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三章 翰林學士  
   
第三章 翰林學士

顯德十六年九月,江哲入翰林院,依例授翰林院編修,職七品。

顯德十七年元月,哲以博學多聞,特詔參與籌立崇文殿,曆三年,哲精于鑒賞,明于考證,每每廢寢忘食,手不釋卷,聞者皆贊歎不已。未幾,遷升翰林院修撰,從六品。

崇文殿典藏,均留存至今,卑人曾見之,十之六七均為哲校訂品鑒,令人為之瞠目。

--《南朝楚史·江隨云傳》

真是幸福啊,我伸伸懶腰,拿起手里的孤本詩集,這些日子以來,我都在翰林院的藏書樓里邊呆著,這里不愧是天下藏書之最,有很多我沒有看過的書籍,我有過目不忘的本事,從前就看過很多書,基本上一本書只要看個一遍,就可以記住大概了,好的文章我還能一字不漏。不過我就是再大的本事,這上百萬的書籍我也看不過來,所以找了一本藏書索引的冊子,按照上面順序揀一些沒有看過一一看去,反正我在翰林院得呆個三五年,怎麼也看的差不多了,當然我最留意那些注明孤本的書籍,要知道這樣的書籍好多都是絕世之作。

這一天,我在書庫里面正在找書看,無意中看見一本黃綾冊子,看外表十分精致,想必是難得的精品,我隨手翻開一看,差點沒昏過去。首頁血淋淋的八個大字“欲練神功,揮刀自宮。”我連忙合上,看看封面,卻是什麼《葵花寶典》,連忙扔到一邊,我可還想娶妻生子啊。這時看到旁邊有一本漢代的莊子《養生主》,連忙拿了起來,翻了幾頁,雖然和外面見到的文字差不多,但是眉批很豐富,密密麻麻的幾乎寫滿了空白,我是很喜歡看別人的注解的,那里面凝聚著讀書人的心血啊,看看旁邊沒人,我隨手扯過墊腳的凳子坐了下去,到外面看多浪費來回的時間啊。這一看我可是著迷了,原來這個寫批語的人可能是一個道士兼醫生,寫得都是一些養生的秘訣,什麼時候該吃什麼,該喝什麼,幾點起床,幾點睡覺,如何在睡前打坐,如何在起床的時候練氣,甚至連房中術都有,真是我的最愛啊,你可別笑我,我的最大願望就是活的舒舒服服,無病無災,娶個溫柔賢惠的妻子,生幾個可愛的孩子,房中術也很重要啊,你沒見那些好色的人都經常短命麼,就是不節制自己,不會養生啊。我正在高興呢,突然想到,不行啊,我怎麼知道他說的對不對,怎麼辦?想來想去,如果有疑惑就要自己解決。于是,接下來的一個月,我就在書庫里面找尋養生方面的資料,有些互相矛盾,有些相互印證,我是誰啊,我是天才啊,終于讓我整理出一套自己的養生要訣,並且開始付諸實施。

怎麼做呢,首先,我每天一睜開眼睛,先靜坐一會兒,練練養氣之術,然後出去活動活動手足,練拳雖然不會,但是什麼五禽戲還是可以的,然後吃上一頓清淡的早飯,再出門做事,中午若是沒有什麼事情,當然最好的就是回家,吃上一頓符合節令的滋補午飯,最好吃得晚一些,睡個午覺之後,喜歡干什麼就干點什麼,晚上若是有應酬一定要少喝酒少吃菜,等到回家之後,在睡前喝上一杯自己釀制的藥酒清清腸胃,然後打坐半個時辰,再好好睡覺,而且平時坐臥行走都按照某種特定的姿勢,當然看起來不能太明顯。雖然我現在職位低微,這樣的日子還不能保證,但是這是我要盡量達到的目標麼。至于武功,我是不會練的,沒聽說過善泳者溺于水麼,我若是會武功,難免會介入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中去,搞不好還會英年早逝呢,反正我只想活到七十歲就可以了。

這麼堅持了兩個月,果然我的身體情況大有好轉,以前經常有的小病痛也不見了,而且覺得思路明晰,讀書作文更加得下筆如有神了。

這一天,我從書庫里面走出來,准備去吃一頓好午餐,唉,我還雇不起好的廚子,只好自己做了。正在我盤算今天中午吃什麼的時候,我的同年劉魁,就是那個榜眼笑嘻嘻的走了過來說道:“江年兄,怎麼樣,咱們一起去明月樓吧?”

