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樓下的房客 第三章 暴走(5)  
   
第三章 暴走(5)

“你對我還真是好奇,坦白說,我也覺得自己很特別,哈,也許你在網絡上跟我聊天已經感受到了,但我說的特別,可不是隨便跟女孩子做那種事的特別,不過你別介意,我可不是說你隨便,你也知道每個人都有一些秘密,而……”男人一打開話匣子就說個沒完,瞬間就變了個人。

穎如只是靜靜地聽,既沒表示有興趣,也沒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咖啡好了,穎如小心翼翼倒了兩杯,一杯給男人,一杯給自己。

男人接過咖啡啜了兩口,看著穎如笑著:“好香。”

穎如將自己手中的咖啡放在茶幾上,然後面無表情地捧住男人手中的咖啡。

“嗯?”男人不解,但還是將咖啡讓穎如捧走。

幾乎是分秒不差,男人閉上眼睛,雙手垂地,登時昏了過去。

多麼離奇。

我怎麼也看不出穎如的體內住了這樣的東西,這是最令我呼吸發冷的地方。

穎如走到廁所,將兩杯咖啡都倒在洗手台上。

她從抽屜拿出一只大塑料袋和幾條粗繩,將塑料袋鋪在男人下,拿起繩索將那男人牢牢綁在椅子上,所有的動作不能說非常熟練,但卻毫無猶疑。我不禁懷疑穎如是否曾經做過同樣的事,或是在她的腦袋中演練過千百遍?為什麼穎如這種行動一點征兆也沒有?

男人昏睡著,他當然也不知道。

穎如坐在床上面對著他,像是在考慮著什麼。

我好緊張,因為我根本就猜不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穎如,穎如,你到底在做什麼?”我緊握著遙控器,不斷格放針孔攝影機的畫面,想看清楚穎如的表情。我的手心全是汗,腳一直在不安地交互擺動。

穎如終于動了。

她蹲下,從床底下拖出一個小木頭箱子,我趕緊將臉貼在電視屏幕上,看看那小箱子到底裝了什麼。

穎如打開小木箱,拿出一個像是裝藥片之類的罐子,打開,拿出幾粒不知道是白色還是黃色的藥片在手上,倒了杯水,然後用手扳開男人的嘴巴,將藥片跟水塞了進去。

“老鼠藥?安眠藥?還是搖頭丸?”我胡亂揣測,竟開始不安。

喂了男人不知名藥片後,穎如看著昏迷不醒的男人,竟若無其事地躺在床上看書,一本短篇小說文選。

我汗流浹背地看著屏幕,等待著穎如下一步,無法分神理會其他人在做什麼。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男人絲毫沒有醒轉的跡象,難道穎如喂他吃的是毒藥?我該打電話報警嗎?

我在房間里走來走去,竟不知道如何是好,這可是我的房子,我可不想出了人命後房子租不出去,加上殺人這件事根本就很令人難以忍受,即使被殺的跟動手的雙方都與自己非親非故也一樣。

何況,凶殺案竟然就在我的腳底下發生!

我就這麼焦慮地在房間里踱步,荒唐了整個晚上,而穎如卻徑自安穩地躺在床上睡覺。

到了隔天中午,那男人的頭像鍾擺微微晃動,但意識明顯不清楚,甚至連眼睛都沒辦法睜開。穎如醒來後,從床底下拿出同樣的藥瓶,抖出幾顆藥片又塞進男人的嘴巴,她摸著男人的喉節,確定他的確吞下藥片後,穎如竟換了身衣服走出房間,將門鎖上後便下樓離去。

“這女人瘋了,卻不像要逃?”我狐疑著,精神狀態已經因為失眠渙散許多,但穎如冷靜走出房門的樣子絕非想一走了之。

我決定要冒險進入穎如房間,看看她究竟在變什麼把戲。

趁著柏彥還在睡大頭覺,我躡手躡腳,拿著鑰匙進入穎如的房間,我幾乎可以聽見巨大的心跳聲。

穎如已經無法估計了,她會不會突然回來?多久回來?我現有的統計資料已經不實用,但我非得進房看看那個男人不可。

輕輕帶上門,我的鼻心都是汗。

我看著那男人,他的臉色好蒼白,但絕沒有死,至少還沒發生。我探了他的鼻息後,想翻翻他的眼皮,卻驚覺我沒有戴手套。我可不想在這個很可能變成死尸的男人身上留下指紋。

上篇:第三章 暴走(4)     下篇:第三章 暴走(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