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七章 忠魂渺渺  
   
第十七章 忠魂渺渺

王于途中遇刺,至襄陽,負傷苦戰,齊王見德親王歸,大沮,乃退,未過旬月,國主詔下,責王作戰不力,任雍軍退去,王大慟,錐心泣血,夜半乃薨。三軍縞素,以祭賢王。

--《南朝楚史·德親王玨傳》

趙玨平靜地道:“金弓長孫,娥眉青衫,銀弓端木,紅妝羅刹,看到銀弓在此,就知道火羅刹喬焰兒也必然在此,想不到你們都潛入了我南楚。”

端木秋輕撫弓弦道:“天下誰不知道大雍一統天下是遲早的事情,就是你南楚的武林豪傑不也都基本投靠了我大雍。”

趙玨怒道:“住口。”這本是他心里最為痛恨的事情,大雍崇尚軍功,又不計較出身,所以很多南楚的江湖人物都投了大雍,而在南楚若想作高官必須是身世清白,所以南楚軍中武力不如大雍遠甚。

喬焰兒柳眉倒豎,道:“好大的膽子,竟敢呵斥我等,端木師兄,為我掠陣。”說著拔出背上長劍,如同一團火焰一般撲來,趙玨的親衛拔刀迎上,這些親衛都是擅長戰陣搏殺的高手,但是喬焰兒卻是一流高手,所以雖然是以一對六也毫無懼色,而且喬焰兒攻勢如火如荼,不比這些親衛的威猛剛烈遜色,端木秋的目光緊緊盯著戰場,片刻,突然拉弓射箭,一道銀影如同鬼魅一般穿透一個親衛的咽喉。

趙玨眉頭一皺,這兩個人,一個擅長近身搏殺,一個擅長遠攻,配合默契,自己只帶了八個親衛,恐怕會被他們一一殺死,看了看身後的親衛,低聲道:“我們去對付端木秋。”

那個親衛點點頭,兩人同時向端木秋奔去,端木秋遠遠看見,銀弓上弦,一弓兩箭,又射殺了兩個親衛。這時趙玨已經到了他身前,長劍向他刺去,端木秋展開輕功身法,躲避趙玨的攻勢,他的輕功十分玄妙,趙玨和那個親衛始終傷不到他,但是端木秋也無暇放箭,只能用銀弓抵擋,他的銀弓是特制的,趙玨的寶劍也無法傷它分毫,眾人纏戰兩處,端木秋的武技其實還不如趙玨,幾次想要脫走都被趙玨困住,但是趙玨想要殺他也不能夠。但是喬焰兒那一方卻大占優勢,如果等她殺光了那些親衛,過來支援端木秋,那麼趙玨就再無逃生的可能了,正在趙玨心焦如焚的時候,他眼角的余光看見兩個身影,卻是盜驪和白義,兩人一個手持短劍,另外一個則拿著一具小巧的弩弓,正在悄悄接近喬焰兒,就在趙玨留意到兩人的時候,突然盜驪手中的弩弓射出五屢寒芒,喬焰兒反映靈敏,竭力閃開,正在這時,白義手中的短劍雷霆一擊,刺向喬焰兒的嬌軀,喬焰兒眼中閃過烈焰,手中的長劍仿佛神助一般化作銅牆鐵壁,白刃交擊,白義踉蹌後退,雙手都是血跡,而喬焰兒小腹中了一劍,只見她玉面帶煞,匆忙點穴止血,口中喊道:“師兄。”然後將長劍射向趙玨,趙玨閃身避開,端木秋趁勢沖出,手中銀弓連發五箭,將意圖殺死喬焰兒的親衛阻住,又回身一箭逼開趙玨,然後他已經到了喬焰兒身邊,一把抱起師妹,飛奔而去。

趙玨送了一口氣,看看盜驪和白義,笑道:“多虧你們了。”正在這時,趙玨突然看到眾人臉上露出驚駭欲絕的神色,趙玨心思靈敏,立刻向前沖去,但是已經遲了,只覺得一柄利刃刺透了軟甲,深深的刺進腰部,這還是因為趙玨及時閃避的原因。趙玨看見那些親衛飛奔而來,最快的卻是盜驪和白義,白義掠過自己身側,身後傳來了一聲慘叫,而盜驪扶住自己,從懷中掏出一個蠟丸,捏碎蠟丸,將里面的藥丸塞到自己嘴里,趙玨只覺得劇痛方才傳來,不由痛呼一聲,昏了過去。

