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樓下的房客 第十三章 走廊(4)  
   
第十三章 走廊(4)

說不定,柏彥是心情惡劣到了頂點,于是乎性情大變?還是柏彥本來就有精神病的問題?

“這刀上有誰的指紋我不想知道,但我是堅決不碰的,你們自己來吧。”我說,索性坐到床上。“還需要幾個堅固的大塑料袋,地上也要鋪一個,免得血流的到處都是、不好處里。”郭力早已想好。

“我去樓下買,很快回來。”我說,作勢站起身。

郭力像是深怕我反悔似的,阻止道:“不,我的房里正好有幾個,我去拿吧。”

柏彥深怕郭力反悔,說:“不如先割了吧,就在浴室里割不就得了?大家同舟共濟,一鼓作氣將他給分了,免得等一下拖久了手軟,夜長夢多。”

我附議:“這也有道理,我就在這坐著,你們去浴室割吧。不過動作得快點,天亮前想個好地方埋了,這件事就此了結。”其實我更怕他們倆人反悔。

柏彥沒口子的說好,郭力只有點頭的份。

于是兩人將令狐拖到小小的浴室,將令狐的頭押在馬桶里,省得面對尸體最恐怖的、最容易產生記憶殘留的部份。

柏彥拿起刀子,干咽了一口口水。

真不知從何下手吧。

郭力歎了一口氣,無聲從柏彥手中接過刀子,往頸子肉多的部份慢慢切鋸下去。

“嘖……”我還真不敢看。

就這樣,兩人你一刀,我一刀的輪流割著。

郭力吐了一次後就冷靜下來,漠然地操刀。

柏彥實際上根本沒宰過人,干嘔了三次後才勉強鎮定下來。

慢慢的,浴室中內髒與腸子流了一地,黃色發臭的脂肪粘在兩人的衣服跟瓷磚地板上,我瞧了一眼就要發暈,味道更是難聞的不得了,我只有捏著鼻子等待令狐變成一塊塊不可辨識的東西。

插播個忠告,識相就拿筆跟紙抄下來。

我說,如果你想支解一個人,又很趕時間的話,我勸你最好別干,想點更省事的方法,例如在陽台點一把火將尸體焚掉之類的。

因為割肉不僅惡心、遇到關節與韌帶更是耗時又費力,但這些比起腥味十足又拖拖拉拉的腸子只能算是小兒科。

如果你天真的以為支解後的尸體就是一塊又一塊連皮帶骨的肉,那就大錯特錯了。你必須另外准備很多堅固的塑料袋包好或塞好亂七八糟的內髒,還要將腸子捆好或仔細切段,最後還得拿鹽酸好好將一塌糊塗的地板刷個幾十次,才將湯湯水水的脂肪、尸水、血處理個大概。

支解真是一門專業,應該要有專人負責。

等到令狐的尸體完全變成一把把的爛肉後,柏彥跟郭力兩人的身上全是細小的碎肉跟飛濺的血漬。

柏彥的右邊耳朵上還吊著一團半透明狀的漿液,隨時會垂下來似的,郭力動手的次數跟時間更多,整條褲子浸的油膩膩黃澄澄的,實在有礙觀瞻。

“那個手跟腳干脆剁碎一點,免得塑料袋萬一破了,給人瞧出是死人來的。”我建議。

人的手腳、跟臉耳口鼻,是最好辨識的部份,我相信一般人可沒研究過人跟動物的內髒、肉塊長得哪里不同。

郭力點頭同意,幾乎要暈倒的柏彥只得接過刀子,將二十個指頭一一切掉。

已是星期天凌晨一點半,兩個一整天沒吃飯的凶手簡直累壞了。

“你們兩個身上又髒又臭的,不過沒時間讓你們洗澡,拿毛巾隨便擦一擦就行了,我們去郭力房間拿塑料袋回來裝尸塊,然後就開車去山上棄尸。”我說。

于是兩人用濕毛巾揩了揩身子後,郭力跟令狐要了一套乾淨衣服,三人便偷偷摸摸惦著腳尖下樓,無聲無息的。

慢慢的,郭力走到自己門口,想起房里分尸的工具散落一地,于是用手勢示意我跟柏彥在走廊把風,他自個兒進去,拿了幾個堅固的黑色塑料袋就出來。

我在走廊看著郭力進了房,看看對面老張的房門。

一些不明的小聲響在老張房間里頭祟動著,似乎正進行著什麼。

上篇:第十三章 走廊(3)     下篇:第十三章 走廊(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