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四章 玉碎珠沉  
   
第十四章 玉碎珠沉

遠遠的看見建業城,我真是心潮澎湃,終于回來了,離城三十里,國主帶著文物百官前來迎接凱旋的功臣,我們都下馬參拜國主,國主大喜,拉著德親王的手道:“王叔功在社稷,孤已經備了酒宴,為王叔慶功。”當我隨著大軍入城的時候,無意中感覺到有人在禦道左邊的一座小酒樓上,一直的看著我,但我卻沒有覺得有什麼惡意。

慶功宴後,我帶著陳稹匆匆忙忙的趕回住所,這次攻打蜀國,我得到不少賞賜,所以早就決定另外在郊外買一座房子,反正德親王也答應幫我通融,允許我在家養病,我就不用住在城里面那麼拘束了,在我回來之前,小順子已經跟著王海先回來了,他早就替我選好了房子,付了錢,得到房契了。在昨天晚上,他到驛站見我,告訴我房子的位置。我和陳稹按圖索驥,沒有多久就找到了那處宅院。那是一座清雅幽靜的小農莊,亭台樓閣倒是應有盡有,小順子已經雇了幾個仆人,將上上下下打理得一塵不染。

我沐浴更衣之後,到了書房,里面小順子已經把我的書籍都擺了進去,我拿起一本史記看了起來,這時,陳稹走了進來,稟報道:“大人,有人在外面求見,我一愣,我剛搬到這里,還沒有到吏部登記,怎麼會有人來拜訪我。”

陳稹見我迷惑,解釋道:“大人回來的時候是雇的馬車,那個車夫回去之後有人問了大人的住處。”我心想,車船店腳牙,捉住就該殺,果然如此,一邊想一邊說道:“帖子呢?”

陳稹雙手將帖子送上,坦白說,原本陳稹雖然聽話,但是我總覺得他對我不大看得起,可是自從我一首詞逼死蜀王之後,他的神情就變了,對我必恭必敬。我接過帖子打開一看,上面寫著柳飄香三個字,我連忙問道:“那人還在麼?”

陳稹答道:“小人已經讓他們在門房等候。”我連忙道:“快讓他們進來,不,我親自去迎接。”說著,我連忙趕了出去,到了門房,我看見一個青衣書生,披了玄色披風遮擋了全身,戴著黑紗斗笠,看不清相貌,但是只看她的身材舉止,我就不顧他身邊兩個喬裝書童的侍女,沖過去握著他的雙手,叫道:“你來了,今天是你在樓上看我麼?”

一個侍女冷冷道:“自從狀元公出征以來,我家小姐寢食不安,就連畫舫也不去了,若非狀元公今日回來,小姐還不會出門呢。”

我強忍心中的喜悅,握著柳飄香的纖手,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也是喜歡我的。”

柳飄香摘下斗笠,露出蒼白憔悴的容顏,我呆了一會兒,上前抱著她,道:“卿如此待我,隨云粉身碎骨,也不能報答美人恩重。”

柳飄香淡淡道:“你出征之後,我日夜不安,總是擔心你的安危,今日見你凱旋回來,我才放心下來,本來不該來見你,只是總想親自問問你到底如何。”

我感激地道:“其實我想去看你的,只是總想著你未必希望看見我。”

那個侍女笑道:“好了,你們別酸了,奴婢可要累死了。”

我和柳飄香相視一笑,我扶著飄香走了進去,那兩個侍女,自然有人照顧的。

深夜良宵,我看著柳飄香慵懶的睡姿,起床拿了紙筆,下筆如流水,這時,柳飄香醒來了,走過來,從後面抱住我,笑道:“狀元公又在寫詩了。”

