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養鬼為害 第219章:瘋狂手段  
   
第219章:瘋狂手段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那抱住石雪禪的人,正是唐逸,他用他的身體給石雪禪擋下了致命的一擊.

"媽的,你找死!"我怒罵了一聲,已經沖了過去,直接抓住了他的衣領,手中的匕首刷刷就割斷了他兩只手的手筋.

伴隨著那殺豬般的慘叫聲響起,我才一腳他把踢在了地上,趕緊想要去扶住唐逸.可他的身體已經沒有力量了,壓在石雪禪就倒在了地上.

等我把他翻過來的時候,就看到他的臉已經開始慢慢恢複了.但卻是蒼白的嚇人,比死人的臉還要蒼白,那虛弱的樣子,卻是他最真實的樣子.

他的眼睛快要閉上了,很努力的睜著,看著我們的時候,就露出了一道疲倦的笑容,道:"終于結束了,我終于可以釋懷自己了!"

"不,我不會讓你死的."石雪禪銀牙緊咬,無比的執著,抽出身上的護身小匕首,直接割破了手腕,想要用血液來喂食唐逸.

可唐逸在說完話之後,眼睛就已經閉上了.那血液滴到了他的嘴唇上,直接從他的嘴角流到了地上,根本無法喂食他.

我想要去試探一下他的心跳,想看看他還有沒有最後的機會.可石雪禪卻是咬著自己的手腕,猛的吸了起來,那鮮血吸入了她的嘴里之後,她就蹲了下來,吻在了唐逸的唇上,把血液過度到了他的口中.

那血液進入唐逸的身體後,我就看到他的喉結上下蠕動了起來.這說明,他還活著.

"雪禪,唐逸還活著,他還活著!"我看著石雪禪激動的說道,石雪禪更是激動的點了點頭,繼續用這樣的方式來給唐逸喂食血液.

連著喂食了幾次之後,石雪禪就因為失血過多,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額頭上也全是密密麻麻的細汗.

"夠了,雪禪,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我擔心她還要繼續,就立馬阻止道.

可石雪禪卻是搖了搖頭,固執的還想要讓唐逸醒過來.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韓辰玥突然沖了過來,一把推開了石雪禪,怒道:"唐逸是我的,你們誰也不要靠近他.就算他死,也要死在我的身邊."

韓辰玥抱住了唐逸的頭,瘋狂的朝我們說道,她的情緒已經崩潰了.不過,這樣也好,也能夠阻止石雪禪自殘來救他了.

"雪禪,放心吧,唐逸和我們不一樣,他會活過來的,他根本沒有死."我看著石雪禪,提醒道.而石雪禪此時才回過神來,嗯了一聲,就從衣服上撕下了一塊布條兒,纏在了自己手腕的傷口上.

韓辰玥不讓我們靠近唐逸,我知道他沒有死,心里也送了一口氣,就由著她護著唐逸.

這才轉過身去找黑袍人,誰知,他已經爬到了大廳的門邊.他的手筋被我挑斷了,只能用身體去爬,地上也全是他留下來的血跡.

我沖上去抓住他後背上的衣領,猛的扔在了地上,在他想要翻過身來的時候,我就一把掀開了他臉上的黑色面紗.

而在看到那張臉的時候,我卻是徹底的震驚了.愣在了原地,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他看著我,釋懷的笑著,好像已經放棄了求生的念頭.

"怎麼會是你?怎麼會是你這個混蛋?"我看著他,心中的怒火莫名升騰了起來,爆呵道.

"余小寶,你想不到是我吧?哈哈……"他看著我,大笑道:"我原本以為你會被陰蠱折磨死,可沒有想到,你竟然活了下來."

"你知道嗎?我不可憐你,我也不同情你,我只是覺得你自作孽不該活!"我看著他,冷冷的笑道:"你永遠也不知道,你的父母為你犧牲了多少,甚至是他們的命.可你還不知悔改,竟然成了這般模樣.為什麼?你父母雖然貧窮,可他們把最好的給你了,你為什麼要辜負他們?為什麼要傷他們的心?"

莫名的,我心里越說越憤怒.可能因為我自己是孤兒吧,沒有見過父母的樣子,也不知道什麼是父愛和母愛.

但這些擁有父愛母愛的人,卻不懂好好珍惜?哪怕我只是感受到一點父愛或者母愛,我也會很知足很感恩.

"余小寶,這些都不重要了."他搖頭笑道,而我的情緒卻無比激動,我能感覺到自己的眼眶已經紅了.

"小寶,這人是誰啊?你為什麼如此激動?"一直沉默的李曉敏在看到我的情況後,也是小聲的問了起來.

我搖了搖頭,道:"他叫陳然,他的父母為了救他,甘願自己死去.陳然,你知道嗎?"

說著的時候,我又看向了陳然,道:"你父親臨死前,然我帶一句話給你,我現在轉達給你.你聽了之後,就去地獄給你父母賠罪吧.他們貧窮,但偉大,你永遠無法體會的.你記住了,你父親要我帶給你的話,生活實苦,但請你足夠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說話的時候,陳然就大笑了起來,道:"余小寶,你根本不知道我經曆了什麼?你沒有資格來教訓我.你知道嗎?我逃出陳家村的時候,就被鬼王給抓住了,他把我帶回來後,命令我吃掉那些剛生下來的嬰兒.那嬰兒不是活人生的,而是尸體生下來的.那些嬰兒很臭,臭的想讓人作嘔.可我要活生生吃了他們,如果不吃我就會餓死,也會被鬼王折磨死.你知道那種咀嚼死人肉的味道嗎?你知道那尸生子血液的味道?為了活下去,我吃了七個嬰兒,我吃了七個嬰兒啊!他們的手,他們的角,他們的血肉,他們的心髒……"

陳然的情緒已經崩潰了,說話的時候,眼淚就刷刷的流了下來.而我聽到江河的這些手段,也是頭皮發麻,渾身的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

"余小寶,你永遠都不知道,落在江河手里的滋味!"陳然一邊笑一邊哭,道:"那段日子,簡直是地獄般的噩夢.不過,我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唐逸他們經曆的,遠遠比我恐怖百倍,百倍,哈哈……"

上篇:第218章:天生傲骨     下篇:第220章:分久必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