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章 金榜題名  
   
第二章 金榜題名

顯德十六年六月,江哲入建業,八月,金榜出,江哲中一甲頭名,赴瓊林宴,宴未畢,雍使入朝,求聯姻,以示盟好。

顯德十六年十二月,雍長樂公主入楚,顯德十七年戊辰元月,太子殿下趙嘉舉行大婚,立長樂公主為太子妃。

長樂公主,年十五,母長孫氏,雍高祖貴妃,素得帝寵,長樂公主生時,逢雍高祖登基,故頗愛寵之,賜封號長樂公主。

--《南朝楚史·江隨云傳》

從會試考場出來,我伸展伸展四肢,唉,這幾天可把我辛苦壞了,那個考棚又窄又小,我又沒有銀子打點,所以到了第三天,基本上屋子里面全是馬桶的氣味了,如果不是以前跟著爹爹流落他鄉,吃了不少苦頭,只怕我連飯都吃不下去,只怕我省吃儉用到了今天,身上就連一個銅子都沒有了,離放榜還有半個月呢,這些日子我可怎麼辦呢,要不要去賣字畫或者替人寫書信,我認真的想著。

回到客棧,我計算一下,明天的房錢是沒有了,所以拿著文房四寶,決定到夫子廟去擺攤,到了夫子廟,跟一個小茶館的老板套了半天近乎,又答應替他寫兩封信,就在他的茶館門口擺上了攤子,可惜生意不大好,到這里寫信的人都是大字不識幾個的,誰管你字寫的怎麼樣。我等了半天也沒有生意,正在愁苦的時候,一個青衣小婦人走了過來,我一看她的裝束,就知道是個寡婦,可是年紀只有十八九歲的樣子,真是可憐啊。她怯生生地道:“先生,奴家想寫副狀子。”我拿起筆道:“是什麼狀子,要告誰啊?”

她有些赧然地道:“奴家的丈夫不幸去世,奴家想要改嫁,可是公公不同意。”我又問了幾句具體的情況,拿起筆寫道:“十七娶,十八寡,公壯叔大,瓜田李下,嫁與不嫁?”她莫名其妙的看著我寫得字,問道:“先生,這個幾個字,太少了吧。”我得意地道:“你放心,這狀子遞上去,保證官府同意你改嫁。”她給我十個銅子,我滿懷感激的望著銅子,心想,今天的晚飯有了,還得努力,明天的放錢還沒有呢?接下來我又沒有生意了。過了不到一個時辰,只見那個小寡婦喜氣洋洋的回來了,一見到我就感激涕零地道:“先生,謝謝你的狀子,大人一看到我的狀子就准了。”我心想,那當然,現在的建業京兆尹是十分重視倫理道德的,寡婦改嫁,不過一人失節,若是發生亂倫丑聞,就是大事了。這個小寡婦一走,我的生意就好起來了,到了晚上一看,足夠兩三天的房錢了,當然我沒有敢多寫狀子,如果有人來寫狀子,我總是變著法的勸他不要告狀,不是為了別的,訟狀寫多了是要損害我的名聲的。

在夫子廟寫了幾天信,我看差不多足夠我在建業等到放榜了,就收了攤子,在小茶館里面聽人聊天說笑,反正一壺茶可以讓我呆上一天,當然我雖然不作生意了,如果有人來找我寫信,我還是干得,只是要多收幾個銅子。反正消磨時光麼。過了一兩天,我一時手癢,用我學得一點易經給人測字算命,說句實話,我算命不大准,只是憑著一點易經心算,再加上我的觀察能力,很快得就成了神算,當然我銀子夠花就行了,所以我一天只算三課,每天還奉送一課,說也奇怪,我這樣倒是引起了不少人的好奇,所以銀子如流水一般滾來。當然,為了掩人耳目,我改變了裝束,又在相貌上做了點改變,也就是用藥物塗面,使膚色發黃罷了。

這天快到午時了,我已經算過了三課,決定再算完免費的一課就收攤,這時一個小伙子匆匆忙忙地走來道:“先生,我是個行商,前兩天收到同鄉帶來的口信,說我的妻子快要臨盆了,可是身體不大好,我連忙趕回來,還沒回家呢,不知怎麼搞得,我心里很不安,您給我算算,這一胎是否平安,是男是女。”我將算籌擺了半天,才道:“沒問題,小危則安,尊夫人本來有些凶險,但是你們夫妻平日積德行善,應該會順產,你是子女雙全的命格,老兄真是好福氣。”問我怎麼知道,我還真不知道,這種事情可是算不出來的,不過總不能說難聽的話吧,把他急個半死怎麼辦,不過我看他相貌忠厚,身體不錯,聽他的口氣,夫妻也頗為和睦,那麼子女應該沒有什麼問題,至于他說妻子身體不大好,當然了,快要臨盆了,丈夫還不在,心情哪里會好,這小子一回去,他妻子一高興,一定會順利生產的。至于是男孩是女孩我可沒有明說,到時候也好搪塞。這個小伙子高高興興的就要給錢離去,我告訴他這一課是奉送的,他正在感謝我,一個中年漢子跑了過來,高興地道:“老三,你可回來了,弟妹生了,一對龍鳳胎啊,快回去,快回去。”那個小伙子一聽,呆了半晌,突然狂奔而去。我籲了一口氣,正在慶幸的時候,旁邊的人都以崇拜的眼神看著我,看得我不好意思起來。