我深情地望了她一眼,攬住她的纖腰,將她抱在膝上,讓她看到我的新作。

她將秀發攏起,拿起詩稿,卻是一首《鵲橋仙》,她低聲念道:“纖云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啊!”她低聲輕呼,然後用熾熱的目光看著我,我哪里經得起這樣的誘惑,抱著她走向床榻,一夜纏綿。等到第二天我起來,佳人已經不見影蹤,我痛心地想,難道她還是不准備嫁給我麼,可是她已經不再接客見客了,難道不是想嫁給我麼?然後我就看到案頭上墨跡尤新的一首小詞。

“春日游,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少年足風流。妾擬將身嫁與,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我萬分感激的跪在地上祝禱道:“老天保佑,飄香真的願意嫁給我了。”

什麼清白,什麼名節,飄香這樣的奇女子如果能夠嫁給我才是我的幸運,想一想,飄香不會是喜歡名利權勢的女子,也不會太喜歡安定的生活,等我想辦法離開南楚,就帶著她云游天下,讓她看看四海風光,美人相伴,游曆天下,這樣的日子就是神仙也不過如此,等到我們兩個都倦了,就留在一個風景迷人的地方終老,這該是多麼美好的前景啊。

我匆匆忙忙地趕到吏部,得知國主已經下詔升了我一級官職,我已經是翰林侍講了,而且國主已經同意我暫時在家養病,辦完了各種文書手續之後,我高興的跑到一家珠寶行,看了半天,都沒有中意的首飾,飄香見慣各種珠寶,怎麼會喜歡這些俗物,後來我自己設計了樣子,讓他們為我打造一支金釵,一支金鐲,他們看了我的設計圖之後,要求可以使用這個樣式,但是被我拒絕了,這是我要送給飄香的,怎麼可以讓他們仿制。不過我倒是答應給他們另外兩張設計圖,反正賺錢麼,只要不傳出去,都沒有關系。他們十分高興,說雖然我的設計需要名家精工制作,但是絕對不會誤了我的期限。

也難怪他們這麼鄭重,我這根金釵不是普通的鳳頭釵,而是真正的鳳釵,鳳啄垂下的流蘇上端,要有三顆三分徑晶瑩滾圓的珍珠,寶光四射的真正的南海珠。金釵、銀珠、翠綠流蘇,搶眼的程度是可想而知的,最驚人的是,我要求每顆珠都要由名匠毫刻一只鳳凰,細小如粟,栩栩如生,位于珠孔的側方,如不細心觀察,不易發覺。金釵本身,鳳嘴的吊環是所謂含環珠轉球式的,可以任意八方旋轉,這樣的一支精美金釵,千金難求,若非趙玨私下里給了我大筆的賞賜,我哪有這個財力。

至于只手鐲,我的設計是手鐲的主體由十數條細巧的金絲按照螺旋的方式纏繞起來的,金絲上不規則地鑄上鈴鐺,接口的地方是一朵蓮花,每一個鈴鐺上還要雕刻上蓮花的圖案,這是我對飄香的贊譽,告訴她,在我心中,她仍然是一朵出汙泥而不染的蓮花。

忙了大半天,快到晚上我才志得意滿的帶著陳稹回家,剛到家門,卻看到飄香的侍女撲到我面前痛哭,我愣住了,不知怎麼一陣冰冷的寒意從心底生出,良久,我才聽到我用僵硬的聲音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個侍女哭訴道:“小姐今天早上回去十分高興,准備遣散奴婢,從良嫁人,誰知豔娘派人來說,有貴客要見小姐,小姐不從,說是從今再也不見客人了,可是豔娘說,來人來頭太大,求小姐救命,小姐想這些年來豔娘十分照顧我們,只是見一見,敷衍一下就可以了,等到小姐從良之後,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拒絕了。誰知,誰知,小姐一去不回。今天黃昏,突然有人送了小姐的尸體回來,說是小姐急病身亡……”

聽到這里,我慘叫一聲軟倒在地,頓時昏了過去。等我醒來,看到小順子焦急的容顏,我拉著他問道:“怎麼會這樣,飄香怎麼會死?”

