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樓下的房客 第十二章 封印(4)  
   
第十二章 封印(4)

很好!

王先生沒等老張把話說完,就急著往樓上興師問罪。

然而,老張對面的房門突然打開,郭力蓬頭垢面、幾乎用摔的出來,我跟王先生連忙往旁邊躲開,免得被一身煙味的郭力撲倒。“你們……剛剛在那邊吵什麼?柏彥果然有大家的鑰匙?”郭力跌跌晃晃地問。

王先生沒有理會,一股勁往樓上開跑,我也沒搭腔,只是對著老張大聲斥責。

“鑰匙的事再跟你慢慢算帳!下個月房租漲你兩倍先!”我生氣說道,跟在王先生後面往上走。

老張摸摸頭,嘴里咕噥著對不起之類的屁話,關上門,繼續處理他未完成的另一個裝置藝術去。

而郭力像個石像杵在走廊上,空洞的不得了。

跟著王先生,我興奮地踩著每一個階梯。

無論大家以什麼樣的節奏在進行各自的事,都脫離不了我的劇本。

我的腦下垂體不禁開始分泌奇怪的物質,在醫學上應該有他的專屬名稱,大概是負責產生即興計畫的那種液體。

王先生要是硬逼柏彥開門,會發生什麼事呢?柏彥這樣一個沒頭沒腦的死大學生抵擋得住這種惶急的壓力多久?一行人在柏彥門口興師問罪,另一個凶手郭力能坐視不理嗎?

已經錯過第一時間自首的郭力,依照他的個性,其實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按照原先的計畫……原先“穎如不在”的計畫里,接下來的幾分鍾我只要略施心理戰,就可以誘惑即將跟上樓的郭力跟我一齊突擊王先生,分享犯罪的罪惡感後,再與柏彥結盟,然後……

但是,我一踏上四樓、瞥見穎如的房門時,有個奇特又詭異的想法在我腦中一掠而過。

依稀,那流水聲還未歇止。

我想起來,個性封閉的王先生從來沒有上過四樓。

王先生之所以會知道單身的老張不是住在他的正上方,全是因為郭力跟令狐做愛時、床腳就在他頭頂上啞啞晃動的關系。

而現在,郭力碰巧並沒有跟上來。

果然。

王先生站在走廊上,滿臉是汗看著剛剛爬上樓梯的我。

“哪一個是那個柏……的房間?”

王先生看著我,微胖的他一口氣在胸口劇烈喘著。

我拿出剛剛老張還給我的那一大串鑰匙,指著右邊的房間,左手在嘴唇上輕輕擺動,用非常警戒的聲音模糊說道:“你偷偷進去,別讓他有機會跑了。”

王先生會意過來,接過鑰匙,神色凝重。

而我慢慢後退了一步,示意王先生自個兒進去。

王先生開門,像個忍者一樣潛了進去。

浴室里的沖水聲更大了。

我悄悄將門從外面關上,將王先生封印在永琲熄繚t里。

關上門,我完全沒有一絲惶恐。

王先生這一進去,就像自動走進一只懶得偽裝的龐然巨獸嘴里。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地方叫做地獄入口的,絕對就是這棟樓的這間房間,而不是形而上的“險惡人心”之類的虛偽托辭。

這里,

就是這里,

地獄就是這里。

我站在柏彥的門口,看著走廊盡頭的樓梯口。

郭力隨時都可能上來,我必須為我這個突發奇想的安排找到新的出路。

真像是超激烈的腦中競速。

搭。

搭搭。

郭力刻意放慢了腳步聲,一步步逼近。

我上排牙齒緊緊咬住下嘴唇,雙手從太陽穴一路刮到脖子,大量的腎上腺素在體內滾燙翻騰著。

該怎麼跟郭力解釋消失的王先生呢?

該怎麼使得郭力將注意力完全集中到柏彥身上呢?

穎如房里的沖水聲停止。

咚!

一場無聲的、顯然是一面倒的“對決”,已經在穎如房間里結束了。

我瞪大眼睛,一個偏激到極致的想法像快速生長的藤蔓攀上我的腦髓。

上篇:第十二章 封印(3)     下篇:第十二章 封印(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