夜無果,我也只能來請教她這個師父了。 “這麼早找我什麼事啊?”小夏一屁股坐倒在沙發上,兩只眼閉了起來。 我把昨天的事情和她簡單的一說,一聽我的描述,小夏還半醒的頭腦漸漸清醒過來,她認真地聽我了講述了一遍後,便已經胸有成竹了。 “你用錯方法了。”她說道:“有一些惡鬼,它們出現不但需要一個特定的時間,還需要一定的條件,你昨晚時間是選對了,但沒有達成一定的條件。” 我不解問道:“還要什麼條件?” “是速度!”小夏嘿嘿笑道:“你也不看看那阿鐵是干什麼的,人家是飆車的,那速度肯定很快,我的猜測是,當車輛的速度達到一定時速時,那惡鬼便會出現,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同樣的時間里,卻不是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惡鬼,我想,你昨晚在那公路上的車速沒有達到一百公里吧。” “嗯,我只是用四十公里的速度駕著車。”我又不是飛車黨,自然不可能在市內的公路上把車速飆到高速路上的時速。 “那就是了,今晚讓我和你去吧,剛好最近和朋友借了一輛機車,趁機玩玩也好。” 小夏說得興奮,我卻聽得嚇了一跳:“你是說,晚上你要飆車?” 她點頭,我突然為今晚的安危擔心起來了。 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 一輛黑色的機車緩緩開至處環三路的入口處,小夏一身勁裝,黑色騎士戴上了她的頭盔,她的眼睛里燃燒著興奮的火焰,卻難為我這個坐在她後邊的乘客還在為她剛才的速度臉色發綠。 在小夏駕著機車在汽車的縫隙里左穿右插的時候,我的心髒至少跳到了每分鍾兩百次,而現在,她大小姐把車開到無人的公路上來,又有惡鬼做借口,她不把車飆上天去才怪。 “准備好啦?” 我抱住小夏的纖腰:“你別開太快……” 我話沒說完,小夏清笑一聲,機車怒吼一聲,和著我的尖叫,像閃電一般沖向了公路上,一路景物飛快掠向後邊,我卻已經連叫也叫不出來,那迎面而來的狂風把我的頭發扯向了後頭,連呼吸也為之不順,更何況開口說話。 小夏的動作充滿了韻律感,她不斷地切換著離合,讓機車的速度一直保持在顛峰的狀態,黑色的車子像一條危險的鯊魚,迅速地游走于公路之上。 路程已經去了一半。 突然,我感覺到身後鬼氣潮湧,接著,紅光從身後傳來。 “來了!” 小夏在頭盔里叫道,我望向後頭,一輛紅色的機車在一大片黑霧中駛出,車上紅色騎士的眼睛里燃燒著兩朵幽藍色的火焰。 “要怎麼對付它?”我吼道。 “先吊著它,然後在出公路的那一刻干掉它!”小夏如此說道,然後機車的速度再提,黑色機車如龍怒吼地駛向了公路出口。 那紅色騎士像是怕我們逃了一般,它的速度也跟著加快,像一道紅色閃電般銜尾而來。 紅與黑兩種顏色在公路上上演著一場追逐,就像前幾天的事件重演一般,在即將到達公路出口之際,紅色魔鬼一個急彎,便追至與我們平行。 我望向它,只見它也擰過頭來,小夏急叫道:“別看它的眼睛,魂魄會被吸走的!” 聽得小夏如此說道,我連忙轉過頭來,卻見紅色機車之上竟然隱隱浮起張張臉孔,莫非被它害死的人,靈魂都被拘禁在那機車之中? 出口在望。 紅色魔鬼像是心急了,一陣利嘯響起,機車便向我們撞了過來,在如此高速之下,如是碰到一起,那我和小夏准得飛上天去,想必它用這個方法已經害死不少人類,但可惜的是,今晚的我們並不是普通人。 我冷哼一聲,雙手一晃,兩朵紫焰在我掌心騰起,我雙掌翻飛,紫焰橫穿朝紅色魔鬼掃起,紫天之炎的煌煌正力在空氣中傳遞著,紅色的騎士發出一聲尖叫,便迅速減慢了速度想避開紫炎的攻擊。 