等到趙玨醒來,發覺自己躺在茶棚的桌子上,盜驪、白義和其他的親衛都愁眉苦臉的看著自己,而原本和自己聯手對付端木秋的親衛橫尸不遠處。他苦笑道:“想不到本王身邊就有大雍的探子,他已經跟了我一年多了吧。”

盜驪上前道:“王爺,小人已經替王爺暫時止血包紮,並服下了靈藥,一個月內,只要王爺心平氣和,應該可以生命無虞,只是王爺傷勢太重,如果能夠回建業讓我家公子親自診治,相信半年之內就可以康複。”

趙玨想了一想道:“他們半路行刺,想必是不願讓我回襄陽,我如果不能回去,只怕襄陽有險,還是去襄陽吧。”

一個親衛苦澀地道:“王爺傷勢如此嚴重,怎能上陣,還是回建業養傷吧。”

趙玨淡淡道:“不必多說,本王豈可惜身而輕社稷,立刻出發,到襄陽。”眾人只得聽命,盜驪和白義對視一眼,都是滿眼的無奈和欽佩。眾人還要相勸,趙玨一概不聽,盜驪只得將趙玨的刀傷重新包紮裹緊,唯恐趙玨勞頓,眾人原本不敢快馬加鞭,但是趙玨心急襄陽安危,居然不顧傷勢趕路,眾人無奈,況且若是不回到軍營,難免還會遇到刺客,也只能加快速度。等到趙玨終于進了襄陽城,已經是第二天黃昏,趁著夜色和容淵派出的接應,趙玨順利的進了襄陽城。盜驪和白義商量了一下,盜驪繼續留下來照顧趙玨的傷勢,他跟著江哲所學的主要就是醫術,雖然還不夠高深,但是絕對強過襄陽的軍醫。而白義則返回建業向江哲複命。

當我從白義口中得知趙玨負傷之後,不由長歎,早在趙玨出征的時候,我就預感到不安,現在趙玨負傷出戰,難道我的預感會成為現實麼,想想趙玨對我雖然有些猜忌,但總算還是一個好上司,所以我猶豫很久終于決定去襄陽一次。

為了完全,我帶了陳稹和赤驥他們七個人隨行,我們在城外彙合之後,就盡快的趕向襄陽,因為我馬騎的不好,所以弄了一輛馬車,雖然顛簸一些,但是總比騎馬舒服一些。一路上,我從秘營得到的情報,齊王李顯大舉攻城,但是趙玨親自坐鎮城上,所以雍軍損兵折將,不能取勝,雖然因為無法接近戰場,但是我還是得知了大概情況,連日來,雍軍在襄陽損兵折將已經達到四萬人,我想應該已經到了齊王的極限。

果然等我離襄陽兩百多里的時候,我得知了雍軍退兵的消息,而且根據秘營的回報,雍軍應該是從南楚境內撤退,也就是說,我會迎頭碰上雍軍,為了逼開他們,我下令暫時留在一個小村子里面等候,據我所知,雍軍一路行來秋毫無犯,應該不至于到這里劫掠。當天下午,雍軍從村外經過,事前,雍軍的前哨到村子里下令各家各戶不許出門,我已經換上了青衫布衣,赤驥他們也都換上了農人的裝束,所以沒有引起什麼注意,其實他們又不打算到村子里,所以只要將村子外面道路控制住就可以了。可是就在我等待的時候,突然聽到外邊一片混亂,接著有人來砸門道:“屋子里面的人出來,這里我軍征用了。”

陳稹悄然走到我身邊,用眼睛向我詢問,我想了一想,微微搖頭。陳稹裝出慌亂的樣子到門前拉開房門,哀求道:“軍爺饒命,軍爺饒命。”

砸門的是一個身穿黑色鐵甲的軍士,看裝束佩刀不是普通的軍卒,他看了屋子里一眼,道:“不用慌,我們用一下屋子,你們到廂房去呆著,不許走動,不許出聲。”

我站了起來,帶著赤驥向外走去,那個軍士突然叫住我道:“你叫什麼名字,可有功名?”

我平靜地道:“晚生江隨云,一介寒儒,沒有功名。軍爺有什麼指教。”

那個軍士眼中閃過一絲疑慮,繼而突然醒悟過來,喊道:“來人啊,把他們抓起來,他們是奸細。”隨著他的喊聲,一隊軍士沖了進來,用刀槍將我們圍住,陳稹往後退了一步,擋在我的身前,沒有動手,他知道這時候不可沖動。

我用疑惑的神色問道:“軍爺為何說晚生是奸細呢?”