“明月樓,干什麼?”我好奇地問道。

劉魁驚訝地說道:“怎麼,你不知道麼,去參加長樂公主的琴會啊!”

“琴會,長樂公主。”我更加糊塗了。

劉魁道:“是啊,建業上下誰不知道啊,長樂公主遠嫁我國,不免思鄉情切,為了排遣寂寞,所以舉行這個琴會,聽說是想見識一下我南楚的士子風范,還聽說長樂公主陪嫁的女伴是大雍有名的琴仙子梁婉,梁婉的琴技據說傳自樂聖無憂子,超凡脫俗,若非長樂公主是她的至交好友,才不會陪公主遠嫁南楚呢。還聽說,梁婉有意在南楚擇婿,你說,凡是未婚的才子,誰不想去試一試。”

我瞠目結舌地道:“可是,梁婉不是陪嫁來得麼?”

旁邊有人答道:“那不過是個名份,聽說公主早就和太子說過了,梁婉是她的好姐妹,一定要嫁個志同道合的才子做正室呢。”

我回頭一看,原來是探花伏玉倫,看他已經換上了華美的便服,腰間系著一支玉簫,想必是有心求凰了。不過他出身淮揚世家,應該有這個身份吧。我在心里竊笑,如果那個梁婉真的如此出色,想必太子殿下一定會扼腕歎息吧,不過他總不能不給長樂公主面子,反正他將來登基之後,三宮六院可以隨便選妃,現在麼,還是謹慎一點,畢竟長樂公主身份不同麼。

本來我是沒有什麼興趣的,我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我的相貌還算是不錯的,但也不過中上而已,我的才華也不錯,但是有才華沒有好的背景,飛黃騰達的機會並不多,這年頭,兵荒馬亂的,會領軍作戰的將領要比我們這些文人強多了,南楚是比較重視文人的,所以它的國力就不強,就連偏安蜀中的蜀國都不如,如果不是水軍比較厲害,大雍早就渡江了,綜上所述,我江哲並非一個值得爭取的目標,又沒有強悍的實力防身,別說梁婉不會看上我,就是看上了,我敢娶麼。但是不去也不好,讓人以為我太不給太子、長樂公主面子,所以我決定就去這一次,反正我對那些琴棋書畫並非十分在行,琴可以聽聽,棋可以下一下,就是很難贏棋,書法麼,還不錯,但是絕對算不上名家手筆,畫畫麼,我勉強可以應付,但是我更擅長鑒賞,我有個表舅,是有名的朝奉,手里流過的珠寶首飾、古玩字畫那是不可勝數,當年我曾經跟著他好好學過,這些年又博覽群書,相信這方面可以混口飯吃,如果不是爹爹帶我離開,我還真想去當朝奉呢。

