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樓下的房客 第五章 交鋒!(3)  
   
第五章 交鋒!(3)

“太好了,我正覺得那把剪刀有些不稱手,謝謝你。”穎如笑笑,接過我的裁縫刀。

“別客氣,大家有緣才會住在一塊嘛,相互照應照應才有道理啊!哈哈!”我笑著,不肯離去。

馬的你這個賤人,老子非要你緊張到拉尿不可!“嗯。”穎如點點頭,笑容絲毫不減。

“嗯。”我微笑,我當然要微笑,死賴著不走,眼睛透過窄小的縫隙打量著屋子內。

“還有別的事嗎?”穎如輕輕說道,身子微微一傾,自然而然擋住我的視線。

“喔!只是想拿回剛剛借你的小剪刀,哈,說不准我最近就會用到。”我笑笑,鼻子假裝抽動抽動,忽然皺著眉頭又說:“好奇怪的味道,你有養小貓小狗嗎?味道好象有些……有些腥味啊。”

“嗯,我的小狗剛剛死了,我等一下就會把他處理好的。”穎如微笑,她甚至懶得裝出替寵物惋惜的樣子。

“最好快些處理,哎,不是我的關系,我是怕其他的房客會抱怨啊!”我裝出豁然大度的樣子。

“好,等我一下,我去拿剪刀。”穎如也笑笑,將門關上。

我頗為得意地看著關上的門,嘴里還留有剛剛吐過的酸味。

緊張吧!還不快去洗老子的剪刀!

門打開。

我的胃揪了一下,警覺性地往門後退一步。

“謝謝你,裁縫刀我用完了會還給你。”穎如笑意不褪,她遞過剪刀的手背白晰光滑,我忍不住摸了一把。

穎如也沒不高興,只是想關門。

“對了!”我假裝猛然想起:“那個盆栽!是啊!我可以看看你養的盆栽嗎?我對那個很有興趣,說不定也想自己養一盆喔。”

我興高采烈地看著穎如,等待她露出驚慌失措、語無倫次的大失態,一報害我吐床的大仇。

穎如看著我,看著我。

嘴角微微牽動。

我笑笑,手心卻湧出大量的汗液。

“請進。”

穎如微笑,我突然間竟忘記呼吸。

你瘋了嗎?

你在打什麼主意?

你怎麼可能在一分鍾以內就將一切布置妥當?

如果沒有,難道你一點都沒有一個犯罪者應該有的樣子嗎?

難道,你打算連我也一起……

我瞥了穎如手中的大裁縫刀一眼,竟隱隱生懼。

微笑在臉上僵成了一張灰白的面具。

“馬的……”

柏彥的聲音出現在我身後,我感覺到一股很悶的憤怒夾雜在開門的風中。

我趕緊往後一看,柏彥皺著眉頭,穿著短褲、藍白拖鞋,將門摔上,朝下樓的樓梯拖步走著。

“柏彥啊!小心把門給摔壞啊!”我嘴上埋怨,心中籲了一口氣。

我假裝熱絡地搭著柏彥的肩,回頭看著穎如說:“穎如,下次再去參觀你的房間啊。”柏彥也回頭。

穎如點點頭,微笑,進門。

“最近心情不好?是學校的功課還是女朋友的問題啊?哈哈。”我干笑,柏彥簡直是我快溺死前偶然抓住的浮木。

“沒事。”柏彥的語氣很差,與當初求我讓我搬進來住的時候判若兩人。

他甩開我的手,快步下樓出門吃飯去。

我慢慢地跟在柏彥後面,舒緩剛剛跟穎如對峙的緊張情緒。

這次,我可沒有心神感受到戰敗的屈辱了,我抱著死里逃生的心情感恩著。

甚至,還佩服著。

犯罪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精神活動。

犯罪使人與人之間有了高下之分。

犯罪使人強大。

這就是犯罪者。

罪的本身,就是一種專業,一種浪漫,一種迷人的憧憬。

一種必須克服自身恐懼,與不斷壓抑道德才能完美實踐的、對人性的逆向操作。

逆向總是使人深深著迷,這點,我原本從偷窺一事中漸漸體會。

上篇:第五章 交鋒!(2)     下篇:第五章 交鋒!(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