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養鬼為害 第562章:青山綠水,後會有期  
   
第562章:青山綠水,後會有期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冥王一只手對付著唐逸,感受到我的威脅時,也是站穩了身體,另一只手直接朝我襲來.剛好抓住了斬魂劍的劍尖,他手心處釋放出來的力量,也讓我的斬魂劍再也無法前進分毫.

而且,他的力量實在是太恐怖了,竟然逼退著我的斬魂劍慢慢退了回來.我繼續加大著力量控制著斬魂劍,可斬魂劍就是無法前進,反而是被他的力量緊緊的定格了.

"你們太弱了,想要打敗我,還遠遠不夠!"冥王大笑了起來,雙手突然往回一縮,跟著發力的推了出來.

頓時我就感受到了那駭人的力量,當即把我的斬魂劍給震的倒飛了回來.在斬魂劍的劍尖對准了我,在快要刺到我的時候,我就一個空翻躲開了斬魂劍,順勢抓住了斬魂劍的劍柄.

然而,這斬魂劍上的力量根本沒有卸掉,我被這斬魂劍的力量拽著飛出去了十幾米遠.直到我一掌擊在了空中後,這股力量才完全卸掉了.

我在空中翻轉了一下,雙手握著斬魂劍,猶如離弦之箭一樣的朝冥王怒射而去.二十來米的距離,只是眨眼就到了他的面前.

唐逸和我招式差不多,我們兩人是同樣的方向攻擊冥王的.可冥王的速度遠遠超出了我們的想象,在我們的劍就差幾厘米刺中他的時候,他的身形驟然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秒就出現在了我們的上方,身體也是倒立了起來,同時抓住了我們的手腕,猛的一發力,我和唐逸直接撞擊在了一起.

這強大的力量,直接把我們撞得往後倒飛了出去.我們失去了重心,身體急速的下墜.而冥王還沒有停手,雙手猛的撐開,那漫天的火球當即沖天而降的朝我們砸落了下來.

那些火球下落的速度太快了,在下落的時候,就已經變成了一把把火焰的長劍,密密麻麻的朝我們刺了下來.

我的身體還在往下墜,腰腹猛的往上一挺,體內的氣息瞬間彌漫在了我的身上.這些密密麻麻的劍直接刺在了我身體上的屏障上,但那強大的力量,直接把我們壓進了湖水里.

轟隆的一聲巨響,這邪惡之湖的湖水就被我們的身體震的飛濺了起來.我和唐逸同時沉入了邪惡之湖里,但那些火焰變成的劍還在蹭蹭的射入水中.

我們身體上的屏障在落入水中的時候,就全部消失了.我避閃不及,有兩把火焰的劍直接刺中了我的腹部,那鑽心的疼痛,當即疼的我倒吸了一口湖水.

唐逸和我一樣,身上也是被刺中了幾劍,比我還要糟糕.但好的是,我們已經徹底化解了這股力量.

我的身體在空中扭轉了一下,直接猶如炮彈一樣的從水底沖了上去.飛出水面之後,我就落在了邪惡之湖的雕塑上.

我腹部上已經出現了兩個巨大的血洞,血洞的地方被火焰給燒傷了一大塊.此時已經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了,精神力彌漫在傷口的地方,保護著我的五髒六腑.

這冥王……實在是太可怕了!

我長長的松了幾口氣,等我看向唐逸的時候,他的情況比我更糟糕,身上的黑氣已經沒有之前那麼濃郁了.他的眼神,也是變得清澈了不少.

"可惜了!你如果真正的變成了魔,恐怕我也殺不死你!也怪你信心堅定,並沒有完全入魔.哈哈……"冥王高高在上的看著我們,不屑的大笑道.

而唐逸一直在看著我,在醞釀最強大的招式了.但他看向我的眼神卻是越來越清澈了,更是笑了起來.那笑容,是熟悉的唐逸!