這時,一個坐在門口的灰衣人站了起來,走到我跟前,淡淡道:“先生給我算一課如何。”

我抬頭望去,只見這人不過二十七八歲的模樣,身軀挺拔矯健,年輕英俊的臉上透著沉穩的神色,他身後跟著一個青衣儒服的中年人和一個黑衣勁裝的隨從。我猶豫地道:“在下今天卦數已滿,這個……”

那灰衣人淡淡道:“我也知道先生為難,只是我明日就要離京,所以請先生勉強為之。”

我看看這三個人,那灰衣人眼中滿是命令的神色,想必是令出禁止的人物,而那個青衣人雖然有些不屑,卻也有些期望,至于那個隨從卻是滿臉的威脅。看到是得罪不起的,我算算日子,後天就要開榜了,就道:“也罷,在下恰好也要歇業了,這一卦就算是我的收山之作吧。”

那灰衣人有些驚異,似乎以為我是因為要給他算命才被迫如此,但是他心中疑惑難解,只得問道:“我即將遠行,請問此行是凶是吉?”

我將算籌擺了半天,道:“坎卦上六,系用徽□,□于叢棘,三歲不得,凶。閣下此行怕是礙難重重。”說到這里我偷眼看看他的神色,心想,你這種人平日大概自信慢慢,既然你都猶豫不決的問卜,那事情必然棘手。那灰衣人神色灰暗,片刻又道:“請問先生,何處礙難。”這我怎麼知道,我想了一想,心道這人從氣度舉止看起來應該是從軍之人,見他身邊這兩人,一個應該是幕僚,一個應該是護衛,這人身份應該不簡單,現在南楚有什麼大事麼,不管什麼大事,我只要含糊其詞就行了,想到這里我說道:“內有紛爭,外有強敵,事情難辦,若是閣下小心謹慎,或有可能。”我雖然說得含糊,可是卻正好迎合了灰衣人的心理和朝局。灰衣人歎了一口氣,轉身離去了,那個青衣人取出一張銀票放到桌子上,我等他們走遠了,仔細一看,一千兩,差點叫出聲來,連忙塞到懷里,然後收攤,走人。

又過了幾天,已經是八月十五了,今天是金榜出來的日子,我有些猶豫,如果是幾天前,我當然盼望金榜題名,可是我現在囊中頗豐,倒是有些後悔可能會考上呢,所以我沒有去看榜,在房內翻閱自己的詩稿,沒有多久,聽見外面響起噼里啪啦的鞭炮聲,一名伙計和掌櫃的興沖沖的推門進來,高聲報喜道:“恭喜老爺,賀喜老爺,恭喜江老爺高中一甲頭名狀元,小店真是蓬蓽生輝,還請狀元老爺得空給小店寫幾個字。”我有些迷茫的望著窗外,不知道前途如何。轉念一想,反正我未必就趕上亡國,而且聽說南楚翰林院的藏書樓藏書百萬,是天下最大的藏書樓,我又高興起來,聽說南楚國主去年下詔收集天下圖書字畫,要建立崇文殿以傳世,想必我會有機會參與呢。

當天晚上快到酉時的時候,我帶著號牌到了會試院門口,門口聚集的新進士個個穿戴一新,神采飛揚,等我到了門口,卻見所有人都以異樣的眼神看我,有得還帶著嫉妒的神色。我正奇怪呢,一個方面大耳的書生走了過來,問道:“這位兄台可是赴瓊林宴的新進士麼?”我點了點頭道:“正是,請問有什麼事情麼?”那人聞言頓時露出尊敬的神色道:“原來是新科狀元到了,失敬失敬,在下劉魁,真是本科的一甲第二名榜眼。”原來我來之前這里已經到齊了其他七十九名進士,只等我這個狀元了,我這才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眼中帶著異色。那些新進士一個個都過來寒暄,我正應付不來的時候。聽見三聲鍾響,一個大官帶著一些考官出來了,一個個檢查我們的名牌,核實我們的身份,讓我們排列起來隨他入宮,我這個狀元自然走在最前頭,身後左右就是榜眼和探花,而其他七名一甲進士則跟在我們後面,另外七十名進士則七人一排的排成隊列。走在往皇城的路上,道路兩邊都是看熱鬧的百姓,我們走過之處,歡聲雷動,隊伍在朝陽門進了皇宮內城,朝陽門是內城的大門,平日里除了皇上之外是誰也不能走得,除了皇上之外,就只有我們這些新科進士在赴瓊林宴的時候可以走一回了。走進了內城,我不時看到假山花木之後有女子的嬉笑聲傳來,想必是那些宮女在偷看我們吧。

