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一章 鉤心斗角  
   
第十一章 鉤心斗角

那個青年痛苦的咳嗽了幾聲,滿眼期望的看著我,我無可奈何地示意小順子把他扛到房間里,然後問道:“本官不才,也是讀書士子,自信沒有劫奪婦女的惡行,不知道你為什麼認為尊夫人在我這里呢?”

那個青年疑惑的看了我一眼,道:“草民韓章雖是蜀國人,但是並非官員或者軍士,只是一個普通的農夫,草民的妻子卻是名門之女,相貌出眾,身份高貴,三年前,拙荊因為不滿家里訂下的婚事而離家出走,因緣和草民成婚,幾個月前,拙荊得知母親染病,所以回去探親,草民因為正值秋收,不便久留,所以自行返家,誰知碰上大雍和南楚一起攻打蜀國,拙荊的父親田維是巴郡守將,不幸陣亡,拙荊和岳母被俘虜,我聽到巴郡城破的消息日夜兼程趕去,探得她們被德親王賞給了軍中幕僚江哲為奴,所以又一路追蹤而來。”

我疑惑的看看小順子,小順子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道:“大人,那時候您在病中,德親王見田維之女相貌俊秀,所以把她賞給了大人,用來獎勵大人獻策的功勞,只是大人一直昏迷不醒,所以奴才代大人作主,將她們留在了王公公那里,這些日子,奴才因為大人身體剛剛康健,想多伺候大人幾天,見田氏服侍王公公十分周到,索性就安排她們繼續伺候王公公,這樣大家歡喜。”

我這才明白,怪不得這段時間小順子總在我身邊呢,我問道:“王公公待她們如何?”

小順子恭敬地道:“大人放心,田氏聰明靈巧,王公公還想收她做義女呢,只是田夫人因為傷心田將軍之死身體不大好。”

韓章聽到這里,露出不可抑止的喜色,只是片刻就被痛苦的神情掩蓋。我心想,看來這個韓章不是蜀軍的探子,但是他聽到我剛才的話,還要不要滅口呢?轉念一想,也沒有必要,難道他還能去向德親王告密不成。在我猶豫的時候,韓章已經是奄奄一息,我連忙掏出一個針盒,從里面取出金針替他針灸,然後又給他服下傷藥,他在藥力的作用下昏昏睡去。我對小順子說:“田維之死,我無能為力,兩國交兵,死傷是難免的,但是他的妻子女兒又沒有什麼大罪,你安排一下,等我們攻下雒城,道路通暢之後,你就放了他們一家三口。”

小順子道:“是,到時我跟王公公說清楚就好了,王公公不會不高興的,不過有點可惜,這個韓章功夫底子不錯,奴才不敢妄自菲薄,就是宮里的侍衛高手能在我攻擊下活命的也不多,如果能把韓章留在身邊做大人的侍衛就好了。”

我覺得不大可能,道:“我是南楚官員,他是蜀國將領的親屬,何況還有岳母和妻子,哪里能夠做我的侍衛。你也有些異想天開了。”

小順子道:“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他的妻子現在是大人的奴仆,如果大人允許他留下來和妻子團聚,他不也得感恩麼,只是我知道大人需要的是忠心的侍從,這人若是被迫留下,就不好了。”

我點點頭道:“是啊,甯缺勿濫,若是不忠心,留也沒用,不過我們若能攻下雒城,至少還得一兩個月,這段時間他們沒法子離開,就讓他暫時做我的侍從吧,免得你我來往過密,惹人生疑。”小順子同意的道:“也好,免得我總是擔心大人的安全。”

等到韓章醒來已經是深夜了,他能夠感覺到四肢百骸里面真氣蓬勃,完全感覺不到曾經沉重的令他幾乎喪命的內傷,他沒有動作,但是能夠感覺到自己是在一個小房間里面,他感覺不到周圍有人,正要坐起來,一只冰冷的手掌輕輕的按住他的胸口,然後火光一閃,有人點燃了火燭,韓章借著微弱的燭光看去,看見那個打傷自己的少年正冷冷的看著自己,眼中滿是殺意。韓章聰明的停止了動作,他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去,尤其是在得到妻子平安無事的消息之後。