"小寶!"終于,我激動的時候,唐逸就喊出了我的名字.我又激動又納悶,道:"唐逸,你總算醒過來了!"

唐逸笑了笑,當即從懷里拿出了一本古籍.看到那古籍的時候,我才立馬明白了過來,這是左慈送給他的佛經,就是希望他能夠利用佛經來控制體內的魔性.

想不到,唐逸真的做到了.

"冥王,不管我有沒有徹底墮入魔道,你始終殺不死我!但現在,該我們反撲了!"唐逸說完之後,身體沖天而起,他的身體在飛到半空中的時候,立馬就化作了無數的黑鴉.

這些黑鴉全都散發著黑色的氣息,更是發出了啞啞的叫聲.這黑鴉出現後,全數朝冥王飛了過去.冥王看到這一幕,當即笑道:"魔王的真身,可以!"

冥王話音一落,不停的攻擊這些唐逸化作的黑鴉了.但這些黑鴉好像打不死一樣,不管冥王怎樣攻擊,他們就是瘋狂的撲上去,不停的啄冥王身上的血肉,無比的瘋狂.

霎時之間,我看到連冥王也是沒有辦法了.而冥王被這群黑鴉圍攻著,也騰不出手來了.

"小寶,就是現在!"突然的,唐逸的聲音從黑鴉群中傳了出來,想要我用最強的力量來攻擊冥王.

可我卻是遲疑了,如果我動手的話,唐逸也會死的.

"小寶,不要管我,這是唯一的辦法了,快!我堅持不了多久了!"唐逸的聲音變得有些急促了.

"好!"我咬了咬牙,大喊了一聲,也開始使用跳出三界最強大的力量了.這一招,我一直沒有使用,留到了現在.

我的雙手結成了劍指,迅速的變換著,咒語響起的同時,我的身體就開始消散了.化作了天地間的氣息,慢慢的融入了斬魂劍中.

人劍合一!

我把我全身的力量,都融入了斬魂劍中,這是我最強大,也是我最後的招式了!此時的我,就是斬魂劍.而同樣的,此時的斬魂劍,也正是我.

我的眼中只有想要掙脫的冥王,而我已經朝他極射而去.斬魂劍化作了一道光,嗖的一下就朝冥王刺了過去.

冥王看到這一幕,當即往我的方向推出了一掌.那強大的力量,瞬間就把空間給震破了.可還是不夠,想要阻止最強的我,現在還不夠.

因為,唐逸正在用他全部的力量來壓制著冥王.

我穿過了空間之力,直接穿透了他的胸膛.冥王胸膛的地方,慢慢的出現了光芒.那光芒越來越大,只是幾秒鍾的功夫,冥王的身體突然發生了爆炸.

那爆炸把冥王的身體炸成了無數的氣息,那些氣息在空中亂竄著.而唐逸化身的黑色黑鴉也受到了強大的沖擊,全部被炸飛了.

那些黑鴉在落下去之後,慢慢的融合了起來,最後變成了唐逸的身體.唐逸在落下時,就重重的摔在了邪惡之湖的岸邊,一動不動,生死未卜!

我來不及管唐逸了,在看到魔王炸飛的氣息又要開始融合之後,我整個人都完全震住了.

這冥王……居然還不死.難道,真的無法殺死他?

在我震驚的時候,冥王的身形再次凝聚了出來.只是,現在的他,比以前要虛弱了一些.我看到這一幕,意念再次一動,嗖的一下再次朝他攻擊了過去.

斬魂劍即將刺穿他的氣息時,誰知,他卻是一掌推了出來,直接抵擋住了我的斬魂劍.而另一只手上,卻是出現了無數密密麻麻的血針.

這些血針全數刺在了斬魂劍上,卻是透過斬魂劍刺入了我的身體里.

啊!

我當即痛呼了一聲,化作的氣息猛的從斬魂劍中脫落而出.我的氣息迅速的開始凝聚了起來,很快我的真身就出現了.

