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樓下的房客 第十一章 混亂的布局(2)  
   
第十一章 混亂的布局(2)

我歎口氣,看著頹然坐在地上的郭力。

衣衫不整,鼻青臉腫,尿臊味一地。

郭力兩眼空洞地看著我,不曉得該說什麼。他已經瀕臨崩潰了。滿腦子所想的,恐怕都是“柏彥到底在盤算什麼?他想要我的什麼才肯放我一馬?”這類的問題吧。

“失戀總有失戀痛,雖不足外人道,但忍一忍還是會過去的。”我歎口氣,扶起了郭力。

郭力胡亂點著頭,無精打采。

我搖搖頭,說:“自己保重啊,天大的事都能給熬過去的。”

郭力閉上眼睛,示意我不要理睬他。

我轉過身,扭曲的笑容綻放開來。

我得回到電視機前,今晚還有好多奇怪的午夜電影可看哩。

柏彥連續兩個晚上遭遇到極大的、不知所以然的挫敗後,甩上門的力道完全具體化他內心的恐懼與憤怒。

砰!

他的背靠在門後,疲倦地慢慢滑下、滑下。

坐在地上,像只全身白毛都被剃光光的干瘦綿羊。

兩只手插進他蓬松的頭發中,柏彥痛苦無力地抓著腦袋,撕著。

這一切,已經遠超出了他的想象力跟控制力,第四度空間的魔幻身影鬼魅般席卷了柏彥的神經。

“干!干干干干干干干!”柏彥的眼淚終于決堤,在咒罵聲中傾瀉而出。

然後。

柏彥跳了起來,大叫一聲。

他的視線正好對准了床底下,那一只蒼白又粗壯的手臂。

剎那間,柏彥獨處時應然的脆弱又重新快速蛹化,無處宣泄的情緒頓時化作憤怒的外衣。

刺猬般的外衣。

他站了起來,大罵:“死同性戀!滾出來!滾出來!”

令狐當然沒辦法滾出來。

尸體一向是默劇的最好演員。

“我叫你滾出來!”

柏彥聲色俱厲,大步踏前,一把抓住令狐裸露在床外的大手。

一拉!

他眉頭皺了一下,又在瞬間斷裂。

“啊!”

柏彥拼命尖叫了幾秒。

然後吐了一地!

令狐歪歪斜斜地、半身躺在地上,兩眼瞪著天花板。

不知哪里來的蒼蠅在令狐灰蒙蒙的眼珠上爬行,胸口上明晃晃的尖刀倒映著柏彥嘔吐的模樣。

“這……”柏彥搖搖欲墜,想發出一點聲音,喉嚨卻立刻被不斷上湧的穢物噎住。

此時的他在想些什麼呢?

在想另一個自己在什麼時候殺了令狐嗎?

聯想到了剛剛郭力近乎瘋狂的哀求嗎?

另一個自己是不是做了什麼,讓郭力略窺一二呢?

柏彥吐到雙腳無力,跪了下來。

他的臉色灰白得可怕。

前幾次靈魂易主不過是讓自己出糗、挨揍、屁眼被捅,今個兒卻闖出了大禍。

殺人大禍。

扣扣扣!扣扣扣!

郭力在柏彥的門外急促地敲著。

身為學者的他可不會相信僵尸這一回事,所以他的腦袋里的邏輯運算結果,唯一的答案直指“與令狐相好”的柏彥。

只有他,才可能擁有他與令狐房間的鑰匙。

柏彥看著房門,無辜者與畏罪凶手兩張截然不同的面孔同時眩化在他的臉上,此時柏彥完全沒有心理准備,甚至一點想法都沒有,跟已經作好“條件交換准備”的郭力迥然不同。

“干!你到底要做三小!”柏彥隔著門罵道,但語氣卻頗為氣餒,還帶著微微的顫抖。

“柏彥你先開門,有什麼事我們都可以商量,求求你了!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郭力以為自己全處于下風,幾乎要哭出來了。

郭力心中一定抱著很大的希望,所以才死纏活賴在柏彥的門口。

“沒錯,如果柏彥真要害死你的話早就報警了,他扣著令狐的尸體不放,肯定是對你有所圖謀。既然有所圖謀,基本上你就安全了,只是扮可憐求人,這一點禮節都不可少。”我聰明絕頂地旁白。

上篇:第十一章 混亂的布局(1)     下篇:第十一章 混亂的布局(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