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章 千里征程  
   
第十章 千里征程

我對德親王說的話很簡單,“王爺,這附近崇山峻嶺,未必沒有小道可以繞行,就是不能繞行,我們也可以作出可以繞行的假相,引誘他們出戰,我們怕的不是他們勇敢善戰,怕的是他們死守不出,強行攻城,不如想想辦法引誘他們出城,而且田維既然善戰,肯定不甘心只是守城。”我說的只是一個原則,不過德親王久經沙場,立刻心領神會,再說今天肯定是攻不下的,不如回去商量一下。

當然在之後的軍議中,我沒有發言,因為我對軍務又不是很熟,我只是善于分析情報,並根據經驗學識判斷那里可以著手罷了,更何況現在容淵已經對我不滿,我若太出風頭必然會讓他對我更加嫉恨,甯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這一點我可是記得很清楚,不過這些幕僚真厲害,我不過提出一種設想,他們就能夠列出種種設想,然後查疑補漏,定出甲乙丙丁各種方案,最後列出可行的計策,我越看越是崇拜,可能我的表情太明顯,他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即使是容淵看我的眼神也柔和了許多。

第二天,德親王派出軍士四處打柴,尋找小路,然後命令剩下的半數軍士在營帳中休息,其余的軍士則站在遠遠的看著巴郡城,既不進攻,也不後退,只是不時派人佯攻,城樓上的守軍若稍有反應,就退下來。過了中午,休息的軍士和上午的軍士換班。

第三天,南楚軍在巴郡城前佯攻的軍士開始忙起來,不是挖挖壕溝,就是練練拳腳,疏活筋骨,並且推了軍中的戰鼓到城前,每隔半個時辰就敲鼓呐喊。

第四天、第五天,城上的守軍開始疲憊麻木了,畢竟南郡城中只有一萬守軍,南郡雖然是蜀國門戶重鎮,但是因為蜀國和南楚交好,所以軍員並不足備。

第六天,城中蜀軍開始不安了,而好消息傳來,我們找到了一條小路可以繞過巴郡,這下第二步計劃開始了。南楚軍開始收攏軍隊,厲兵秣馬,好像要進攻的樣子,城中蜀軍開始緊張,明顯可以看到呈上守軍增多,到了晚上,軍隊開始悄悄行軍,這些被密切注意南楚軍隊的蜀國密探發覺了,他們自然而然的得出了南楚軍隊想繞過巴郡的結論,雖然對他們來說,南楚軍隊繞過巴郡不攻,等于是放棄了後路和補給的安全,但是田維個性堅強好戰,這次堅守實在是因為兵力不足,南楚軍隊雖然只有五萬,但是卻是南楚最精良的軍隊,所以田維的壓力極大,這幾天看到情況不對,他和屬下的將領商議很久,都覺得南楚軍隊必然是要繞過巴郡。商議之下,有將領提出,若是南楚軍隊真的繞過巴郡,巴郡若不從後襲擊,那麼將來就是南楚軍隊全軍覆滅,巴郡將士也免不了受到懲處,這個陰影讓所以將領都心里不安。最後,田維下令,趁著南楚軍隊還沒有完全繞過,從後面襲擊南楚的輜重隊。

