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樓下的房客 第十三章 走廊(8)  
   
第十三章 走廊(8)

“好象是GloomySunday,黑色星期天?”郭力見多識廣,想要多做解釋,卻欲言又止。

然而,並沒有人繼續追問這首歌的來由。

大家又開始靜默。靜默中,那首“黑色星期天”蔓爬在我腦中,輕輕纏住每一寸神經跟情感,就像浸泡在深藍無際的大海,我只有一直往下沉、往下沉。

永無止盡的下沉中,穎如優雅的肢體律動,尸體咚咚,高跟鞋扣扣,濃郁的咖啡香,模糊的背影,兩只插碎眼珠的鉛筆。

所有的樂曲元素天衣無縫共鳴著,持續不斷。

持續不斷。

不知道是誰先踏出第一步。

總之,郭力拿起三分之一的令狐,柏彥也拿起三分之一,我也拿起三分之一,三人慢條斯理的走下樓,而老張也抱起英年早逝的塑料袋王小妹,四個凶手晃著晃著,無須多語。

“臭死了,天啊,一群人大半夜倒什麼垃圾?”

陳小姐打開門,手里拿著空空的玻璃水壺。

她看見正經過門口的我們,不禁皺起眉頭埋怨。

我們面面相覷,正准備繼續走下樓時,我突然有點想殺了陳小姐。

“哈咻。”

我打了個噴嚏,左手拎著的塑料袋墜地。

令狐的頭顱從松脫的綁口中滾了出來。

隆隆隆隆,隆隆隆隆,滾到了陳小姐的腳邊。

陳小姐的瞳孔放大,丹田微微鼓起。

陳小姐才正要扯開喉嚨尖叫,郭力、柏彥、老張全沖上前去,六只手亂七八糟摀住陳小姐掙紮的口鼻。

沒有慌亂的失序,也沒有粗重的喘息聲。

一下子,只有一下子,陳小姐手中的水壺完好無缺放在地上。

你看看我,我看看他,他看看你,你看看她。他。

郭力將手中的兩個大塑料袋放下,柏彥接過,一只手各抓兩個。

我拾起令狐頑皮搗蛋的腦袋,裝進袋子里,重又仔細綁好。

郭力扛起玲瓏有致的陳小姐。

大伙一齊走下樓,打開門,坐上車,發動。

“去哪?”抱著塑料袋的老張問道,坐在我身邊的他,渾然不知王小妹的長發已經雜亂地露出來了。

“我知道一個好地方。”郭力轉動方向盤,輕踏油門。

沒有人有異議,各自沉澱著。

夜模模糊糊。

樓,已不再扭曲。他跟安詳的降E大調夜曲一樣自在,空空蕩蕩。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後來,我們再也沒有看過穎如。

就像個幽靈似的,她一個人拖著尸體消失在凌晨兩點半的小巷里。

她的房間一直為她保留著。她有鑰匙,隨時可以回來。

帶新玩具回來也好,或是將已經發臭的粉紅旅行袋、跟巨大的行李箱帶走也好。

這里永遠屬于你。

兩天後,老張第一個搬走。

他在客廳桌子上的紙條里說,他在菜市場里找到一間還算過得去的小雅房,這段期間感謝我們的照顧。

他的紙條我吃下去了,代表這段深刻的友情與我永遠同在。

柏彥第二個搬走,搬走前他學會了抽煙,和歎氣。

一個人多愁善感,或願意裝得多愁善感,都算是一種成長。

憑這點我祝福他。

有一天中午,我還在那間常去的排骨便當店遇到正在點菜的柏彥,兩人著實寒暄了好一下子,那感覺真是不錯。

只是後來,我就沒有見過柏彥了。

郭力無所謂搬走不搬走,他原本就不常住在這里,東西也少,我打算租約期滿才幫他將房間清光。

這段期間,我跟郭力一齊打發了前來詢問的便利商店地區經理、學校老師、公司人事部經理、警察的公式詢問,稀松平常。

那個黑色的星期天之後,郭力留下了五十萬,夠意思。

不過我沒有把這堆鈔票吃下去、讓友情跟我永遠存在,我打算拿來擴充設備,看我看得更多、更清楚,聽的更細、聽的更廣。

上篇:第十三章 走廊(7)     下篇:第十三章 走廊(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