那人見他十分冷靜,露出了一個冷冷的笑容,開口說道:“我叫李順,你要找的江哲是我的主人,主人已經決定,等到雒城之戰有個結果的時候,他會釋放你和你的岳母妻子,但是在這之前,希望你暫時作他的侍從。”

韓章猶豫了一下,他畢竟是蜀國人,做侵略自己國土的官員的侍從,未免有些不願。

小順子仿佛沒有看到他的神色,繼續道:“說句實在話,你並非好人選,如果有人懷疑你是蜀軍的探子,難免會給大人帶來麻煩,但是既然大人已經決定,我也沒有什麼意見,明天大人會帶你去見你的家人,然後會向監軍大人稟明此事,監軍大人許可之後,你就可以暫時留在我家大人身邊,可是有一件事你要牢牢的記住。”小順子的面孔變得陰森,他一字一句地道:“你沒有聽見我和大人的談話,你不知道我和他的關系,如果你泄漏了一個字,我就是天涯海角也要殺了你,還要讓你的妻子遭受人間最大的苦痛。”

韓章凜然道:“江大人和李爺對我恩重如山,今日之事,韓章至死不會對第二個人說起。”

小順子收回了手掌,淡淡一笑,離開了。

第二天我帶著韓章去見王公公,王公公聽說此事倒是十分成全,反正田氏母女是我的奴婢,並且允許韓章暫時留在我身邊,當然,他也知會了德親王一方,讓他們知道此事,免得誤會韓章是探子,不過我想,暗中的監視是不會少的,所以告訴小順子,暫時不要過來了。當然我也第一次看到了德親王賞給我的奴婢,田氏名叫田素英,相貌俊秀,英氣勃勃,不愧是將門虎女,聽韓章說,田素英也會武功,而且不在韓章之下,這次分明是因為母親才無法脫身,這讓我吸了一口寒氣,如果田素英刺殺王公公或者我怎麼辦,我問小順子這件事情的時候,小順子毫不在意的告訴我,別說王公公身邊侍衛不少,而且他已經警告過田素英,如果敢行凶,必然殺了她的母親,反正他們也逃不出涪水關。我立刻對小順子另眼看待,這小子做事嚴密謹慎,如果他肯用心,何愁不能成為太監里面最大的總管,在我跟他說這個的時候,小順子輕蔑地道:“服侍國主有什麼好,低三下四,奴顏婢膝,若是稍微有個差錯,還要擔心人頭落地,你就不同了,你要是真的生我的氣,大不了罵我一頓,還得小心我受不了反噬。”我在小順子幽冷的目光下頓時心生寒意,立刻盤算以前是不是有對他太過分的時候,但是想來想去,好像應該沒有,不過不管怎樣,一定要記住,這小子武功很高。

此時的成都已經一片混亂,朝中重臣丞相審峻帶著大將梵虎、孟靼駐守葭萌關,大雍攻城十分頻繁,令葭萌關守軍幾乎目不交睫,而大將軍龍步和大將魏賢守巴郡,也是不敢松懈,蜀國中樞幾乎已經沒有一兵一卒,蜀王孟昀數月之間黑發成霜,他又是怨恨南楚背盟,又恨自己為什麼得罪大雍。想來想去,卻沒有絲毫辦法退敵,後來蜀國重臣法瀾獻計,說東川既然已經失去,不如向大雍媾和,如果大雍收兵,南楚必然不會獨自攻打蜀國。計策雖然被國主接納,但是派誰做使者呢,雍王李贄名動天下,若是派個普通人,只怕連話也說不上幾句,後來蜀國狂生楊燦自請前去。楊燦日夜兼程到了葭萌關,葭萌關上下血火熊熊,楊燦好整以暇的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出關到了雍營,遞上國書求見。未幾,雍王命令帥帳請見。