小順子黯然道:“我將柳姑娘的尸身帶了回來,仔細驗過了尸體,柳姑娘是被人強暴之後,用陰柔的內力震斷心脈而死,雖然做了清洗和掩飾,可是下體的傷痕和內力的痕跡瞞不過我。”

我痛苦的閉上了眼睛,如果飄香不是為了替我守節,何必如此,我繼續問道:“是誰,是誰殺了她。”

小順子道:“我已經查過了,豔娘說是梁婉派人來說有貴客要見柳姑娘,豔娘想梁婉不會為難柳姑娘,,大雍的貴客又不敢得罪,所以才勉強柳姑娘去了。我已經去探過明月樓,沒看見什麼貴客,不過我抓了他們一個下人拷問,知道,柳姑娘確實是在明月樓被害的,如果我沒有看錯,可能就是梁婉下的手,我試了試偷襲她,她的內力和柳姑娘的傷勢符合。”

我慘然道:“梁婉,好,好。小順子,扶我去見見飄香。”

我到了一間廂房,里面的棺木里面放著飄香的尸體,我看著她那栩栩如生的容貌,那帶著憤怒和遺憾的神情,大哭起來,她真的死了,我心愛的女子,我要娶為妻子的女子,就這樣被人殺害。

“梁婉!”我痛聲高呼道。

接下來的日子,我如同行尸走肉一般麻木,好生安葬了飄香之後,然後,我真的病了,這一病就是半年,在蜀中留下的病根複發了,後來,我開始重新修煉養生的氣功,漸漸的病體好轉,容貌回複,只是卻總是帶著幾分悲傷。

我病後不久,聽說德親王趙玨被國主封賜,許他劍履上殿,見君不敗,也難怪,德親王本來就是王叔,又是大都督,此刻真的封無可封了,我堅持著寫了一封信,讓陳稹送給趙玨,沒有多久,趙玨就上表推辭,說自己本來就是王叔,地位已經十分尊榮,沒有繼續封賞的必要,如果國主覺得有功不賞未免有失國家體面,就請國主多賞些田地金帛,國主果然大喜,賞賜極厚,過了一段時間,德親王自請鎮守荊襄,國主也欣然恩准。

德親王趙玨到荊襄鎮守前,曾經來看過我,見我病重,還特意叮囑太醫院替我治療,後來他在襄陽還多次送來藥物和補品。不過小順子說趙玨派了人留心我的行動,不必管他,反正我現在天天在床上養病,他不會留意我身邊其他人的動靜的,至于小順子的行蹤,現在也不是誰都可以發現的。

有一點倒是很令我擔心的,國主本來想恢複帝號,不過大臣們都進諫說現在剛剛平蜀,兵力損失很大,還是等一段時間,國主本來很不高興,後來接到齊王的信才黯然放棄,從此之後國主日夕迷于酒色,尤其迷戀從蜀國得來的一批女樂,在一班伴駕的文人墨客陪伴下,飲酒作樂,作詩填詞,還把從蜀中得來的名家字畫典籍登冊收入崇文殿,除了這一點還比較令我欣賞之外,其他的都是昏君所為,他還把政務都交給丞相尚維鈞處理,說什麼外有王叔,內有尚丞相,孤可以旦夕宴飲了,在國主的帶動下,很多朝臣也越發縱情聲色,我派人收集了他們的詩詞,都是些豔詞,真是慘不忍睹。

南楚這般醉生夢死,大雍也不好過,雍王意欲自立的消息傳到太子李安的耳朵里面,李安親自到雍帝李援面前哭訴,李援詔回雍王,將他置閑,這半年來雍王留在長安,旦夕不甯,數次遭到刺殺暗算。我聽到這個消息不久,有一個神秘人拜訪了我的住處,他風塵仆仆,自稱是雍王的護衛,我接過雍王的書信,上面說,他如今身背讒言,十有八九跟我的計策有關,當初我答應替他參謀,這件事和南楚無關,請問我該如何自保。我微微苦笑,雍王殿下真是會利用一切力量啊,想了一想,我回了一封書信給他,為了安全,我用左手寫了一行字,沒有抬頭和落款