但那些奇怪的血針,已經全部刺入了我的身體里.我的身體無法動彈,重重的摔在了岸邊,口中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更糟糕的是,體內的氣息竟然無法凝聚起來.我趕緊從地上站起來,想要把這些血針從我的身體內逼出來.

可是,沒有任何的作用.這些血針好像完全融入了我的身體中,正不停的腐蝕著我的身體.特別是我體內的精神力,更是無法凝聚起來.

而最明顯的,我看到我左邊肩膀的地方,竟然開始干枯了起來.這是什麼血針,好奇怪的毒性!

"這是鬼門十三針,中了的人,只有一死!可惜了,余小寶,我們誰也打不過冥王.哈哈……"而此時的岩曉磊,則是看著我失落的笑了起來.

在他笑的時候,我的身體反應越來越大了,半邊身體已經失去了知覺,更是迅速的枯萎了起來,根本無法動彈.

幾秒鍾過後,我就再也支撐不住我身體的重量了,直接癱倒在地上.我看著那星辰中的猩紅滿月,無奈的搖了搖頭,自言自語的道:"我盡力了,我真的已經盡力了!"

"哈哈……"而這時,冥王的聲音也是大聲的笑了起來,道:"一個是魔,一個是養鬼派的教主,一個是修道之人的高手.如今你們都不是我的對手,有誰還能夠阻止我?但你們能夠死在我的手上,也是你們的榮幸.因為我是偉大的冥王,是你們永遠都無法殺死的冥王!!!"

冥王猖狂的笑著,已經慢慢落了下來,剛才他被我擊中了一招,只是實力受到了一些影響,但對他的影響卻完全不大.

他……果然是無法戰勝的,也是無法殺死的!

"余小寶,我們都要死了,我把上官瑤還給你吧!"岩曉磊疲倦的笑道,手一揮,我的眼前就出現了一個魂翁.

只看到他的手指輕輕動了動,魂翁就裂開了一條口子.上官瑤當即出現在了我的眼前,看到我的情況後,立馬就撲了過來:"小寶,我的夫君……"

我此時已經無法說話了,整個身體都快失去知覺了.而且,更是在迅速的枯萎著.這鬼門十三針劇毒無比,我活不了多久了.

我的身體已經麻木了,我努力的張了張嘴巴,這才艱難的說了一句話:"瑤瑤,走.走啊……"

"不!"上官瑤瘋狂的道:"小寶,這是我們人鬼結合的生死劫.你生我死,你死我生.但我不會讓你死的,我一定會讓你活下去."

上官瑤說完之後,就看向了岩曉磊,道:"曉磊,你能幫我一次嗎?我要自己毀掉血魂誓約的力量,用你萬鬼陣法的力量來殺冥王!"

上官瑤一開口,岩曉磊就怔住了.片刻後,才搖了搖頭,問道:"上官瑤,你真的願意這樣做?"

"嗯!"上官瑤點了點頭,道:"都說鬼魂無情,但鬼魂無心有情.你們殺不死冥王,是因為冥王沒有情欲,沒有感情.想要殺掉他,唯一的辦法,就是用愛的力量.這才是你們道門的道,才是你們道門的大義.道的力量,能夠斬殺一切的邪惡.這是我的夫君,小寶教會我的.所以,曉磊,成全我吧!"

聽到他們的話,我才知道了上官瑤話里的意思.可這樣,她就永遠的消失了!

"上官瑤,你會魂飛魄散!永遠的消失在天地間,沒有投胎轉世.這個世間,也不會有任何你的氣息."岩曉磊道.

"我知道結果,所以,動手吧!"上官瑤眼神堅定的說道:"至少,我這樣做,小寶和你都有機會活下去!"

"不……不……"我已經無法說話了,身體也是不能動,眼神一直看著上官瑤,淚水順著我的臉頰流到了地上.