五萬大軍想要從小路行軍,速度是極為緩慢的,田維沒有多久就趕上了南楚大軍的後隊,田維揮動手中的大刀,大喝道:“南楚狗賊休走。”就在他的喊聲中,田維帶著的五千輕騎如同鋼刀一般切入南楚的後軍,南楚軍隊份散逃走,田維下令向糧車輜重上面投擲火把,霎時間火光四起,火光中,田維高聲大笑,下令繼續進攻,要把南楚軍隊擊潰。就在這時,四散逃開的南楚軍中露出一支身穿白色衣甲的步兵,他們向田維迎來,田維心里一寒,這不是德親王殿下的親衛軍麼,這只親衛軍本應該是扼守中軍的,可是現在居然出現在這里,自己莫非上當了,田維在四顧看去,那些糧車的火很快就熄了,而在那支步兵之後,打出一杆趙字黃龍旗,田維心中又是擔心,又是憂慮,若是自己真的中伏,那麼必會敗亡,但轉念一想,眼前就是德親王的親衛,說不定德親王本人就在不遠,若是一舉殺了德親王。田維經不起誘惑,揮令前行。兩軍相交,田維的騎兵雖然占了優勢,但是南楚的步兵擅于和騎兵作戰,只見他們前排軍士麻利的的跪下,將丈八長槍擋在馬前,後排的軍士拉弓射箭,借著狹小的地勢,將田維擋住,田維殺了一陣,眼看沒有可能取勝,下令撤軍,他們的戰馬跑得飛快,不一會兒田維就徹底脫離了戰場,蜀軍馬快,田維慶幸的想,不過怎麼,也算一場小勝吧,快馬奔馳了十幾里路,還沒有沖出多遠,突然,從道路兩側沖出南楚軍隊,兩側夾攻,田維連忙吩咐眾人不可停留,拼著傷亡,戮力突圍,此時田維心里已經有了寒意,在短短的十幾里山路上,不時的有南楚軍突襲,他們數量不多,都是用弓箭從草叢樹林或者岩石後面攻擊,若非這里不是山谷,只怕,田維這幾千鐵騎逃生無望,就是這樣當田維看到巴郡城牆的時候,已經花了大半個時辰,而且只剩三千殘軍了,臨近巴郡城,田維卻看到蜀軍的火紅旗幟從城頭飄落,德親王的黃龍旗從城頭上冉冉升起。田維眼睜睜的看著城頭上幾個蜀軍戰士被砍倒在地,就在寒光四射的刀槍從中,田維看到了一個十分不協調的人,那是一個身穿青衫的青年儒士,他正帶著憐憫的目光看著自己,在那血火之中,他的衣衫似乎沒有染上半點汙跡。他站在城牆上,卻和其他南楚軍士隔了一段距離,他仿佛是一個不屬于戰場的幽靈。

我在攻城還未完全結束的時候就上了城牆,這次南楚軍在我的提議下留了一萬人下來,這是軍議之後我在就寢前看書的收獲,德親王認可之後,我們接著挖戰壕的時候在戰場附近挖了很多大坑,然後在佯裝繞行的時候,將一萬軍隊藏在大坑里,上面覆蓋著油布,布上面蓋著黃土,那些來查看的探子果然只注意到營地空空,卻沒有注意到咫尺之處的藏兵洞,在田維出兵之後,我們趁著守城士兵疏忽,立刻開始攻城,結果松懈的守軍被我們擊敗,而我之所以登上城牆,是因為想看看結局,當然理由是蜀國回軍的時候恐怕會報複,將我們這些留在外面的幕僚殺死,憑著這個理由,我們都入了城,當然守衛也很森嚴,免得我們被殘兵所傷,然後我又說想看看外面的情況登上城牆,小順子笑眯眯的派了兩個禦前侍衛跟著我,他們是保護王海王監軍的,但是王監軍已經知道小順子功夫不錯,他又跟我挺好,所以就答應派人來保護我,聽小順子說,這兩個人功夫底子不錯,至少可以保護我直到南楚軍士來救我的時候。

我在血海之中走過,小心翼翼的不想沾染上血跡,可是腳下血流成河,沒多久我的鞋子就浸透了鮮血,可是我的運氣不錯,至少身上沒有沾血。當我忍著戰場上的氣味和慘叫到了城牆上的時候,僅剩的幾個蜀軍也很快的就被殺死,我向城下望去,恰好看見返回的蜀軍。那麼紅袍將領呆呆的望著城上,在他身後,煙塵滾滾,我可以看見我軍的旗幟,突然,那紅袍將領大喝著向我軍沖去,然後,我就眼睜睜的看著這支騎兵被我軍圍困、消弱、擊潰,遠遠的,我看見那個紅袍將軍橫劍自刎,臨死前還在咆哮。

我的心一陣顫抖,戰爭,並不像我在史書上看到的那樣輕描淡寫啊,在巴郡蜀軍萬人眼里看來,我軍是萬惡的敵人,殺死他們的身體,奪走他們的城池,可是我們能夠怎麼辦呢,這一刻我真的深深痛恨起這場戰爭來,就為了大雍和南楚的利益,蜀國就必須滅亡,用血流成河換取上位者的喜悅,這,真的值得麼?

