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樓下的房客 第九章 二分之一的機率(3)  
   
第九章 二分之一的機率(3)

自尊心一旦腐爛,眼睛就什麼也看不到。

郭力坐在椅子上,低著頭,閉著眼睛。

令狐站在床邊,呆呆的看著凌亂的床單發楞。我看著屏幕中的兩人,原本相愛的兩人。

想起了以前高中時的往事。

高二那年,班上跟我最要好的同學,叫阿志。

阿志有一天跟我借剛買不久的野狼機車泡美眉,當天晚上,阿志一臉抱歉的把我叫出去,跟我說機車被干了。

我很生氣,非常的憤怒,但除了白費力氣瞪阿志以外,我什麼也沒做。雖然那機車可是我整個暑假打工掙來的。

第二天,我們兩個人在學校碰頭,什麼事也當沒發生過。

因為這只是一起急怒攻心的單純事件。

然後我必須舉一個有所不同的例子。

大學,被退學的那一天晚上,把我死當的民法老師打電話給我,狠狠地將我羞辱一番。

“我就說你過不了這學期,是不是?你這種廢物廢到骨頭里了,什麼事都做不好,現在把你當掉也是為了你好,你最好明天就去路邊攤見習人家是怎麼做面的!”

我掛掉電話。

直到現在,我都想殺了他。

所以我的床底下總是藏了一桶汽油。

只要哪一天我覺得生命空虛不再值得留戀,我就會拿起那桶汽油,騎車到早已背熟的地址。

這就是羞辱與怒氣的天差地遠。

一個人最無法忘記的,永遠都是自尊心被冷酷剝奪的那一瞬間。

有些東西,被拿走以後,就永遠也拿不回來了。

或者,你常常自以為忍一時胯下之辱就可以換來些什麼美好的願景,但恥辱會永遠存在你的夢境,每一次的呼吸,每一次的被談論,就像我們提到韓信都免不了要說說他當初鑽進小流氓跨下時的糗樣,韓信這笨蛋從此鑽了跨下幾千年。

又,等到你有機會拿些什麼很像自尊的東西還給自己時,你會發現,干,如果我當初沒有被剝掉這些東西,我現在怎麼可能是這副德行?韓信如果地下有知,一定甯願自己沒稱過王,也不願鑽那次恥辱千年的跨下。

“你知不知道!有些東西被拿走以後!就永遠也拿不回來了!”

令狐號啕大哭。

“……”

郭力的鼻子噴出不屑的氣息。

令狐坐倒在地上,全身屈成一團發抖。

“你還記得我們剛剛在一起的時候,你的諾言嗎?”令狐抬起頭,他整個人已經毀了。

郭力的身體一震,但很快又恢複鋼鐵一般僵硬。

“你忘記了嗎?你說,如果我覺得在這個世界已經沒有繼續呼吸下去的理由,你會陪著我終結一切,所以你要給我所有所有的快樂,是不是?”

令狐的語氣像漂浮在海水上的破爛塑料袋。

郭力依舊緊閉眼睛。

我知道比起情緒外放的令狐,郭力的深沉更加危險。

“陪我一起死,好不好?”令狐眼神空洞的站了起來。

令狐其實不需要多此一舉的死。

他現在的模樣就像躺在棺材里面的冰冷尸體。

令狐慢慢打開門,走了出去。

我看著走廊上的針孔攝影機,令狐正一步步走到樓下去,而郭力全身上下,大概只剩下心髒還在跳動。

兩分鍾後,令狐進門的時候,手里已經拿著廚房里最尖銳的生魚片刀。

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心中不禁贊歎自己的劇本寫得真是絲絲入扣。

“我愛你,郭。”

令狐跪了下來,拿著刀,抵著自己的脖子。

令狐到底還是深愛郭力的。

只要郭力這時候道個歉,或甚至直接將令狐擁在懷里,令狐的刀就會當當當落在地上。

令狐可以不要自尊的。

這個缺口就由郭力的愛填滿。

“賤貨。”郭力冷冷地睜開眼睛。

令狐尖叫一聲,歇斯底里的舉起刀子。

上篇:第九章 二分之一的機率(2)     下篇:第九章 二分之一的機率(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