而岩曉磊也是突然大笑了起來,道:"好,我岩曉磊一生沒做過多少好事!今日,在我死之前,我就做一次好人,成全你們!"

岩曉磊爆呵了一聲之後,突然站了起來.雙手快速的結印,體內的惡鬼全都釋放了出來.而這些惡鬼釋放出來後,他就連最後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當即倒在了地上,沒有任何的反應.

"夫君,我愛你!我會化作漫天的風雨,永遠守護在你的天空.如果你想我了,就抬頭看天空.我是那山澗的風,我是那漫天的雨,只要你伸出手我就會在你身邊!你笑,我會跟著笑.你難受,我也會跟著難受.所以,做個平凡人,幸福的生活下去!"上官瑤說話的時候,已經哭的泣不成聲了.

可是我已經無法動彈了,眼淚不停的流了下來,我此時恨自己,恨自己無能為力.而上官瑤說完後,就撲了上來,對著我的嘴唇就瘋狂的吸允了起來.

頃刻之間,我體內的那些鬼門血針,全都被她吸入了她的身體里.而我就這樣看著上官瑤,在我的面前化作了星點,化作了最純淨的陰氣.

直到她的人形完全消失,而化作陰氣的上官瑤猛的躥上了天空,岩曉磊體內釋放出來的惡鬼也受到了影響,瘋狂的朝她凝聚了起來.

只是眨眼的功夫,這些萬鬼就凝聚成了一把紫色的短劍,緩緩的落到了我的身邊.我的鬼門血針被上官瑤給吸允了出來,在我握住短劍的時候,我也是猛的咆哮了起來,奮力的嘶吼著:"冥王,我要殺了你!"

在我嘶吼出來的時候,我手中的短劍瞬間發出了溫暖柔和的光芒.我握著這短劍,無比的溫暖.但我的心,卻好像是被刺穿了一樣,疼的我無法呼吸.

唯一能夠釋放出來的,就是我體內那幾乎爆炸的憤怒.

我提著紫色短劍,猛的朝冥王跨了過去,握著短劍瘋狂的劈了下去!冥王伸出手就想要擋住我的紫色短劍,但卻不知道這紫色短劍的恐怖威力.

當即,冥王的雙手就被我砍斷了.他的臉刷一下就白了,不相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完全不相信這把短劍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他不知道,這是岩曉磊還有上官瑤的力量,還有我的力量,這是我們三人凝聚的力量,更是上官瑤對我的愛.

道是愛,唯有愛能感化一切!這……才是能夠殺死冥王的唯一方法.何秋生沒有想到,我也沒有想到,唯有心細如塵的上官瑤想到了!

"去死吧,冥王!"我憤怒的咆哮了一聲,手中的短劍直接砍向了冥王的脖子.

"小寶,不要,他是你的父親!"而就在我的劍快要砍到冥王的脖子時,我娘的聲音突然大喊了起來.就是這麼一瞬間,我就停滯了下來.

"小寶,他就是你的父親,他是當年封印冥王的狗子.他們當年沒有殺死冥王,而是封印了冥王.但冥王選擇了你爹做宿主,你爹就是冥王.因為,鬼門十三針只有你爹才會!"我娘抽泣著朝我喊道.

我看著眼前的冥王,卻是笑了起來,我搖搖頭,道:"地藏王菩薩告訴我的真理,原來一直是現在!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殺了冥王,便是一念成佛.就算是我的親爹,我也必須這樣去做.哪怕用我的一聲去懺悔,哪怕我要永遠活在愧疚中!對不起……"

"不要……小寶,不要……"我娘聽出了我話里的意思,當即朝我哭喊道.

可已經遲了,在我咆哮出來的時候,我的短劍就已經斬向了冥王的脖子.他的腦袋猶如西瓜一樣,直接被我給斬飛了.

而冥王的腦袋被我斬飛之後,他的身體就快速的消失在了我的眼前.而他身體的地方,更是躥出了一道氣息,想要逃跑.