接下來,我病了,那血,那慘叫聲,讓我睡不好覺,吃不好飯,在急速的行軍中,我的病情漸漸加重,後來,有一天晚上,小順子到我營帳里,把我拖起來道:“我知道你為什麼生病,收起你那廉價的同情心吧,我們雙方已經成了敵人,我們在打仗,如果我們敗了,就沒命回家,什麼仁義道德,什麼禮儀廉恥,我只知道,我得活著,為了你,我得活著,那麼你呢,你至少要為了我活著,記住,你救過我的命,如果不讓我還了這筆債,我絕對不讓你死。”

我恍恍惚惚的看見小順子臉上的眼淚,淡淡道:“小順子,兄弟,我知道你對我如同手足,可是我總是欺負你,你總是照顧我,保護我,可是我要走了,你不要難過,你不欠我什麼。”

小順子狠狠打了我一個耳光,道:“你以為我總跟著你干什麼,你從來沒有瞧不起我,你認為我小順子是個人物,你教我讀書,幫我學習武功,沒有了你,誰還看我小順子一眼,你若是死了,我就跟你死,下輩子我要做你的兄弟,讓你永遠得罩著我。”

我的淚水滾滾而落,是啊,我怎麼能死,我還有一個兄弟呢,我若死了,小順子豈不是孤孤零零的一個人,我從來都知道,小順子總望我那里跑,是因為,我把他看成一個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一個小太監,一個沒有面孔的人。哼,蜀國算什麼,你們的人死了和我有什麼相關,別說蜀國,就是南楚亡了,和我又有什麼相關,這些日子以來,我病勢沉重,除了小順子和軍醫,我沒有看見什麼人,德親王雖然來了兩次,可是他後來也遺忘了我。我勉強起身道:“把我包袱里面白瓷瓶里面的藥給我兩粒。”小順子連忙過去照辦,我艱難的吃下藥丸,道:“我要休息一會兒,明天早上給我准備豐盛一點的早飯。”

三天之後,我在昏睡了整整三天之後,終于吃上了小順子送來的早飯,走出營帳,看看晴朗的天空,我伸開雙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小順子說,我的病剛剛好,跟王監軍說,今天我搭他的車。

在我臥病的十幾天,南楚軍隊的進展還是比較順利的,南楚攻破巴郡的打擊讓這些小城池失去了堅守的信心,借助這種策略,強攻軟騙,進軍的速度超過了預計,大雍方面不知情況如何,沒有情報傳來。接下來的日子,我大病初愈,所以公務不多,常常在余暇的時候寫寫詩什麼的,我可沒有再多言,雖然德親王曾經歉疚得來問我的病情,但是我不會原諒他的,從前對我這樣看重,我一生病就把我丟在一邊,所以,我總是不冷不淡的說上幾句多謝,反正我經常和王監軍在一起,也不用擔心他會為難我,我就是這樣小氣,怎樣。

就在行軍作戰中,南楚大軍到了雒城之前,和已經提前趕到的水軍會合,雒城是蜀國國都成都的屏障,此刻,這里已經聚集了蜀國五萬大軍,蜀國名將魏賢率兵兩萬在雒縣前面依山立寨,作為護持,大將軍龍步率領三萬鎮守雒城,南楚水陸大軍以雷霆之勢,攻擊涪水關,守將血戰數日,終究棄城而走,在涪城安下大營,他知道接下來的一戰非得曠日持久不可,所以只是安排水陸守軍布置周密,令水軍游弋涪水,隔絕後援,雒縣北門臨涪水,南門外都是山路,德親王借助水軍運兵從東西兩門攻打雒城。但是魏賢每每率軍夾攻,數日之間,兩軍血戰數場,南楚大軍未占優勢。德親王見軍士疲憊,索性收兵,除了不時派水軍游弋之外,只是在涪城休兵備戰,雖然距離南楚很遠,但是靠著水運和蜀中的豐富物產,南楚大軍補給並無缺乏。戰局陷入僵局之中。

十一月二十七日,終于得到大雍的戰報。

大雍由雍王李贄領軍二十萬,由于事先收買了陽平關守將,輕而易舉破關而入,連戰連捷,花了兩月時間攻克南鄭,東川雖然屬于蜀國,但是繁榮錦繡都在西川,所以東川之人不免怨恨,李贄入川之後,大軍秋毫無犯,四處蕩平殘軍敗將,掃清賊寇,不到三月,東川平定,李贄方陳兵葭萌關前,葭萌關一破,則成都東側就再沒有屏障。