“欲取先予,外有強敵,內無憂患。”

雍王果真是聰明絕頂,後來我聽說在雍帝召宴的時候,雍王李贄的酒中被人下毒,李贄飲後吐血不止,若非醫聖桑臣恰好身在長安,只怕李贄已經死了,因為此時雍帝大怒,牽連甚廣,李安這才收斂,過了不久,又聽說北漢寇邊,李贄立刻上書要求去抵禦北漢,果然得到批准,雍帝也想暫時分開他們兄弟,讓他們冷靜一下。我知道這個消息,淡淡一笑,這對我來說是一舉兩得,雍王和北漢必然有數年交鋒,太子李安在內掌握軍需,必然百般為難李贄,這樣就可以牽制大雍,令其無暇南顧,將來我若報仇,有雍王作靠山,只要我手段高明,沒有人會特意來為難我。

我在病中的時候,小順子親自探察,最後告訴我說,如果要殺梁婉,他可以趁隙刺殺,可是我拒絕了,梁婉雖然罪無可赦,但是害死飄香的還有一個人,讓梁婉為之拉皮條,除後患,這個人的身份一定非常特殊,是梁婉絕對不肯透露的,我知道這個女子豔如桃李,卻毒如蛇蠍,我就是抓住了她,也不能讓她乖乖說出凶手是誰,我必須讓她處在一個就是死也不能瞑目的處境,才能迫使她說出實話,所以,現在不能殺她。

梁婉的確是狠毒,飄香死後,我為了掩人耳目,沒有聲揚,只是讓豔娘悄悄的替她安葬,然後又示意陳稹,將飄香的積蓄給了她一部分,其余的都分給了飄香的侍女,安排她們離開建業,到別處生活,這些我都是透過陳稹暗中和豔娘聯系的,豔娘知道飄香有了良人,卻不知道是我,但見我這樣慷慨,自然高興,等她處理完一切之後,梁婉的殺手果然到了,梁婉派人監視豔娘,看她處理的井井有條,就沒有著急下手,等到事情完了,她便派人殺了豔娘,我看她沒有派人對付陳稹,確定飄香沒有透露自己即將嫁人的事情。小順子暗中跟著梁婉的殺手,親眼看到了他向梁婉稟報說,一切線索都已經切斷,那些飄香的侍女都已經遠走高飛,對于梁婉來說是更好的處理方式,若是一並滅口,不免引人疑竇。

我聽到小順子說到這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梁婉,你真的是該死至極,不管你是什麼身份背景,我一定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過了一些日子,我的病情漸漸好轉,一天夜里,我在後園里設香案祭祀飄香。想起兩番恩愛,不由魂斷神傷,默默祝禱道:“卿與我一見鍾情,相知相愛,誰知天有不測風云,卿受難隕身,玉碎珠沉,倩影不留,殘香難覓,卿若有靈,助我查出真凶,並幫凶梁氏,一並處死,以慰卿泉下冤魂。”

祝禱完,我拿起香案上的一個錦盒,里面是我本來想送給飄香的金釵和鐲子,睹物思人,更加惆悵,錦盒里面還放著一枚玉指環,那是飄香被害那日特意找出來的,說是要送給我,飄香其他的首飾,我都作主給了她的侍女,只有這個指環我留了下來,這個指環原本是飄香自己買的,當時喜歡它碧綠的色澤和剔透的質感,只是大了一些,無法戴上,所以一直留在梳妝盒里面。我將指環戴在中指上,這是我心愛之人的遺物。錦盒里面還有兩紙詩詞,我拿出來,讀到“妾擬將身嫁與,縱被無情棄,不能羞。”的時候,終于潸然淚下。

上篇:第十三章 一曲催行     下篇:第十五章 籌建秘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