那個軍士眼中閃過莫名的寒芒,道:“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從你的舉止氣度來看,你絕對是常年養尊處優的人物,還有一種在人之上的氣質,若非是奸細,為何說自己沒有功名。”

我想不到這軍士如此精明,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他半天,正想著如何應付現在的情況,一騎鐵騎飛奔而來,馬上那人喊道:“還沒有准備好房子麼,殿下急需療傷之處。”這軍士連忙道:“將軍,我見這戶人家有些可疑……”

話還沒有說完,那位將軍一眼看到了我,愣了一下,笑道:“我當是誰,原來是江翰林江大人,想不到我們會在這里見面。”我從那位將軍一來就在苦笑,只得道:“原來是齊王殿下身邊的黃護衛,想不到今日如此相見。”

那位將軍正容道:“昔日殿下出使南楚,大人奉命隨侍,禮數周到,黃某也十分感激,如今兩國交兵,大人是南楚高官,為何在這荒郊小村出現。”

我心里一動,他剛才說殿下需要療傷之處,便道:“實不相瞞,下官一位故友身患重病,藥石罔效,下官頗通岐黃,所以前去為其治病。”

黃將軍果然面上露出驚喜的神色,道:“原來江大人擅長岐黃,齊王殿下身中箭傷,軍醫無法救治,只得快馬趕回大雍,如今途中病勢加重,就請江大人為殿下看看吧。”

我欣然道:“醫家有割股之心,下官敢不從命。”黃將軍立刻吩咐人去請齊王殿下到這里來,那些軍士露出古怪的神色,我聽到他低聲問黃將軍道:“他是南楚官員,會為殿下真心診治麼?”黃將軍也低聲道:“當初我們在建業和這位江大人相視,他為人隨和灑脫,不會拘泥身份的,殿下說此人胸懷錦繡,不可輕視,對他十分照顧,我想他不會不念舊情,更何況現在他在我軍手上,諒他也不敢有什麼異動。”

過了沒多久,齊王殿下的車駕到了,黃將軍等人將齊王抬到房間里,我看他面色火紅,昏迷不醒,上前診脈之後,沉吟一下道:“殿下中了我南楚的毒箭,那是從南蠻得到的毒蛇汁液,若非殿下內力深厚,體魄強健,又及時服下了一些解毒藥物,早就不行了,如今是毒性加劇的症狀,如果不得醫治,三日之內必然不治。”

眾人大驚,一個中年將軍冷冷道:“既然如此,你可有救治的辦法。”

我用詢問的眼光看去,那位將軍道:“本將軍樊文誠,乃是齊王麾下近衛將軍。”

我微微一笑道:“將軍勿憂,下官來得及時,只要我替殿下針灸一番,再開個藥方,定然保住齊王性命,只是今後齊王殿下需要休養半年。”

樊將軍和黃將軍臉上都露出喜色,我就在他們的監視下,為齊王針灸,讓赤驥作助手,我花了一個時辰,完成了金針過穴的複雜過程,然後又開出解毒的方子,他們軍中藥物居然很齊全,我這個方子又沒有什麼特殊的藥物。很快一服藥下去,齊王的面色變得正常,睡得安穩多了。黃將軍千恩萬謝地送我到廂房休息。陳稹見他們出去了,低聲問道:“大人,明天他們會放我們走麼?”

我淡淡道:“沒關系,我想齊王是個聰明人,如果他不放行,我自有法子取他性命。”

第二天清晨,齊王醒了過來,黃將軍立刻召我前去為齊王診脈。李顯躺在床上微笑著看著我,等我宣布他體內毒性已經無礙,只要繼續服用我的方子就可以清除余毒之後,李顯笑道:“想不到今日陌路相逢,蒙大人救了本王的性命,干脆江大人就跟我回去算了。”

我淡淡道:“齊王殿下此言差矣,下官是南楚臣子,怎能投降大雍,若是殿下不念救命之恩,只管殺了下官就是。”

李顯忙道:“大人不用生氣,救命之恩焉敢忘記,如果大人不願意,我不強迫就是。”

我心中一喜,我早就知道李顯內心里仰慕雍王,雍王為人重情重義,這種情況下不會為難我,那麼只要我這麼說,齊王也不會作出忘恩負義的事情,所以我才會沒有條件的替齊王治傷。

李顯見我消了氣,又問道:“我聽說江大人是去為一位朋友治病,不知道本王可認識麼?”我看出齊王眼中的疑惑,淡淡道:“這人殿下自然認得,就是我南楚德親王趙玨。”

李顯大怒道:“原來你竟是去替他治病,豈有此理,難道你以為本王會讓你去治好他麼?”

