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樓下的房客 第三章 暴走(7)  
   
第三章 暴走(7)

那是一種蓄意,鋼鐵般的千方百計。

穎如絕對是個累犯,她一定曾在某個城市里作過案,綁過另一個人或等等。

而她只不過剛剛在這個城市里落腳,所以乖上好一陣子、熟悉環境後自然又開始干些莫名其妙的勾當。要不然,穎如怎麼會突然變成另一個人?難道是她有個雙胞胎姊妹,在沒有知會我的情況下住進她的房間,跟她對調?那真正的穎如呢?難道被她的變態雙胞胎姊妹給殺了?給綁架了?

巧克力聖代吃完了。

冰淇淋降低了我血液的溫度。

“你在挑戰我嗎?你想出個難題考考我嗎?”

我冷冷地重複類似的語句,想得到一些冰冷的、忿恨的勇氣。

“好,你這個刁鑽的演員,甭想爬到編劇的位置。我要把你當成辛辣的調味料,一顆屬于我的炸彈。為我跳舞。”

我將塑料盒子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走出位于新興路上的麥當勞。

第四章觀眾?還是投手?

我在一樓樓梯口轉角的公布欄,貼上一張啟示。

“大家好,住得還習慣嗎?我今天不見了一串鑰匙,那串鑰匙是大家鑰匙的備份,我這邊沒有多打第二份,所以請撿到的人放在客廳桌上,或拿到我房間給我,謝謝。PS:為了防止大家也弄丟自己的鑰匙,到時候誰也打不開房間的情況,請每個人將鑰匙多打一份給我,否則被鎖在門外時須自費請鎖匠開門換鎖。房東啟。”

我冷笑,這樣一來,穎如即使當時懷疑房間里有人鬼鬼祟祟,也不會猜到我頭上。

而是撿到那串所有人房門鑰匙的“潛入者”。

至于誰是潛入者?

不是我,也不是嫁禍給不存在的人。

“給你。”

我將舊的鑰匙串放在老張門口的鞋子里,故意只露出一小截金屬以免顯得太刻意。

你猜得對,我當然重打了一份鑰匙,剛剛從麥當勞出來後,隨即去請五金行打的。

為什麼選老張?老張是我心中的最佳人選,他一定想都沒想過能夠擁有這棟樓最高的權力、與我平行的權力。

而這正是偷窺成癖的他,所追求的兩個超能力。

PeepingPower。

InvasiveAbility。

我看著走廊上的針孔畫面,老張在穿鞋的時候發現這個神秘的禮物。

“你不會還給我的,你不會還給我的。”我不斷念著,看著老張緊張地走進房間,看著鑰匙串皺著眉頭。

但他的嘴角揚起的角度很邪惡。

“收下吧,然後展開你的探險。”我說。

老張打開抽屜,將鑰匙放在里面,然後振臂輕喝了一聲。

很好。

我一邊替老張高興,一邊替被綁在椅子上的陌生男子感到悲哀。

他已經連續吃了三天的安眠藥,每三、四個小時就被穎如喂藥一次,而穎如睡前則會給更多的份量。

更多,但不至于太過量。雖然我看不出穎如是怎麼拿捏的。

“就算不昏死,也干死你了。”我看著屏幕。

那男人最後一次失禁已經是27個小時以前的事,但他除了一點點和著安眠藥進肚的水以外,什麼也沒喝。如果強灌昏迷的人液體,液體多半會流進氣管而不是食道,只有死的更快。但爽快多了。

穎如當然也知道。

但我說過了,犯罪除了是一種高深的心理狀態,也是一種專業。

穎如從衣櫃里拿出一個肥大的針筒時,我以為她殘忍到要用注射生理食鹽水或葡萄糖的方式,苟延殘喘那男人的爛命,但穎如卻從詭異的小木箱里拿出珍藏已久的絕對過期牛奶。

“你這女人究竟會瘋到什麼程度?”我訝然。

穎如將牛奶灌滿針筒,套上看似不慎衛生的注射針後,她專注地將針刺進男人手臂靜脈,慢慢推送泛黃的牛奶。

我好想吐。

穎如連續注射了大約五百毫克的牛奶,于是那男人晚上又開始失禁,我看了真的很反胃。

上篇:第三章 暴走(6)     下篇:第三章 暴走(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