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五章 籌建秘營  
   
第十五章 籌建秘營

站在遠處的陳稹見我傷心,走上前來道:“大人,節哀順便,若是李爺知道大人這樣難過,一定會怪罪屬下沒有伺候好大人的。”

我看了一眼陳稹,見他眼中帶著濃濃的擔憂,淡淡道:“你還記恨小順子和本官麼?”

陳稹坦然道:“小人從來沒有怨過大人,當初小人身陷縲絏,命在旦夕,如果不是大人相救,小人早就被處死了,小人既是蜀人,大人是南楚官員,擔心小人的忠誠也沒有什麼奇怪,雖然小人開始是有點不安,畢竟生死操之人手,可是這些日子以來,小人從來都能夠按期得到解藥,沒有什麼額外的要求和礙難,只要小人盡忠職守,必然不會受害,所以小人再沒有怨言。”

我看了他一眼,他倒是精明,繼續問道:“我獻計連破巴郡、雒城,又逼死蜀王,你也不恨我麼?”

陳稹跪倒在地道:“小人在蜀國只是一個諜探,出生入死不過是為了權勢富貴,可是直到蜀國滅亡,小人依舊是一個生死由人的諜探,蜀國在時,小人沒有背叛,蜀國滅亡,我們這些小人物還是要活命的,大人是南楚臣子,獻計破蜀理所當然,小人雖是蜀民,卻沒有為蜀國複仇的責任,雖然是小人天生無情,但是國家既然沒有能力庇佑百姓,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我微微一笑,道:“你的性子和我倒是很像,其實南楚也不過是晚滅亡一段時間,到時你會怎麼作?”

陳稹道:“我雖然不知道大人和大雍有什麼關系,但是相信大人到時可以保全性命,陳稹不才,已經受過亡國之痛,到時只要能夠安然度日,陳稹自信不會賣主求榮。”

我搖搖頭,這小子倒是聰明,一句委婉的話都不說,應該是看穿了我的個性,如果在蜀國他也這樣說話,估計早就沒命了。隨手取出一顆藥丸道:“這是解藥,你吃了之後可以解去全部毒性,以後就不用每月服藥了。”

陳稹絲毫不猶豫的服下解藥道:“屬下願意效忠大人。”

我見他這樣爽快,而且胸有成竹,便問道:“你不會早就知道這毒藥是我下的吧?”

陳稹笑道:“小人早就知道是大人下的毒,一般用毒的人都會很有自信,若是李爺精于下毒,就不會在我身上另外加上禁制了。”

我心想,這人這麼精明,看來我還是坦誠一些好,便說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妨明言,如果只要一個護衛,只要你必須盡力保住我的性命也就夠了,也不需你忠心,畢竟你不過是小順子的替身罷了,若是想要用你辦事,卻非得忠誠可信才行。從今以後,本官身處群狼環伺之中,危機重重,動輒喪命,如果不是忠信之人,留也無用,你若不願,明天我讓小順子解了你的禁制,你就離開吧,如果你真心相從,我必然待你如心腹,待我功成之後,自然會給你一個合適的安排,不至于虧待了你,但也未必會讓你飛黃騰達。你意下如何。”

陳稹再拜道:“小人飄零無依,若是離開大人,不過能作些殺人越貨的勾當,遲早必然受縛,我見大人凡事舉重若輕,必然不會與草木同腐,若是大人不嫌棄,小人情願為大人效力。”

我將他扶起,暫且相信他吧,我問道:“既然如此,我想問你,目前我們該如何行事。”

陳稹神色有些激動,道:“大人若想為夫人報仇,不管如何行事,都需要手中有一支絕對可以控制的力量,現在除了小人,李爺又不是自由身,力量太過薄弱,如果依賴他人,若是利益沖突,大人難免舉止收到限制。”

我輕輕點頭,蜀國諜探出身果然名不虛傳,現在我至為緊要的就是建立一支屬于自己的力量,保護自己,鏟除敵人,可是要想建立武力,必須要足夠的財力,這該怎麼辦呢?

接下來的幾天,我躲在書房里想著該如何籌建這支力量,又如何維持它的生存,一邊信手翻著書,一邊胡思亂想,不能讓這支力量過于龐大,既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而且也耗費錢糧,又不能太小,起不到作用。最主要的是要有自己的財源。

過了幾日,小順子來了,知道我的想法之後,他建議先從小處開始,我和他將在蜀國得到的金銀傾囊而出,秘密買下了離我住處不遠的一個莊子,然後找了一些十二三歲的小孩子來訓練,按照我的要求和他的想法,這些小孩子基本上都是無父無母,倔強頑強的小孩子,先由陳稹訓練他們的基礎武技,然後小順子把我以前給他的一些武技整理之後,做了一個訓練武技的計劃,照他的說法,如果訓練兩年左右,就可以讓這些小孩子有二流的身手,再加上特意訓練他們暗殺刺探的絕技(這是陳稹的專長),那麼就可以派上用場了。

