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樓下的房客 第十三章 走廊(1)  
   
第十三章 走廊(1)

在這種壓力之下,柏彥當然沒辦法睡著。

但是,不費吹灰之力就搶下白癡比賽冠軍的柏彥,居然在郭力踏進房間後就一直把自己的腳粘在馬桶蓋上,然後用膝蓋將自己的腦袋夾在里頭,兩眼半睜半闔的。

郭力戰戰兢兢地、非常緩慢地走著,兩只手緊握成拳擋在胸前胡亂護衛,眼睛好象直視強光般不停眨眼、眯眼。

我知道那是恐懼突然撞見尸體的自然反應,盡管郭力正是為了這個目的而來。

站在柏彥房間的中央,郭力的胸口停止喘動,慢慢將頭轉向右邊,與浴室里蹲在馬桶上的柏彥四眼交會。

郭力吞了一口口水。

柏彥打了個冷顫。

久久,大約有兩分鍾的時間,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我將臉貼近屏幕,那畫面就像部可笑又品質低劣的舞台劇,兩個演員不約而同忘記台詞,只好尷尬相互對視似的。

但是舞台劇又必須持續進行,我這個導演兼唯一的觀眾也只好無奈地等著。

終于,前來談判的郭力在要命的沉默後先開口了。

“我……想請你……請你原諒……”

郭力不知道該說什麼,他一定認為蹲在馬桶上狼狽不堪的柏彥,正是為死去的情郎令狐傷透了心、憔悴了身形。

“……”柏彥完全無法言語,絲毫不能理解郭力在說些什麼。

郭力突然開始哭泣。

大哭,但一滴眼淚都沒辦法掉下,像棵枯萎雕零的老樹,了無生機。

我明白,這哭泣並不是懊喪或懺悔,也不是想交易對方的憐憫,而是精神崩塌。

完全的崩塌了。

所以,郭力一滴眼淚都沒流,但他的樣子卻比悲痛欲絕還要更深的無望,他徹底的認輸,沒有底線的拋棄,除了……

“我只求你放過我,將令狐的尸體還給我……我什麼都答應你……”

郭力沙啞地哀號。

柏彥先是震動了一下,隨即又陷入輸家的面孔。

他果然……果然知道“另一個我”殺了那個死同性戀……

柏彥機械式地指著床底下,什麼也沒有辯解。

說了又有什麼用呢?另一個人格這種事,全世界只有美國好萊塢電影里的法官跟陪審團願意相信。

看到柏彥終于允許郭力接觸尸體,郭力如釋重負吐出一口氣。

他當然知道尸體不是在床下就是在櫃子里,如果尸體還沒被支解的話。但沒有柏彥的允許,談判就不能獨斷地進行下去。

不知從哪出來的精神再度注入郭力一整天都沒有進食的身體,他連滾帶爬到柏彥床邊,將擋住尸體的雜物與鞋盒扒出,迫不及待拉出令狐的尸體,這時可不是害怕尸體的時候。

冰冷僵硬的令狐被郭力拖出。

無孔不入的蒼蠅在他的嘴角、鼻孔、眼珠上跳躍產卵。

死去的令狐只不過是丟掉了靈魂,他還留下營養豐富的蛋白質供亂七八糟的生物在上頭孵化,在內髒里啃食。

遺愛人間,到底應該禁止遺體火化。

令狐的尸體,像一串斷斷續續的刪節號,要說不說的,將句子硬生生斷在那邊。

令人難受的氣氛,卻又不得不替這個場景說句台詞將模糊的句子給接下去,誰都好。否則一旁的靈魂都將失控。

“對不起。”

柏彥機械吐出這三個字,複又將整張臉深深埋在身體里,就像找不到殼的寄居蟹。這是他言簡意賅的台詞。

郭力一楞,隨即明白柏彥在說些什麼。

柏彥在為他的橫刀奪愛道歉。

“不,我們……我們都錯了……要不是因為我平常太疏忽令狐始終一個人的感受,今天就不會演變成這個樣子。”郭力突然覺得很悲哀,內疚的感覺從現在才開始真正反噬。

這種反噬,會咬出早已消失的良心跟種種具不良影響的正面人格,我可不能放任他們繼續如此有道德意味的對話。預言會變得難以掌控。

上篇:第十二章 封印(5)     下篇:第十三章 走廊(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