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第二十章 趁火打劫  
   
第二十章 趁火打劫

當我聽說蜀中和襄陽同時受到攻擊的時候並沒有什麼奇怪,按照我的想法,想要攻打南楚,雙管齊下是必不可少的,雖然花的時間長,但是只要奪了江淮,還怕南方不平呢,所以當我聽說雍王帶著兩萬輕騎直奔建業的時候,當時就呆住了,立刻翻出地圖看了半天,越看越是糊塗,雍王雄才大略,怎麼會這樣做法,這樣雖然可以一時攻占建業,但必定很快就會失去,就算南楚君臣落在他手里,必然會有人另立新君,甚至干脆取而代之,何況這樣一來南楚必定陷入割據的局面,想要平定就得一城一池的厮殺,這樣一來,沒有二十年的時間,江南絕對無法平定。苦思了半天,我還是不明白李贄的用意。

要是換個角度呢,我突然想到,戰爭不過是政治的延續,那麼李贄可以得到什麼好處呢,可是我想來想去,不過是一個混亂的南楚會讓太子李安不敢隨意難為李贄,可是,如果李贄一舉破楚,和李安真的翻了臉又有什麼關系,我倒不相信李贄會斗不過李安,想來想去還是想不通,我萬分疑惑的放下了手上的情報,不過這些,雖然出乎我的意外,但是我可以趁機實行我的計劃,想到這里,我淡淡道:“赤驥。”替我整理地圖的赤驥抬起頭看向我。我下令道:“傳信給你們的師父,今夜我要見他。”赤驥說了一聲“是”,就轉身出去了。

到了晚上,小順子來得很快,我坐在書案後面,秘營八駿,也就是赤驥他們分別站在左右兩側,陳稹和寒無計分別站在左右兩側的首席,小順子一進來就走到我身後,那里是他的位置,現在,秘營的統領是陳稹,天機閣的總管是寒無計,小順子雖然沒有明確的身份,可是人人都知道他是我的替身,可以替我發號施令,而且小順子又是秘營弟子們的武技師父,秘營弟子對小順子都十分尊敬,這就形成了小順子崇高超脫的地位,可是他對我始終如同從前一般,甘願作我的仆人侍從。

我見人到齊了,開口道:“諸位,我建立秘營、天機閣,等待的就是今天,時機已經成熟,今日我請諸位戮力同心,助我完成複仇大業。”

陳稹道:“公子,盡管吩咐,若非公子執意等候,我們拼了性命也早就殺了梁婉。”

其他人都只是靜靜的聽著,按照我的規矩,不輪到他們是不能隨便說話的,陳稹是秘營統領,除了小順子,寒無計之外,所有人都是他的下屬,小順子沒有必要是不會說話的,而寒無計的身份地位在陳稹之下,所以他也不會隨便插話。

我看看寒無計,問道:“天機閣可一切准備妥當?”

寒無計躬身道:“公子放心,雖然因為雍軍即將到來的消息傳開,很多商人都開始逃難,但是公子事先吩咐的部分都在掌握之中。”

我點點頭,說道:“從前我一直在等這個機會,只有南楚和大雍完全撕破臉,才會有我要的機會。那就是長樂公主,南楚王後,從一開始我就覺得大雍皇帝對這個公主確實十分愛護,你看他派了那麼多美豔的宮女陪嫁,再看長樂公主多年來總是和國主若即若離,可見長樂公主只需要人在南楚即可,我想為了日後免得公主為難,所以大雍皇帝根本不希望公主和國主有太多的感情。”

聽了我的話,小順子等人先是迷惑猜疑,然後神情漸漸明朗,小順子道:“公子說得不錯,我在宮里知道,王後基本上不和國主共處,除了必要的時候,王後總是盡量待在行宮,就是待在宮里也總是落落寡歡,從不爭寵,以前我還以為王後賢德,現在看來,正是公子說得那樣,她跟本就無心留在南楚。”

我拍案道:“是啊,若非大雍皇帝愛惜這個女兒,完全可以不理會她的心情,讓她好好籠絡國主,才有更好的收獲,既然他如此愛惜長樂公主,那麼在大雍和南楚翻臉之前就一定要救出公主,而梁婉必然是主持這件事情的人,梁婉縱不畏死,長樂公主若有閃失,只怕她會比死還難過,所以只要我們趁她們逃出王宮的時候將他們困住,為了長樂公主的安全,梁婉就是想不招供都不可能。只要她招了供,她的生死就不再重要,我就可以快意恩仇,不過保護長樂公主的高手一定不會少,我們行事要萬無一失,絕對不能讓他們逃走,小順子,這次你是我的主力,你有把握麼?”

