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樓下的房客 第三章 暴走(4)  
   
第三章 暴走(4)

說到土撥鼠,令狐的眼睛也真像土撥鼠,很大很大,我幾乎從電視屏幕里就可以看見他那充滿幸福的瞳孔倒映著郭力成熟的容顏,感受到他對郭力的依賴,那是愛。我不禁肅然起敬。

令狐頭發卷曲的像電影魔戒里的哈比人佛羅多,烏黑亮麗,郭力常常像貓看老鼠一樣貪婪地嗅著令狐的頭發說好久的話(我將音量開到最大,仍然聽不到他的綿綿細語),所以令狐洗頭的時間長達二十分鍾,生怕有一絲油味。

在做愛這檔事上,年輕的令狐爆發力強,而年長的郭力經驗豐富、技巧溫柔,兩人不做愛便罷,炮一開打便耗時良久,平均要纏上一個多小時,但兩個人做愛的姿勢卻是相當單調,大部分的時間都是郭力在上頭扮演所謂的一號,而一身肌肉的令狐則任由郭力擺布,相當的順從。坦白說,要看作愛的話還不如盯著經常發浪的陳小姐,她的花招可多了。

這五個房間的六個房客,都可能是所有人租屋時遇見的樓友,所有人都可能與他們在街上擦身而過。

但穎如不是。

我不只意外,還感到害怕。

害怕得厲害。

我永遠記得升降梯發出“喀拉喀拉”聲響那一天。

當時,我正拿著記滿眾人行為模式的筆記本、咬著筆杆,躺在床上思考:“以這些人‘現階段’的所作所為,可以編織成什麼樣的劇本?如果我可以成功剖析他們的心理,我真的可以知曉他們‘道德的極限’嗎?”

我就這麼盯著筆記本瞧,一個好的方案也沒有。

“喀拉,喀拉……”

老舊斑駁的升降梯突然開始運作,我不知道是不是所謂的齒輪咬合制造出來的聲音,或是履帶之類的零件。

我有些吃驚,將柏彥的房間畫面切換。

升降梯因為並不常被使用,所以我沒有多為他買一台電視機監視,現在想來真是錯的離譜,升降梯里的畫面也是精彩絕倫。

我看著電視畫面,不久前才剛出門的穎如帶著一個男人站在升降梯里,那男人我自然從未見過,而看起來他跟穎如也不甚熟識。穎如站在升降梯按鍵前,安安靜靜看著生鏽的金屬柵欄,而那陌生男子穿著入時,拘謹地站在穎如左後方看著穎如的裙子,一句話也沒有說。

但他心里在笑,我瞧的出來。

柵欄打開,穎如往身後微笑點頭,那男人很有禮貌、簡直是客氣過頭地點頭響應,跟著穎如走出升降梯,進了她的房間。

我必須承認,我原先以為穎如生活的如此單純,讓我徹底錯估了這個平淡如水的女孩。

我一點也不了解穎如。

從表面、從各種表面、從二十四小時日夜不停監視的表面來推敲一個人,都可能不足以使你了解另一個人。

從表面觀察得到的東西,最終就是表面的東西,妄自聲稱什麼動作都是反射自心靈深處,其實是自大,無知到了極點。

穎如不喜歡說話,至少在這棟房子里就屬她最沉默寡言。

我經常一整天都偷聽不到她說句話,這也許是我一點都無法窺知她心靈狀態的關鍵。唯一的門徑,只是她每天晚上看的書。

園藝布置、金融理財、心靈小語、星座卜卦、名人傳記、普及科學,甚至是靈異玄學。穎如興趣的廣泛讓我無從下手了解。

穎如進了房間,那男人跟了進去。

“好別致的小房間。”男人說,卻心不在焉地看著床。

“介紹一下你自己,喝咖啡還是水?”穎如的笑有淺淺的酒渦,示意男人坐在床緣。

“來點咖啡好了。我不都在網絡上介紹過自己了?應該換你說了,你可是這里的主人。”男人沒有聽話坐在床上,反而雙手輕輕摟住穎如的肩,看著穎如嫻熟地使用咖啡機。

“說說你,多說點。”穎如淡淡輕輕的聲音有種柔軟的魔力:“我怕你等一下什麼都說不出口。”

咖啡自銀色的嘴口涓涓滴出。

上篇:第三章 暴走(3)     下篇:第三章 暴走(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