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樓下的房客 楔子  
   
楔子

有人說,真實的人性只存在于一個人獨處時。

在沒有人看見的角落里,一個人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才是他真正的本性。

比如說,一個在學校表現優秀的小學生,如果下課後偷偷在鐵軌上排石,那麼他其實是個壞孩子。又比如說,一個常常在街上痛扁老人的小流氓,如果私底下總記得買幾個肉包子喂野狗吃,那麼他到底還是個好人。

我無法同意。

如果真實的人性真的只存在于獨處時的自我,那麼,這種永遠不會表露在別人面前的自己,怎麼會是真實存在的呢?難道真實只需要自己同意就可以任性地存在嗎?

前些日子,我總覺得真實的自己是需要別人同意的。

有部在台灣被禁演的日本電影叫“大逃殺”,劇情大概是一群同班三年的高中生被變態的軍方拘禁在一個荒島上,分配武器後,被迫互相殘殺到僅剩一人為止,唯一的生存者方可離開島上,要不,三天的期限一到,所有裝置在眾人脖子上的頸環就會一齊爆炸。

可以想見的,這群平日交好的朋友開始殘殺彼此,刀來槍去的殺得一塌糊塗,我想,看到最後誰都會同意,真實的人性存在于人與人的互動里。當別人拿槍指著你的臉,你一刀砍將過去,另一個人又沖出來向你們扔一顆手榴彈,大家就這麼激烈地相互印證對方真實的人性,倒下的弱者絕不會承認對方是個好人。

這個時候誰來管你私下一個人的時候是不是個乖寶寶,因為威脅到我生命的可是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的你。

所以說,一個人真實的自己是不是存在于獨處的時刻並不是重點,而應該說,一個人無論如何都需要獨處,因為獨處可以釋放一個人不想在其他人面前釋放的能量,不管是好的能量或是壞的能量。每個人總有一些不想讓別人參與的時刻,例如用嘴巴自慰,例如趴在馬桶前研究昨天忘記沖掉的大便,例如穿著老婆的內衣在沙發上濃妝豔抹開演唱會等等,但如果硬是指稱一個人私底下的自己才是真正的他,恐怕誰也不會服氣。

獨處只不過是想喘一口氣,讓自己在跟其他人互動時,可以表現的更好罷了。

所以後來我才明白,真實的自己根本不存在。

有什麼樣的互動,就可能會出現什麼樣的自己,所以人性太難以捉摸了,人到底不是由一種叫真實的東西所組成的,要不,就是常常被不同的真實所構成,或者,真實其實是一種幻覺,都是被制造出來的。

什麼樣的人制造什麼樣的真實,

像電影“大逃殺”那樣的殘暴互動,就別指望有光輝的人性,而像“把愛傳出去”那樣的溫馨電影,就很難想象有壞胚子在電影膠卷里頭跑來跑去。

太亂了。

有時候我連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

如果真的有真實的自己,應該是鐵一樣堅固,不應該變來變去。

所以人根本只是在表演一段又一段的戲,每一段戲各有不同的自己,但要說其中某一段戲是“真”某一段才是“虛應故事”,卻都太虛偽太唯心了,也沒有意義。

所以我裝了針孔。

    下篇:第一章 錄取的房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