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十九章 伐楚之策  
   
第十九章 伐楚之策

李贄隨著內侍入宮,他前幾日上書要求伐楚,但是沒有回音,今日父皇終于召他入宮,不免有些喜出望外。議事是在禦書房舉行的,雍帝李援坐在龍書案之後,微眯著眼睛,神色不豫,而在他身側坐著一個美麗出塵的宮裝少婦,在書案左側的椅子上依次坐著太子李安、丞相韋觀、魏國公程殊,右側除了第一個位子之外,坐著撫遠大將軍秦彝、齊王李顯,李顯仍然是面色蒼白,有些病懨懨的,可是精神倒還不錯。

太子李安,今年三十六歲,比雍王李贄大兩歲,不過他沒有練過武功,不像李贄這樣英姿煥發,雖然因為保養的不錯,看起來倒還不是很老,可是眉宇間總帶著一絲疲憊,他看著從外面進來的李贄那種令人傾倒的英姿,眼中閃過一絲嫉妒。李贄徑自走到龍書案前,拜倒在地道:“兒臣叩見父皇。”李援道:“贄兒,怎麼來得這麼晚?”李贄笑道:“兒臣來之前剛剛收到江南的諜報,所以整理了一下拿過來,好讓父皇看看。”

李援奇怪的看了看李安道:“安兒,江南諜報你不是已經遞上來了麼?”

李安笑道:“想必是二弟還不知道,江南的諜報已經先到了我這里。”

李贄眼中閃過一絲冰冷的笑意,道:“太子殿下那里的江南諜報是梁婉傳來的,兒臣這里的諜報渠道不同,所以想必有些父皇還不知道的事情。”

李安神色一凜,他千方百計將江南諜報網控制在手里,想不到李贄仍然另有情報,怎不令他嫉恨,冷冷道:“原來如此,前些日子,六弟進攻襄陽,如果二弟將那些情報也拿出來,想必六弟不會敗得如此之慘吧。”他只顧自己快意和打擊李贄,卻忘了李顯的心情,李顯眼中閃過一絲陰蠡。

李贄不慌不忙地道:“臣弟是在六弟第一次攻打襄陽失利的時候才發覺我們在江南的諜報網還不完全,我們得到的襄陽軍力布防圖十分粗略,必然是襄陽守將在上呈兵部的時候做了手腳,可見梁小姐負責的諜報網已經被南楚有識之士留意,只是礙于南楚君臣的維護,才不敢清除他們,這樣一來,等到我們正式和南楚開戰,我們的諜報網必然會被摧毀,礙于這種情況,臣弟不得不重新布線,總算是頗有成績,太子殿下不知詳情,並非是臣弟阻攔,只是新的布線剛剛有了成效,所以沒有及時支持六弟。”說得這里,李贄看了李顯一眼,微微欠身表示歉意。李顯微微搖頭表示不介意。

從李贄一進來,就和太子李安唇槍舌劍,見他們暫時停止,除了雍帝、那位少婦和李安之外,其他人都紛紛站起來向李贄見禮,齊王李顯本要站起來,卻看到李安眼中的怒色,便又坐了回去。李贄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向各人一一致意。那宮裝美婦從李贄指責梁婉的時候就眼神如冰,等到李贄坐下之後,她開口道:“聽殿下的意思,我婉師侄在江南含辛茹苦,居然還落了不是麼?”見她開口,李安微微低頭,嘴角帶笑。

李贄欠身道:“貴妃娘娘,兒臣不敢妄自菲薄梁姑娘的功績,當年長樂遠嫁,父皇和我們都憐惜長樂,她的性子又是溫和柔婉,所以貴妃娘娘派梁姑娘隨長樂赴南楚,李贄也感激不盡,這些年來,我們在南楚如此順利,梁姑娘功勞非淺,只是如今形勢變化,梁姑娘幾乎已經擺在了明處,所以兒臣不得不另外建立諜報網,免得梁姑娘被迫撤退之後,我們失去對江南的控制。”