一邊胡思亂想,一邊漫無邊際的隨口應付他們,我們一行人就這樣來到了明月樓,明月樓原本是一個大官的別院,恰好和幾年前新建的太子府毗鄰,所以後來太子索性把它買了下來,因為喜歡它的小巧精致,所以沒有把它和太子府連通,據說長樂公主來了以後非常喜歡這里,就要來做了她的休閑之處,現在梁婉在這里舉行琴會,真是再合適不過了。穿過黑油油的角門,我左右打量著這個小園子,一潭碧水,十幾株紅梅,加上臨波照影的二層精美小樓,真是神仙境界,怪不得長樂公主喜歡。我一邊走一邊想,這麼一座小樓,能夠容納多少人呢?等我繞過潭邊,卻看見在小樓前面有一片空地,原本想必是種著花木的,現在卻被人清理了出來,用松枝搭了一座花棚,棚子上面覆著厚厚的苫草,四周放著一圈紅紅的火爐,上面聞著美酒,棚子中間放了幾排鋪著厚厚的毛皮的座椅,南楚的冬天本來就不是特別寒冷,今天又湊巧下了一場輕雪,棚子里面一片暖洋洋的,有十幾個穿著各色輕裘的貴公子坐在里面,一邊賞雪品梅,一邊喝著醇釀,真是南面王不易的美好生活。走近之後,我聽見他們議論,原來長樂公主的琴會豈是什麼人都能參加的,所以除了年輕的新貴之外,只有世家子弟才敢來參加,而且還有自負有些才名,否則豈不是自己來找難看,所以來得人並不像我想像的那麼多。雖然有些後悔可以不來的,但是一看這種招待,我還有什麼不滿意的,連忙跳了一個犄角旮旯坐下,然後倒了一大杯溫熱的禦釀,准備偷得平生半日閑了。

沒等多久,小樓的樓門打開了,出來了十二個秀麗高挑的宮妝麗人,她們放下了門前的珠簾,不一會,里面傳來環佩叮咚的聲音,然後,隱隱傳來沁人心脾的香氣,其中一個宮女躬身向內施了一禮,然後轉過身來用清脆的聲音說道:“公主殿下有令,梁小姐在樓內撫琴,不論詩詞文章,還是琴棋書畫,如果有人能夠令梁小姐青睞,梁小姐便出來和眾人一見。”

眾人立時斷然穩坐,側耳屏氣。不過片刻,從樓中傳來了梁婉的琴聲,琴聲初時微弱,令人非得側耳細聽,漸漸的,琴聲宛轉盤旋,如同穿花蝴蝶一般迤邐而出,琴音反反複複,音韻連綿不絕,恍若高山流泉,清新流暢,令人頓時生出蕩氣回腸的感覺。聽到這里,我悄悄打了個哈欠,真是無聊,我還以為大雍來得琴師會很高明呢,卻原來也不過如此,這樣的琴藝在南楚也並非沒有麼。正在這時,琴聲越發宛轉低回,令人覺得有些昏昏欲睡,突然,防若銀瓶乍破,鐵騎突出,急促的音調好像千軍萬馬一般縱橫馳騁,琴聲就在爆發之後變得渾厚沉著,殺機隱伏,豪邁悲涼,好一幅沙場秋點兵的景象。我凝神細聽,這才是值得浮一大白的好琴音啊。接著琴聲漸漸恢複平靜,宛如大戰之後的歌舞升平,讓人在心曠神怡中沉醉。

一曲終了,掌聲雷鳴,然後就是眾人紛紛拿出自己的得意之作,想讓梁婉中意,出來一見,偏偏,那梁婉大概心氣極高,始終不肯出見,後來有些沒頭腦的眾人的目光落到我身上,一個貴公子半是央求,半是命令的對我說道:“久聞江狀元才華橫溢,一首《月下感懷》驚動天下,還請江兄作詩一首,也免得我南楚士子無顏啊。”我倒是無言了,這些家伙,好像我拿不出什麼好詩來,就是丟了國體一般,罷了,這小子是丞相大人尚維鈞的獨子,我也不能得罪他,剛好聽了這樣的曲子,我心里也很癢癢,于是,我也不要筆墨紙硯,高聲吟誦道:“昵昵兒女語,恩怨相爾汝。劃然變軒昂,勇士赴敵場。浮云柳絮無根蒂,天地闊遠任飛揚。喧啾百鳥群,忽見孤鳳凰。躋攀分寸不可上,失勢一落千丈強。嗟余有兩耳,未省聽絲篁。自聞梁師彈,起坐在一旁。推手遽止之,濕衣淚滂滂。婉乎爾誠能,無以冰炭置我腸。”場中靜默片刻,喝彩聲頓起,幾個人連忙吩咐拿筆墨,要將我的詩默下來。這里正在紛亂的時候,只聽見珠簾飛揚,從樓中走出一個身穿素黃羅衣,披著淺綠大氅的女郎,我定睛看去,這女郎大約二十歲左右的年紀,和南楚女子大不相同的就是她那修長勻稱、凹凸有致的美好身材,雖然因為天寒,衣著頗多,加上大氅的掩蓋看不真切,但是那種隱隱約約的美感令人心生渴望。我向她的面上望去,卻見她雖然未施脂粉,卻是膚光如雪,兩行入鬢的黛眉,配合那雙清澈如冰泉的明眸,當真是絕世佳人。