我冷冷道:“大雍南楚交戰,德親王中途遇刺,殿下陣上負傷,我既然為殿下治病,就不擔心將來殿下再來犯境,我不知道殿下如此畏懼德親王,居然要他死于刺客之手。”李顯語塞,良久才道:“我料想趙玨就是傷勢好了也不能擋我大雍鐵騎,罷了,你去給他治傷吧,告訴他,我一定會讓他死在我手上。”我微微鞠躬,表示遵命。

三天之後,齊王的傷勢基本好轉,他才放我離去,直到和我分手的時候,在馬車上,他還道:“江大人,南楚遲早亡于我手,到時江大人可以來找我,本王必定保全江大人的身家性命。”我只是默然不語,至于他當我是默認還是不滿,就隨他了。

和齊王分手之後,我連夜趕路,終于到了襄陽,白義和守城門的將軍認得,很快我就進城直奔德親王的住處。可是我剛剛到了門前,就聽到里面傳來痛哭的聲音,我愣住了,然後瘋了一般沖進去。那些守門的軍士基本上都認得我,等我沖進德親王的臥室,看見容淵伏在地上嚎啕大哭,而在床上正是面白如紙的趙玨,盜驪站在一旁,面色悲淒,他們見我進來,容淵哽咽道:“隨云,你來遲了。”

我失態地喊道:“盜驪,怎麼會這樣,你怎麼會保不住他的性命。”

盜驪匍匐上前道:“大人,小人替親王用藥,效果明顯,雖然親王連日來上城督戰,但是傷勢沒有過于惡化,誰知道,今日國主下詔斥責王爺,王爺見了詔書,氣怒攻心,連連吐血,不到半個時辰,就,就去了。”

容淵垂淚上前道:“隨云,你不要怪他,他已經盡了力。”

我冷冷道:“詔書在哪里?”

容淵長歎一聲,指了指旁邊的桌子,我走上前拿起黃綾詔書一看,只覺得胸口郁悶,口中一甜,哇的吐了一口鮮血。只見那詔書上面寫著冰冷的言辭。

“王叔深明兵法,既統十萬精兵,又據襄陽天險,為何久戰無功,任雍軍往來自如,莫非有通敵之事,望大都督體諒此國力疲敝之秋,速戰速決。”

我放下詔書,推開要扶住我的赤驥和盜驪,看向桌子,上面擺著一份表章,我打開表章,容淵想要過來阻止我,卻又站住了,我低頭看去,上邊字跡工整,卻好幾處有濺上的血跡。

“玨以王室之尊,庸碌之才,受知先帝,委任腹心,統率兵馬,敢不盡心竭力,奈何微軀多病,大志未申,中道而隕,遺恨何極。方今大雍肆虐,南楚疲敝,此誠存亡之秋也,玨今將死,敢不忠言直諫,我南楚自和親以來,朝臣每仰大雍鼻息,懼戰求和,然虎狼之心,焉肯輕息,國主應親賢臣,遠小人,疏後宮,勤于政務,專心軍事,遠連北漢,近拒大雍,孰幾可保南楚社稷平安。襄陽防務,至關緊要,容淵者,臣之腹心,多才干,精軍務,玨之舊部,可歸此人統領,請王命,詔此人代守襄陽,則可保襄陽無事,鎮遠侯陸信為人忠烈,臨事不苟,可代大都督之職,玨臨表涕零,不知所言,倘蒙垂鑒,玨死不朽矣。”

我放下表章,想到趙玨滿懷悲痛,錐心泣血寫這份表章的情景,淚落如雨,道:“王爺為何如此固執,若是當初聽我一言,擁兵自重,何有今日。”

容淵上前道:“王爺臨終,念及大人,曾想推薦大人鎮守襄陽,但是思之再三,說道:‘隨云雅量高致,天下無雙,奈何明哲保身,必不肯以身相殉,容先生代我轉告隨云,若日後南楚滅絕,望先生看在玨之面上,為我南楚留一脈香煙。‘”

我默然良久,淡淡道道:“容先生尚請節哀,國主非是無情之人,見王爺表章,定會悔恨,先生鎮守襄陽之事,應該可以辦到,隨云心灰意冷,即將辭官遠行,他日相見,再敘別衷。”

說罷,我轉身離去,到了門前,我掀開車簾上車的時候,聽見遠遠傳來炮聲動地驚天,炮響十二記,主帥歿于軍中。放下車簾,我淡淡道:“起程。”馬車跑了起來,良久,我推開車窗,看看外面陰沉的天色,第一次真切的感覺到,南楚,完了。

上篇:第十六章 大亂將起     下篇:第十八章 南楚稱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