少婦清豔的嬌靨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似乎接受了李贄的解釋,那宛若雪後梅花的笑顏讓書房里面的所有男人都不由心里一動,但是她既然是貴妃的身份,所以很快就都移開了目光。

李贄見氣氛好轉了,道:“父皇既然已經得到了太子殿下帶來的諜報,想必是見過那份《諫晉帝位書》了?”李援從書案上拿起一份抄稿,道:“是啊,這個江哲果然才干不凡,太子和齊王都向我舉薦過這個人,我見過他的詩詞,尤其是那首破陣子,一曲小詞,逼死蜀王,真是才華絕世,今天見了這份折子,我才相信這個人不僅僅是個才子,還是一個能臣,如果南楚重用了此人,可是大雍之禍,如今此人被免官,想必可以被招攬過來。”

李贄微笑道:“父皇說得是,此人才干的確不凡,兒臣在蜀中,六弟在南楚都見過他,可惜此人淡薄名利,又是南楚忠臣,只怕不肯歸順吧?”

李援點頭道:“是啊,本王也憂慮這一點,見此人的表章,應該是南楚的忠臣,只是俗話說,賢臣擇主而侍,我見此人詩詞灑脫,應該不是固執之人吧?”

李贄聽到他說到這里,知道李顯沒有把自己在襄陽遇到江哲的事情說給李安聽,所以李援就不會認為江哲可能不會歸順,他看了李顯一眼,李顯神色有些不安,李贄微微一笑,繼續道:“是啊,我這次因為得到江哲的表章,所以仔細查了一查,發覺此人和德親王趙玨關系密切,在蜀中,他就為趙玨參贊,據說這兩年多他在家養病,但是和襄陽書信不斷,這次梁婉派人途中行刺,救了趙玨的正是他派去的仆人,而且還親自到襄陽見了趙玨最後一面,兒臣又查到新任南楚大都督陸信和江哲也相識,當年江哲沒有及第之前,曾是陸信之子陸燦的西席,所以兒臣想此人恐怕不會輕易歸順。”

李援聽得津津有味,而李安和紀貴妃則暗中交換了一個眼神,看來他們本來對江哲並沒有那麼重視。李援看向韋觀,問道:“韋相,你看呢?”

韋觀答道:“陛下不必憂心,如今南楚疲憊,平定南方不過數年之事,到時候四海升平,賢士自然來歸,江哲此人,看他的詩文不是固執之人,焉能不奉正朔。”

李援聽了他的回答,不由開顏道:“韋相說得是,此人雖然值得重用,卻不必太費心,等到南楚平定之後,朕詔他入朝為官就是。”

李贄看了看眾人,發覺李安和紀貴妃眼中都是淡淡的神色,只有李顯卻是滿眼譏誚,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他在眾人面前推崇江哲,正是為了隱藏自己對他的重視,想要暗中安排拉攏收納江哲,是很難避開李安等人的注意的,倒不如擺明車馬,表示對其的重視,那麼其他人的目光就會集中在江哲表面的才華,反而不會真正了解江哲的重要性,也不會為了一個“普通”的名士和自己作對,能夠看穿自己的計謀的只有李顯,他同樣了解江哲的才能,但是想必他也希望將江哲收歸帳下,為了這個緣故,他決不會揭穿自己的所作所為,接下來,他就只需要和李顯暗中爭奪就可以了。

達到目的的李贄開懷地道:“父皇詔兒臣來商議伐楚的事情,不知道父皇有什麼打算?”

李援道:“這次大雍在襄陽損兵折將,我擔心南楚從此不受控制,准備派你領兵伐楚,如今南楚國主稱帝,正好給了我們最好的借口,上次我們借口德親王居心不良准備對我大雍不利,借口太牽強,現在我們伐楚理所當然,贄兒以為如何?”