我也想到了賺錢的辦法,想當初我設計的首飾,不僅圖案精美,而且可以由一流的匠人制作出來,所以才得到青睞,我雖然不是特別擅長這些手藝,但是我博覽群書,看過很多奇淫技巧方面的書籍,所以我分批設計了很多各種圖紙,有的是機關消息,有的是首飾服飾,還有一些精巧的玩物,最受歡迎的就是我改進了日冕利用擺線原理而制成的鍾表,這是我讀到大食來的書籍,上面提到擺線原理,我費盡心機制作而成的,為了便于匠人制作,我特意重新統一了度量衡等工具,按照圖紙和我給的工具,就可以制作鍾表,這些圖紙,我都是以天機閣的名義找人合作生產,並索取他們利潤的一成作為回報。至于出面的人叫寒無計,他是陳稹的同僚,在蜀國滅亡之後僥幸逃出了成都,因為大雍治理地方嚴密,他為了謀生到了南楚,只擅長殺人暗算,鉤心斗角的他幾乎沒有謀生的能力,幾乎貧病而死,當初陳稹奉命四處找尋合適的小孩子接受訓練,恰好救了他一命,我見這人還算有骨氣,沒有作殺手強盜來求生,所以就讓他擔任實際上不存在的天機閣的總管。讓他暗中使用我的設計和人合作,開始還需要他親自找人合作,後來一有新作出現,他就暗中召開小型聚會,邀請有資格的商人來競價,勝利者得到圖紙等資料,只要保密嚴謹,可以獨家生產。天機閣的名聲就在南楚暗中傳揚,沒有人高聲宣揚,畢竟那樣就失去了競價的機會,也就是失去了賺錢的可能。天機閣的請帖不僅成了實力的象征,也成了誠信的象征,因為如果沒有良好的信譽,就是實力再強也得不到天機閣的請帖。

開始只是為了賺錢,後來我覺得很有意思,通過天機閣,我可以得到很多機密的情報,為了得到我的圖紙設計,很多人願意用各種機密來交換。當然我讓寒無計更加謹慎小心,絕對不能失手,也不能被人跟上,寒無計做的很好,後來我手里的力量漸漸強大,我還特意派了一組十二個人受寒無計調遣,天機閣就這樣成了南楚最有名的秘密組織之一。

過了一年多,我看看收益已經足夠,就開始減少設計,只是每個月象征性的發出一張,而且只召集已經合作的商行競價,後來他們那些商人索性組成了天機行會,意味和天機閣合作的行會,想要參加這個行會,必須得到三個推薦人,然後由天機閣同意。天機行會很快就成了南楚勢力極強的行會。通過干股我能控制這個行會所有商家的一成利潤,第一年我就得到了六十萬兩銀子的收入,這些商行都是信譽良好,資金充足,影響力極強的商行,雖然我不能控制他們的經營,可是失去我會讓他們損失的慘不忍睹這一點足可以讓他們為我作造反以外的任何事情。

除此之外,我開始加入訓練“秘營”的工作,秘營是我給這支將親自掌握的力量所起的代號,我開始就是教他們讀書識字,即使不能寫詩作詞,也要熟讀我精心挑選的詩文典籍,因為我不可能讓一群殺手類型的人物留在身邊,所以他們必須學會這些禮儀進退、學會扮演可以在我身邊出現的各種角色。

經過我和小順子、陳稹三個人仔細研究討論,我將秘營分為四組,第一組叫做虎組,這一組善于攻堅破銳,是殺伐的主力,他們既擅長江湖武技,可以搏殺武功高過自己的武士,又可以組成軍陣,圍殺敵人或者堅守待援,他們可以勝任保鏢家將的角色;第二組叫做龍組,這一組人數較少,都是擅長特殊技能的少年,我將胸中所學列出傳授,這些人都對某一兩門十分感興趣,而且下苦心專研,我也對他們特別傳授,有人擅于占算布陣,有人擅于水底功夫,有人擅于建築,這些人將來都是可以獨當一面,適于單獨行動的干才,他們基本上都會被我派出處理不同類型的外務,大多都在寒無計手下充任天機閣的成員;第三組稱為暗組,擅于潛蹤匿形,行刺暗殺,這一組我基本上不會讓他們在我身邊出現,只是執行我交代的任務,因為這一組比較沒有前途,所以我跟他們約定為我效力十年,十年之內不能有牽掛羈絆,十年之後,他們將得到一筆豐厚的財產,讓他們過上正常人的生活,當然那時候他們可以仍然替我效力,只是作一些不大危險的工作,每完成一次任務得到相應的酬金;第四組稱為隱組,一個個都是訓練有素的暗探臥底,基本上都可以偽裝成各種人物探聽消息,他們的特長不是武功,而是擅于偽裝,擅于探聽,完成訓練之後,我在秘營里面精心挑選選擇了八個人,他們都是各組的佼佼者,又都可以偽裝我的仆人,這些人由我直接指揮,既是為了保護我,也是為了隨時執行我的命令,為了便于任用,我讓他們都姓江,名字依次叫做赤驥、盜驪、白義、逾輪、山子、渠黃、驊騮、綠耳,名字也就是他們的排名,如果有了損失或者汰換,那麼頂替他們的人也叫這個名字。

