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樓下的房客 第五章 交鋒!(2)  
   
第五章 交鋒!(2)

“是這樣啊?大剪刀……我想想……”我抓著頭,腦子一片混亂。

跟我借剪刀干嘛?

我有大剪刀嗎?我應該借嗎?

“比普通大的剪刀再大一點就可以了。”穎如的聲音很溫柔,溫柔到瞬間松懈我的神經緊繃。

“我找找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回答,總之我話出口後,我才隱隱約約覺得有些不對。

我轉過身,在一個又一個的抽屜里尋找大剪刀,而我的眼角余光一直注意著穎如的動靜,我實在很怕她從我後面突襲,到時候我可沒有一天吃好幾次安眠藥的好本事。

打定主意。

“有嗎?”穎如關切問道。

“這一把行嗎?”我拿起一把實在不能算是大剪刀的剪刀,故意忽略抽屜的角落里躺著另一把更大的裁縫刀。

我打心里不想借給這顆炸彈任何東西。尤其我房間所有的東西沾滿了我的指紋。

穎如眯著眼,看著我手中的剪刀。

拒絕吧!

“可以。”穎如伸出手,高興地說:“謝謝。”

十秒鍾後,我呆呆地看著穎如的白色洋裝隱沒在樓梯口,十足的勝利者姿態。

“有妳的。”我憎恨地說,對這次對決的落居下風感到羞恥。

我回到臥房後,便深深感到後悔,而不只是毫不足道的羞恥而已。

當時戰敗的感覺,有如戰場中的士兵被迫將手中的步槍借給敵軍槍斃自己。

很糟恨糟。

穎如走進房間,褪下身上雪白色的洋裝,解下蕾絲內衣褲,一絲不掛,粉紅色的乳頭微微隆起,乳房下方鼓起的弧度,恰恰是男人的手最想捧起的角度。

然而,穎如勻稱修長的身段並不會使人充滿邪念,而是令人想輕輕摟著、親吻一整個下午的純潔。

她在笑,看得我有些癡了。

穎如從床上拿起那把剪刀,走進浴室,輕輕蹲在馬桶男面前,將他的衣服跟褲子全剪開,讓男人衣不蔽體地坐著,接下來,剪刀刃口輕輕扣住男人的左手小指。

我的眼睛大得不能再大。

“別……別這麼干!”我慘叫。

男人的脖子抽動了一下,穎如的臉上噴上極細的紅點。

但她的眼神專注到發出光芒,在屏幕里閃閃發亮。

“住手…住手……”我只能作這樣的旁白。

剪刀刃口打開,重新扣住男人的左手無名指。

我透不過氣來,兩手手指緊密地纏在一起。

紅色流滿浴室,以及穎如的雙手。

我的手指也滾燙起來,我連忙甩他一甩,但不可能出現的痛楚以象征、以隱喻、以病態、以抽象的速度,沿著手指里的神經直達我的心髒,像有根針在血管里揚帆穿梭一樣。

我抓著胸口,五指指甲深深插在肋骨的縫隙之間,依然無法逃避電視屏幕中那把紅色剪刀。

十根手指掉在瓷磚地上,然後都給穎如扔進馬桶里。

沖掉。

馬桶男默默承受著,無怨無尤,好象之前就簽下“絕不喊痛”的切結書,也或許他早已因為發燒過度將幾千條神經全都給燒糊了,連他的老二、陰莖跟陰囊,被鈍鈍的剪刀分成二十幾次剪掉,他也只是微微拱起背、晃著兩只腳,表示“他知道了”。

但我卻透過電視屏幕,被迫吃食著、分享著馬桶男的尖銳痛苦。

他感受不到的,我被迫扭曲五官及四肢作響應,仿佛化身為馬桶男的末梢神經。我甚至痛到流下眼淚。

一股氣直沖到胃里,我捏緊拳頭,試著將痛覺反芻出來。

“有妳的。”我氣急敗壞地用頭錘砸向床被,吐了一床。

我決定攻她個措手不及報複!

“扣扣扣!扣扣扣!”

門過了一分鍾才打開,穎如已穿上剛剛的白色連身洋裝,若無其事地站在門縫前。

動作還真快!

“你瞧,我剛剛找到的。”我揚起手裝的裁縫刀,溫暖地笑著。

上篇:第五章 交鋒!(1)     下篇:第五章 交鋒!(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