楊燦是蜀國有名的狂生,平日里恃才傲物,目中無人,但是看到雍王軍容整肅,帳前虎赍雄壯非常,也不由心生寒意,他整理儀容,走進大帳,只見一相貌雍容,神態溫和卻隱隱帶著森然氣息的戎裝男子坐在帥案後,雍王李贄今年三十一歲,常年征戰沙場的他卻絲毫不帶殺氣,他穿著黑色輕甲,外罩錦袍,神色間雍容安詳,仿佛是在家中閑坐,而非在沙場領兵一般,他左手一方,依次站著十幾個武將,個個氣勢沉穩凶悍,他的右手站著十幾個或穿文官官服,或者身著布衣的幕僚,可見其麾下文武之盛。

楊燦入帳,立而不跪,高聲道:“蜀國使臣楊燦拜見雍王殿下千歲。”

那些武將個個怒目圓睜,其中一個相貌粗豪的武將叱道:“小小使者,見了殿下為何不跪?”

楊燦揚聲道:“楊燦雖是布衣,卻是蜀國之民,殿下雖然尊貴,卻是大雍之臣,今日燦奉國主之命前來出使,焉能下拜。”

一個相貌斯文,年僅五旬的謀士溫文爾雅地道:“蜀國朝夕敗亡,我大雍二十萬大軍,兵陳關下,貴國國主不思求勝,卻派你這個使者前來,所為何事?”

楊燦欠身道:“我國國主自知得罪大雍,如今兵臨城下,焉能不恐懼,但是我蜀國一日沒有淪陷,身為蜀民,不敢有辱國體。若是大雍恕罪,允許我蜀國稱臣納貢,則燦雖狂妄,焉敢不敬上國重臣。”

一個年輕謀士,相貌平常,卻是鷹鼻深目,冷冷道:“蜀國如今朝不保夕,葭萌關旦日即下,不知蜀國拿什麼求和,我國即可全勝,又何必留爾等殘生。”

楊燦昂然道:“現在蜀國雖然大敗,但是葭萌關和巴郡仍然在掌握當中,未必沒有苟安的可能,若是貴國執意要滅亡我蜀國,我國主甯可將蜀中全部送給南楚,到時南楚既得蜀中沃土,又據有荊襄,即使以大雍之強,從此也只能坐視南楚壯大,若是肯罷兵休戰,我蜀國不僅向大雍稱臣,而且葭萌關外東川之地也不敢索回。我主深恨南楚國主背盟負義,今後若是懷恨,只會向南楚報複,大雍得我半壁江山,又可坐視我蜀國和南楚相互仇殺,豈不快哉?”

眾人都聽得沉吟不語,連日來攻打葭萌關不克,令他們也多多少少生出撤軍的想法,只是戰略已定,不能修改,所以人的目光都落在雍王李贄的身上。

李贄微微一笑,問道:“不知蜀中人物如何?”

楊燦朗朗道:“我蜀中人物鼎盛,文有蕭何之才,武有霸王之勇,謀有良平之智,我蜀中俊傑,皆是忠義之士,燦雖不才,敢效田橫壯士,或有燦未知者,願效聶政荊卿之行。”

李贄眼中閃過一絲不可察覺的寒光,繼續問道:“現在蜀王駕下,如君者幾人?”

楊燦道:“文武全才,智勇兼備之人,數以百計,如在下者,車載斗量。”

李贄問道:“既然如此,貴使身居何職?”

楊燦答道:“國主治下,物富民豐,我等野人,歸于田園,朝夕享樂。”

李贄淡淡一笑,道:“貴使遠來,必然疲憊,請暫回關,若是有所答複,必然遣使相告。”

楊燦再拜告辭,出帳不遠,一個白衫儒士,細眉長目,氣度風流,悄然出帳,問道:“楊先生蜀中狂士,為何先倨後恭?”