小順子想了一想道:“公子放心,以我現在的武功,將她們抓住或許費勁,但是想要殺了她們不費什麼氣力,只要公子策劃周密,我可以保證一定不會讓她們逃走。”

我喜道:“好,好,驊騮、綠耳,你們兩個率領隱組,一定要掌握好她們的一舉一動,、白義、逾輪、山子、渠黃、你們四個率領虎組、暗組,是圍困她們的主力,赤驥、盜驪你們率領龍組負責協調和善後,具體事宜由陳稹、寒無計你們指揮,現在立刻行動。小順子,你先去跟蹤王後,只要抓緊了這條線。梁婉決不可能逃走。”

在我緊張的閱讀各種情報,好確定該采用那一種策略的時候,朝中已經一片混亂。國主趙嘉滿眼都是紅絲,憤怒地道:“每天總聽你們說什麼,我南楚兵精糧足,可是大雍就這麼穿過防線,再過三個時辰,雍軍就兵臨城下了,你們說怎麼辦,怎麼辦。”

丞相尚維鈞道:“陛下不用擔心,雍軍輕騎千里,到這里已經是強弩之末,建業雖然空虛,還有五萬禁軍,只要我們防守一段時間,勤王之師就會到達。”

這時一個大臣道:“陛下,尚丞相此言雖然有禮,可是雍軍精銳,若是我們守不住建業,豈不是社稷危殆,依臣之見,陛下應該暫時移駕,到一安全之處暫避,等到敵軍退後,再回建業重新整頓,陛下萬金之軀,不可輕易涉險。”此言一出朝臣紛紛符合,這些人平日不是飲酒作樂,就是尋花問柳,自從趙嘉繼位以來,賢臣大多疏遠,小人卻是越來越多,前次因為稱帝的事情更是貶斥了一大堆賢臣,所以如今事情緊急,反而找不到可以共商國事的臣子了,尚維鈞雖然平日庸碌,但這次倒是比較明智的,但是眾怒難犯,最後只得折中道:“既然如此,陛下不妨暫時臨幸他處,就由老臣率領禁軍守建業,還請陛下允許太子監國。”趙嘉連連答應道:“好,建業就委托丞相了,只是太子才四歲,留下來恐怕沒什麼用處。”尚維鈞心想,如果不留一個皇子在此,怎麼抵擋雍軍啊,只得再三請求,趙嘉對自己的太子本來也沒有深厚的感情,但是現在他發現雍女之外的妃子只有尚妃生了皇子,自然多了幾分關注,但是眼看雍軍即將到來,趙嘉終于不願耽誤時間,匆匆忙忙帶了一些親信的大臣、妃子和幾千禁軍在雍軍到來半個時辰之前就逃走了。趙嘉還沒出城,尚維鈞就下令派禁軍去抄了明月樓,又派禁軍圍住中宮,將仍然留在後宮的長樂公主軟禁,雖然趙嘉沐猴而冠的晉位皇帝,但是因為大雍和南楚交戰余波未歇,所以還沒有將王後晉封皇後,從李顯第一次進攻襄陽,趙嘉就派人把王後接回宮中,只是懼怕大雍的強勢,沒有敢公然軟禁,倒是長樂公主十分識大體,足跡不出宮門一步,如今的軟禁也不過是做個樣子,誰知禁軍回複,明月樓已經空無人跡,而長樂公主也已經不見了,所有的宮女都被關在一間屋子里,尚維鈞大驚失色,他知道失去了護身符,也顧不上檢查防務,下令召來自己的親信武士,讓他們到後宮保護著尚妃和太子化妝成平民,立刻逃走。然後尚維鈞立刻到城上主持守城。

