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樓下的房客 第十三章 走廊(7)  
   
第十三章 走廊(7)

好,自相殘殺吧。

這只是將劇本提早了幾個步驟。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清脆的高跟鞋聲節奏明快地踩下樓梯,突兀地回蕩在深夜的租宅里。

每一次的“喀、喀”聲踩在地板上,我們四個人的心跳聲都跟著那該死的、毫不加掩飾的節奏。

一上一下。

一下一上。

上上下下。

不約而同、制約般的,我們四個棄尸新手慢慢轉過頭。

一道清瘦的黑影尖銳地從樓梯口折下,那“喀、喀”聲後,依稀還拖曳著遲緩的重物磨地聲。

四個喉結鼓鼓滑動,各自吞了一口口水。

下樓的,是穎如。

一個攪局者。

一個突發奇想的臨時演員。

踩著高跟鞋,穿著淡藍色的連身短裙,濃濃的咖啡香自她每一個清脆步伐的間隔中流動著,墨黑長發飄逸,使得穎如的小臉更加白晰滑嫩。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

隱隱約約。

我的耳朵里似乎鑽進一股輕輕柔柔、綿綿細細的聲音,說不出的舒服受用。

但當我豎起耳朵仔細聆聽時,卻找不出那聲音的源頭,只覺得那若有似無的聲音就像一首魔幻的曲調,不知不覺化解了我心中得意洋洋的情緒,我想築起心防,卻不由自主地跟著古怪的調子哼唱。

遠遠的,穎如在樓梯欄杆中,對著大家親切一笑。

美女的笑,當然帶動四個緊繃的下巴機械搖晃,所有人都沉迷在曲子里。

然後,我們看見她的左手拖著一只大黑色塑料袋,慢慢走下樓梯。

詭異的是,那黑色塑料袋異常沉重,導致穎如沒法子將他提起來,只是不在乎地拖動著,放任“他”在階梯之間自然碰撞,發出咚咚聲響。

那咚咚聲響一點也不好聽,卻奇特地“咚”在那綿綿悠長的音符中最適當的間隙,完全沒有一點突兀,反而更添樂曲的哀愁氣息。

也因為太過沉重,使得地板、階梯與黑色塑料袋之間的摩擦太大,塑料袋因此破出一條小縫,在樓梯與地上拖出一條難以形容的、蒼勁有力的紅色書法痕跡。

呆呆的,我們四個人看著穎如從容從我們之間穿過,那優雅的姿態令我們不由得屏住氣息。

就在穎如的發絲掠過我鼻尖的瞬間,我才發覺那哀愁的曲子是從穎如的鼻子里,淡淡地詠吟出來的。

直到穎如完全消失在轉角,我們才慢慢從現實與超現實中的迷惘中漸漸蘇醒。

低頭一看,那條誇張的紅色液體痕跡並沒有隨著穎如的詠吟聲漸漸消失,就這樣一路拖劃到走廊盡頭,然後又咚咚咚咚地往二樓邁進。

接著,我聽見一樓的鐵門打開,清脆的“喀、喀”聲繼續回蕩在幽暗的午夜小巷里。

吹笛人走進了山洞,巨石無聲無息封住洞口。

成千村童從此不見天日的恐怖童話。

我眨眨眼,在昏黃的走廊上搖晃著。

是幻覺嗎?

適才的歌聲太美、太稀薄,我的腦袋里只依稀記得,那塑料袋的裂縫露出了半個人頭,以及兩只靜靜插在眼窩里的鉛筆。

久久,四個人都沒有開口說話,剛剛劍拔弩張的氣氛不知道何時無影無蹤,卻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好象喪失了很多應有的感覺?

諸如興奮、恐懼、戰栗、嘔吐、壓迫、惶急之類的。

我的心里空空蕩蕩,什麼計畫、預言、謊言,仿佛從一開始就不存在那樣虛無。

“走吧?”許久,我打破僵局。

老張默默點頭,一口汙濁的氣悠長地呼出。

沒有多余的言辭,一切輕松起來。

輕松起來,所以沒有人急著朝原來的目的前進。

“剛剛那首歌好美。”老張的眼神有些落寞。

“嗯。”我同意。

“有人知道那首歌的曲子嗎?”柏彥問。

上篇:第十三章 走廊(6)     下篇:第十三章 走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