李贄道:“父皇說得是,如今南楚軍方混亂得很,按照兒臣本來的計劃,應該大軍重圍,隔斷荊襄和江南之間的聯系,花上幾年的時間,慢慢的消耗南楚軍力民心,可是現在看來如果給了他們時間,他們的軍隊重新穩定下來,沒有十幾年的時間,就不可能攻下南楚,如果父皇允許,兒臣想要冒一個險,給南楚一個重擊,讓他們失去和我大雍對抗的決心,然後再一一平定反抗勢力,雖然這樣一來可能會曠日持久,但是在三年之內,兒臣可以保證將南楚收歸大雍版圖,然後再花上二十年的時間慢慢收複民心,父皇以為如何。”

李援聽出了李贄的意思,按照他的想法,最完美的自然是將南楚一舉蕩平,但是如今看來南楚仍有可為,想到可以在三年之內將南楚征服,雖然代價是幾十年的動蕩不安,但是應該不會影響中原局勢,而且到時候自己也已經不必操心了,建立功業的欲望超過了一切,他同意了李贄的意見。

紀貴妃眼中閃過一絲陰蠡,她知道這樣一來,江南就會有多年的紛亂,黎民受苦,但是她沒有阻止,因為她知道李援已經決定了,她再次認定,門主的決定是對的,雍王雖然雄才大略,但是比較起來,平庸的李安更加適合作大雍之主。

看李援已經同意,李贄提出了詳細的計劃,根據情報,現在南楚的軍力分散,因為和大雍作戰,南楚加強了在蜀中的防禦,避免大雍突破蜀中,順江而下,而襄陽兩次收到攻擊,兵員損失慘重,為了補充兵員幾乎南楚兵部幾乎捉襟見肘,還有漫長的長江防線,可以說南楚現在是外強中干的情勢。李贄提出,首先從蜀中、襄陽兩處展開攻擊圍困,讓南楚專心兩處戰事,然後他自帶一支精騎突破長江,進逼建業,按照常理,建業城沒有幾個月是攻不下來的,幾個月的時間,足夠南楚軍斷李贄後路,勤王建業的了,但是現在建業空虛,再利用大雍在建業的內應,李贄有自信可以在數日之內攻陷建業,然後將南楚王族和百官劫掠到大雍,到時南楚群龍無首,何況連都城都被攻破,國主都被俘虜,足可以大大打擊南楚的士氣,就算他們另外立了國主,也難以再和大雍對抗,然後大雍就可以以趙嘉的名義蕩平江南。這個計劃雖然要在實際上完全統治江南花的時間會多些,而且後患也會多些,但是李援更希望早些讓南楚稱臣,所以還是同意了這個計劃。

李安雖然對軍事不是很精通,但也知道這樣的後患,但是想到如果真讓李贄完全攻占了南楚,那麼自己的儲位怕是怎麼也保不住了,李顯這次進攻南楚失利,心想這樣一來以後還有挽回掩面的可能,所以兩人都沒有反對,雖然魏國公程殊和撫遠大將軍秦彝都有些不贊同,但是他們也都了解其中的奧妙,知道反對也沒有用,就這樣,這麼一個令後世詬病的不符合兵法的攻楚計劃就這樣通過了。除了李贄和石彧之外,沒有人知道李贄最大的目的,就是為了得到江哲一個人呢。

眾人商議已定,李援歎息道:“贄兒,這次你攻打建業,必須要保證長樂的安全,一定要把她安全帶回來,為了大雍,她已經犧牲太多,朕對不起她啊。”

李贄微微歎息,長樂公主是父皇愛女,母親長孫貴妃以賢德著稱,長樂本人端莊溫柔,所以長樂最受父皇寵愛,當初長孫貴妃所生的皇四子李賢為了保護李援而被刺客所殺,皇七子李晉又年幼夭折,所以父皇為了安慰長孫貴妃,答應長樂公主及笈之後可以自己選婿,而長樂公主已經有了心儀之人,父皇也同意為她賜婚,可是因為想要結好南楚,父皇又命令長樂下嫁南楚太子趙嘉,當時長孫貴妃在父皇面前哭訴,大雍和南楚遲早反目,若是長樂嫁了過去,將來如何自處。但是父皇還是下定了決心,長樂公主臨別時那絕望的眼神令李贄至今不能忘懷,雖然他巧妙安排,讓雍女爭奪趙嘉的寵愛,避免長樂公主和趙嘉有太多的感情牽扯,可是當他知道長樂公主幾乎隱居一般的生活的時候,還是痛惜萬分,尤其是知道長樂公主懷孕之後,幾經考慮毅然打掉孩子的時候,李贄幾乎可以眼見長樂的悲痛絕望,她是明明知道這個孩子如果出生將來會面臨的一切多麼殘酷的,所以才下了這個決心的。

