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養鬼為害 第006章:鬼魂之傷  
   
第006章:鬼魂之傷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一喊,爺爺那搖晃的身體就停了下來,僵硬的轉過了身,對著我就張開了嘴巴,艱難的發出了幾個字:"小心他……房梁上……走……"

爺爺的聲音是喉嚨的摩擦發出來的,完全是含糊不清,要仔細聽才能夠聽的清楚.

我剛聽清楚爺爺話里的意思,正要問爺爺口中的他是誰?

可誰知,我還沒開口問,爺爺的背後突然就躥出了一個穿著中山裝的中年男子,手中的銅錢劍猛的刺進了爺爺的尸體中.

另一只手上的黃符也是順勢拍在了爺爺的身上,兩只手掐了一個道訣,咒語聲一念,爺爺尸體上的黃符哧的一下就燒了起來.那黃符一燃燒,爺爺的尸體竟然也跟著燃燒了起來.

這個人的動作太快了,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爺爺的尸體已經被火給吞沒了,只能看到他痛苦的在地上翻滾著,嘴里更是發出了沉悶的慘叫聲.

那慘叫聲聽的我撕心裂肺,我終于還是忍不住哭了起來.我從來沒有想過,爺爺會用這樣的方式離開我.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胡建國.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小寶,你別太難過了,你爺爺是為麻姑村犧牲的.剛才出手的人,正是我從龍虎觀請來的羅都大師,你莫要怪他."這時,村長走到我身邊拍著我肩膀安慰道.

"小伙子,你爺爺已經起尸回魂了.准確的說,他已經不是人了,活人是不會被符紙燒的.如果不燒了他,等他喪失了最後的意識,那他就會害人了.你爺爺也是道門中人,他如果在天有靈也會同意我這麼做的."這羅都倒是很和氣的給我解釋,頗有幾分得道高人的氣魄.

我心里也明白,可一想到村長剛才的話,我心里就想到了不對勁的地方,抹干了眼淚問:"村長,你說他是你請來的,那江河呢?"

"江河?江河是誰?我只請了羅都大師啊."村長顯得有些詫異,然而更詫異的是我,江河是最先出現在我們麻姑村的,也是他的出現才救了我,我一直以為他是村長請來的.

可很顯然村長不認識江河,那江河是誰請來的?

要知道這麻姑村很偏僻也很落後,一般情況下是根本沒有外人進來的,江河是怎麼知道麻姑村出事了?而且,江河給我的感覺,絕對是一個厲害的走陰人.

"江河?有意思了.老村長請帶路,我倒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那邪門的老墳了,哈哈……"而在我陷入沉思的時候,羅都竟然大笑了起來,接著就讓村長帶他去後山了.

等他們全部都走了,我才用衣服把爺爺的骸骨給包了起來.我背著爺爺的骸骨回到了自家的後院,連夜把爺爺給埋葬了.

我對著爺爺的墳重重的磕了三個頭,哽咽的說道:"爺爺,如果真的是胡建國算計了您,孫兒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又在爺爺的墳前說了一些話後,我才准備進屋了.可剛一進屋,我就看到地上有血滴,那血滴還沒干,應該是剛剛留下的.

我順著那血滴走到了大廳的地方,正好看到有一個黑影坐在椅子上,我還沒喊,他就先開口了:"小寶,別喊,是我……"

聽到這聲音是江河的,我心里也才松了一口氣,趕緊把燈給打開了.

燈一開,我就看到江河坐在椅子上,用他的銅錢短劍撐在地上,身上被指甲抓出了無數的口子,一身是血.

而且,那傷口的肉已經變成了黑色的,好像是感染了一樣,就連那血液也開始變黑了.

江河的臉色很蒼白,看起來很虛弱,我擔心的問:"江河,你咋變成這番模樣了?"

江河苦笑了一聲,搖頭道:"那女鬼太厲害了,我是拼了全力才逃回來的.先別管這麼多了,你家有糯米嗎?"

我原本還想問江河的事情,可他現在身體太虛弱了,只得等他傷好了再說.我點點頭,說家里有一大缸糯米酒.

爺爺生前沒啥愛好,就喜歡釀糯米酒,所以每年都會釀上幾大缸.

聽到我說家里有糯米酒,江河才說了一聲好,接著就讓我把他帶到了後院放糯米酒的地方.等他脫光了衣服鑽進大缸,我才曉得他要用糯米酒來治療身上的傷口.

"我身上的傷口是被鬼魂傷的,如果不及時治療的話,我的整個身體都會腐爛,直到死亡."江河一鑽進去,就疼的咬緊了牙根,但卻是一句痛呼都沒發出來,說:"我剛才看見你屋里有道士用的東西,想必你爺爺生前也是道門中人.他經常喝糯米酒,應該也是為了克制髒東西."

江河這麼一解釋,我才明白了爺爺之前喜歡喝糯米酒的原因.我沒有說話,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就看到了奇怪的一幕.

只見那淡白色的糯米酒液體中,竟然有黑色的血液浮了起來.而江河更是疼的全身顫抖了起來,直到那黑血不在冒出來,我才看到他臉上的表情輕松了不少.

我見他的情況穩定了下來,這才開口問道:"江河,剛才你遇到的那個女鬼到底是誰?還有,你為啥會出現在麻姑村?"

這句話我從見到他就想問了,可江河卻是苦笑了一下,說:"小寶,別急,等天亮了你就會知道了.這麻姑村背後的事情,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江河一說完後,就靠在大缸上休息了起來.看他的樣子,今晚是不會告訴我了.而我心里的疑惑也越來越重了,總覺得爺爺的死是被人算計了.

胡建國的祖墳埋著一個女兒和嬰兒,田娃他娘上了李二嬸的身,說她回來找麻姑村的人索命了.

就連李二叔的死,還有田娃他爹的死,都是用剪刀捅死心髒自殺的.他們都是參與挖墳的人,這一切,肯定和那祖墳里埋著的女人有關系,因為我看到她的胸前也插了一把剪刀.

可我想不明白的是,爺爺為啥又會死在那棺材里?

我想了一會兒,腦袋里一團亂麻,干脆就走到了大廳.爺爺的話一直浮現在我腦海里,小心他,還有房梁上.

我記得很清楚,爺爺出事那晚回來找我,就一直盯著房梁上看.

難不成,那房梁上有啥東西?

想到這一點,我就抬頭去看那房梁.可我家的房子是瓦房,房梁弄的很高也很結實,我在下面根本看不到上面有東西.

連著換了幾個角度,還是看不到房梁上有東西,只有爬上去才行.

而就在我准備要爬上去的時候,我就聽到有人在敲我家的窗戶.那聲音敲的很輕,但剛好能夠聽清楚.

這大半夜的,我想著怕是不乾淨的東西找上門來,心里也有點害怕.

可那聲音一直不停,敲的我心里發慌,無奈之下我才硬著頭皮走過去把窗戶打開了.而窗戶一打開,我立馬就怔住了.

因為窗外外面站著的人,竟然是胡建國!

上篇:第005章:起尸回魂     下篇:第007章:一棺兩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