梁婉目光落到我身上,微微一笑,款款下拜道:“這位就是南楚才子,今科狀元吧,妾身很喜歡你的詩文呢。”我雖然有點昏淘淘的,但是心里可明白的很,連忙道:“拙作能夠得小姐賞識,是隨云之幸,其實我南楚才子如云,只是江某勝在才思敏捷罷了,小姐若是有興趣,不妨和大家詳談。”那梁婉的美目流轉,向眾人看去,這下眾人如蒙大赦,連忙圍上前來,我則是不多說話,漸漸的,見梁婉已經和眾人談得十分投機,便悄悄的慢慢的溜了出去。就在我即將走出角門的時候,我下意識的回過頭去,卻看見小樓後面的窗子半開著,一雙晶瑩剔透的眼睛正在看著我。我推門走了出去,那是誰呢?不知怎麼,我總覺得可能是長樂公主。

後來我聽說,長樂公主將明月樓賜給梁婉居住,梁婉性情明朗,若是有人前去拜見,只要有拿的出手的詩詞歌賦,或者精通琴棋書畫,常常能夠得到接見,不少愛慕梁婉的少年都是想方設法的見她一面,雖然不少人有心于她,卻礙于長樂公主不敢用強,再說梁婉名氣越來越大,就更沒有人敢得罪她。到了後來,就是連趙勝國主也收了梁婉為義女,雖然沒有列入宗譜,但是大家都開始稱她明月公主,聲名遠揚。

我這個小小的翰林學士可不會去找這個麻煩,雖然梁婉幾次下帖子請我,我都用種種借口回絕了,有人問我,我就說,書中自有顏如玉,別人雖笑我迂腐,卻也樂得少了一個強敵,不過為了不大過分,我熱切萬分的投入到翰林院的藏書中去,這樣我既自得其樂,又免得別人側目,這樣產生了一個令我欣喜若狂的結果,顯德十七年元月,我被特詔允許參與了崇文殿的籌立。我這個過目不忘的年輕人很快成了其中的主力,也難怪,我既精通鑒賞古玩字畫,又博聞強記,在整理藏書和字畫的過程中十分得力,我又年輕力壯,不用我用誰呢?這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一段日子,崇文殿從正式奉詔籌立到建成,一共經曆了三年時間,我一直在其中,樂此不疲。

當然,在我沉迷書海的時候,發生了一件我隱隱約約覺得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就是南楚和蜀國發生了沖突,而且越演越烈。當然,我是沒什麼機會參與的,也沒什麼興趣知道,除此之外,若是還有什麼事情比較特殊的話,就是長樂公主懷孕了,可是卻不幸流產,據說是因為年輕再加上水土不服,在這之後,長樂公主一直身體不大好,所以到建業西郊的莫愁湖行宮居住,當然,太子殿下是不會寂寞的,長樂公主陪嫁的宮女都是大雍的美女,而且個個擅長內媚之術,她們早就成了太子殿下的寵姬了。說給我聽的人都是滿臉的羨慕太子的豔福,我卻是微微苦笑,在我看來,長樂公主恐怕是不大喜歡太子的,否則怎麼會移居行宮呢,也是啊,人家金枝玉葉的大雍公主,為了和親嫁到南楚,怕是沒有什麼心思討好庸庸碌碌的南楚太子吧。我惡意地想,大雍陪嫁那麼多美女,是不是存心迷惑太子,免得公主委屈呢?

上篇:第二章 金榜題名     下篇:第四章 品畫明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