這些孩子雖然年紀還輕,但是武功在小順子的調教下都有了很大的成就,小順子雖然不能教他們自己的武技,但是把我整理出來的武技教給他們之後,再和他們過招,這些孩子他們本身都是追求上進而又個性倔強,為了多接小順子幾招都刻苦用功,所以才能達到標准,其中有一些不符合條件的,或者動搖了的孩子,最後都被小順子廢了武功,然後用我提供的藥物毀去了記憶。而且是當著所有人的面,因為當初小順子就跟他們說得很清楚,如果達不到目標的處置方法,然後小順子暗中安排這些孩子做了伙計等各種穩定的工作。在我和小順子有計劃的培養下,這些孩子只知道忠于我,他們沒有對南楚和大雍的歸屬感,我終于打造了一支屬于自己的力量。

力量建立之後,就是使用,我看南楚現在局勢還是比較穩定,所以由我計劃,由陳稹指揮,這些孩子輪流參加了不同的任務。讓他們從稚嫩變得成熟,變得心狠手辣,變得冷靜無情,其中最大的兩次任務,一次是我的一個合作商行,利欲熏心,想要吞掉我的干股,為了以儆效尤,我讓秘營出動,隱組負責收集情報,暗組負責清除商行所雇用的高手和商行的各級管事,而虎組最後雷霆一擊,讓這個商行上下三百多人死于非命,而龍組奉命用合法的契約,收回了我們應得的一切。這是一次我親自策劃的行動,冷酷無情、計劃周密,而效果也很明顯,沒有人敢在欺騙天機閣,雖然很多無辜的人也死在里面,可是對我來說,他們的死更有威懾力,這樣人們在選擇得罪我或者背叛我的時候,就會考慮到後果了。

這次行動的最直接後果就是天機閣順理成章的轉入地下,人們不會因為它的神秘而忐忑不安,敢于作下這樣的血案,那麼天機閣本身就代表著血腥和殘忍。期待著從我這里得到利益,懼怕我的報複,那麼天機閣這塊牌子才會站住腳。

第二次行動是公私兩便,大雍的間諜網在南楚朝廷之前注意到了天機閣的價值,梁婉策劃了一次行動,派人威脅利誘天機行會的一個商人,利用他進入天機閣的競價會,想利用合作的機會控制天機閣,不過她太貪心了,這個商人雖然順利得到了合作的機會,可是他們的試探和跟蹤很快就被龍組的成員發覺,然後暗組和隱組布網查出了根源,我得到彙報之後,安排了一次約會,宣稱天機閣主會出現,而得到消息的梁婉果然派了得力手下來參加,被我合圍誅殺,這次小順子蒙面出手,將梁婉手下的兩個絕頂高手全部擊殺,那個商人被我們取消了參加行會的資格,並且逼他交出一年應該分配給我的利潤,這樣一來,他雖然沒有破產,但是失去信用和大量金錢的他很快就一蹶不振了。

我既保護了天機閣的聲譽,再次表示出天機閣的超然地位和不受侵犯的決心,又狠狠的打擊了梁婉的氣焰,真是心滿意足。

當我看到梁婉的損失情況,並且小順子親自去探聽,得知梁婉收到大雍方面的斥責和處罰後,只是冷冷道:“這個女人,她忘記了了自己的職責,她是負責探聽南楚軍情民心的密諜,不應該擅自發展自己的力量,若非南楚朝廷太愚蠢而又軟弱,她早就被捕獲殺死了。如果不是我還要留著她的活命,只要一封信給德親王,趙玨就會安排軍方勢力將她徹底鏟除。

小順子問道:”大人,你准備什麼時候對付她呢?“

我淡淡看向遠方,道:”等,時機很快就會來到,大雍已經坐不住了,小順子,這次行動我們也損失了一些人員,你要加強他們的武功,我也會繼續提高他們的才智,我們現在損失不起,我沒有另外的一個兩年可以浪費了。“

看看手里的情報,那是我派去大雍的隱組成員傳回來的情報,”雍王在北漢邊關作戰順利,很快就會凱旋“,”齊王勤于練兵“,”大雍兵部正在征兵“,”雍帝重新起用前任水軍都督任海妄“,這一切消息雖然瑣碎,但是我能夠看到很多東西,看看遠處天邊的陰云,我知道,風暴很快就會來了,雖然這風暴如此猛烈,甚至我也會在其中覆頂,可是我就是拼了性命,也要替她報仇,看看右手中指上面那枚指環,我淡淡笑了。

上篇:第十四章 玉碎珠沉     下篇:第十六章 大亂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