但被我手中的短劍給察覺到了,在這絲氣息逃向空中的時候,短劍當即追了上去,直接和這氣息碰撞在了一起.

伴隨著砰的一聲巨響,那冥王最後的氣息和短劍一起消失了.在那硝煙散盡的地方時,我看到上官瑤的影像出現了,看著我揮了揮手,淚別道:"夫君,再見了!我會永遠活在你的身邊……"

說完之後,徹底的消失了.而我還沒有來記得喊出口,那爆炸的地方,再次出現了一道影像.只見一個斷了手的男子,他的臉上全是刀疤……

他在看著我的時候,就笑了起來,道:"小寶,終于見到你了!我的兒子,謝謝你彌補了爹犯下的錯誤!當年爹為了讓秋生的兒子活下來,卻也是被冥王給占據了身體.那岩曉磊,就是秋生的兒子,你們是兄弟,比親兄弟還要親的兄弟!小寶,爹走了,爹去找你娘了,她肯定很孤獨,爹去陪他!做個好人,做個真正的修道之人!"

我從來沒有想到,我會以這樣的方式來見到我爹,見到那個傳說中的狗子.我更沒有想到,他受的苦比我還要多,他的手斷了,臉被毀容了.

但他依然是我心中,無人能及的大英雄.

"爹……"我看著他消失的方向,最終大喊了出來.可他沒有聽到,就這樣消失在了我的眼前,就這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曉磊,醒過來,醒過來讓娘看看……"而就在這時,冥界上空的猩紅滿月徹底消失了.在猩紅滿月消失的時候,我看到一個宛若仙子的女人出現了.

她那傾城的容顏,竟然比上官瑤還要傾城.這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子,也是我見過最溫柔的女人.她的出現後,我看到何秋生也出現在了她的身邊.

但他們都是影像,好像並不是真實的.

何秋生挽著她的手,跟我笑著介紹道:"小寶,她是尹玫瑜,是我的妻子,也是岩曉磊的娘親!我們已經位列仙班了,與天地同在,不能插手你們人間的事情.好好修煉,我和天仇等你們……"

"曉磊,起來!"說完後,何秋生的影像就看向了岩曉磊.而原本昏迷的岩曉磊突然抬起了頭,眼神灼灼的的看著天空中的何秋生和尹玫瑜,眼淚瞬間奪眶而出,更是傻傻的笑了起來,哭著呢喃道:"爹?娘?呵呵……你們不配……"

也不知道岩曉磊哪兒爆發出來的力量,憤恨的說了一句之後,轉身就下方跑了下去.尹玫瑜想要最,卻是被何秋生給攔住了,道:"玫瑜,這是他的命,我們不能參與他的命格,否則只會害了他!"

"嗯!"尹玫瑜含淚點點頭,道:"總算見到我們的兒子了,知足了!是我們不對,可我們守著仙班的約束,也是無奈之舉!"

尹玫瑜說完之後,就看向了我,慈祥而美麗的笑了起來,道:"小寶,拜托了你們幫我看著岩曉磊,拜托了!"

"嗯!"我重重的點點頭,何秋生則是笑了笑,道:"小寶,十五年,我們那一輩人都會在蓬萊仙島聚會!如果你找不到我們,就來蓬萊仙島吧!"

"好!"隨著我答應下來後,他們就揮了揮手,徹底的消失了.

而等他們消失後,我也終于承受不住了,氣急攻心,當即暈死了過去!

…………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醒了過來.等我醒過來的時候,就看到我娘還有趙虎他們坐在我的身邊,趙虎看到我醒過來了,激動的拍在了我的肩膀上,激動的說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不會死的,哈哈……"

嗯,我強忍著心中的難受,笑道:"餓了,你們不給我弄吃的啊?"

"嗯,娘馬上給你去弄!"我娘也是喜極而泣,直接跑到廚房去給我弄吃的了.