但既然被我們盯上,又哪會如此容易讓它躲過。 我雙腳在機車上輕輕一蹬,人便騰空而起,右手把“斬魂”捉到手中,體內道力迅速運轉起來,“斬魂”紅鋒綻放,我大吼一聲,朝著惡鬼自半天劈下一道紅電。 惡鬼自知不亂“斬魂”之力,它不退反進,紅色機車“轟”一聲突然加速,比我快上一線地竄過我的腳底,讓我一斬落空。 但我的後面,卻還有一個小夏! “……白電。破邪!”小夏手結雷印,一指虛劃向惡鬼,雷光破空而來,瞬間便擊中了惡鬼。 白色電蛇在紅色魔鬼身上四處游走,它慘叫一聲,再不能保持車子的平衡,和機車一起甩向了路肩,然後再砸到了一根路燈上。 小夏也停住了機車,她手執“辟邪棍”自車上下來,和我成合圍之勢困住了惡鬼。 紅色騎士站了起來,它緩緩摘掉頭盔,頭盔里,是一個腐爛了一半的腦袋,那沒有眼睛的眼眶之中,兩朵幽火為之大盛。 惡鬼看到我們圍之上來,它利嘯一聲,憑空卷起了一陣黑色的旋風,旋風把它和旁邊的機車都包裹在其中,一道道透明的影子在旋風中時隱時現,這陣黑風刮了半分鍾之後,便漸漸散去,但重新現出身形來的惡鬼卻足足大了一圈,而且在它的胸前,還浮現著數個臉孔,其中一個,正是阿鐵! “糟糕!”小夏叫道:“它把拘禁的靈魂都吸進身體中去,如果我們毀滅了它,會將其它靈魂也毀滅掉的。” “那怎麼辦!”我頓時愣了。 小夏朝我看來:“這事只有你能辦到了,啟動‘意之鎖’吧,靈魂與靈魂是不能完全融合的,因此,它的體內與各靈魂之間必定存在著空隙,也只有你,才能看清那幾乎不存在的空隙!” “我試試吧!”閉上了眼睛,我把道力激向眉心泥丸,頓時,泥丸處一陣顫抖,跟著腦袋中像是有什麼爆發開來一般,“轟”一聲後,無數的意念自泥刃中被釋放出來,我睜開眼睛,視線中一片銀白,每樣事物在我的眼睛里皆流露出最原始的信息,沒有任何東西,能夠瞞過我這開啟了“意之鎖”後的眼睛。 因為我雙眼所及,皆是世界的根本存在! 我看到了惡鬼,它好像被嚇了一跳,竟退後了一步,我卻看到它那紅色的軀體里,存在著無數根淡淡的虛線,那便是靈魂與靈魂之前的隙縫,我再無猶豫,“斬魂”朝著惡鬼迅速虛劃幾劍,然後我又閉上了眼睛。 複又睜開時,眼睛已經恢複了平時的視線,而惡鬼則看著自己的身體,然後發出連連不甘的叫聲,一道道紅光自它的身體中透出,紅光交錯中,惡鬼的身體也跟著崩解開來,一道道透明影子在它不斷冒出黑氣的身體中飛了出來,影子的臉孔之上皆帶著歡喜的笑容,然後一道道黃泉冥光自地上浮起,將這些魂魄引領下了黃泉。 我們看著紅色魔鬼消失在不斷飛散的黑氣中,知道從今以後,處環三路這里再不會有鬧鬼的傳聞。 一個星期後,我正在家吃晚飯的時候,小夏突然打了電話給我。 “快看本地頻道的晚間新聞!” 她如此說道,我依言換了台,卻見畫面上出現了熟悉的景象。 “據報道,今天凌晨外環三路之里聚集了大批的民眾,他們都是在外環三路喪生的死難者親屬,根據民眾所言,他們都是在昨晚遭親屬報夢,聲稱死難者們已經准備投胎轉世,因此他們今早便自發地到這里祭拜,對于這種迷信的活動,當地警方已經在力勸民眾離去……” 電視里,記者正報道著今早處環三路的盛況,我看到此景,心里不禁有些安慰,我們的功夫,總算沒有白忙活。 “小夏,我們晚上去看電影吧!”我心情愉快地朝電話里說道。 “哦,這是約會嗎?” “對,我知道最後有一部電影蠻好看的,叫《極速人生》!” “那好吧,晚上見。” “晚上見。” 我掛上了電話,窗外,月色正好! 手 機 用 戶 請 登 陸 隨 時 隨 地 看 小 說!

上篇:月下修羅     下篇:月下修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