想到這里,李贄斷然道:“父皇放心,這次兒臣一定會接回皇妹,皇妹為我大雍犧牲良多,兒臣一定會保證她的安全,把皇妹接回來在父皇膝下承歡。”

李援歎息道:“接回來以後,過一段時間,朕要為長樂另外擇婿,也免得她如此青春年少,就形如守寡。”

眾人一陣猶豫,韋觀開口道:“陛下心意隨好,但是趙嘉若被俘虜來此,短時間內仍需借助他的名義,公主是南楚王後,若是陛下為公主公然擇婿,南楚臣民必然切齒痛恨大雍。”

李援怒道:“難道讓朕的女兒永遠受苦不成?”

韋觀語塞,在他看來,長樂公主幸福與否並不重要,但是這話他可不敢說。

李安打圓場道:“父皇,韋相說得也是有道理的,不如這樣,我們先為皇妹選好夫婿,讓他們先暗中訂下婚約,等到過幾年,南楚略為平定,趙嘉沒有什麼作用之後,再名正言順的為皇妹完婚。”

李援微微點頭道:“就這樣吧,這件事情先不要傳出去,等到長樂回來之後再說。好了,朕有些累了,你們去吧。”

李安、李贄、李顯、韋觀、程殊、秦彝都起身告辭,紀貴妃扶著李援走出了禦書房。眾人也各自離開,李顯沒有和李安一起走,反而故意留到後面,對李贄說道:“二哥,你以為江哲一定會歸順你麼?”

李贄淡淡道:“怎麼,六弟也想留他在麾下。”

李顯摩拳擦掌道:“二哥,那個江哲,我一見就覺得投緣,你麾下文臣武將多如牛毛,這個江哲就給我吧。”

李贄微微一笑道:“你認為他不投我,就一定會投你麼?”

李顯道:“我看這小子有的時候還是挺識時務的,他若肯投我,我就拜他為老師,對他言聽計從,他一定會答應的,只要二哥別和我搶。”

李贄苦笑,沒想到李顯竟如此折節下交,他不願和李顯爭執,便道:“現在還不知道他肯不肯歸順大雍呢,我們爭得太早了,對了,你和秦姑娘什麼時候成婚?”

李顯笑道:“我倒不急,反正名分已經定了,秦錚的師父和父親都希望我快點,所以准備下個月大婚。”

李贄笑道:“那我趕不回來了,你呀,拖了人家好幾年,虧得秦姑娘等著你。”

李顯嗤道:“如果不是紀貴妃催父皇下旨,我還想再等等呢。外面美人如此之多,我哪里忙得過來,上次在南楚見過的那個柳飄香,真是一個天生尤物,若非是為了秦錚,我就可以到手了,二哥,這次到了南楚,你不妨去看看她,真是一個絕代佳人,像梁婉那種假惺惺的女子,還比不上她呢,女人麼,干什麼一腦子憂國憂民的。”

李贄笑道:“好好,我就告訴弟妹去,讓她知道你瞧不起她。”李顯連忙告饒不已。

李贄雖然面上帶笑,心中卻是冰寒一片,李安現在得到鳳儀門支持,又有李顯臂助,如果李顯再成熟一些,那麼李安真的就可以和自己分庭抗禮了,而不是憑仗父皇的偏袒,想到身邊越來越危險的局勢,李贄再次確定,必須得到江哲,他需要一個可以幫他沖破重重障礙的助力。

至化元年九月,雍王李贄獻策平楚,率四十萬大軍南下,荊襄震動。

——《南朝楚史·楚煬王傳》

上篇:第十八章 南楚稱帝     下篇:第二十章 趁火打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