之後,我在玉女門呆了三天,聽說了後來的事情.冥王被我徹底殺死之後,冥界就坍塌了,和那些冥界大軍一起消失了,永遠的消失了.

而最開始,道門的修道之人因為寡不敵眾,死傷大半,幾乎全軍覆滅的時候,多多化身地藏王菩薩,保護下了他們.

養鬼派也徹底消失了,他們的根基永遠消失在了冥河.冥河,冥界都永遠消失了,也再也沒有養鬼派.這個道門曆史以來的隱患,總算被我們解決了.

只是,付出的代價太慘重了.

而道門的修道之人,這次死傷慘重,已經沒有多少修道之人了!後來,我讓巫九去管理東北的道門.至于,西南地區的道門,則是由活下來的那幾個高手掌管!

他們都是血腥之人,也是真正的修道之人,一定會將道門的道義發揮光大.

趙虎和林玲已經決定了,林玲也懷孕了,他們想要去一個平靜的地方生活下來.趙虎說他累了,他會回來找我.

我知道我勸不了趙虎,他走的時候,我們一群人,喝的酩酊大醉.第二天起來的時候,他和林玲就悄悄走了.

後來的一段時間里,我一直生活在玉女門養身體.我娘也打聽到了石雪禪的消息,說鍾偉林為了救石雪禪,用他的命來換石雪禪的命.

而石雪禪找到了唐逸,帶著唐逸進入了佛門,想要用佛法來徹底感化唐逸內心的心魔.還給我帶了紙條,說等她真正釋懷了,她就來找我.

他們全都走了,就剩下我一個人.但我知道,他們都沒有離開,這是最好的結局,他們全都活了下來,都幸福的活了下來.

只有岩曉磊,從此消失了,杳無音信.後來聽人說起,說在寺廟看到了岩曉磊,已經遁入空門,要為他犯下的罪補償!

我娘又做了一頓好吃的,吃飯的時候,我娘陪我喝了點酒,問我:"小寶,你不去把秀雅給我追回來?她可是個好兒媳婦,你就去吧.我相信,上官瑤也希望看到這一幕的!"

"嗯!"我點了點頭,喝了點酒,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回到房間後,我就把上官瑤的靈位給拿了出來,撫摸著靈位,道:"瑤瑤,我希望你看到我幸福!!!"

一個周後,日本的陰陽道!

我來的時候,陰陽道的人就告訴我尊主在後面的桃花林.我去的時候,正好看到井田秀雅在桃林下吹奏笛子,那笛聲,很是憂傷.

而井田秀雅也是走神了,就連我出現在她身後,她也沒有發現.

"秀雅,我能嫁給我嗎?"我看著井田秀雅那清瘦的背影,笑著開口道.

而聽到我的聲音後,井田秀雅身體猛的顫抖了起來.緩緩轉過頭,看到我之後,眼淚順著臉頰就流了下來,抽泣道:"小寶,我等你這句話……等得太久了!"

說完後,直接朝我撲了過來,緊緊的抱住了我.我也緊緊的抱著她,舍不得放手……就想和她生活在一個世界里,一起看細水長流,一起看滄海桑田.

余生很長,遇見適合自己的人,遇見相愛的人,就不要放手了!因為錯過,就是一輩子!

人的一生,不光只是匆匆的工作,也不光只是將就的過生活!還有理想,還有遠方,還有心儀的愛人……

以夢為馬,不負韶華.想想年少的自己,意氣風發,指點江山;別被現實壓彎了腰,也別被生活磨滅了斗志.生活每一天都在往前,別最後活成了自己不喜歡的人……

每一個女生都是天使,善待自己,時光易老,美麗不光除了外表,還有內心的善良,還有對生活的態度,和對生活的追求.思考的女生,認真的女生,理想的女生,永遠光彩熠熠,相信自己!

--送給和我一樣迷茫的你們,全書完,謝謝你們!!!

上篇:第561章:最強聯手     下篇:青山不改,後會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