楊燦答道:“先前倨傲,為的是不屈心志,後來恭敬,為的是我蜀國社稷。”

白衫儒士默然,道:“在下大雍宣松,字常青,日後若有托付,可以送一紙書信與在下,只要不干系國家大事,常青必會盡力。”

楊燦謝過,自經葭萌關返回成都複命。

之後半月,雍軍不再攻城,葭萌關壓力頓減。

未幾,消息被南楚密探千里加急送到德親王趙玨手中,趙玨憤然,他這段時間不大好過,雒城久攻不下,龍步不愧是蜀中大將,常常趁著南楚軍勢變化的時候出城作戰,常常讓南楚不得不敗退,而魏賢擅長截寨,三日一小截,五日一大截,讓南楚軍睡不安枕,龍步、魏賢兩人交相呼應,南楚軍隊一月來沒有寸進,後方糧道常常受到潰散的蜀軍的侵擾,趙玨一時之間束手無策,正在煩惱的時候,又得到了這個驚人的壞消息,如果蜀國和大雍真的媾和,那麼真是南楚的末日到了,這時他想起了江哲。這個年輕的狀元個性實在有些古怪,雖然趙玨迫使江哲從軍,在江哲因為戰場受驚而重病期間又不大過問,但是這倒不能怪趙玨,前者,趙玨認為江哲乃是南楚的臣子,既然有才能怎能不報效國家,後者,趙玨卻是因為當時軍務太忙,忙于行軍作戰,連克城池,豈是易事。而江哲病愈之後對軍務十分冷淡,趙玨一來是覺得江哲大病初愈未免懈怠,二來,他也察覺到心腹幕僚容淵對江哲的排斥,因為不想破壞和容淵的賓主關系,畢竟容淵軍略上十分精通,是他不可缺少的左膀右臂,所以相比之下,對江哲不免有些淡然。兩方面原因,讓趙玨和江哲越來越疏遠。可是到了今日,趙玨再次感覺到江哲的重要,江哲遠勝眾人的,不僅僅在于分析情報處理公文的能力,而更在于江哲對戰略上的遠見卓識,從攻打巴郡一戰看來,江哲善于事先規劃好作戰的目的,並且能夠從浩如煙海的情報中找到突破口,雖然實施上需要有謹慎細密的人來作,但是已經是難得非常。現在趙玨遇到決策上的疑難,他終于再次想起江哲,只是容淵又怎麼辦呢?

正在趙玨煩惱的時候,容淵前來拜見,一見到趙玨就雙膝跪倒,口稱請罪。趙玨愕然,連忙扶起容淵,問道:“容先生為何如此大禮?”

容淵慚愧地道:“屬下心胸狹窄,排斥賢能,罪在不赦,近日來,屬下每每想起如何破敵,總是想不出有效的方法,若是江狀元在此,必然能夠抽絲撥繭,訂下大計,王爺請偕同屬下前去,讓屬下當面向狀元請罪,戮力同心,以破雒城。”

趙玨大喜道:“先生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趙玨也有錯,疏忽名士,我們兩人一起去見江哲,必然能夠得到諒解,好請江狀元定計,破此僵局。”說著將手中的情報遞給容淵,容淵一看,面色如土,他自然知道現在局勢的凶險,如果蜀國真的向大雍稱臣,那麼一旦蜀國恢複元氣,必然會以南楚為報複對象。想到這里,他連忙催著趙玨一起去找江哲。

此刻的我還沉浸在舒適的客居生活,知道田素英也會武技之後,王海監軍立刻同意把田素英和田氏歸還給我,他們一家團圓,自然喜樂,只是田素英對我還是不冷不熱,畢竟我是南楚高官,又是出謀劃策讓她的父親敗亡的罪魁禍首。我還不知道南楚的天空上已經壓了一片黑云。

就在我寫下一首剛做的詩文的時候,門外有人問道:“江大人在嗎?”

上篇:第十章 千里征程     下篇:第十二章 毒計連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