終于走到了瓊林苑,我們在司禮監的官員安排下各自落座,所有的進士和主考官分別按照名次地位坐下之後,只聽見司禮太監尖聲道:“國主駕到。”只見一個身穿龍袍的老者在一群宮女太監的服侍下走了進來,我跟著眾人跪伏在地,認真無比的喊道:“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國主有氣無力地道:“眾卿平身。”我們站了起來,這個瓊林宴總算要開始了。在按照禮儀一樣樣進行之後,我們終于可以放心的品嘗禦膳了,真是好吃啊,如果可能,我真想把禦膳房的廚子弄回家做菜。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眾人都有些放開了。

這時,趙勝放下筷子,對主考官說道:“史愛卿,為孤引見一下今科的前三甲吧。”主考官連忙起身行禮道:“臣遵旨。”然後指著我道:“稟國主,這位是今科會試的一甲第一名狀元,嘉興江哲。”我連忙離座跪倒道:“臣江哲叩見國主。”趙勝微笑著道:“好好,果然是年少英才,你的文章寫得不錯,尤其是那首《月下感懷》,孤已經命人重新譜曲,一會兒讓大家都聽聽。”主考官又指著榜眼和探花道:“稟國主,這位是第二名榜眼江甯劉魁,這位是第三名探花淮揚伏玉倫。”趙勝一一贊歎了幾句,然後吩咐我們歸座。待我們落座,趙勝一擺手,不一會兒一隊女樂從後殿飄出,有的吹簫撫琴,有得偏偏起舞,一會兒,一個女子曼聲唱了起來道:“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睛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正是我考試時的作品。殿中所有的人都沉浸在那美麗的情懷當中。

正在這時,一個太監進來稟報道:“啟稟國主,丞相大人求見。”

趙勝漫聲道:“什麼事啊,孤正在這里舉行瓊林宴,有什麼其他國務,就讓他先處理吧。”那個太監道:“丞相大人說是有急事。”趙勝無可奈何地點頭道:“好吧,讓他進來吧。”不一會兒,一個穿著一品官服地老頭子興匆匆的走了進來,一見到趙勝就跪下道:“恭喜國主,賀喜國主,大雍遣使來朝,轉達雍帝旨意,欲和我南楚結為姻親。”趙勝面帶喜色,有些不信地道:“此話當真。”那個老頭子點頭道:“正是如此,雍帝有一愛女,年方及笈,願意許配我國太子為妃,從此兩國和好,永不交兵。”趙勝大喜道:“今日真是雙喜臨門,我南楚新得棟梁之才,又和大雍結好。來人,速召雍使覲見。”說罷,趙勝起駕離去,我一生中唯一一次的瓊林宴就這麼虎頭蛇尾的結束了,不過大家聽到好消息都是面帶歡容。我卻有些疑惑,怎麼大雍會突然結好南楚呢,難不成真像我策劃的那樣,不可能,我搖搖頭。

之後幾個月朝廷上下忙的要死,我則是按照慣例進了翰林院,高高興興的投進了藏書樓,只是隱隱聽說,雍帝的女兒長樂公主容貌秀美,甚得雍帝寵愛,不過我想,一個剛剛十五六歲的小女孩能夠多美麗,經過幾個月的運作,完成納彩、問名、納吉、納征、請期、親迎的六禮之後,就在新春華旦之時,長樂公主正式和南楚太子舉行了大婚,我作為新科狀元有幸參加了婚禮,婚禮之後,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接收群臣朝拜的時候,我終于看到了長樂公主的真容,當真是雍容華貴,絕色出塵,雖然年紀還小,不免有些稚嫩,但是當真是美麗啊。比較起來,旁邊的太子殿下,雖然二十出頭,但怎麼看怎麼覺得也別黯然失色。當然此時大家都在說什麼“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之類的鬼話。不過想來雍帝不會那麼無情,用自己最愛的女兒來假意結好吧,我還是希望南楚不要和大雍打起來,雖然說長痛不如短痛,早點統一的好,但是我還是想多過幾年舒心的日子,所以我誠心誠意的祈禱起來。希望大雍真的和南楚結好,讓我過上幾十年太平的日子。

在我誠心祈禱的時候,樂官開始奏樂,演唱的正是我這個剛剛出爐的翰林學士的新作《青玉案》。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樂聲中宮女們翩翩起舞,我抬頭望去,卻看見長樂公主微微側過頭去,從她的眼角,一滴晶瑩的淚珠無聲無息的滑落塵埃。我心中一涼,這個孤獨的少女從此就要在異國他鄉度過自己的一生了,從此不能和父母家人相見,這還是從好的前景來看,如果,如果大雍只是假意結好,雖然我希望不是,可是我可不敢那麼肯定,那麼這個少女將要面臨的是多麼嚴酷的結局啊。這時,我看見太子殿下低頭在公主耳邊說了什麼,雖然有些太遠,聲音又雜亂,可是我還是隱隱約約的聽見太子殿下告訴長樂公主,這首《青玉案·元夕》是新科狀元江哲的作品。長樂公主順著太子殿下的目光向我看來,微微一笑,那笑容如同春花綻放一般,令我心中不由一顫,連忙低下了頭,不知怎地,心里竟然生出一絲莫名其妙的感覺。

上篇:第一章 落魄書生     下篇:第三章 翰林學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