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樓下的房客 黑色星期天之後(6)  
   
黑色星期天之後(6)

與自白書最不對稱的一點是,這件案子發生在東別連環凶案之前好幾天。

總之這份夢幻自白書少了一個重要證人、犯罪涉嫌者。

“仔細看著!這個叫張國定的男人,是不是你殺的?”我將一疊恐怖的照片摔到房東的桌上。“我也是聽你們說才知道老張被殺了,那件事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房東正色說道,拿起凶案現場的照片欣賞著:“不過,能夠用那種方式慢慢殺死老張的,你們看了我的自白書後也應該知道是誰了吧?”

張國定是第一個搬出凶宅的幸存房客,在這件案子初露線索時,我們警方循線搜查到他在菜市場的新住所,那是一間老舊的鐵皮屋加蓋,門板上貼了十幾道大大小小的符咒,還有從廟宇求來的平安香包。

持了搜索票,一行人浩浩蕩蕩在張國定的房門口堵著,但喊了半天門也沒人應,于是我叫那棟房子的房東過來開門,竟發現張國定的雙手被衣服綁在衣櫃里的鋼制懸梁上吊著,全身上下都有針孔的細密傷痕,肢體發黑,死了好幾天。

法醫驗尸發現,張國定的血液里有成份不明且相當複雜的毒素溶劑、也曾出現過數十倍于正常人的抗體反應,但對張國定本人來說最重要的是,他在完全斷氣前至少曆經了七十二小時的痛苦折磨。

于是自白書又少了一個重要證人、犯罪涉嫌者。

“喔?那郭力呢?你把他藏到哪里去了?”我雙手環抱胸前。

“第六次回答你,郭力如果消失不見了,只有一個可能,你們去翻翻我的自白書吧。”房東長長歎了一口氣,說:“沒想到連郭力都躲不掉,唉,你們把我關到牢里也好,牢里安全些。”

“干,你不要將什麼事情都往一個根本就不存在的女人身上攬!是男人的話就敢作敢當!”我憤怒地大拍桌子。

房東正色說道:“我是敢作敢當,你們那三個來探查的警察確實是我殺的,所以要判我三個死刑也是合情合理。不過令狐的確是郭力親手斃的,王小妹的確是老張殺的,王先生的確是穎如宰的,陳小姐也的確是老張、郭力、柏彥三人合力掛掉的,而穎如房間超大行李箱里的腐爛國小女生、桌子上血肉模糊的立委人頭,當然也是穎如干的,這點毋庸置疑不是嗎?我也帶你們到大度山找到棄尸的地點不是?我很合作,但不能將所有的命案都算在我的頭上,那對辛苦實踐預言的我是個天大的侮辱。”一副大義凜然、敢作敢當的模樣。

我的拳頭緊握,轟然揍向桌子:“你以為自己很行嗎?警察是那麼好耍的嗎?告訴你!全台灣監獄里到處都是我們的人,不管是獄卒還是里頭的大哥,只要我一句話交代下去!用鋼刷刷你的老二,白天被大家用拖把戳你屁眼,晚上要幫兩百多人口交,倒吊、鴛鴦鎖、辣椒水、吃頭發、架烏龜樣樣都來,准整死你!”

房東害怕地說:“別這樣對我,我已經在反省了。”

他反省的表情,卻像正想朝你臉上射精的猥瑣樣子。

兩人許久未語,但我的話可還沒問完。

我瞪著房東,說:“不想在被槍斃前就被搞死的話,就說清楚你究竟是誰?為什麼要冒充房東?是不是一開始就計畫犯案?干什麼把指紋弄掉?”

誰是誰,居然是結案最大的關鍵,最官僚的一部份,非搞清楚不可,要不然任何記錄都會變得空空洞洞,意義也會隨時自我毀滅。

房東沒有說話,他出神地玩弄手指頭上的鼻屎,接著研究起掌紋的奧妙。

每次我們質詢他的身分,就像使用法語跟猴子溝通一樣毫無反應,問他是哪個學校畢業的,他一下子說台大肄業,一下子說輔大肄業,又問他曾被哪個老師教過,他就會背誦出曾經看過的警察制服上的名字。

存心搗亂。

“還有,我們在所有人的房間里都可以找到他們的指紋,唯獨你跟穎如的房間一個象樣的指紋都沒有,只有你自己的毛發、指甲、皮膚碎屑、精液,你說奇怪不奇怪?”我兩手一攤。

上篇:黑色星期天之後(5)     下篇:黑色星期天之後(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