蜀國國主孟昀兩面守敵,捉襟見肘,緊急調派,葭萌關守軍共達九萬,又派了兩萬援助雒城,成都空虛。十一月十二日,兩萬援軍在雒城三萬守軍和魏賢兩萬軍隊的支援下進入了雒城。

德親王得到戰報的時候,滿臉青黑,因為大雍即使退兵,只要守住陽平關,則東川必然被大雍控制,而自己若是得不到雒城,則不能抵禦蜀軍,若是退到巴郡,他也舍不得,所以現在,南楚比大雍更著急攻打蜀國的事情。可是對峙這麼多天,沒有絲毫進展,怎不令人心焦。不過值得寬慰的是,南楚援軍趕到了,現在南楚水陸兩軍一共九萬,至少不會敗退了,這樣,在大雍和南楚雙方攻擊下,蜀國遲早必然敗亡,只是事後未必是南楚得到成都罷了。

這段時間我過得比較悠閑,每天除了吃飯就是四處走走,當然為了小心蜀軍的諜探和刺客,我不會走得太遠,而且如果太悠然的話未免招人眼紅,反正現在我也插不上手。容淵趁著我生病,剝奪了我參贊軍務的權力,當然借口是我的大病。在他來說,我還在臥病呢。不過我也不計較,反正這場仗應該沒有什麼機會打敗。

閑著也是閑著,我就跟小順子說找個護衛的事情,小順子想了半天,很是為難,他並沒有認識太多的高手可以介紹給我,按照他的說法,他遇見的高手若是可以交手的都被他殺了,而且還需要忠心,這就更難了,他問我要不找個小太監做徒弟教他武功,然後保護我,被我拒絕了,一個原因是時間太長,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太監沒有辦法經常出宮,小順子想了半天道:“要不過幾年,我詐死從宮里出來然後到你那里去。”

我本來想點頭的,可是小順子若是給人認出來,或者被人發現身份都有麻煩,後來我干脆道:“這樣吧,我准備這次回去就辭官,你反正也不喜歡呆在宮里,不如我們兩個從此浪跡天涯如何?”小順子想了想,高興地道:“這也不錯,我早就想四處走走了,建業我都膩味了。那麼我們去哪里呢?”我想了一想道:“反正蜀國滅亡了,如果大雍和南楚暫時打不起來,我們就到大雍看看,等到大雍和南楚打起來,我們再到北漢去看看,等到大雍若是和北漢打起來,我們就回南楚。幾十年的時間,夠我們四處游曆了,如果什麼時候厭倦了,就找個地方住下來。”小順子滿臉都是向往的神色。

就在我們兩個憧憬未來的時候,突然小順子毫無征兆的向庭院里面的花叢撲去。身影如同鬼魅,快捷無比,草叢中一個灰色影子彈身而起,兩人身影一合而分,小順子退了丈許,身影一折,凌空折轉,再次撲擊,那人倉促還擊,卻被小順子一掌擊中心口,頓時委頓在地。

我見小順子對我點了點頭,輕輕走到近前看去,那人卻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相貌平凡,是那種一走進人群就再以分辨不出來的相貌,穿著南楚的軍服,但是我可以看得出來那件衣服有些不大合身,而且可以聞到淡淡的血腥味,這人是蜀軍的探子,我心里想,原本應該交上去,一則立功,二來這是本分,可是想到我剛才的話若給德親王他們知道,心里頓時生出殺機,對小順子使了一個眼色,小順子會意,一掌向那人頭顱拍去。

那人痛苦的睜開眼睛,恰好看見小順子的動作,他艱難的在地上打了個滾,小順子冷冷一笑,掌勢折轉,繼續向那人頭上擊去,我看見那人眼中滿是悲憤的神色,不知怎麼,開口道:“住手。”小順子掌緣已經到了那人天靈,聽見我阻止,猝然收回攻擊,退到我身後。我鄭重地道:“兄弟,我必須殺了你,如果你有什麼遺願,我可以成全你。”

那青年眼中閃過激動的神色,開口道:“求你放了我妻子。”

我愕然,什麼時候我搶了他的妻子麼,我好像沒有干這種事情啊。

上篇:第九章 軍機幕僚     下篇:第十一章 鉤心斗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