與此同時,建業北郊的一處農莊里面卻是白刃濺血的場面,梁婉一身青色布衣,手中拿著一柄短劍,劍身上仍然雪白如霜,但是梁婉卻是額上見汗,在她身後的椅子上,容顏憔悴清麗,她也是一身布衣,身後站著一個秀麗的侍女,手上也拿著一柄短劍,在左右兩側站著十幾個農夫裝束的大雍密探,卻是個個帶傷,地上散放著一些帶血的弩箭。

梁婉無論如何沒有想到,自己剛剛帶著長樂公主到了事先選好的隱蔽農舍,就被人偷襲,自己措不及防,只得帶著人退入農舍,才發覺事先排在這里的兩個人都被捆得嚴嚴實實,兩人雙腳都被砍傷,然後又妥善處理過,梁婉幾次帶人突圍都被弩箭阻攔,一次梁婉仗著身上的軟甲沖出去,誰知剛剛沖出院門就被四個手持長刀的蒙面人攔截,這些蒙面人的武功在梁婉看來不過是二流水准,但是他們勇猛善戰,刀法凶狠,而且彼此呼應,組成刀陣,梁婉一時竟被困住,眼看弩箭招呼而來,只得拼死沖了回去,若非接應得當,只怕她的性命就留在外面了。如果不是有長樂公主在,她自然可以安排四散突圍,憑她的武功逃出去的可能很大,只是現在卻是進退兩難,她心里越想越糊塗,圍困自己的這些人是十分精銳的軍士,至少不比大雍最精銳的軍隊差多少,而那些阻攔自己的高手更不是可以隨便拿出來的,在如今的南楚,建業附近怎麼可能有一支這樣精銳軍隊,就算真是南楚的密諜,為什麼到這里才動手,完全可以在自己將公主從宮里救出來的時候動手啊。梁婉始終想不通外面的是什麼,但她很明白,必須守住,為了安全,她並沒有通知雍軍這個地點,如果等不到雍軍來到,不僅她的命沒了,就是公主也完了,如果公主出了事情,自己就是死了也難以平息雍帝的怒氣,到時候承受怒氣的就有鳳儀門。

梁婉正在想著,一個人低聲道:“梁小姐,他們醒了。”

梁婉心中一喜,他們留在這里的人雖然傷勢得到處理,而且也沒有死,可是卻一直昏迷不醒,應該是服了什麼藥物。她走過去,急急問道:“怎麼回事,是誰偷襲了你們。”

一個人舔舔干裂的嘴唇,道:“小姐,來得是一個人,黑衣蒙面,沒有說話,武功高的出奇,只一招就傷了我們兩個,那人本要殺了我們,卻被一個後來的人阻止了,那人應該不會武功,因為他腳步虛浮,中氣不足,他下令砍傷我們的雙腿,然後我們就昏迷了過去。”

梁婉聽了他們的說話,卻沒有什麼幫助,這時外面傳來冰冷地聲音道:“屋子里面的人聽著,我們已經不耐煩了,如果你們還不出來,一拄香時間之後,我們就用火攻。”

梁婉高聲道:“你們若用火攻,不怕引起別人注意麼?”她想試探來人的立場。

外面沉默了一會兒,那人又道:“南楚自顧不暇,大雍還得半個時辰才到,時間足夠了,你們想的越久,待會兒我們的處置就更嚴厲,如果你們現在投降,我可以保證,至少你們不會死得太痛苦。”

梁婉冷汗直流,她第一次後悔自己沒有帶更多的人來這里。在她猶豫的時候,幾捆稻草扔到了門口,一個火折子丟了過來,火焰升起,梁婉無奈,大喊道:“我們歸降。”

