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樓下的房客 第十章 ACTION(3)  
   
第十章 ACTION(3)

不過我要強調的是,聽著,老張之所以被我賦予“侵入”的能力,不單單是利用他想要干女人的力量,更重要的,是“偷窺”的黑暗興趣。

而這棟樓,還有一個女人。

是,我承認,我是不希望老張太早殺進穎如的房間,不然事情會少了很都樂趣。不過他要是這麼做,我也不反對。

穎如呢?

她從昨天晚上出去後,就一直沒有回來。

穎如自始至終都不在我的劇本之內,她像個隨時暴走的脫線演員、還是隔壁攝影棚里不相干的大牌演員什麼的,總之我連她這次回家會不會帶新的戰利品回來都不知道。

但我可是很期待,就像在聖誕節深夜不停張望著掛在門板上的大襪子的小鬼。

郭力,這個場景的主角之一,我想此刻的他應該還在某個偏遠的荒山中挖洞,不然就是在儲備夜間行動的工具與體力,以及至關重要的“計畫”。

計畫,是實踐之母。

總之,現在我應該是通行無阻了。

于是,我拖著沉重的令狐,來到柏彥的房間。

柏彥的口水都流到鍵盤上去了。這次他甚至沒有機會留下任何跟“另一個人格”溝通的訊息就昏睡過去。

我打開塑料袋,將逐漸僵硬冰冷的令狐輕輕慢慢倒了出來,一些尸水或是什麼的紅黃色液體也一齊傾流在地上。

那把尖刀還插在令狐的胸口上。

我不曉得令狐胸口里的血是不是像豬血凍一樣凝成果凍狀,還是將尖刀拔出後,腐敗的血還是會淅哩嘩啦傾瀉而出?保險起見,我的動作小心翼翼,何況尖刀更賦予了尸體“遭到凶殺”的影像聯想,所以我並沒有將刀子拔出。

我將令狐慢慢搬到柏彥床底下,刻意露出一小截手臂,然後將柏彥照例剝個精光,我瞧了他的屁股一眼,挖靠,他的屁股被自己洗得脫皮泛紅,可以想見他真的是歧視同性戀的死硬派。

罪有應得啊。

將柏彥的衣服內褲全都亂丟後,我硬是將光著屁股的柏彥扛起來,利用升降梯走下樓,打開陳小姐的房間,一邊竊笑一邊將柏彥塞在陳小姐的床底下。不過我將柏彥塞得很好,沒有故意讓他身體的任何部份露出來。

我滿意地關上門,回到房間睡個午覺。

今晚可是好戲連連,我必須養好精神觀戰。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入夜。

一個屬于偉大黑暗預言家的夜。

陳小姐勾著高大男友的手臂,笑嘻嘻進了房間,在走廊上與下樓開冰箱的老張擦肩而過時,色膽包天的老張居然伸出手,利用男子視線的死角、在陳小姐的屁股上擰了一把。

陳小姐瞪了老張一眼,門打開。

“今天上班還是好忙喔,尤其是下午被王董叫去弄單子,所以沒有去你的部門探班,不會介意吧?”男子笑吟吟說,將領帶解下。

“是這樣嗎?我瞧你最近跟你的新秘書處的挺好的不是?剛剛從學校畢業的小女孩怎麼是我比得上的?”陳小姐語帶嘲諷地說。

“她哪有你這麼風騷!”男子哈哈一笑,突然將陳小姐撲倒,熟練地解開陳小姐的藍色套裝,陳小姐的小嘴立即湊上,將男子吻得透不過氣來。

我笑吟吟地看著他們倆在床上撕光彼此的衣服,野獸般的淫欲在彼此的肢體與眼神之間傳遞著。

此時,客廳的監視器出現另一個主角,他的氣色跟昨晚簡直判若兩人。

他精神飽滿、臉色紅潤,身上的襯衫燙的一點縐褶都沒有,手里拿著一個比平常大上許多的公文包。

他是郭力。

瞧他精神奕奕的樣子,顯然已將棄尸的詳盡細節都再三仿真過,盤算得天衣無縫似的。

郭力正要上樓,老張正好拿著冰箱里的西瓜切盤在轉角遇上了郭力,郭力神色自若與老張攀談著,兩人一齊慢慢走上樓梯。

陳小姐一絲不掛,被男子整個人攔腰抱起,偌大的陰莖在半空中快速進出陳小姐玲瓏有致的身軀,趴答趴答,男子的屁股觸電似繃緊又松弛,陳小姐一副抵受不住地亂哼,淫水都快濺到我臉上似的。

上篇:第十章 ACTION(2)     下篇:第十章 ACTION(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