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樓下的房客 第七章 1/2老鼠(1)  
   
第七章 1/2老鼠(1)

後來我跟穎如一起回到了老宅。

跟她並肩走在一塊的時候,我的呼吸已經不會凌亂急促、也不會下意識地同手同腳。

要說我已經不懼怕穎如了嗎?那真是大錯特錯。我只是覺得親近,或者說一種被認同的感覺。

我、還、沒、到、盡、頭、嗎?

被認可的感覺讓我不由自主對穎如崇仰了起來,連呼吸都開始畢恭畢敬。

但我還是害怕穎如。

因為這是我崇仰她的根本,也是我認同她的起點。

“以後有機會多聊聊。”我說,站在樓梯口揮手。

“好啊。”穎如說,一貫淡雅的微笑。

穎如回到她的房間。

我回到了電視前。

我一邊想著怪怪的問題,一邊看著電視里陸陸續續回到自己房間的房客們。

問題一。

如果穎如邀我進她的房間喝咖啡,她一樣會將我迷昏嗎?

“會的,她會令我害怕不是沒有原因的,她總是嚇我一跳,她才不管我到了盡頭沒有。”我舉手,自問自答。

所以,將來我依舊會拒絕奪命的邀約。

問題二。

穎如說她看得見盡頭,她是有精神病還是怎樣?還是異能力者?還是胡說八道?

“不知道她是不是因為不想走到周而複始的盡頭,所以干脆卯起來大干一場?”我舉手,自我議論。

但這種直接因果式的推論一定不適用于穎如,尤其我不清楚她身上還嵌著幾個晦澀離奇的人生理論,說不定還有一個叫“人生就是不斷的進行實驗”理論,或是“靜態凌虐才是高尚的品德”理論,或是她有信手撚來種種奇怪人生理論的習慣?

我零零碎碎地想著,後來老張回來了,七點十二分喝下不干不淨又色不溜丟的過期牛奶,柏彥八點回來,九點半吃光了昨晚剩下的沉睡泡面,九點四十分就趴死在計算機桌前,王先生跟王小妹五點半回來,現在是十點零八分,離王先生天人交戰還有一段時間。

老張喝下的春藥藥劑其實並不重,因為我必須“控制”老張決定性爆炸的時刻。前幾次的份量都要輕,只需要觸發老張遐想就行了,但最關鍵的一次,必須要由超重的份量來轟炸。

所以今晚的老張,只是一直趴在地板上,一邊聽著陳小姐的呻吟聲難過地蠕動身子,過了半小時後,便一個人徑自拎著望遠鏡上了天台。

一個人只要腦子里只存在一件事,行為便相當好預測,老張就是最好的例子,他所有的行為都被一條無形的線綁在單單“色”一個字上,我只需要蹲下來,摀著耳朵點鞭炮尾巴,老張自己就會飛上天去。

趁著王先生還沒吞下藥丸,我觀察了穎如在房間里的動靜後(她渾不理會倒在浴室黑色塑料袋旁的年輕男子,沖了澡,舒適地躺在床上敲打計算機),便輕輕走下樓,打開柏彥的房間。

柏彥計算機屏幕上的聊天窗口甚至還開著,對方的訊息不斷丟將過來,等待著柏彥答複。

我將柏彥移到床上去,坐在他的位子上,胡亂丟幾個訊息過去,對方似乎是柏彥在網絡上認識的女孩子,叫“躺在鋼琴上的貓”。

我沒跟人在網絡上聊過天,我過了那年紀;但我還認得鍵盤上的注音符號,以及“Enter”鍵,還有我前幾天特地去書店買的暢銷網交書“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我可是為了整死柏彥徹底研究了他一遍。

“嘟嘟……你睡著了嗎:(“

好惡心,柏彥這死大學生居然自己起了個“嘟嘟狗”的花名。

“嗯…我剛剛發現另一個我……:)”我敲著。

“^^另一個你啊???那是什麼???”

“另一個我已經睡著了∼∼現在的我好象破殼而出的蝴蝶耶∼∼感覺很奇妙∼∼”

“聽不懂:P”

“我是新的自己∼以前的我就像一只丑陋又平凡的毛毛蟲∼但現在我連呼吸都感覺到自己在蛻變了*^^*”

上篇:第六章 人生的盡頭(5)     下篇:第七章 1/2老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