兩把釘耙將稻草扒走,一個身形不高不矮的黑衣蒙面人出現在門口,他雙手空空,沒有任何武器,可是梁婉卻感覺到那人身上傳來隱隱的壓力,她左手按住腰間的飛刀,卻失去了發刀的勇氣,那個黑衣人用一種陰柔動人的聲音道:“你們自束雙手一個個走出來。”梁婉一震,這種聲音她聽過,那是太監的腔調,可是他們不應該是南楚的人啊。她鼓足勇氣,丟下短劍,伸手整理了一下亂發,婀娜多姿的向那人走去,她知道這人很有可能是太監,就算不是也一定是練了極其陰柔歹毒的內功,那麼個性也會是陰毒的性格,所以她不敢用美色惑人,而是極力表現出一種柔順服從,她把雙手背在身後,向那人走去,就在經過那人身邊的時候,她的身軀仿佛毒蛇一般折轉滑動,右手的飛刀向那人咽喉刺去,那是促不及防的一刀,但是那人的右手輕輕劃出,梁婉只覺得手腕一麻,然後那只蒼白冰冷的手捏住了自己的咽喉,梁婉只覺得那只手仿佛毒蛇一般的惡心可怕,然後她就失去了知覺。

等梁婉醒來,發覺自己在一片黑暗當中,她仔細聆聽,卻沒有感覺到身邊有人,她扭動一下身體,發覺自己的雙手被牛筋緊緊的捆在身後,她的武功還在,身上也沒有任何異樣,她慶幸的籲了口氣,她沒有繼續移動,畢竟她不想引起可能的注意,這時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道:“你醒了,公子要見你。”然後燈光亮起,梁婉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眼睛,然後兩個人過來將她拖了起來,從感覺上看,這兩個人都是年輕人,梁婉本能的想著。那兩個人根本不想讓她自己走路,將她拖到了一間寬敞的房間,看不到窗戶,那是一間密室,四處燃著火把,在屋子中間的一張椅子上,坐著一個穿著黑色儒衫的蒙面人,而在四面的牆上,自己所有的屬下都被五個鐵環鎖在牆上,他們身上沒有受刑的痕跡,除此之外,梁婉看到那個黑衫人身邊站著一個人,從他的雙手可以認出,那人正是將自己生擒的高手,除此之外,屋子里還有六個黑衣人分別站在角落里。梁婉被一直拖到那黑衫人對面的牆上,那兩個人熟練的將梁婉的手腕、腳腕用鐵環拷住然後又將一條鐵鏈攔住她的腰部,收緊,梁婉只覺得全身上下一絲也不能動彈,另外一個黑衣人拿來一桶涼水,潑在她身上,梁婉身上全部濕透,露出玲瓏剔透發育成熟的嬌軀輪廓,她又羞又怒,雖然已經二十七歲了,可是她還是處子之身,怎麼能忍受這樣的羞辱,那些黑衣人都以肆無忌憚的目光看著她,就是她那些屬下也都偷眼看來。

梁婉怒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和我大雍為難。”

那個黑衫儒生淡淡道:“在下並非和大雍為難,梁婉,我要的是你,其他人不過遭了池魚之殃。”

梁婉心中一凜,想道,我這幾年都在為大雍效力,怎麼會有人找我報私仇,看著屬下猶疑的目光,她有些羞惱,道:“你們把另外兩位姑娘怎麼樣了?”

她不敢說明長樂公主的身份,可是那黑衫人卻道:“你是說長樂公主殿下麼,公主殿下與此事無關,在下也十分同情公主的遭遇,所以將她另外安排在一間廂房里,她那個侍女武功和你很相似,她想趁機偷襲,被我的屬下誤殺了。”

梁婉心中一慟,道:“你們真是狠毒,我師妹今年只有十九歲,想不到你們如此辣手。”

那黑衫儒生沒有說話,他身後站立的那個人用陰柔的聲音道:“我們錯手殺了一個人有什麼關系,如果你不肯回答我們的問題,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梁婉怒道:“你們究竟是誰,與我有什麼冤仇。”

那個黑衫儒生冷冷道:“我只問你一件事,柳飄香是不是你殺的。”

梁婉頓時愣住了,她無論如何沒有想到,居然會有人問她這個問題。

上篇:第十九章 伐楚之策     下篇:第二十一章 得知真相